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女子监狱的那些年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如此明显的偏袒
    时间已过中午,犯人们也已经收工吃完午饭,回到监舍里午休。我现在去监舍楼里应该能看到她。

    赶往监区的路上我碰见了吴丽花,她朝我使了个眼色靠近我身边说:“刘良,你可真行啊,冲冠一怒为红颜,竟然和中队长指导员顶着干。”

    我吃了一惊:“今天早上才发生的事,你竟然都已经知道了?”

    她颇为骄傲地说:“咱们中队就我一个人知道,其他人还都不知情,我说你胆子可真大呀!”

    我连忙低声安咐她:“这事你可千万别说出去,况且对领导的权威也有影响。”

    她瞪了我一眼:“你还知道呢?放心,我知道轻重,不会说出去的。”

    其实我真正关心的不是这个,领导的权威受不受影响关我屁事。我是怕这事传到孟灵的耳朵里,好不容易和她的关系有了进展,别再因为她吃醋使我们的感情崩裂分离。

    我和吴丽花在半路上分道扬镳,她吃惊地问我:“都中午了,你不去餐厅吃饭,到监舍楼干什么去?”

    我说:“这不是趁着犯人们都在监舍里午休吗,我去了解一下新来几个犯人的心理状态。”

    吴丽华鄙夷地看了我一眼,低声唾弃:“假积极!”

    我笑了笑不作表示,快走两步走向监舍楼,刚进入大门就听见九号监舍里传来女犯们的惊呼尖叫声。我慌忙冲到门口一看,看见两个女犯人在地上厮打,翻来滚去拽着头发打耳光,地面上全是两人的血迹。

    这两个女犯人都背对着我,分辨不清她们是谁。但在围观的人里面没有看见姚广娜,我心里不由得一沉。

    她自从揭发交出丈夫的罪证以来,性子完全发生了改变,再没有以前嚣张跋扈的样子,也从来没有和人动过手。今天这是怎么了?

    苏韵雅蹲在角落里,畏惧地看着两个搏命撕打的女犯。

    我用手掌奋力拍击着铁门,对两人大声呵斥:“住手!都他妈给我住手!”

    地上的两人打得难解难分,根本没有理会我的叫喊。再这样打下去恐怕要出人命。监舍楼今天是谁值班,都这么大动静了,怎么没有来管一管!

    我迅速往值班室跑去,冲到门口疾声喊叫:“你们怎么回事!都打成这个样子了,怎么不出来管管!”

    可是当我扑进房间里,却不得不愣在原地。

    值班的余男和王蕊正站在地面上,桌子前面坐了一个人,竟然是指导员张燕。她把九号监舍的监控画面放大到全屏,兴致勃勃地观看两人在水泥地面上搏斗。

    “指导员?”

    她斜起脸冷冰冰地看了我一眼,根本没搭理我,却转身对余男和王蕊说:“行了,也差不多了,拿钥匙出去处理一下。”

    余男躲闪着我的眼睛,从铁柜里取出手铐和电棒,递给王蕊一套。然后面无表情的从我身边走过。王蕊偷悄悄向我使了个眼色,也从我身边擦肩而过走出门外。

    张燕表情不善,但我还是忍不住问她:“你为什么放任她们互相殴打。”

    张燕冷笑着对我说:“刘大医生,你的职责是解决犯人的心理问题,打架斗殴的事好像不归你管。该干嘛干嘛去!”

    我心中愤慨却又无可奈何。我早已被取消了管教员的职务,再也不能插手监舍的事务。

    这种事我怀疑是他们是早已预谋好的。

    张燕趾高气扬地从我身边走出去,就像今天早上我在她面前那样。我知道得罪女人迟早要还的,可这报复也来得太快了吧。

    我跟着她来到九号监舍门口,余男和王蕊迅速打开门冲进去,对着在地上撕打的两人一阵电击,使她们口吐白沫抽搐着消停下来。

    姚广娜和另一个女人被戴上手铐押出监舍,她的脸上已经被血污糊满,头皮也让拽掉了一块,让站在一旁的我看得真痛心。

    和姚广娜打架的那个女犯,看上去身材要比姚广娜粗壮一些,目光也更凶厉。她的悍性还在姚广娜之上。刚才余男和王蕊冲进来的时候,姚5;150978141994827广娜已经放弃了攻击,这壮女人竟抱着她的头在地上猛掼了几下。

    这女犯人哪儿来的!她不是b监区的人,瞧着她那股狠厉劲就知道不是善茬。这样来路不明的女犯进入b监区我怎么没收到任何

    消息?

    张燕淡淡地点头说道:“带她们两个去诊所包扎,然后关姚广娜七天紧闭!”

    我们等待着张燕说出剩下的话,可她却闭上了嘴。

    这就完了?

    张燕冷冷地瞪着余男和王蕊说:“还愣着干什么?把她们两个带走,血滋糊拉的像什么样子!”

    我拦在张燕面前:“不是,指导员!你这是个什么处理办法?以前是不分青红皂白各打五十大板,现在两人打架,怎么只处罚一个人?”

    我的问话撞到了张燕的枪口上,这位美艳悍妇瞪着眼对我问:“我该怎么处理?用得着你来教吗?我是领导还是你是领导?”

    我低下头哑口无,张燕双手抱胸对监舍里所有人说:“屠云云现在是号长,协助管教员管教其他犯人,所以就不关她的禁闭了,扣三分作为处罚。你们都有别的意见吗?”

    所有犯人都战战兢兢,低下头默不作声。

    扣三分?真特么的慷慨!这明显就是偏袒。

    我连忙插嘴说:“我有意见!”

    “闭嘴!”张燕用手指着我说:“我警告你,不要插手监区监舍的管理!”

    她真她妈的霸道,在监狱这种地方,根本别想着什么民主,领导说的话就是王法。

    那个叫屠云云的新号长,与有荣焉地扬起头,嚣张地用目光逼视每一个犯人,就像野生动物首领在慑服自己的手下。

    这摆明了是要仗势欺人,我的胸口堵了一团怒气无处释放。

    姚广娜低下头不看我,她的血从头上流淌到脖颈处。她心里在想什么?她如今的处境有一半是我造成的,面对她我感到愧疚和无助。

    “带走吧!”

    余男和王蕊带着姚广娜屠云云去了监狱诊所,吴丽华周婷这一组人前来接班,张燕简单和她们交代了一下,就转身离开了监舍楼,始终没有再和我说过一句话。

    原来这就是秋后算账!不光算的是我今天早上在医院里顶撞她们,打破他们把把曼丽送往精神病院的计划。还要跟我算上次私自绕过她们把姚广娜丈夫的罪证交上去。就算她们事后获得了荣誉,可仍然没有善罢甘休!

    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姚广娜不再是b监区的刺头,变成了模范犯人。他们却唯恐天下不乱弄一个新的刺头进来,难道监区需要的不是秩序而是混乱?

    我看见苏韵雅抱着膝盖坐在监舍墙角,脸上余悸未消。我向她招了招手,她抬头畏惧地看了看周围的狱友,见没有人注意自己,才蹑着脚步来到铁门前。

    她惊慌的把苍白的小手伸出,我紧紧握住她的手,感觉很冰凉。

    她脸上显得稍微心安了一些,却仍然有淡淡的愁绪凝聚在头顶。我知道她在害怕什么。这样一个柔弱的女孩子,在充斥着暴力的监舍里,身旁又有一个暴虐如虎的女号长,她怎么能不度日如年呢?

    我低声对她说:“你要忍着,无论怎样难熬都要忍着,不要冲动。你要想着只有八个月的时间,熬过这八个月你就自由了。”

    她的泪水从湿润的眼眶渗透出来:“我现在……”

    我连忙说:“你别担心,我会想办法帮你的。”

    她使劲地摇了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现在要一天一天地数着日子,我一定会坚持下来的。”

    我说:“对,坚强点,我问你,这个姓屠的女狱霸是什么时候来到九号监舍的。”

    “就是昨天早上,听说她是从重刑犯监区转过来的,有人往上面递了条子特殊照顾,听说还给了中队长和指导员他们很多钱。”

    尼玛!这姓屠的女犯昨天才来到新监区监舍,今天就已经开始抢班夺权,威压四方了!果然是嚣张的很!若不是卢雨和张燕在背后给她撑腰,这个女犯人怎么可能这么强势?

    重刑犯监区是出狠人的地方,那里关押的除了杀人犯,就是拐卖儿童,逼迫女同胞卖淫,贩毒的。普通监区的刺头和重刑犯监区的狱霸相比,简直就像小学生一样乖巧。

    卢雨把这样的人安排在九号监舍,明显就是别有用心!

    “而且,”苏韵雅压低声音凑到我耳边说:“我听狱友们说有小道消息传闻……”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