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女子监狱的那些年 > 第一百九十三章 穿着臭袜子品茶
    老保姆到底干不过正牌夫人,只好悻悻地把手机放在了腰侧,但是我分明能看见她的大拇指触到了屏幕上的拨通键。

    这老保姆阳奉阴违的本事还真不是盖的,还有做敌特工作的潜质,傅董事长在用人上还是有一套的。

    在傅太太的眼色指示下,老保姆手中拿出一个遥控器轻轻按动,那栅栏门便缓缓向两边打开。我心想这土豪们就是牛,连大门都用的是高科技。

    我们跟随着傅太太进入傅家的豪宅内,进门后客厅宽敞大气,就有门厅,正厅,里厅之分。傅太太坐在正厅的沙发上,脚尖挑起水晶凉鞋,蕾丝裙下闪耀着珍珠般光泽修长的美腿交叠在一起。

    嗬,这有钱人的女人是怎么保养的,那双腿看上去就想上去摸摸是什么质感。

    她伸出纤细的小手捏起桌上的高档红酒给自己倒了一杯,也不管我们自顾自地饮了起来。

    她放下酒杯后,我看见她娇艳的红唇上也有美酒的光泽,果然是个魅惑的美娇娘。傅老头子的眼光真好,这样娇艳的美人放在眼前,就算是阳痿也能激起欲望。

    我回头去看秦直,这货居然目不斜视,表情坦荡。难不成他是个太监,见了这么媚的美女居然不动心,还是说他就在装正经。

    傅太太放下酒杯,对站在一旁的老保姆说:“这里没你的事了,去厨房收拾一下。”

    “是,太太。”那老保姆嘴上答应的勤快,脚下却丝毫不动事儿。

    傅太太横眉冷对:“我说的话你没听见吗?”

    保姆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嘴里却低声说:“太太,董事长吩咐过,你与陌生的客人接触时,我必须在旁边站着。”

    傅太太气得身体直打颤:“我是这个家的女主人!你口口声声董事长,眼里还有我这个太太吗!”

    保姆的头低得更低了:“太太,我不敢违背董事长的意思,请你体谅我的苦衷。”

    我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人家保姆手里的手机还开着免提呢,我们还怎么谈?这傅太太的日子过的也真可怜,就和他妈的住监狱没什么区别。

    原本还想请傅太太给帮忙劝说一下曼丽的事情,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这傅太太的待遇估计和女奴差不多,你还指望女奴给奴隶主吹什么枕边风吗?

    傅太太尽管气得不轻,但也无计可施,只好悠悠地靠在沙发上香唇轻启:“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什么事?现在说还有什么意思,我回头和秦直转身准备离去,突然想到就这么离去也太可惜了。好不容易才进入傅家的大宅,就算是恶心也要恶心一下姓傅的暴发户。

    我转身回头坏笑着说:“我们接到群众举报,说你们家里有家庭暴力和虐待家庭成员现象,请问傅太太,这种情况属实吗?”

    傅太太被我的话惊了一吓,张大的嘴巴里几乎能塞下鸭蛋,隔了好半天才怔怔地说:“没,没有的事。”

    她这反应看在我眼里,足以说明我误打误撞地说中了她的隐痛,傅永盛这糟老头子身体不行,但他有别的办法摧残这位如花似玉的夫人。

    趁着这位夫人还在发愣的当口,我和秦直已经转身离开了。

    我和秦直在保安的监督下离开了滨江花园豪华住宅区,上车后他看我的表情有些落寞,拍着我的肩膀说:“不必太过泄气,大不了我们和傅家打官司,不相信翻不了这个案子。”

    我失落地点了点头:“今天劳烦你了,你回警局去吧,我想在这滨江路上走一走。”

    “那行,你自己看开点,这事不能太着急。”秦直开着警车掉了个头,拖着一溜青烟离去。

    我站在滨江的堤道上,望着烟波浩渺的江面,心里的愁绪却无法散去。面对傅家这个庞然大物,我真的没有信心为曼丽伸张正义,她注定要成为无人关注的卑微女囚吗?在傅家的严密监控下悄无声息地死去?

    我的新手机突然响起了铃声,我打开手机屏一看,是不认识的生号。自从我换了手机之后,新号码基本上没几个人知道,这到底是谁在给我打电话?

    我小心翼翼地把接通键拨开,放在耳边屏住呼吸,先等对方说话绝不轻易开口。

    电话那边隔了四五秒,才有人张开金口问:“是刘良兄弟吗?”

    这是乔肃天的声音,我这才放下心来回答:“原来是乔董,对,我是刘良。”

    他哭笑不得地说:“刘良兄弟的警惕性可真高,我还以为我打错了呢?”

    我笑笑:“乔董找我有什么事?”

    “你现在有没有空,我想请你喝茶。”

    我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乔肃天根本和我不是一个阶层的人,他怎么会突然找我喝茶。除非是有事找我,可他又有什么事能求到我的头上?管他呢,他有什么招我都得接着。

    我说

    :“好,你说个地点,我马上过去。”

    “文昌西路天香茶楼,我们恭候你随时光临。”乔肃天说完挂掉了电话。

    他说的是我们?难道还有别的人?我本能地感觉到这次会面并不简单,管他对方是什么妖魔鬼怪,我连傅永盛都敢得罪,还有什么不敢面对的。

    我打了出租车赶到文昌西路,那里果然有个天香茶楼,而且门脸的装修风格还有几分古韵。像这种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地方,我一般很少光顾,今天算是沾了乔董的光。

    进门之后,一位穿着旗袍的小姐上前问我:“先生,请问你几位?”

    我说:“乔董约了我来喝茶。”

    小姐明白地点了点头:“原来是乔董的朋友,你请跟我来。”

    我跟着那小姐走到一间精致的茶舍前,这里的装饰也极具古风,门窗都是雕花木头格子,门前还挂着染有水墨青花的竹帘。

    小姐掀起竹帘把我请进去,只见乔肃天和一个我不认识的中年人盘膝对坐在床榻上,中间放着一个一米见方的茶几,上面摆放着各种茶具。

    我见他们都赤脚穿着袜子,也脱了鞋走上床榻,乔肃天把自己坐着的蒲团让给我,然后坐到主位上给我们互相介绍:“这位是北海市启越集团的董事长张启先生,这位是刘良先生。”

    我虽然不懂上层社会的社交规则,但握手还是会的,等张董将手伸出来后,我也伸手和他轻轻地握了一下。

    见人已到齐,乔董对侍立在一旁的女服务员说:“可以表演茶道了。”

    这位小姐也穿着绣有水墨莲花的旗袍,样子素雅端庄,跪坐在茶几前开始泡茶。

    那位张董突然抽了抽鼻子问:“什么味?”

    他的话使得泡茶的小姐吓得停下了手中的茶具。

    我讪笑着翘起自己穿着花袜子的脚说:“这两天忙的厉害,就忘了洗袜子。”

    张启大度地笑了笑:“没关系,”又对那泡茶小姐说:“你继续泡你的茶。”

    他们不介意?那是不可能的,我虽然对茶道不太懂,但也知道品茶前茶的香味散发在空气里清香缭绕,沁人心脾,那种高雅的气氛就出来了。现在突然混进了我的臭袜子味,把茶的香气彻底破坏,还谈个屁的高雅。

    我对那位表演的茶道的小姐挺过意不去,跪着伺候我们,还得闻我的臭味,这泡茶的钱还真是不好挣。

    她虽然微微皱眉,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依然一丝不苟地表演着茶道。张启和乔肃天这两个家伙的涵养也很好,没有捏着鼻子骂出声来。我对他们倒无愧疚,谁让你们非要请我附庸风雅来喝茶,你们要是请我吃臭豆腐,这不什么事都没有吗?

    小姐依然低头表演着茶道,手法繁琐而精道,大茶壶倒小茶壶,又倒茶碗,看得我眼花缭乱。她把倒出的香茶放到我面前,乔肃天在一旁指点我说:“这杯茶不能喝,要先漱口,让茶的清香清洗掉唇齿间的口气,然后才能品茶。”

    就算我不懂,前面还有张启这个教科书呢,我仿着他的样子喝到嘴里呼噜了几下,然后低头看见身边放着一尊痰盂,然后把茶水吐了进去。

    这痰盂竟然是用薄薄的瓷片制成,外面还缠绕着鎏金花纹,有钱人还真是暴殄天物。

    泡茶的小姐把另一杯茶放到我面前,这茶碗比刚才漱口的碗要小,我和孙宾平时喝酒的时候都不用这么小的器具。乔肃天在一旁说:“这杯茶酒可以喝了,你尝尝。”

    我端起那茶碗一饮而尽,感觉是有种酥麻的香味残留在口齿间,可只有这么一点,喝完就什么味都没有了。我抬头去看乔肃天和张启,这两位还手捧着茶碗在鼻间陶醉地嗅着。

    也不知道这位张启是不是有心取笑我,放下茶碗后开口问道:“刘良兄弟,这茶味道怎么样?”

    我说:“看着口渴,喝起来更渴,还是这位小姐的手艺漂亮,看起来像玩杂耍似的。”

    泡茶小5;150978141994827姐掩嘴笑着说:“多些这位先生夸奖。”

    张启笑笑:“刘良兄弟,果然是性情中人,话虽然粗俗,却道出了品茶的真谛。其实品茶道理就在这个渴字上,这位小姐在表演茶道时,我们迫切期待品茶的味道,所以心中就会有遐想,有了这种期待感,也就是你说的是口渴,喝到嘴里才会有不一样的感觉。”

    听了他的话,觉得这位张启先生还真是有口才,竟然能把我随口说出的话评析成这个样子。

    我笑笑:“呵呵。”

    茶室里立刻陷入沉默之中,乔肃天和张启还有我大眼瞪小眼,谁都不说话,果然聊天止于呵呵。

    乔肃天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对跪坐在旁边的泡茶小姐说:“这里没你的事了,下去吧。”

    小姐恭敬地点了点头,悄然退出茶舍。我的表情也郑重起来,知道接下来该谈论阴谋了。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