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女子监狱的那些年 > 第一百章 重见天日的油布包
    我乘坐出租车赶到精密仪表厂旁边的职工小区,径直往一号楼六单元走来。

    这个小区的楼房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修建的,看上去有些陈旧。而且这种厂建小区并没有专门的物业,卫生条件可想而知,小区周围的垃圾池已经堆满臭气熏天的杂物,来往的家属住户经过时都得捂着鼻子。

    我站在姚广娜所说的六单元楼下,却为该怎么进去而发愁。这么多年过去,201号房间早已几易其主。谁知道当今的主人是个什么性子,是否能接受陌生人来打扰。或者我另想办法,装扮成修煤气修水表的工人进入房间?

    当我准备真的去买一身修煤气工人的工作服时,就看见附近五单元的墙上贴着出租房间的广告,心想何不以租房的理由先进去看一下。

    我在201号房间的防盗门上敲了敲,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打开内门,警惕地看了看我这个陌生人,问我:“你找谁?”

    我说:“我在你们家楼下看到有出租房子的广告,就想上来问问是否出租房子?”

    女孩回头对家里的大人喊:“爸,有人来问我们租不租房子?”

    裹着围裙出来的男人看了看我说:“我们家不出租房子,你去隔壁单元看看吧。”

    当我遗憾的点点头,准备转身离去时,男人突然开口问我:“有没有买房子的打算?”

    我心中一喜,回过头来问:“你这房子准备卖吗?”

    男人说:“我在滨江新区那边新开发的楼盘看中了一栋房子,这边的旧房打算低价卖出去,你先进来看看,这楼虽然旧了些,但是有一百三十的实用面积。”

    他打开门把我让进房间,我进门后装作看房子的样子,在各个房间都溜达了一圈,点点头说道:“面积的确不小,你打算多少钱卖它。”

    男人犹豫片刻,说:“三十万吧,不过价钱还可以商量,我实在是急等着钱用,不然也不会卖这么低的价格。”

    我敷衍着点点头说:“三十万这个价格的确也不算贵。”

    我信步走到客厅的窗户前,低头在窗框上隐约地看到了一个模糊的箭头,箭头所指方向有几十米长宽的花池,里面种植的景观树早已枯萎,只是一些干枝干叉。

    我把箭头的方向精确定位,花池边沿恰好有一株比较茂盛些的矮松作为标志物,我把它紧紧地记在了心底。

    我打开窗户,用鼻子嗅了嗅说:“哪里来的臭味?”

    男人在我身后尴尬地笑了笑:“这个小区的管理有点不怎么规范,没有物业公司,这是从垃圾点传出来的臭味。”

    我可惜的摇了摇头:“房子真的很不错,就是这个位置不太好,周围的环境也不行,这房子如果换在别的地方,至少也在四十万上下。”

    我走到门口说:“我回去再考虑一下吧,如果有购买的意向,我会再来的。”

    男人热情地把我送出门,我下楼后直接来到单元楼的背面,在花池边沿找到那棵我瞅准的矮松。

    我照着姚广娜的说法向前五步走,又向右走了六步,脚下踩的是土层松软的空地。

    小区里白天人来人往的不方便,只有等晚上带着手电筒和工具来挖了。我在附近的树上折了一节干枝插在原地,用准备好的红布缠上作为醒目标志,然后迅速离开了小区。

    干这种事情当然需要一个同伙,我哥们儿孙宾又得被拉下水。

    我请他到大学城老饭店那边吃饭,他坐到桌上也不要菜,直截了当地问我:“说吧,这次又让我帮你干什么事情?”

    我贱贱地笑了笑,打开啤酒给他倒满杯子问:“你怎么知道我要求你办事?”

    “这还用问吗?你每次找我都没有好事情,要不就是帮你搞毒药,要不就是帮你演戏诈骗,这次又准备干什么缺德的事情?”

    我笑了笑说:“事情虽然不好听,但出发点总是好的嘛,今天你可以放心,这件事绝对不离谱,而且还很简单。今天晚上跟我到仪表厂小区挖个东西。”

    孙宾瞪大眼睛说:“这还不离谱?不离谱你为什么白天不敢去挖,非要晚上偷偷摸摸的去。”说到这里,他压低声音问我:“你先给我爆个料,到底是挖什么东西?”

    我说:“这事儿你还是别打听了吧?”

    孙宾不满地把酒杯往桌子上一放,说:“这你就不地道了,你带我去干活儿,又不告诉我去挖什么?要是挖黄金,哥们不是白给你出力气了吗?”

    我没好气地摆摆手说:“如果是黄金,我还能不分给你一半?”

    孙宾却在对面一脸鄙夷地望着

    我:“如果是金条,你分我一根我都烧高香了。行了,甭废话,告诉我什么东西我才帮你干。你要是不说,我酒也不喝了,直接回家去。”

    我无奈地说:“你把耳朵凑过来,我偷悄悄告诉你。”

    “什么玩意儿?还搞这么神秘?”他啰嗦着靠近我。

    我在他耳边低声说:“海洛因。”

    他面无表情的坐回对面,突然抬腿就跑,嘴里一边说道:“对不住,哥们儿,我家里还有事要忙。”

    我连忙拽住他说:“先听我把话说完,这个东西我是要交给警察的,所以你不用担心被我连累。”

    “真的?”他犹疑地看着我。

    我急躁地指着自己的脸说:“你看我这幅怂样儿,我有这个胆子卖那玩意儿吗?”

    他低头夹了两口菜,点点头说:“说的也是,晚上几点钟我来找你?”

    “十二点整。”

    “行。”他把杯里的酒端起一饮而尽,站起来说:“交通工具我给你提供,工具和手电筒你自己准备,我真的还有急事,先走一步。”

    孙宾走后,只剩我一人喝着也觉得没什么意思,把开瓶的酒腾干后就和老板结帐走人。

    夜晚十二点整,孙宾的车准时在我家小巷路口出现,我叫他打开车后盖,把镐子,铁锹和手电筒全塞进去,然后坐到副驾驶上准备出发。

    这个小区的管理也的确混乱,晚上十二点我们这陌生的外来车辆,竟然能轻松地进入小区,门卫室连个看门的人都没有。

    反正它越混乱越对我们有利,我们直接将车开到一号楼的背面。这时候大多数的住户都已经熄灯,单元楼里看上去漆黑一片。

    我们拿着锹镐走进景观树丛中,依照白天我做好的标识开始动土。

    转眼间我们挥汗如雨,挖了个一米多深的坑,里面却什么都没有。

    我顿时有些慌神,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是不是姚广娜没把实话告诉我,还是早已经有人挖走了,她埋的时候离现在已经好多年,这小区肯定经历过多次挖下水管道,煤气管道,或者供热管道网,每个挖管道的工人都有可能5;150978141994827取出私藏。

    孙宾在我身后问:“浪子,怎么会没有?是不是你记错位置了?”

    “等等,”我说:“你让我想想。”

    我仔细凝神思索,突然问他:“你车里有尺子没有?”

    孙宾笑道:“这你总算问对人了,我是建筑公司的,怎么可能没有?等着,我给你拿去。”

    我从孙宾手里接过尺子,依照白天的矮松坐标,重新丈量了一下,才发现我挖的坑的确是挖偏了。

    白天的时候我用的是步子丈量,肯定会出现偏差,重新确定好中心点后,我们立刻挥动工具挖了下去,没隔多久就挖到一块石板。我从石板的边沿切出缝隙,然后插进手将整个石板掀起,下面果然有个一尺见方的油布包。

    我将油布包取出,然后用铁锹把坑埋上,仔细清理好痕迹后,我们立刻把工具装上车逃之夭夭。

    我在副驾驶把油布包放在腿上,用手掂了掂感觉重量有四斤多一点,孙宾在旁边问我:“要不要打开看一看?”

    我摇了摇头:“这东西还是由警察亲自开启比较好,不然到时候说不清楚。”

    “那行,我送你回家,我回去也得早点睡。”

    把证据拿到手中,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经过一个多月的精心谋划和漏洞百出的部署,我的最终目标还是达成了。这个东西一旦交到警方的手里,蒙继海那毒贩人渣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

    我躺在床上陷入睡梦中,这是我生命遭受威胁并认识苏韵雅以来睡得最香的一觉,心中再没有任何犹豫和牵绊。

    第二天清晨,我准备直接前往市交警队把证据交给秦直。但秦鸿雯警告过我,我做的所有事情必须先跟她汇报。我也没那个胆子擅自做决定,毕竟我的命运还握在这女人手里。

    我在路口电话亭给她打了个电话,她接起电话后放低声音:“我现在在单位里,中午十一点,你在滨江小区门口等我。”

    我说:“是不是还去那个咖啡馆?”

    “不用,这次你跟我去我家里。”

    说完之后,她便挂了电话。

    让我去她家?这说明了什么,我们之间的关系升级了?我对秦大美女还是存在一些幻想的。最初认识那天晚上我们在床上缠绵一夜,她那炙热的娇躯,仍让我回味不已。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