七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女子监狱的那些年 > 第六十九章 瑜伽女神
    还是实行我的老办法,先把姚广娜监听起来再说,李铭和姚广娜见面必然有一定的规律,也避开了大部分人的眼睛,不然我在监区值班了这么多天,却只见李铭在监舍楼出现过几次。

    今晚值夜班的还是我们这个小组,我和余男王蕊轮流替换去餐厅吃饭,这种事情当然是女士优先。

    打发走她们两人之后,我在电脑前查起了八号监舍最近一个月来的监控记录,主要是姚广娜夫妻会面床战前的那二十天里,还有被我拿走手机的那几天前。结果这一查,果然有了新发现。

    李铭一般不用参与监舍的值班,他的职位属于管教中的肥差,也能更多地接触到外来家属,收礼的机会也就多一些。连卢雨的亲戚吴丽花都轮不上这样的肥差。孟灵能干这个我知道,因为她爸爸是市委的高官,这个李铭也一定有什么深厚的关系。

    她到监舍里接触姚广娜一般是在凌晨一点左右,这个时间段一般没什么人注意,她也不是天天去,这个月也就接触了十次左右。

    我想姚广娜这么急回到监狱,一定是想让李铭帮她联络外面,她们很快就会见面,或许就是今天晚上。

    幸好我归还杨波变声器的时候从他手里换了新的标签窃听器,现在可以派上用场了。

    余男和王蕊说笑着从外面回来,手中提着一次性饭盒。

    “餐厅马上就要关门,所以我们给你打了一份京酱肉丝盖饭,”王蕊笑呵呵地说。

    “嗬,伙食不错。”我从她手里接过饭盒。趴在桌子上狼吞虎咽吃起来。

    余男在一旁说:“姚广娜整个人最近不太正常,自从中毒以后她就像变了一个人,整天沉默寡,我怕她会想不开出问题。”

    我说:“我知道,外面都传说是她丈夫指使人下的毒。”

    “怪不得,”余男点点头说:“你不是兼任心理辅导员吗?想办法开导开导她,万一她想不开自杀,咱们都得受处分。”

    我认真地想了想,也许应该主动出击,趁着这个机会攻破姚广娜的心防。

    余男见我不语,半开玩笑地说:“你不是还记恨着她吧,毕竟她找她丈夫威胁过你。”

    我说:“我是这么小肚鸡肠的人吗?”

    “谁知道呢?说不定下毒的事就是你干的?”

    我吃到嘴里的米饭突然呛到了喉咙,王蕊连忙上来给我捶背:“你慢点吃。”

    我生气地看着余男:“玩笑话可不能这么说。”

    她朝我吐了吐舌头,不再语。

    如果要劝说姚广娜,应该选择一个时机,最好是她对蒙继海彻底死心的时候。

    我把吃完的饭盒盖上,扔到值班室的垃圾桶里,回过头来对她们两个说:“今天晚上我值前半夜,谁都不要和我抢。”

    她们两人诧异地对视了一眼,心领神会地躺在了排椅上。

    我在电脑上随便玩了一会儿小游戏,煎熬着等到了夜里十二点。看着排椅上的两人都已经睡熟,我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把她们身上滑下来的大衣盖好,走出了值班室。

    我溜达着来到八号监舍门口。监舍里的犯人们大都已经熟睡,姚广娜依然蜷缩着腿靠墙坐着,今天下午我见她就是这个姿势,她连身体都没有动弹过?

    我试探地对她说:“姚广娜,早点睡吧,明天还要起早做工。”

    她却丝毫没有反应,就好像没有听见我说话。我叹了一口气,轻巧地把标签窃听器粘在了门锁上。

    我转身回到值班室,把八号监舍的监控放到全屏,靠在椅子上眯起了眼。

    就当我半睡半醒地发了困的时候,监控视频上闪过一个人影,站在了八号监舍的门外。隔着栅栏门阴影我看不清是谁,我也没傻到跑到走廊里去看,这样只会惊走对方。

    姚广娜果然从床铺上爬了起来,站在铁门口和那人脸对着脸。我知道他们是在说话,仔细地盯着她们的手,她们双手并没有交接什么东西。

    对话只进行了短暂了几分钟,那人就从走廊上往监舍楼大门外走去,我迅速把镜头切换到楼门口的视频,看清了那个人的样貌。果然是管教李铭。

    我没有立即回去取回标签,这样会引起

    姚广娜的怀疑。她在见过李铭后,侧着身体躺了下来。我心里放心地松了一口气,看她的表现暂时还没有轻生的念头。

    我等到夜里两点,见姚广娜似乎已经熟睡,才轻手轻脚地走到八号监舍门口,取回了标签窃听器。但是监听耳机还放在宿舍里,只有等明天早上回宿舍听他们的谈话内容了。

    余男主动在闹铃的督促下醒来,揉着惺忪的睡眼拍着我的肩头,让我到排椅上去睡。

    七点钟犯人们在音乐声中起床,排队到各自的工作区域打扫卫生,我们这三个管教也得早起带领着她们。女犯们的积极性都很高,只有八号监舍还有一个人躺在床铺上赖着不肯起,这个人就是姚广娜。

    王蕊主动走进监舍里,推了推姚广娜的肩膀:“姚广娜,快醒醒,就差你一个人了。”

    姚广娜突然翻过身来,眼睛阴厉地瞪着王蕊,把这个小姑娘着实吓了一跳。

    我把王蕊拉到身后,对姚广娜说:“你心情不好我知道,谁也不想经历这种事情,我他妈被女人甩了之后比你还难受。生活不还是要继续吗?我今天特批你不用出工,一个人好好地思考一下,记住,别钻牛角尖。”

    姚广娜机械地扭过头来看了我一眼,继续蜷缩着身体闭上眼。

    我们带领着犯人到员工餐厅后,上午值班的陈雪,朱文文,魏欣茹负责看管她们打扫卫生。

    我急不可耐地回到宿舍,戴起监听耳机开始收听两人对话的内容。最开头还是相当长时间的一段电子杂音,最先出现的是李铭的声音:“姚广娜,你的事我不想管了。”

    我等了半分钟,姚广娜的声音才出现,听起来很虚弱无力:“你再帮我最后一个忙,想办法见到他,让他来见我,告诉他这是最后机会。”

    李铭发出冷笑的声音:“你知不知道,你丈夫有半年没往卡里面打钱了,就凭你们以前给我的那点毛毛雨,你还想使唤我多久?”

    姚广娜:“只要你让我见到他,给你多少钱都行。”

    李铭:“你知不知道外面怎么传说的,你丈夫已经抛弃了你,他还派人下毒来害你,怎么可能再为你花一分钱?”

    姚广娜的气息弱如游丝:“我不相信他会对我做这么绝情的事情,你让我见到他,我要亲口问他才会相信。”

    李铭:“你死心吧,一个想杀你的男人怎么可能对你说实话,我也不会给你干蠢事的。”

    姚广娜轻蔑地笑了笑:“你不干?我就把我们之间的事全抖落出来,看你还怎么在监狱里混,最近不是有上级领导来检查吗?正好让他们看看女子监狱里的腐败现象。”

    李铭恶狠狠地咬着牙:“你!你这个疯女人!”

    姚广娜笑:“我说到做到,这是最后一次,只要你帮我见到他,以后就绝不再打扰你”

    李铭:“但是现在不行,现在我出不去,上级领导检查在即,所有管教都不准休假。”

    姚广娜:“我还能等的起。”

    我摘下监听耳机心中泛起波澜,看来李铭已经和姚广娜夫妻勾结有些时日了,但是情况比我预想的要好,李铭没有得到钱财的刺激,并不情愿给姚广娜跑腿。我想或许可以在李铭身上下点功夫,让她彻底倒戈,成为压垮姚广娜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上午只是睡了几个钟头,下午又被叫去监管犯人们打扫餐厅。我今天没再上手帮忙,只是在外面遛着圈,顺带着观看监狱里的景色。这些天监狱里整个大变了样,所有监舍楼的外墙都用涂料重新刷了一遍,5;150978141994827放风的操场上被仔细清理过一遍,在上面几乎看不到超过一厘米直径的颗粒土块。

    给特殊犯人沐碧晨修建的小楼也已经完工,我隔着院墙看不见她在里面活动,也不知道她住进去之前关在什么地方?

    另一个特殊犯人的小楼阳台上,那体型超正点的瑜伽女神正躺在瑜伽垫上做各种诱惑我的动作。我还不知道她的名字,暂且就叫做她瑜伽女神了。

    我评比了这两位女神的综合优劣,如果比身材,瑜伽女神要略胜一筹,但要比起气质来,当然是我心中的沐碧晨占优了。

    想到这里我不禁疑惑,这样两座小楼摆在监区里,上级领导来了监狱高层该怎么跟人家解释,说这是某某人的亲戚在监狱里体验生活?我们得像菩萨一样供着?这样的话,监狱领导们就可以集体引咎辞职了。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