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女子监狱的那些年 > 第一百四十章 我是不是犯贱
    我跑到中队长办公室门口,看见那儿墙上果然镶了一块考勤机,慌忙凑上去刷脸。

    身边传来冰冷的咳嗽声,我抬起头一看,居然是指导员张燕。我朝她憨憨地笑了笑。

    张燕抬起手腕上的手表看了看,指着手表对我说:“现在几点了,刘良!像你这个点儿考勤,今天就等于没有出勤。”

    我赶紧跟张燕求饶:“这个我真不知道,都怪我在宿舍里睡得太死,没有听清楚通知。能不能念我是初犯的份儿上……”

    我突然看见一辆白色的依维柯客车从监区大门开出,途经办公区大院。我知道这辆车是运送重伤犯人的,车身上面喷涂着醒目的红十字标志。

    我的心里有不祥的预感,连忙回头问张燕:“这车是不是从咱们监区里开出的?是不是有人受伤了?”

    张燕点点头说:“中队长已经过去处理了,你……”

    我没等她把话说完,连忙撒腿往监区跑去,等我冲进监舍楼,正看见中队长卢雨站在四号监舍门前大声训斥着。

    “钱蓉!你要再这么不守规矩,打伤他人,下次我一定关你禁闭!”

    我走近四号监舍铁门前,里面果然没有了曼丽的影子,监舍正中央的地面上隐隐有斑斑血迹。而那个打人的凶手正盘坐在通铺,一副死不悔改的样子鼻尖朝天。

    我近距离感受到了卢雨的虚伪,她那些训斥的话就是做样子看的,那位四号监舍的号长钱蓉,表面上受到了批评,但暗地里会得到鼓励,甚至是金钱上的资助。

    卢雨扭过头来看见了我,佯装异样地问:“刘良,你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她这副做作的样子,让我心里感到恶心。

    可我只能无奈地顺从她,她是我的顶头上司,在这个危急的时刻,我也只能祈求从她那冷硬的心肠里,抠出一点儿怜悯来。这样曼丽活下来的几率还会大一些。

    “中队长,我想申请去医院看看这个犯人。”

    卢雨满脸温暖地靠近我说:“小良,她的心理上没有任何问题,按规定你不需要……”

    我连忙后退一步,低头说道:“请中队长成全。”

    她的无奈下深藏着冰冷的讽笑,表情冷漠地:“去吧,但这是你工作范畴之外的事情,我就算你请假。”

    “谢谢中队长。”我给她鞠了一躬,慌忙往监舍楼外面跑去。

    我没有时间,也没有资格去计较这些人的所作所为,只希望曼丽还活着。不管她怎样犯错,她都曾经是我的女人,我只希望她能够渡过这一劫。

    我没有回去宿舍,直接快步疾跑到监狱大门前,出示工作证后快速离开。

    女子监狱处于兰花镇的僻静一隅,通常这里不会有运营车辆活动。我奔跑了两千米的距离,才气喘吁吁地来到兰花镇上。

    我跑到一家小宾馆门口,那里停着两辆等待拉客的面的司机,我拍了拍司机师傅的车窗。

    “师傅,快送我去郊区监狱医院,有急事!”

    “上车,坐好。”司机师傅不苟笑,发动着车子猛地一个甩尾,车轮在兰花镇街道上扬起长长的烟尘。

    我坐在车上不停的催促:“快点,再快点。”

    司机师傅冷漠地看我一眼,脚上的油门坚定不移地执行我的指令。这个时候我心急如焚没有多注意,这位大哥的车技不是一般的好,行驶的过程中几乎感觉不到变档,超车加速平稳而顺畅,一辆接一辆地超越前面的的车子,竟把一辆面包车开出了飙车的感觉。

    面包车猛地一个刹车停在医院门口,司机师傅冷酷地说了声:“到了。”

    我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递给他,连忙跳下车说:“不用找了!”

    我快步冲进医院里,在挂号窗口询问女子医院送来的伤员去了哪里。

    窗口小姑娘冷漠地回答我:“一楼抢救室。”

    我慌忙穿过走廊,看见陈雪和魏欣茹坐在抢救室门前的排椅上,赶紧跑过去,上气不接下气地问她们:“她怎么样了?”

    陈雪耸了耸肩说:“不知道,正在抢救中。”

    她异样地盯着我:“你是专门来看这个女犯人的?”

    我没好气地说:“废话,不看她难道是来看你的?”

    “你可别这样咒我。”她突然八卦地问道:“你和这个女犯人是什么关系?大家都传闻说她是你的前女友?是不是真的?你们因为什么分手?是你甩了她还是她甩了你?”

    我烦躁地瞪了她一眼:“行了,闭嘴吧!”

    陈雪毫不示弱地瞪眼还击:“瞧人家长得标致美丽的样子,就知道是她甩了你。这种女人一看就知道是被

    有钱人包养的材料。”

    我铁青着脸望向窗外,不理会她的冷冷语。

    陈雪在我身后哀怨的说道:“这可是虐恋情深啊,堪比韩剧里的蓝色生死恋呐!”

    我扭头狂啸:“你他妈有完没完!”

    “切!还不让说了?”

    旁边的魏欣茹连忙拉住陈雪:“陈姐,你少说两句!”

    医生从抢救室里走出来,我急忙凑上去问:“大夫,她怎么样?”

    医生摘下口罩,面容冰冷地说:“暂时已脱离生命危险。”

    我长舒了一口气,躺坐在排椅上,随后曼丽的担架床被医生们从抢救室推出。我看见她的脸上伤痕累累,连头皮都被人撕掉了一块。这帮人下手是有要多狠,才能把她打成这个样子?

    我有些不忍心看她的脸,这个曾经美丽的让我心痛的女人,现在却被人摧残成这个样子。

    曼丽睁开眼看见了我,闭着眼痛苦地把头转到了另一边。

    陈雪在一边讽刺地笑道:“自作多情了不是?人家都懒得看你一眼。不过这妞以后没什么前途了,脸都破了相了谁还会要?”

    我扑上去揪住陈雪的衣领咬着牙低声说:“你他妈给我闭嘴!”

    我绝对不会跟女人动手,可是她要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我的底线,我宁愿破戒也要撕了她的嘴。

    陈雪被我的癫狂吓了一跳,趔趄着退了几步,也发狂似的叫嚷:“你来打我啊!臭男人!你就是个窝囊废!人家玩剩下不要的女人,都被扔到监狱里来了!你上赶着讨好都轮不到你!”

    这个女人的话还真是恶毒,我咬着牙冲过去说:“老子真的想杀了你!”

    陈雪尖叫一声就往外面跑,一面惊慌地喊5;150978141994827着:“欣茹快拦住他!”

    魏欣茹连忙起身挡着我,站在我面前劝说:“良哥,你消消气,你不要和陈雪一般见识。”

    我抱着头沉痛地坐回到排椅上,魏新茹在一旁低声安慰我说:“良哥,有句话我一直想和你说,就是怕你承受不了不了。”

    我低头苦笑地说:“现在我都这个样子了,还有什么不能承受的呢。”

    她犹豫地点头:“那我可就跟你说了。”

    “嗯。”

    “你是学心理学的,应该知道对于女人来说,唾手可得的东西她们是不会珍惜的,更何况你这种送上门来的。

    “还有一种说法就是说,女人一生会遇到三种男人,第一种男人是崇拜者,他会在心里把这个女人当做女神来供奉,远远地祝福她,注视她,却永远无法参与到她的生活中。”

    “第二种男人说的就是你,女王的奴隶,他们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男人,只要她们遭遇困难时,这个男人就会挺身而出,帮她摆平一切事情。可当女人顺风送顺水时,她们就会把你遗忘在角落里,你对她的爱只能是奉献,绝不可能索取到一丝一毫的回报。”

    “还有第三种男人,女人的主宰者。这种男人是女人一生都可望不可及的,她可以为他奉献她的一切,只为换取他的一个注视,一句关心的话。女人一旦爱上这种男人呢,她肯定就完了,因为男人根本不稀罕这种女人,他会把她的身体当成抹布,用完就扔。所以不管男人女人都是这种情况,你这种情况,就叫做犯贱。”

    我转过头来,魏欣茹吓得突然站起身说:“良哥,你不会生我气吧?”

    我惆怅地笑了笑,拍了拍排椅示意她坐下,低头说:“你说的非常正确,我就是这种贱男。其实我自己也知道,从我们分手的那天起就知道,在林曼丽的世界里,我是一个默默付出的男人,我也想摆脱她,摆脱这种情况,可惜自己终归骗不了自己。有时候我也骂自己犯贱,可是当她一出现危险的时候,我的心就这样被紧揪着,恨不得立刻出现在她身边解救她。”

    魏欣茹拍着我的肩膀说:“好了,你自己慢慢克服,不要再被她牵着鼻子走,你们俩根本不合适。”

    其实陈雪刚才讽刺我的话和魏欣茹说的是同一个意思,只不过是方式和语气不一样。她们说的对,我必须改变这种情况,彻底甩脱这种牵绊。

    医生做完第一次抢救后的身体检查,从曼丽的病房里出来。我连忙追上去问:“大夫,她恢复的怎样?我能不能进去看看她?”

    医生直接拒绝说:“不行,这是病人的要求,她拒绝任何人探视。”

    “连我也不行吗?”我有些焦急:“医生,你告诉她我是刘良。”

    医生的脸上有些烦躁,冷笑了一声说:“刘良是吧?她现在最不想见到的就是你。”

    得,我知道我又犯贱了。

    我回头去看魏欣茹,她无辜地朝我耸了耸肩。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