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女子监狱的那些年 > 第九十九章 在搏斗中吃美女豆腐
    我本来想和余莎莎这位小美女贴身肉搏,一较高下的,不料却被别人捷足先登。这个捷足先登的人,就是她的姐姐余男。

    如果是别人我可能就放弃了,但是余男嘛,这么长时间的哥们儿,还不能谦让我一下?

    我鼓起笑脸,走到余男身旁说:“男哥,我想……”

    余男朝我挥手:“滚一边去!”

    我眼巴巴地乞求:“平时哥们和你关系最好,这关键时候你就不能照顾一下我?你们都是警队出来的练家子,还不能容许我挑一个弱一点的当陪练?”

    听到我说这话,余莎莎气呼呼的鼓起的腮帮:“你敢说姑奶奶我弱,好!今天我就和你对练,姐,你找别人去吧,我非把这家伙摔成八瓣儿!”

    余男不放心的叮嘱莎莎:“当心他吃你豆腐!”

    于莎莎挽起袖子说:“放心吧,对付这种弱鸡,他根本近不了我的身。”

    我说:“你吹牛呢吧,莎莎,良哥我可是大男人,到时候欺负了你可别哭鼻子。”

    余莎莎冷笑一声:“你别光说不练,上来呀。”

    我根本没看见就教官演示的动作要领,只记得她抓住我胸口用肩膀一顶就将我摔了出去。莎莎鼓胀的胸口就是我的攻击目标,我瞅准机会冲上去,直接来了个袭胸门。

    可是没等我扑到她身前,她已经就抓住了我的右臂,然后弓起腰用肩膀一顶,我整个人就像土狗一样被翻在了地上。

    我全身的肌肉又一次酸痛发麻,扬起头告饶:“莎莎,你就不能轻拿轻放吗?我们现在只是对练,不要动真格的。”

    余莎莎叉着腰喝道:“起来!你不是大男人吗?不要躺在地上当孬种。”

    我不服气地咧起嘴,翻身从地上爬起来。这小妞竟敢说我是孬种,我今天非吃到她的豆腐不可。

    我伸出邪恶的双手,飞扑着向莎莎的胸部冲来,可这小美女的擒拿技术实在是太好,我反被她抓住胸口扔了出去。

    “起来啊!才摔你两次就受不了,你还是男人吗?”

    我活动了活动筋骨,继续爬起来和余莎莎对峙,心里盘算着把她拿下的方法。对啊,为什么我非要直接从胸部来呢?换个方法先攻击她后背,给她来个拥抱照样可以吃豆腐。

    我还按照刚才的攻击方法对余莎莎进行迷惑,她果然上当,我趁机收住脚步。余莎莎反而攻了上来。我猛地闪身躲在她的身后,双手向前拥抱,只感觉在前胸触到了一团柔软。终于被我得手了。呵。

    莎莎又羞又急,双手抓住要掰开我的手。我虽然格斗技巧不行,但力气还是有的,怎么会让她轻易脱身,双手紧握扣到了她的胸前。

    她的胸脯还真是丰满,罩杯再大一点我都无法团抱了。

    “放开!”

    我说:“我不放。”

    她身上特有的体香传到我的鼻孔里,我趁势把脸靠近她的后颈,嗯,真好闻。

    此刻我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想来也是满面羞红,怒火攻心。

    “你快放开呀,”她的话语比刚才温柔了几倍,看来真的是无计可施了。我正犹豫着要不要把她放松时,于莎莎的脑袋猛地后仰,磕到我的下巴上痛得我捂住了嘴。

    我指着莎莎气苦地说:“你居然来真的!”

    余莎莎双手抱胸,嗔怒地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专门朝人家的胸部下手,下流货!”

    在旁边指点我们对练的教官张岚风突然出声说:“大家停一下。”

    她指着我和莎莎说:“你们两个刚才的对练我看了一下,当被歹徒背后抱住时应该怎么做?你的攻击方法虽然有效,但遇到经验丰富身材高大的匪徒时,他是可以预判并躲避你的后部后击动作的,真正的反制方法应该是这样的,我来给你们演示一下。”

    张岚风指着我说:“这位男同志,你过来配合我一下。”

    我装可怜地笑道:“还是不要了吧?”

    “这是命令,赶紧过来!”

    我只好出列站在她面前,他指着我说:“你站在我背后双手环抱住我。”

    我走到她身后的时候才发现,张岚风居然和我的身高差不多,我左手握紧右手将她环抱,却不敢抱得太紧,吃教官的豆腐我还是没那个胆子的。

    “你看就像现在这样,正确的反制方法是……”

    她突然用右肘猛地向我的肚子上

    一击,痛的我连忙松手,她趁势抓住我的衣领,把我向前方摔了出去。

    我躺在地上呲牙咧嘴地说:“教官,只不过是示范演练而已,用得着动真格的吗?”

    张岚风板着脸说:“我这是在提高你的抗击打能力,当个男子汉就应该不怕苦不怕疼。就这我还是手下留情,我们特警队训练的时候,每一招一式都是面向实战拳拳到肉的。”

    我支撑着从地上爬起来,心中郁闷地想,我们只是看犯人的管教而已,用得着像你们特警队那样严格吗?

    张岚风拍了拍手说:“今天的特训就到这里,下去之后大家把动作要领好好揣摩一遍,解散吧。”

    我满心欢喜的转身离去,心想总算不用挨打。

    “那个男同志你先留下,加练半个小时。”

    “啊?”我苦涩地转过身来。

    “啊什么啊,这里面最属你的技能底子薄弱,笨鸟先飞的道理,还不懂吗?”

    我懂什么懂,你不就是看我不顺眼要整我吗?这一百多斤的大小伙子今天算是折你手里了,你爱怎么整怎么整吧。

    张岚风像是看懂了我眼里的幽怨,不怀好意的笑:“没错,我就是要整你,不过不是看你不顺眼,是我们家那口子特意吩咐的。”

    “你老公?”我惊愕地张大嘴巴:“我什么时候得罪过你男人了?”

    “这个我可不知道。你应该知道吧?他叫秦直,是刑警队缉毒组的组长。”

    这下我更加惊讶了:“你们是两口子?”

    张岚风点头。

    这就叫做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他们两口子都是警察,同样都是不好惹的主。幸亏我今天收敛了胆子,没敢打这位美女的主意。不然以秦直那脾气,非把我大卸八块不可。

    我嬉皮笑脸的凑近她说:“既然都是自5;150978141994827家人,那我们就好说话了,你训练的时候给我放放水,能过就过了吧。”

    她伸出手指在我面前摇了摇,用一种不容置疑的口吻说:“别跟我套近乎!你小子也别想让我放水!要想不挨摔,就踏踏实实的给我把格斗技巧练起来!来,接着练!”

    半个小时后,我满身灰土的躺在地上,仿佛整个人都被摔散架了,哪还有一丝的力气。张岚风也香汗如雨,微微喘息地跪在我的胸脯上。

    她从我身上站起,指着我说:“起来!再操练最后一次!”

    我苦苦对她哀求:“姐姐,你饶了我吧,我真的是没有力气了。”

    她满足地笑了笑:“好,今天先放你一马,明天接着操练。”

    “啊?”

    我都没有回宿舍换衣服,灰头土脸地赶往餐厅。经历了整整一上午的摔打,我除了肌酸肉痛外,肚子也超常消化,早已经是饥肠辘辘。

    我在窗口打了满满一餐盘的饭菜,坐在了余男的对面。

    她翘起嘴角讥笑我:“让教官给把你练废了吧?再让你得瑟!在教官面前还敢显露你的流氓本色,这不是找死吗?”

    我扬起脸满不在乎地说:“你懂什么?这叫做特殊照顾。”

    她在鼻孔里不屑地哼了一声:“死鸭子嘴硬吧,明天看看教官怎么照顾你!”

    接下来的一周时间里,我每天都要受到张岚风无情地摔打,同事们背地里都说我调戏教官,让教官怀恨在心,才会受到如此残酷的对待。

    这样强化的训练我确实有些受不了,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浑身都疼,连下地都觉得困难。

    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向秦鸿雯报道了,证据的埋藏地点在我心里还悬着,等下去不是个事儿。现在倒是个请假的时机。

    我敲门进去后,卢雨和张燕都在办公室里,我说出我要请假时,卢雨抬头瞟了我一眼说:“为什么要请假?”

    我小声地回答说:“我以前没参加过体能训练,突然受到这样强度的训练,实在是受不住了,想回去休息两天。”

    张燕在旁边冷笑地对我说:“上次你不是说家里发大水泥石流把房子冲倒了吗?这次怎么不说刮大风?”

    我缩着脖子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卢雨淡淡的点了点头:“行,休息吧,但是回来要把这两天落下的训练补起来。”

    我说:“当然,当然。”

    我出了监狱,乘车回到市区后,开始着手去寻找姚广娜埋藏的证据。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