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女子监狱的那些年 > 第一百四十九章 父女之间的误会
    李朝阳刚毅的脸上出现一丝痛悔之色,颤抖着嗓子继续讲述他的故事。

    自从那次和李牧微的一次电话联系,李朝阳枯燥的部队生活中多了一项活动,那就是每晚和女儿在网上聊天。

    由于他所在的部队属于绝密单位,所有战士们的来往信件,互联网通信都要经过产密审查。李朝阳只能每晚的固定时间段内和女儿联络。

    父女的谈话内容只围绕李牧微的生活来进行,女儿抱怨成长中的烦恼,以对母亲和继父的厌烦。李朝阳尽量对她进行劝解,让她多体谅母亲的艰辛。

    直到一天晚上,李牧微在qq上发出哭泣的表情包。李朝阳问她怎么了。

    李牧微说:“我不想和妈妈一起过了,我想和你一起生活。”

    李朝阳问:“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微微说:“那个男人打我了,他还骂我,骂我是有人养没人教的野种。”

    李朝阳心里一痛,感觉女儿似乎有无边的委屈。他问:“你妈呢?她不在吗?他打你哪儿了?”

    李牧微:“他给了我两个耳光。我妈不在家,就算她在家,也只是吵得家里不得安宁。我已经受够了这种日子,一秒钟也不想在那个家里呆下去。”

    李牧微:“爸,我想跟你过。”

    李朝阳在电脑前思虑了良久,让李牧微等得心焦的时候,他下了决定:“你可以过来,爸爸也能养得起你。但是爸爸的单位比较特殊,即使你过来我们也不可能住在一起,大部分时间你要单独生活,见面的时间也会很少。”

    李牧微:“我不在乎,只要离你近就行,独立生活还很自由呢。”

    李朝阳:“行,我这边先准备一下,你坐飞机过来,路费我给你寄过去过去,但是爸爸不能去机场接你,我给你发过去个地点,到时候我们在那里见面。”

    李牧微发出开心的表情包,然后说:“好的。”

    李朝阳把自己的情况给上级做了反映,鉴于部队的特殊性,微微又是个女孩子,所以她不适合生活在营区。部队上帮李朝阳在驻地五里外租了间民房,他也提前申请了休假,等待着父女相聚的日子到来。

    可偏偏就是那一天,前年九月十五号的那一天,他的部队接到了一级战备动员令,要求在五分钟之内完成动员奔赴边境执行任务。李朝阳几乎没有时间去安排他人去替自己去接女儿。

    就在他奔跑着登上直升机的那一刻,从机舱里探出头来忧急地对一名地勤人员大喊:“帮我个忙!我女儿还在常相聚饭店门口等我!你去帮我接她!”

    螺旋桨的旋翼噪声吹散了他的喊叫,地勤人员用手遮着耳朵大声问:“指导员,你说什么?”

    李朝阳说:“帮我……”

    李朝阳回头说:“算了!立即起飞!”

    那天晚上,边境丛林里下了一场暴雨,暴雨湿透了战士的衣衫。李牧微也从机场搭车来到常相聚饭店,她在餐桌上点了一桌子的菜,准备和父亲吃一顿团圆饭。

    窗外的暴雨淅沥沥下个不停,却丝毫阻断不了少女的憧憬,当记忆中的父亲和现实重合时,她也能感受到浓浓的喜悦。她相信父亲不会迟到,他一定会来接自己的。

    部队的任务是在边境丛林里阻击一次有预谋的跨国贩毒武装行动,双方在夜幕降临时分交火,战斗进程很短暂,他们在二十分钟内就击溃了拥有火箭筒,迫击炮等重武器一百多人的贩毒武装。剩下的时间就是对逃窜的残敌进行拉网式的追歼。

    李牧微等待到饭5;150978141994827菜全部变冷,没胃口的她只是小吃了几口。周围的客人都逐渐散去,饭店里只剩下她一人空守着满桌子菜。夜已经很深了,她突然感觉到时间很漫长。想着待会儿李朝阳到来,一定要先臭骂他一顿解解气。

    李朝阳的心很焦急,他一心想着迅速解决残敌后要回去见女儿,她在饭店是不是等得心焦了,这么小的女孩子孤身来到异地,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他和战友们连续追击逮捕一个又一个残敌。暴雨过后的丛林满地泥泞,敌人的踪迹又被雨水冲刷。战士们都极度疲惫,却仍然精神振奋地追击着敌人。

    街上的店铺拉下了卷闸门,夜如寂静一般地黑,饭店老板走到李牧微面前,躬身客气地说:“对不起,小姑娘,我们饭店要关门了,你是在等人吗?”

    “对啊,我是在等人。”

    “等人

    的话,我建议你给他打个电话,或者是找个旅店住一宿,明天早上再来等他。”

    李牧微摇摇头:“不行的,他没有手机,他那个单位也很麻烦,得找人费工夫打五六个电话才能打进去,我只有在这里才能等到他。”

    老板摇摇头,觉得这小姑娘的理由实在可笑,这年头还有谁能没有手机?

    “真对不起,我们要关门了,你可以换个地方等他。”

    李牧微装作无所谓地站起身伸了个懒腰,笑着说:“打扰你了老板,我可以去外面等他。”

    窗外的大雨仍然没有停止的迹象,老板从店里拿出一支雨伞递给李牧微:“小姑娘,我劝你还是先找个旅店住一宿,明天再来等。”

    李牧微走出饭店外的屋檐下,笑着对老板说:“没关系的,我再等他一会儿。”

    老板担忧地看了看这个伫立在雨中的女孩,关闭店里的灯,拉下了卷闸门。

    她的四周一片漆黑,似乎只有这雨伞下的这片空间,屋檐下的雨水叮零地敲击在伞面上。李牧微愁怅地想,如果李朝阳十分钟之后赶到,她兴许可以原谅他。

    寂寞如黑夜一般包围了少女,李牧微衣衫单薄,她蹲在地上紧紧的抱住了自己的双肩,孤独地等待着下一个十分钟。

    仅存的敌人负隅顽抗,小规模扫尾的战斗却异常激烈,战士们以三人为一组交替前进,搜寻躲藏在灌木丛中的毒贩。

    一名战士踩折了一截枯枝,藏在泥塘中的毒贩狠命地掷出手雷。李朝阳眼疾手快将子弹射入毒贩眉心,但投出的手雷已飞近战士后背。李朝阳大吼一声:“趴下!”

    他飞扑着将战友按倒,手雷爆炸射出的杀伤破片穿透了李朝阳的肩胛骨和腰部,顿时血流如柱。

    “指导员!”两名战士抢上去给他简单包扎了伤口,开始呼叫直升机接运伤员。

    战斗已经接近尾声,最后一名毒贩也被成功击毙。李朝阳躺在担架上,他的眼皮沉困得直打架,惦念着和女儿的相会,支撑着要从担架上坐起来。

    “指导员,你怎么了?”

    他用力抓住战士的手臂,用尽残存的力气喃喃地说:“微微,我的女儿。”

    战士低身俯下,把耳朵贴到他嘴边问:“指导员,你说什么?”

    “我的女儿,微微,她还在常相聚饭店等我,去帮我找她。”

    战士郑重地点点头:“指导员请放心,我会帮你找到她的。”

    李朝阳终于放下心来,疲惫与困倦像潮水一般包围了他,眼前一黑昏厥过去。

    李朝阳睁开眼的时候躺在部队医院,他张开嘴呼喊着女儿的小名,猛地从床上坐起来。

    “找到微微了吗?”

    战士低垂着头:“对不起,我去的时候她已经不在那里了,我把附近的旅店宾馆都找了个遍,也都没有她的影子。”

    李朝阳摘掉全身的针管和供氧装置,挣扎着挪下床跑出病房。战友和护士在身后追喊他。

    “指导员,你去哪儿?你的伤还没有好!”

    李朝阳不顾一切地往前奔跑,穿过医院大院,穿过人潮拥挤的街道,跑到了常相聚饭店门前。

    彻夜浇灌的大雨在清晨时分停止,地面上还是湿漉漉的。在饭店的屋檐下却有一圈干涸的空地,那是雨伞留下的痕迹。

    想着微微就在这个地方蹲了一夜,李朝阳揪心似地痛。他在干燥的圆圈里看到女儿用石子写下的字:李朝阳,我恨你!

    饭店老板从玻璃门里走出来,好奇地看着门外的李朝阳问:“你是找昨天晚上在这里的小姑娘吗?这姑娘在大雨里蹲了一晚上,唉,真可怜。”

    李朝阳能想象得到女儿坐在回程的列车上掩面痛哭的样子,她不得不回到那个她讨厌的继父的家里,只因为亲生父亲把她在大雨里晾了一夜!

    这位坚强的汉子痛上心来,伴随着伤痛的发作轰然倒地。

    李朝阳从车厢操作台上取出盒抽纸巾,擦拭着眼角的泪水。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这位军人痛哭的样子让我也鼻子发酸。

    我安慰他说:“你也不必伤心,微微逐渐长大,她会理解你当时的处境的,你们的误会也迟早会解除。”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