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女子监狱的那些年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其实我们是同一路人
    我冷淡地问:“你杀了他们?”

    蒙继海咬着牙狞笑:“让他们死?这也太便宜他们了。我要他们活着,让他们品尝我当年受到的屈辱,一遍又一遍地品尝。我让他们的一对儿女染上了毒瘾,然后彻底败光家当。毒瘾发作的时候他们跪在我面前求我,可以做任何下贱的事情!你所能想象到的,还有你想象不到的。报仇的感觉,真他妈爽!”

    我轻轻地哼了一声:“你想报复他们,我能理解。可是在你手下丧生那些无辜的人命呢?他们又做错了什么?他们和你无怨无仇,你凭什么夺取他们的性命!”

    “他们都是一路货色!还有这个社会上所有的人!他们在我穷困的时候冷眼相加,不屑一顾。可当我有钱的时候,他们就眼巴巴地上来跟我套近乎。有些人甚至眼馋我的财富,想从中阻挠,我当然不能让他们好过!”

    他的心里已经形成一个固执的观念,我无论怎样辩驳都无法打破它。仇视他人,仇视社会是反社会型人格的共同特点。

    “可是姚广娜呢?你花钱唆使人给她下毒的时候,你有想过你们的过去吗?她始终实心踏地的跟着你,为你打掉孩子,替你坐牢顶罪。你的心里难道就没有一丝愧疚?”

    蒙继海苦涩地笑了笑:“说实话,做出这个愚蠢的决定之前,我那天晚上躺在床上一夜都没有睡着,我犹豫,彷徨,心里难以决断。我最终用抛硬币的方式让老天来决定我和她的命运。”

    我讶然,用抛硬币来决定一个人生死?这也太儿戏了!这恐怕也只能用丧心病狂来解释。

    他突然探头压低声音对我说:“我这么多年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见识了不少的人,所以看人的目光很准。小子,其实我们两个是同一路人,同样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你的报复心理甚至比我还要重!所以我今天的下场有可能就是你明天的写照。虽然结局不怎么好,但是过程绝对是很精彩的。”

    我从凳子上站起来,揪住他的衣领,比他刚才语挑衅我时更愤怒:“你这个人渣!不要把我和你相提并论!”

    他任由我晃动他的胸口,脸上肆无忌惮地笑:“既然你不相信,那你为什么要发火?你是不是已经害怕了?因为你已经开始往这条路上走了吗?”

    如果不是法警的阻挡,我会毫不犹豫用拳头从他的脸上砸下去。

    “这位先生,请您出去!你的探视资格已被取消!”

    “靠!”我指着那面无表情的法警叫嚷:“他不过一个死刑犯而已!你护着他干什么?我今天就是打死他,他也是罪有应得!”

    站在不远处的秦直连忙跑过来,拉住我对法警解释:“我这位朋友心情不好,今天又喝了点酒。”

    法警不忿地说:“他是被告人的家属吗?我怎么看像是受害人家属!出了事我怎么向上面负责!”

    秦直连忙把我拉出法院的后院,疑惑地瞪着我说:“我不让你激怒蒙继海,你怎么反而让他把你激怒了?”

    我瞬间清醒下来。我不是应该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去面对他吗?欣赏他锒铛入狱的颓废光景。怎么让这个混蛋把我带沟里去了?

    秦直拍着我的肩膀安慰说:“刚才我就想说你,你跟一个快死的人较什么劲?他都没几天活头了,你羞辱他有什么用?”

    我到现在才醒悟到这个问题。蒙继海狡猾,残忍,他在警方的眼皮底下躲藏了近十年,养成了敏锐的观察力和清醒的头脑,以我现在的智商,完全和他不是一个量级,难怪我会被他牵着鼻子走。

    我和秦直散步来到江边,对他说:“你接下来应该能好好休息一阵子了吧,蒙继海团伙过去占据了江城市70%的毒品市场份额,现在他被抓,你们缉毒警的工作要轻松很多。”

    秦直笑笑:“事情要像你想得这么简单就好了,但真买的情况是,蒙继海贩毒团伙覆灭,江城市的毒品交易会出现真空地带,毒品的价格也会随之上涨。高额的利润诱惑吸引着一大批企图不劳而获的犯罪分子参与贩毒,整个江城市地下毒品市场将会面临重新洗牌,我们肩上的担子会更重。”

    “照你这么说,这贩毒吸毒还没办法治了。”我吃惊地对他说。

    面对滔滔远去的江水,秦直掉手中的香烟,长舒了一口气说:“有办法,掐源头去根本,严厉打击制毒窝点,在边境线上拔除毒品种植园。对吸毒者加大惩罚力度,加强毒品危害的宣传,动员整个社会对毒品进行严防死守。到那个时候,我们的肩上的担子就轻多了。”

    “不说这些了,我现在要回警局去,要不要我捎你一程?”

    我说:“不了,有朋友托我帮她去找一个人。”

    “那好,”秦直拍着我的肩膀说:“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就打电话。”

    秦直走后,我在路边拦了一辆公交车,前往旧城区的光明中学。这座学校我

    以前没怎么听说过,似乎并不属于重点中学的范畴之内。

    我来到光明中学门口,发现这座学校的附近,大小网吧台球厅开了不少,街上有很多从学校逃课出来的学生,这学校的教学质量可想而知。

    学校的大门还是那种钢条焊制的铁栅栏门,我从侧边的小门进去,透过窗口看了看门卫室,里面竟没有人值班。

    我这样一个社会上的外来人员,就这样轻轻松松地进了校区。

    我正想找个人询问政教处在哪儿?看见操场上有几个大孩子正围着一个男孩在脸上掌掴,我拔腿快步走过去训斥:“你们几个干什么!都给我住手!”

    没想到这帮小兔崽子根本不惧我,为首的一个短发黄毛的小子叉腰指着我说:“你谁呀?从哪儿冒出来的?敢管我峰哥的闲事,你他妈以为你是警察啊?”

    我冷笑了一声说:“没错,我还就是警察!”

    我从口袋里掏出那带着国徽封皮的管教证,在他们面前闪了一下。“要不要我带你们进局子里住两天?叫你们爸妈去接你!”

    黄毛小子的气势立刻弱了下来,低头承认错误:“对不起,警察叔叔,我错了,你千万别带我进去,不然我爸会打死我的。”

    我冷酷地挥了挥手:“不想进去,都给我滚蛋。”

    这些中学生顿时作鸟兽散。

    我拉起躺在地上挨打的孩子,他的脸上还残留着泪痕,低头嗫嚅着说:“谢谢你,警察叔叔。”

    我说:“他们没有打伤你吧?”

    这孩子摇了摇头,挪着步子往教学楼的方向走去。我跟在他身后问:“你知道政教处在那吗?可以带我去吗?”

    这孩子点了点头,带着我往学校办公楼走去,我们来到二楼的政教处门口,在紧闭的门上轻敲了敲,半天却没有人来开门,我听得出来里面是有人的,所以就加重了敲门的力道。

    里面有个粗鲁的男人突然开口:“谁呀?”

    我说:“我是来找人的。”

    等了将近有十分钟的时间,才有一个国字脸皮肤暗黄的男人给我开门,脸上的表情也有些不豫:“什么人?找谁!”

    我说:“我找一个学生。”

    这位政教处主任没好气地说:“找学生应该去班级里找!来政教处干什么?”

    我没有理会他的质问,探头往办公室里面看去。里面还坐着一位女教师,面色绯红地靠在椅子上,她的裙子下面被撕破的丝袜抖露出来,很容易联想到这两位刚才在里面干了什么。

    我低头迎接政教处主任愤怒的目光,开口问他:“你们是有一位叫顾丹丹的学生吧,她上高二几班。”

    政教处主任皱眉敷衍地说:“学校里没有什么孤单单!”

    他生硬地要把门闭上,却被我用膝盖挡住了。这位政教处主任怒喝:“你要干什么?你一个社会闲散人员私闯校园,当心我报警抓你!”

    我抬手指了指椅子上欲又止的女教师说:“这位老师好像有话要说。”

    女教师用水汪汪的大眼5;150978141994827睛看着我说:“顾丹丹去年已经退学了,我是她以前的班主任。”

    退学了?正在我愕然的当口,政教处主任快速地拍上了门。

    我转身往回走的时候,刚才那孩子还在走廊里等着我,他跟在我身后小声地说:“叔叔,其实你要找顾丹丹,不用问他们,我知道的要比他们多得多。”

    我说:“是吗?”

    我从这名叫陈虎的孩子口中得知,顾丹丹是这所学校有名的问题学生,逃课打架喝酒抽烟她无所不沾。去年退学后,至今仍在学校附近的娱乐场所里盘桓,她最近好像是傍上了学校附近一个混混团伙的头目。用陈虎的话来说就是,彪哥的马子。

    我问陈虎:“你能带我去找她吗?”

    陈虎肯定地点点头:“行,但是我只能给你指出地方,还得你自己进去找她。”

    我知道这孩子是怕碰上那帮混子无法脱身,欣然点头同意。

    他把我带到街上的一座二层小楼前,上下挂着两个招牌,楼上是青葱网吧,楼下是蓝调酒吧。

    酒吧里大白天没什么客人。我推开玻璃门进去,看见一堆社会小青年围在沙发上聊天喝酒,三四个女孩子的笑声和撒娇声充斥在其中。

    我看见居中坐在沙发上袒胸露背的一个混子,肩膀上刺满了纹身。他的胳膊下正搂着一个女孩子的身躯,从背影看上去和顾丽丽还有些像。

    我直接出声喊道:“顾丹丹!”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