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女子监狱的那些年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楼顶上尽情释放
    曼丽幽幽地回过头来,眼角上含着泪花楚楚可怜地问我:“刘良,你真的不会抛下我不管吗?”

    我的头脑一阵阵眩晕,心底涌起不祥的预感,但我还是硬着头皮说:“对,我会全心全意的帮你,只要你还活着,就有希望。”

    她的眼睛里或许有了生的希望,凄绝中也带着几分柔光。

    我对她伸出双手:“你慢慢朝我走过来。”

    她也许支撑到现在,就是为了等这个答案,扶风弱柳地向我接近后,突然体力不支晕倒。我连忙把她抢抱在怀里,从楼梯上小跑着回到医院走廊,大声的喊叫着:“医生!医生!”

    病房里医生又对她进行了检查,我站在一旁心忧地等待着。直到医生摘下听诊器,我才连忙上前问:“医生,她怎么样?”

    医生冷淡地点点头说:“原先的伤口开裂,还好没有感染,不然会得破伤风。暂时没有什么大问题,输液消炎就好,但是她的身体不能再经受任何波折了。”

    医生走后,陈雪和魏欣茹也相继离开了病房。我站在床边,看着她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的脸,心底涌起异样的悲伤。为什么她会遭遇这样的劫难,为什么她就不能像别的女孩子一样普普通通地嫁个男人,相夫教子。

    我和她从认识到相恋七年了,仍然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追求那喧嚣浮华的生活?没有富贵,没有物质不能生活吗?

    我轻轻地给她掖好被子,正准备转身走出病房,她却在昏迷中伸出手拽住了我的衣角,表情痛苦地呓语着:“刘良,别离开我,别抛下我。”

    听到她像孩子一样呼唤我的名字,我心里还是有些温暖的满足感,至少她在危难的时候惦念的是我。我曾经一度认为,曼丽是不会对任何人产生感情的,她对男人的选择,是用最功利最理智的态度来思考。

    我伸手握住她的手,把手重新塞进了被子里。然后我轻手轻脚地走出病房,将门轻轻掩上。

    陈雪和魏欣茹在门外用审视的目光注视着我,她们一不发,看起来怪怪的。

    我问:“怎么了?干嘛这么看我。”

    陈雪哼了一声说:“你又被她给拿住了。”

    我生硬地笑了笑:“这话是怎么说的?当时这种危急关头我不可能不答应帮她,换成你们也会答应的。”

    陈雪和魏欣茹异口同声地回答:“我们不会。”

    我坐在排椅上摊开手说:“我这是出于一种同情心,不掺杂别的任何感情,就算别的女犯人遇到这种事情要跳楼,我也不会不顾一切地救她,帮助她。”

    陈雪冷淡地望向窗外,说:“你不用向我们解释,这种事情自己又骗不了自己。你的这位前女友很聪明,也很会利用男人,我看你这辈子也只能被她耍的团团转。”

    我感觉她不可理喻,不由得哑然失笑:“她真的是逼到了绝境,她没有人可以依靠,只能向我求助,这怎么能叫她耍我?”

    陈雪蹲坐在排椅上,双手抱膝说:“你要这样理解那我也没办法。但是我是女人,女人是最了解女人的,她只是把你当做一根救命稻草,临落水时拽着你挣扎。可她一旦上岸后,你这根草就没用了,她又要直接扔掉你去攀更高的高枝。”

    我说:“我知道,我已经对她没有任何感觉,也不认为帮了她就要她回报我,我只是出于朋友的情分帮她,不需要她感激回报什么的。”

    陈雪讽刺的笑了一声:“你可真是个圣人啊,实际上就是个贱男。你就这样犯贱吧5;150978141994827,贱下去,把你自己都贱没了

    !”

    我说耸了耸肩:“你骂吧,你怎么骂我都无所谓。”

    “将来她不但不会感激你,反而会恨你。因为你对她知根知底,她最屈辱的过程都被你看到。她恨她之前最瞧不起的一个人便成了她的救世主。你的怜悯和帮助就是在鞭挞她的灵魂,对于鞭挞她灵魂的人,她不恨你才怪。”

    我笑:“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见解。”

    我本能的感到一丝不对劲儿,回过味来对陈雪说:“不对,这话不应该从你的嘴里说出来,这是有人教给你的!对不对?”

    陈雪的脸上明显有一丝慌乱,她强笑着掩饰说:“你凭什么认为这话就不应该我说?为什么我不能有这样的见解。你真是有些神经质!”

    我走近她,紧紧的盯着她的双眼说:“能说出这番话的人,必然对我和林曼丽曾经的交往,有很深的了解。这样具有心理剖析性的话题,绝对不可能从你的嘴里说出来。”

    陈雪闭着眼摇头:“你真是疑神疑鬼,不可理喻。随你怎样说吧,我不想和你争论。”

    我靠近陈雪瓷白尖削的下巴,她却因为心虚缓缓后退退。我笑着对她说:“你有事情瞒着我。”

    她摇了摇头表示反对,发现身体退到了窗口,似乎已退无可退。我的脸和她近在咫尺,一低头就可以把她纳入怀中。

    我说:“你们是女人,她也是女人,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陈雪生硬地摇了摇头:“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是真的听不懂吗?还是对我这个臭男人不屑一顾。”

    陈雪不停地向我使眼色,魏欣茹这个新人在旁边看得一头雾水。陈雪压低声音对我说:“我们不要在这里谈好不好,我们去顶楼。”

    我们推开楼梯通道那吱呀作响的生锈铁门,这时的天色已经昏暗,残阳被阴云遮挡,秋风已夹带了一丝凉意。

    陈雪面对着我站在残阳下,她的的长发被秋风吹拂着在脸前纷扬,我声音低沉地问:“你现在可以说了吧?”

    她颓废却又无聊地回答:“你想让我说什么?所有的事情你都明白,这些事只可意会不可传,我以为你在这里干了几个月,早已经适应她们的行事风格。”

    我靠近她的耳边低声问:“她们是谁?”

    陈雪愣了愣神,冷冷地说:“你这么问就太没意思了。”

    我戏谑的看着她问:“他们中间也包括你对吧?你为了保全她们?甚至不惜用身体做诱饵,上次你对我就是这么干的?这次你怎么没使出你的骚劲儿来!”

    陈雪突然伸手在我脸上来了一句响亮的耳光!她的眼角湿润发酸,恨恨的瞪着我说:“你是个疯子!”

    她转身就要往楼梯通道口走去,我从她的背后扑上去,把她揽在怀里,张开嘴从她的樱桃小嘴上吻下去。

    陈雪剧烈的挣扎了几下,用手推搡着我,我却用力在背后抱住她,把她的脸硬硬的掰向我,我把她的香唇含在嘴里贪婪地用吮吸着。

    陈雪的眼眸开始迷离涣散,她重重地喘着粗气,我一只手从她的上衣伸进去,感受她温柔白软的肉峰。

    她不对我不再推阻,反而更亲密地配合着我的侵犯,凉滑的香舌主动地和我纠缠着。

    我解开我们制服裤子的腰带,抱着她白皙温润的纤腰紧紧靠上去,她立刻发出那种缠绵销魂的娇喘声。我能感受到她的温热紧致,就像春天里的一股热流包围着我。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