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女子监狱的那些年 > 第九十三章 陈雪的娇媚诱惑
    我用钥匙打开宿舍进门,拿脸盆放热水洗了把脸,对着镜子用梳子沾水定了发型。看着镜子里自己的模样还算帅气。

    我整理好衣领走出宿舍,怀着内心的火热下楼到陈雪的宿舍门口。

    她的窗帘拉的严严实实的,灯光从缝隙中透出来,我轻敲了敲门,心说陈大美女,我来啦。

    她打开门斜倚在门框上,穿了一身娇艳鲜红的5;150978141994827长裙,脖颈上挂了一串银光闪闪的铂金项链,她的肌肤在灯光下有种耀眼的光泽,大开v字领口让她雪白的双峰露出一半,事业线之深几乎让我鼻血喷涌。

    她娇媚地笑着说:“还愣着干什么,进来呀。”

    他轻盈地转动娇躯,我看到她长裙像旗袍一样侧边开叉,白晳修长的大腿若隐若现。

    我咽了咽口水走进房间,空气中有种丁香的味道。她的茶几上摆着一瓶红酒,两个高脚杯里已经盛了琥珀色的酒液。

    陈大美女想的可真周到。

    她紧靠在我的面前低声说:“先把外套脱了,穿这么多不觉得热吗?”

    我刚才还不觉得热,但和她亲密相对,体温早已上升了三个百分点。

    她帮我脱下衣服挂在衣架上,从茶几上捏起高脚杯递给我,抬起酒杯魅惑地对我说:“为了今晚,我们干一杯?”

    既然陈大美女都这样开放,那我也不能扭扭捏捏,突发奇想地问:“要不要来先来个交杯酒?”

    “好主意。”

    她伸出玉臂绕过我的手,然后我们各自将酒杯放在唇边,我几乎紧贴着她,感受她身上浓郁的香气。

    我们同时抬头,将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陈雪放下酒杯,双手揽住了我的脖子轻轻地笑道:“刘良,你不会还是处男吧。”

    我抿嘴笑着说:“你试试就知道了。”

    她低头娇媚地笑,突然就搂紧了我的脖子,抬起樱唇吻上了我的嘴唇,我轻轻地吮吸着她的舌尖,感受着她的凉滑与颤栗。

    这个女人的吻技很老道,她用舌尖轻挑着我的上颚,我紧紧的抱紧了她。将舌头侵入了她樱桃小口中,然后开始了一段缠绵的法式湿吻。

    我的体温开始上涨,全身仿佛被欲火烧透。我们良久后才分开,她的呼吸明显变得不均匀,双眼迷离地低语喘息:“抱我到床上。”

    我给她来了一个公主抱,轻轻地把她放到了床上,伸手解开了她长裙的肩带,把裙子从她肩膀上往下退,那雪白的香肩削瘦骨感,让我忍不住把嘴唇凑上去,吻上了她的肌肤。

    我逐渐褪下她的裙子,往她的胸前吻去,她却伸手挡住了我,娇笑着说:“我们玩一个游戏如何?”

    我的身上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炙热过。

    从来没有?我警觉地问自己。

    好像有过一次,是我来到女子监狱前的那个夜晚,我喝下了秦鸿雯杯中的迷情药,那个时候我全身发热情欲发作,和现在的感觉是一模一样的。

    陈雪为什么还要给我下春药,难道她不知道?她挺翘的身躯就是最强的迷药,这样岂不是多此一举吗?

    我没有深思下去,而是迫不及待地问:“什么游戏?”

    她妩媚地抱着我的肩膀,凑到我耳边低声说:“测试一下,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游戏规则是,我问你几个问题,如果你回答得让我满意,我们就可以深入下去,如果我不满意我们就此终止好不好?”

    我的嘴唇从她娇嫩的肌肤上离开,起身警惕地看着她。

    我想我已经明白她给我下春药的目的了,她用身体来色诱我,是想要从我嘴里得到什么。一个喝了春药的男人,面对挺翘紧致的美女躯体,头脑还有几分清醒?还能有几分理智?

    用这样的方式来逼供,有几个铁骨铮铮的汉子能坚守得住自己的底线?

    陈雪的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怎么,你不敢玩儿?”

    我低下头迫近她的脸,亲昵地问:“那我需要回答几个问题,才能进入你神秘的领地呢?”

    她嫣然一笑:“过五关嘛,当然需要五个问题。”

    “那你就不怕我回答不上来,欲火难耐,把你给强上了?”

    她扬起下巴,口中吐出兰芳香气:“姑奶奶我可是跆拳道黑带八段,你要是不担心你的小弟弟废掉,从此断子绝孙,你尽管可以试试。”

    我浑身一个激灵,饱胀的裤裆瞬间收缩回去。

    她盈盈一笑:“我可以问第一个问题了吗?”

    &n

    bsp;  我庄重地说:“问吧。”

    “你是怎么进来女子监狱上班的?”

    “当然是被招聘进来的。”

    我低下头在她白皙的脖颈上亲吻,却被她伸手挡住了:“这个回答可不令我满意。”

    我说:“当然还动用了关系,走了点小后门。”

    “你靠谁的关系?”

    我亲昵地对她说:“亲爱的,这可已经是第二个问题了,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不可以收获点回报吗?”

    她挡着我的手松开,我对着她灼热润滑的肌肤吻下去,身上淡淡的丁香味道的刺激诱惑着我的神经,裤裆又开始胀热难耐。

    我刚刚吻到她的胸口,陈雪娇喘着用手托起我的脸:“停下,回答我的第二个问题。”

    我说:“我是走监狱长的路子进来的。”

    她面容微怒地哼声:“胡说八道,监狱长怎么会认识你这样的小角色,你家庭贫困,也根本没有钱向上打点。”

    “我的姑姑在监狱长家里做了十年的厨娘,这十年的主仆情分难道换还换不来一个进监狱的名额?”

    陈雪凝神思索着我话语的真伪,眼睛紧盯着我的双眼,想从我的表情里找出丁点儿犹豫闪烁。

    我露出笑容,好歹也有四年心理学的功底,岂能让她分辨出我语中的真假?

    “好吧,算你过关。”

    她松开手紧抱着我的头,我双手握住了她那对挺翘的雪峰,柔软的弹性我的指尖挑逗下,陈雪忍不住发出一声缠绵的呻呤。

    我低下头用舌尖贪婪地在她的双峰上游走,同时将手沿着她平坦的小腹伸向了她黑色蕾丝的内裤。

    她抬手紧握住了我的手,口中的呼吸早已不均匀:“接下来问第三个问题,你是怎么治好姚广娜的疯病的?

    她抬头妩媚地笑道:“别想着用谎来敷衍我,从现在起游戏规则要改一下,只要你回答错误,我们的游戏就此终止,你就憋着欲火回去宿舍打飞机去吧。”

    居然修改游戏规则?我的眉头紧皱了一下,看来这次不抛出点真东西,是无法打动她的。

    我趴在她起伏柔滑的身躯上,把嘴凑近她的耳垂轻吐着浊气说:“其实,姚广娜并没有真疯,她只是心里有疙瘩而已。”

    “没有疯?”陈雪的肩膀抬起,神色凝重的问我:“这么说她是装疯了,她没有告诉你他为什么要装疯吗?”

    我趁势把手伸到她的肩下,抚摸着她平坦光滑的美背,坏笑着说:“第三个问题回答完毕,第四个问题稍后再做答。”

    我单手抱起了她的香肩,低头含住她娇艳的红唇,陈雪的双眼已经迷离,脸上的红晕渗透出来。

    紧握着我右手阻止我进一步深入的双手也彻底松懈,我的从她的黑色蕾丝内裤中伸进去,开始挑逗她柔软湿滑的神秘地带。

    她的呼吸更加急促,双手主动地抱紧了我,凉滑的香舌主动地挑动着我的舌尖。

    她的双手推开我,胸口剧烈起伏着说:“可以回答了吗?”

    我的欲望已经难以遏制,身体紧贴着她炙热的的身躯,只有脑海中还坚守着那一丝清明。

    “她害怕她的丈夫再次派人来给她下毒,所以只能选择装疯来麻痹身边的人。”

    陈雪娇喘着对我说:“你这个问题回答的不全面,我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把漏掉的部分补起来。”

    靠!这个狡猾的女人。

    我说:“很长时间她都活在焦虑中,她似乎患上了妄想症,觉得身边每一个人都是她丈夫派来给他下毒的。女人嘛,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我低头急促地对她说:“这个回答还算全面吗?”

    她用力地抱紧了我,用一个深深的香吻作为回答。

    我趁势把她的内裤从她挺翘的香臀上脱下来,此刻这个女人在我面前已经一丝不挂。

    她弯腰坐起脱下我的衣服,我猴急的脱掉了自己的裤子,将她抱在身下,感觉她每一寸光滑柔嫩的肌肤都在产生强大的吸引力,将我的理智像黑洞一样吸收粉碎干净。

    她把自己的双腿紧并着,抱着我的头在我耳边呻吟着问:“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回答完这个问题,你就可以进去了。”

    我呼吸粗重艰难地点点头。

    她把香唇靠近我的耳朵,呢喃着问:“姚广娜有没有说要交给你一个东西,如果有,这个东西现在在哪?”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