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女子监狱的那些年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庭审时刻
    我伸手猛地捂住她的嘴巴,凑到她脸前厉声说:“你再胡说八道,信不信我把你扒光了强奸。”

    她用力拽开我的手,使劲儿地往门上靠着身体:“你来呀,你来呀。有本事你就来,姑奶奶就怕你不敢。”

    我直截了当地转身离去,边走边说:“看来你也没什么事,我不和你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她在我身后软绵绵地讨好着说:“刘良,我真有事儿。”

    我冷哼一声说:“有事说事。”

    “我在外面有一个妹妹叫顾丹丹,你帮我照顾着点儿她。算是我求你吧。”

    我松下一口气,温柔地对她说:“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还用得着求我吗?你妹妹她住在哪儿?告诉我个地址我好去找她。”

    顾丽丽的神色变得黯然,幽幽地说:“那个时候我们经常搬家租房子,我也不知道她现在住哪?我被关进来的时候,她刚在光明中学上初中,现在也已经上高二了吧?你去光明中学高二问问,应该能找得到她。”

    我没听到她提及她的父母,好奇地问:“你的爸妈呢?他们怎么放心自己的小女儿,独自一人在外面生活?”

    顾丽丽低下头,长长的睫毛垂下来暗自神伤:“你别问了。”

    她情绪低落地转身回到铺位上盘膝坐下,用袖口擦着眼泪把头转过去,是怕我这个外人看到她的柔弱哀伤吗?

    我隔着铁门对她说:“你放心吧,你妹妹就是我妹妹,我一定会照顾她,不会让她受到丁点儿委屈的。”

    她擦干了眼泪回过头来说:“谢谢你,刘良,真的感谢。”

    我说:“行了,别哭了。”

    监狱里每个女人都有着自己的悲伤,我转念一想也是,生活幸福的女人不会被关到这个地方来。

    我离开监舍门口回到值班室,余男正趴在电脑前玩着一个叫连连看的小游戏,王蕊无聊地靠着排椅打盹。

    我拍着余男的椅背说:“还在玩这这种弱智的小游戏,我看你的智商也就是这种水平了。”

    她轻蔑地瞟着我说:“你智商多高啊,又玩谍战剧,又搞宫斗戏。”

    我无心和她斗嘴,学着王蕊靠在排椅上打起了盹。

    两天之后,蒙继海的犯毒大案即将开庭,我特意和卢雨告了假去法院看审案。其实我的目的不是看蒙继海罪有应得的恶报。看不看他都是那个下场。

    我真正关心的是苏韵雅,她被列到被告席上让我感到痛心。她是实实际际的受害者,却又变成了帮凶和被告。

    早上气温陡降,节气刚进入立秋,却有了深秋的冷意,大街上还穿着短裙的女孩子们都遭了罪,光滑白晢的小腿在风中瑟瑟发抖。

    看起来老天爷都十分在意今天,把它变成一个肃杀的日子。蒙继海这个潜藏在江城市的特大毒瘤,马上就会得到他应有的惩罚。

    我走进法院审判厅,观审席上坐的人聊聊无几,除了有些受害者家属外,大部分都是刑警队的同志们和一些新闻媒体。

    角落里的秦直向我招了招手,我静悄悄地坐到他身旁,低声问:“这样轰动的一个大案要案,虽不能说是万人空巷,也至少应该坐无虚席吧。怎么会来得这么少?”

    秦直见怪不怪也说:“这种事情很正常,当今社会通迅技术这么发达,人们在家里就能知道的消息,何必要到现场来看。这种重刑案审判过程枯燥的很,况且现在的人们情感淡漠,跟自己无关的事只是当作新闻笑淡而己,谁会真正关心。”

    我想了想他说的话,觉得挺有道理,便坐在一旁静等着开庭。

    过了几分钟之后,审判长和审判员从侧门走进来坐在高背椅子上,检察官也在旁边就坐。开庭审判蒙继海贩毒团伙全部成员七人,再加上一个苏韵雅。

    所有被告将轮流站在被告席上接受起诉,由指定律师进行辩护,最后再统一进行宣判。被告的出席次序是根据罪行的轻重来审判的,苏韵雅最先出庭,蒙继海排在最后。

    她被两名女警从小门带出来的时候,我的心跳也随之波动。这些天她又瘦了不少,脸上的色泽也更加苍白。前些天她在我面前表现的坚强和淡然是装出来的,遭遇到这样的事情,她的内心怎能不受伤害?

    检察官首先对她提起公诉。她的辩护律师是秦鸿雯帮忙找的,对她的行为进行有罪辩护。这位女律师的口才不是一般

    的好,在法庭上澄清条理,字字珠玑,语感人肺腑,连我这个不懂法律的门外汉都为之动容。可台上的审判长却像木头桩子冷冰冰的。

    经过检察官和辩护律师短暂的语交锋后,审判长和审判员交头接耳一阵,商量好了判决结果,然后宣布下一名被告出庭。

    秦直说得没错,之后几个罪犯的审判过程枯燥得很。检察官面无表情地念公诉词。这些法院指定的辩护律师敷衍的意味更浓,拿着辩护词就像背书似的毫无声调起伏。

    直到贩毒团伙的首恶蒙继海被法警押到审判席上,观审席出现了一阵骚动。几个受害者的家属控制不住情绪开始声讨,母亲妻儿们热泪盈眶咬牙切齿,

    审判长仍像个冰冷的木桩,用锤子敲击着桌面说:“肃静。”

    蒙继海几天之内头发已变得花白,再也不复当初我见他时风流倜傥的成功人士模样。这个混蛋终于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当然他是没有良心可煎熬的,他恐惧的是死神的临近。

    他半低着头,布满皱纹的脸上面无表情。我想应该就他现在这个样子做个心理评估,可惜我分辨不出他的心理活动。也许他的头脑里此刻是空白的。

    蒙继海的律师给他做了有罪辩护,要求审判长判为死缓。我心里暗暗较劲儿,这畜生多活一天都嫌多余,还给他找什么辩护律师,直接像过去那样拉到野地里枪毙。

    简单的诉讼程序和答辩之后,审判长宣布休庭一个小时,到下面去整理判决结果和结案陈词。我和秦直相跟着走出审判庭,在外面透了一口气,顺手把香烟递给他给他点上。我们两人蹲在大理石柱子下面喷云吐雾。

    我扔掉烟头,低声问他:“你在5;150978141994827法院里有没有认识的人。”

    秦直喷出一口浓烈的烟雾,点头说:“有,你问这个干什么?”

    “蒙继海,我想见见这个家伙。”

    他站起来讶异地问我:“他一个死刑犯,你见他作什么?”

    我靠着柱子悠然说道:“我费了这么大的劲儿,又经历了这么多的煎熬困苦,才把这个家伙送进大牢。现在我想以一幅胜利者的姿态,来欣赏他遭殃伏法的样子。这样我做的一切才有成就感。”

    秦直不屑地轻哼了一声:“有毛病。“

    他随后又说:“死刑犯判决书下达之后,家属有一次会见犯人的机会,算是交待后事吧。蒙继海唯一的亲人还关在大牢里,而且夫妻反目成仇。你倒是可以代表他妻子去看看他。”

    他不放心地盯着我:“你可别用太过激的语激他,别看他现在戴着手铐和脚镣,一旦暴起反扑把你挟持,绝对不忌再拉你一条命当作垫背。”

    我拍了拍自己胸口说:“你以为我还是以前的我吗?这些天让你媳妇儿在训练场上把我整得半死,多少还能没点长进?现在三五个小伙子休想近我的身。”

    “行了,别吹了。跟我随便溜达溜达。”

    我们在走街道上,从梧桐树下经过,秦直突然问我:“我说那事儿你考虑过了没有?”

    “什么事?”

    他重重地在我胸口上给我来了一拳:“我说你小子是不是没把我说的话当回事!还是根本就不想考虑!”

    我连忙说:“我考虑过了秦哥,我现在还真不能辞去这个工作,等以后有机会了一定辞职跟你干。”

    “你小子是不是泡在女人堆里泡上瘾了?”

    我信誓旦旦地说:“绝对不是,不信你可以问问秦鸿雯。”

    他突然作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嘴里嗤声说道:“你不会是看上我堂妹了吧?你可别怪我没警告你,你和她差到十万八千里,根本就不是一路人,别到时候碰个头破血流才回头。”

    他抛下我一人独自往前走去,我在身后有些不忿地想,你凭什么认为我配不上秦鸿雯。是因为她钱多?还是因为她势大?没想到你秦直也是这么市侩的人!

    一个小时后,法院进行最后一次开庭,所有被告共八人都被押在法庭上。苏韵雅也低着头和这些罪恶累累的人站成一排,这幕让我尤为辛酸。在我周围这些不明真相的人眼中,她和蒙继海一样也是罪恶的吧!

    观审席上群情激愤,几个受害者家属大声讨伐着首恶,蒙继海却抬起头来朝观审席露出轻蔑的冷笑。

    “他还敢笑!这个无耻的畜生!杀了他!杀了他!”群众的愤怒情绪瞬间被激起。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