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女子监狱的那些年 > 第一百七十二章 我比不上女人的一根毛
    我对增光说:“我去接个电话。”说完急匆匆地往医院角落里跑去。

    我在肚子里酝酿着说词,作好挨批的准备接起了电话:“领导好。”

    “刘大医生,你终于肯露头了?你翅膀硬了是不是?没有我你也可以展翅高飞了是吗?你是不是觉得你已经无所不能了?”

    她这一连串的问句让我不胜惶恐,也不胜别扭,她这口气简直像是我的高堂老母,把我当儿子来训。

    谁让我寄人篱下呢,只好给自己再次降辈儿,以孙子的态度来和她说话:“领导,我那敢呢,我也没有这能力不是?我只求能在你温暖的羽翼之下获得庇护,在你宽广的胸怀里获得能量。”

    “少说屁话!马上给我滚到咖啡馆来!”

    我诚惶诚恐地等她挂上电话,才赶紧从角落里出来叫住陈增光:“增光,待会儿你跟李朝阳大哥和奚眠月说一声,我有事先走一步了。”

    增光连忙在我身后喊:“良哥,你去哪儿?”

    “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等回来再跟你说。”

    我小跑着走出医院大门,在街上拦下一辆出租车,往滨江小区而去。

    我来到小区对面的咖啡馆,进门后左右张望,却不见秦鸿雯坐在哪个桌上。站在门口附近的服务生走过来对我问:“你是刘良先生吗?”

    我说:“对,我是。”

    “请跟我来。”

    她在前面引路,带着我来到二楼的一处包厢门口,推开门说:“秦总,刘良先生到了。”

    秦鸿雯双腿高搭在桌子上,黑色纱裙轻掩着修长的美腿,黑色丝绸开衫从肩臂上斜搭着,重紫色的打底衫衬出她的肌肤珍珠般白皙。美则美矣,只是她为何总喜欢暗色调,难道就不能稍微变换一下风格?

    她淡漠地点了点头:“行,这里没你事了。”

    我关上包厢门在她面前坐下,看见桌子前空荡荡的,不由得问:“为什么没有咖啡?”

    她丝毫没有把腿从桌上放下来的觉悟,在男人面前衣衫不整,坐无坐相不觉得难为情吗,还是她根本没把我当作一回事儿。

    她冷冷地说:“你能活看坐在这儿就应该知足,还想着喝咖啡?”

    她把双腿从桌上取下,怒意十足地拍着桌子朝我训斥:“我有没有告诉你!你做的所有事情都必须先向我汇报经我批准!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是不是!”

    我低头闷闷地回答她:“这是我的私事。”

    “狗屁私事!自从你答应加入我的阵营,你这个人从头到脚就是我的!敢脱离我的控制自作主张!信不信我让你明天就从江城市消失!”

    我胸口气得发涨,这女人竟然这样威胁我,真把老子当作你的奴才了。

    我从口中吐出一个不硬不软的钉子来呛她:“我一直以来在监狱里做什么事都是我自己挺,需要你帮助支持的时候,你却不见踪影。现在觉得我做的事碍着你了,就突然跳出来横加指责。”

    她的脸色有些发白,却低头清冷地一笑:“姓刘的,你有些不知好歹了。”

    她的语气有些变重,甚至表情里透出一丝失望,给我的感觉就像是恨铁不成钢的哀怨。我刚才反抗她的话是不是太过激烈?

    但我是不会服软的,硬着头皮继续说:“这件事我必须这样做,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一个女人就那样被他们害死,你的那些宏图大业,深谋远虑我会拼命帮你完成,但寻求正义的路我还是要继续走下去。”

    “说的真好听。”她讽刺地笑着对我鼓了鼓掌。

    “你真的以为?是你昨天晚上的正义辞感动了傅永盛?使他做出了让步。他一个身家几十亿的商界大佬,为什么会屈尊降贵去和你一个小瘪三谈?他有一千种方法解决你们,根本不需要透面。刘良,你不会真的傻到以为那面子是你们自己挣来的吧?还是你以为自己有天花乱坠的口才,说服他把女婿扔出来送死,让他的女儿低下高贵的头颅去和一个弱势女子道歉?”

    我的心头一震,竟然无以对。她说的对,我只不过是江城市千万芸芸众生中的一员,我是属于最底层的弱势群体,我怎么可能有那样的能量让傅家对我妥协。

    秦鸿雯此时的笑声就像针一样扎在我的心底:“傅永盛去见你们之前,早已经把你们的底细查的一清二楚,他知道你们所有的人际关系,包括你背后的依仗。他昨晚做出那样的让步,有四分的忌惮是来自于那个神秘的李朝阳,还有六分才是你背后的人际关系,至于你?”

    她慵懒地双手趴在桌子上,那魅惑的美此刻却让我非常畏惧,她从桌子捻起自己落下的头发丝,

    嘲讽地对我笑:“在他眼里,你连这个都不如。”

    她笑着对自己手上的头发丝一吹,发丝就飘到了我的脸上,那一缕青丝和她无情的话语烫伤了我的脸。

    我是自卑的,我又极度维护自己可怜的自尊,我深藏着自己心里的愤慨捏紧拳头,苦笑自嘲的说:“没错,我就是一只臭虫,一团烂泥巴,就算他们随时可以捻死我,我也不用你来救,你完全可以和我撇清关系。

    “我这只臭虫随时都准备着被捻死,就算是死也要溅他们一身污血!秦小姐你到时候可得站得离我远点儿,别让我的脏血把你的裙子给弄脏啦。”

    她突然羞愤地站起来,拿起桌子上的一杯冷水泼到了我的脸上。

    “刘良,你就是个无情无义的混蛋!”

    我伸手抹去了自己脸上的水滴,那里面是否还掺杂着我的泪水?我笑着站起来,执拗地说:“多谢秦小姐赏泼,现在我清醒多了。5;150978141994827”

    我从椅子上站起来,打开包厢门转身准备出去。

    秦鸿雯清冷的声音在我身后低语:“去找秦直吧,但你别抱什么幻想,那个女人,你救不了她。”

    我身体顿住,片刻之后才点了点头说:“谢谢。”

    我的头脑天旋地转,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出咖啡馆的。今天我才真正认识到自己,认识到自己的软弱无力,从头到尾我都是一个活在女人保护下的人。

    我这个无用的男人,什么时候才能有资格用自己的臂膀,保护自己想保护的女人。

    我走到咖啡馆门口时,脑海里突然映出秦鸿雯那一袭黑色的剪影。我和她的差距太大了,也许这辈子我都无法平等地站在她面前,更无法奢望获得她的青睐。

    手机这时突然响了起来,我拿起一看是孙宾打来的。这小子最近在忙什么呢?为什么一直没有和我联系?

    我接起电话放在耳边说:“孙子,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是不是有什么喜事要分享?”

    孙宾在电话里口气有些支吾:“嗯,良子,是有点儿喜事,但现在还不一定是件喜事儿,我嘛,想请你吃顿饭,就在大学城对面的老地方,你过来再说吧。”

    我明显感觉到有一丝不对劲儿,这小子什么时候和我这么生份了,当下我也没有多想,等见面以后再说吧。

    我乘坐出租车来到江城大学对面的饭店门口,孙宾和他的女朋友蓓蓓站在门口翘首盼望。

    下车后我双手插在口袋里奇怪地问:“你们两位怎么站在门口?难道还有一位重要的客人?”

    孙宾呵呵地笑笑:“没别人,我们就是等你。”

    蓓蓓斜脸剜了他一眼,笑脸盈盈地上来迎我:“良子,我们两口子特地来请你吃饭,今天你就是贵客。”

    孙宾无奈地低头和我们一起走进去,看他满脸心事的样子,知道肯定他有话要和我说。

    蓓蓓在前面笑着引路:“我们在楼上的包厢订了桌子,走吧一起上去。”

    我心里的狐疑更加重了,今天这顿饭想必不会吃的很痛快。

    楼上的雅间里环境清幽,孙宾大可不必花这个钱的。服务员小姐走进包厢里,把一张菜单递过去。

    孙宾下意识地接过菜单,却被蓓蓓重重地推了一下,小声嘀咕:“你真没眼色!”

    她站起来从孙宾手里抢过菜单,递到我手里说:“你是客人,你先点。”

    我尴尬的笑了笑:“一样的,我们哥俩经常聚在一起吃饭,他的口味就是我的口味。”

    孙宾无奈地抿着嘴唇,蓓蓓悄悄把手伸到桌下使劲拧了他一把,孙宾忍着镇痛鼓起笑脸,只是那笑脸看起来很难看。

    这对小情侣的小动作怎么能瞒得过我的眼睛?我也不想让孙宾再受罪下去。

    我开口说道:“咱们这么多年的兄弟,你俩又帮过我这么多忙,没必要搞这么多虚的,有什么事直说就是,你说是不是蓓蓓?”

    蓓蓓欣喜的笑了起来,只是那笑容让我觉得更加生分:“刘良,你说的对,那我们就说了。”

    蓓蓓用手指狠狠地戳了孙宾一把,恶声低语:“你说!”

    孙宾这受气包的样子让我笑不出来,他底气不足地开口:“其实我,我那个建筑公司业务经理的位置腾空……”

    其实从刚刚进门他们站在门口笑脸相迎的时候,我已经明白了一切。

    蓓蓓恨恨地看着不争气的孙宾一眼,站起来说道:“算了,还是我来说吧!”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