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女子监狱的那些年 > 第一百七十九章 以卑鄙对待卑劣
    鄙视完张燕之后,我又想起挺重要的一件事,连忙对卢雨问:“禁止我进入监区的禁令,应该取消了吧。”

    卢雨摇摇头说:“你可以进入监区,不让你工作也是不行的。但是你不得接近犯人两米范围内,如果让我从监控里看到或者有人举报,我不但要加重禁令,而且还要重重地处罚你。”

    既然不让我接近犯人,我也不需要接近,别说两米范围外,就算五米远外我也能把屠云云整服服帖帖的。

    我恭敬地说:“中队长,指导员,那我出去了。”

    卢雨抬头想了想,认为没有什么遗漏,便点头放我出去。

    我回到宿舍楼,接下来是爱心童趣发放时间,每一位见到我的女性同胞,都能得5;150978141994827到一个hellokitt或小猪佩奇。

    整个楼道里传遍了女人们爱不释手的惊呼声,就连三十多岁的熟女大姐都开始童心萌发,捏着嗓子发出嗲声:“哇,是小猪佩奇哎,好好可爱哦。”

    我不禁纳闷,这世界到底是怎么了,小女生总喜欢扮演成熟,熟女大姐却爱装嫩,恶心得我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就连陈雪那样的风骚夜店女王,都眨巴起了眼睛化成纯情小公主,让我那脆弱的心灵化作一地鸡毛。

    我上楼来到孟灵的宿舍门口,看到她正在穿衣镜前涂抹唇膏,便偷悄悄地开门溜进去,突然出现她身后将叶罗丽娃娃举到她脸前:“当当当当!看看这是什么,送给你的。”

    孟灵被我的突然袭击吓了一大跳,连唇膏也被偏离了路线,歪歪扭扭地擦在了脸上。

    “吓死我了,你这个混蛋,这是什么玩意?怎么这么丑?跟个鬼似的!”

    她抓起那叶罗丽娃娃粗暴地扔到床头上,完全没有个淑女的样子。我想象中女神抱着娃娃撒娇欢喜的场景并没有出现,倒是有一堆大姐大装嫩卖萌,这让我情何以堪。

    我捡起那娃娃问她:“怎么?你不喜欢?”

    孟灵无所谓地摇摇头:“都那么大人了,谁喜欢小孩子的玩意儿,再说我小时候也不喜欢这个,我喜欢的是变形金刚擎天柱。”

    我说:“既然你不喜欢,那我以后也不送你这玩意了。我现在去监区一趟,晚上给我留门哈。”

    我伸手刚要在她的屁股上拍下去,却被她巧妙地躲开,用手指恶狠狠地在我脑门上一点:“你这个大色狼!给姑奶奶滚远点!”

    我从孟灵的房间里落荒而逃,决定先到监区里看看,曼丽的情况已危急到刻不容缓的地步,以她偏激的性子,此刻恐怕已接近崩溃边缘了吧。

    通往监区的路上,我继续发放童心,连门岗的狱警都每人发了一个玩偶,逗得她们乐不可支。

    来到监舍楼门前,我的心情也不由得变的沉重起来,轻踩着步子往九号监舍走去。

    此时监舍里还算安静,我透过铁门栅栏看进去,屠云云四仰八叉地躺在铺上睡午觉,发出震天的鼾声。其余犯人仿佛受到惊吓的羔羊远离她。挤在通铺上惶惶然地难以入睡。

    曼丽在哪里?她是不是又被打进了医院?

    我看见她了,坐在角落里靠近马桶的边缘,她的棉被和褥子被翻卷着扔在一旁,上面踩满了污垢和脚印。

    她的脸上青紫发肿,头发也剪成了小平头。

    这样也好,不至于被人拽住头发把头皮撕扯下来,在这种地方没人会在意她的相貌。

    曼丽的双目呆滞无神,似乎已经接近了崩溃的边缘,毒打与伤痛已将她折磨的不成人形。

    她是曾经多么骄傲的一个人,她的美丽与闪耀曾让她风姿绰约。昔日江城大校花的她,走到哪里都能吸引目光注视,如今却如同凤凰坠入凡尘泥淖,被丑陋的野山鹰踩在头顶尽情践踏。

    我落寞的身影长长地投射在地上,微怔中的她看到了,才恍若惊觉地缓缓抬头。

    她狂喜地涌出了眼泪,却用双手紧紧捂住嘴巴,压抑着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她畏惧地望着床铺上的屠云云,布满伤痕的双手试探着向前轻爬。

    沉睡中的屠云云像一头暴龙横亘在我和她之间,使她不敢越雷池半步。

    曼丽试探性地想爬到铁门边,铺上的屠云云翻了个身,惊恐万状的

    她慌忙退回到马桶边缘。

    我无声地向曼丽摆了摆手,让她稍安勿躁。又看了看瑟缩在通铺墙角的苏韵雅和姚广娜。这一对受难的女人似乎结成了同病相怜的友谊,依偎在一起窃窃私语着。

    我隔着铁窗向她们招了招手,她们却畏怯地扭过头去不敢看我。

    她们显得太奇怪了,难道连精神都受到了损害?伤痛到连我都认不出的地步了吗?

    我从我的上衣口袋里掏出笔,隔过栅栏门向屠云云投过去,笔杆落在她壮实的身躯上。

    “哎!傻逼,醒醒。”

    屠云云揉着睡眼抬头看见了我,她的惊醒让其余女犯人惶恐不安,连最具反击精神的姚广娜都下意识地捂住了头。

    曼丽身体颤抖着身体往马桶边缘靠了靠,似乎认为那样屠云云就看不到她。

    屠云云看见我的一霎那,脸上有畏惧的神色,突然又轻蔑地笑了起来,站起身对我咬牙说道:“老娘现在不鸟你!小子,你不就是想庇护你那些姘头贱货吗?这几天我专门揍她们!打得这帮小贱人又哭又叫,就像这样……”

    她把瑟缩在角落里的苏韵雅拽出来,在脸上啪啪地盖了两个耳光。苏韵雅只是嘤咛一声,捂着脸蹲了下去。

    她又抬脚踩上了瑟缩在马桶边曼丽的身体,阴森地朝我笑:“这个女人才是你最在乎的吧!你当初打得我有多惨,老娘可一笔一笔给你记着呢。我要在你在乎的女人身上十倍百倍地报复回来!”

    屠云云抬腿在曼丽的身上跺了几脚,使隐忍着的她发出低沉的痛苦闷哼声。

    “嘻嘻,这身子骨可真软和呀,踩上去跟海绵似的。贱货,你怎么不哭了,你怎么不叫了,你哭呀!哭出声来你门外的姘头就会心痛得要死!”

    我的牙根恨得直痒痒,这个狠毒的女暴力犯!

    我必须使出我的杀手锏,何必再抱着妇人之仁眼看着这女人嚣张暴虐下去。我不必再坚守我的精神道德观,卑鄙无耻这四个字也丝毫不能影响我的行为。

    我从贴身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在心底酝酿自己的说辞。我必需表演出最卑劣的嘴脸,才能让屠云云相信我能做出伤害她女儿的事。

    我朝屠云云招了招手说:“你过来,我有好东西给你看。”

    她将信将疑地摇摇头说:“别想诳我过去,我要在你的小婊子身上使劲地发泄!才能解我的心头之恨。”

    我咬着牙笑道:“我这里有你想看的东西,绝对让你看了一次终生难忘。”

    我捏着那张照片伸进栅栏中,屠云云回头往照片靠进了几步,突地惊叫出声:“妞妞!”

    我残忍地笑道:“不错嘛,还能认得出来。”

    她飞奔着朝我扑过来想抢走它,我迅速地将照片收回来,在手中抖动着笑道:“瞧瞧,这小女娃真可爱,和你真的一点也不像,我怀疑她真的是你肚子里生出来吗?这小脸蛋红扑扑的真是惹人怜爱啊。”

    屠云云狂怒焦躁地问我:“妞妞怎么会和你在一起!你这个混蛋!你对她做了什么!你这个畜生!”

    我故作惊讶地问:“她小名是叫妞妞吗?这小姑娘真的是很漂亮,比她妈懂事多了,我不过是和她合拍了一张照片。”

    屠云云双手抓紧栅栏,手背上的青筋突突地跳,咬着嘴唇问我:“你想要怎么样?”

    我得意地笑:“嘿,我真的是还没想好,假如她妈妈听话的话,什么事都不会发生。她妈妈若是不听话,这阵子街上的人贩子可真不少,万一被人拐带走,卖个好人家也就罢了,要是卖到山沟沟里,以后受得苦可少不了!”

    “畜生!”屠云云咬牙切齿:“你要敢动妞妞分毫,我出去以后非要把你千刀万剐了不可!”

    “屠云云,你觉得你还能出得去吗?”我轻蔑地笑了:“就算你以后出去了,你的女儿已经某个地方悄悄长大,她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你不知道,她是否被人虐待毒打,你也不知道。这种骨肉分离的结果你愿意承受吗?”

    屠云云怒目瞪视的表情逐渐变作凄惶,双手握着栅栏跪坐在地上流泪说道:“你想要怎么样?”

    我终于放下心来,屠云云这女人总算是被我拿捏在手里了,也不枉我把自己塑造成终极反派,变身人渣。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