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女子监狱的那些年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围坐喝茶论阴谋
    其实我是不愿意用阴谋来揣测他人的,但事实往往是这样,三个女人聚在一起就是一台戏,三个并不熟识的男人,因为一个共同的目标聚在一起,这目标除了阴谋还能是别的?

    我干坐在这里也不开口,等着他们两个先说话,谈判这玩意儿有个技巧,谁先开口谁容易暴露出真实意图,如果开口开的不恰当,那就等于你已经先输了。

    他们大老远把我叫到这儿来,总不是只为了喝茶吧。

    乔肃天最先憋不住,开口问了出来:“你对傅家怎么看?”

    他这开场白可真漂亮,半句不提阴谋的事情,反而问我对傅家的看法,也没有指出具体方向,可供回答的余地大的很。

    我说:“你是问道德层面上的,还是问别的。”

    “无论是道德方面还是别的,都可以谈,只说出你直观的看法。”

    得,他又把球踢回来了。

    我说:“傅永盛本人精明强干,永盛集团垄断了整个江城市的地产行业,看上去确实是如日中天。但是昌盛下面也潜藏着暗流,有多少人背地里对他的一家独大虎视眈眈。集团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总有意图开小灶的野心家。乔董,你别介意,我不是说你哈!”

    乔肃天一脸黑线,低头饮茶以掩饰尴尬感。

    我呵呵一声继续说:“我刚才去傅家见了见傅太太,感觉他的家庭内部也有问题。傅永盛本人也极度刚愎自负,把面子看得比命都重要,特别注意维护自家的名誉,这是他的强项,其实也是他的弱点。”

    “说得好,”乔肃天拍手鼓掌笑道:“张董我没有说错吧,刘良兄弟绝对是个人才!”啪啪啪!

    这次轮到我满头黑线了,总觉得有种当街被耍猴的感觉,话说乔董你鼓两次掌是什么意思?

    张启主动开口问我:“听说你手里掌握着一个拥有永盛集团百分之三十股份的女犯人。”

    他说这话我听得不太顺耳,掌握是什么意思?别以为我听不出来这个词在这里是贬义词!

    我本能警惕地问道:“是,怎么了。”

    他又问:“你能够完全控制这个女犯人吗?”

    这句话同样让我不愉快,他把我当做什么人了?

    我不怎么高兴地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乔肃天连忙出来打圆场:“张董可能不怎么了解情况,我把他的意思和你说一下。我们在两年前就缔结了同盟关系,最终目的就是谋夺永盛集团的控股权,这个目标虽然遥遥无期,但你的出现让我们的成功有了希望,还是让张董给你讲讲具体细节吧。”

    张启不明白自己刚才说错了什么话,脸上有点不快看着我说:“永盛集团从去年开始扩大上市,5;150978141994827我们集团想从江城市的房地产市场中分一杯羹,却怎么也插不进去手。所以我准备从永盛集团下手,收购他们的市面上的股票,到现在为止只获得百分之五的股份。傅永盛这老狐狸鬼精的很,他恐怕已经察觉到我们这支收购资金,投入资金提高了市面上股票的价值。所以我希望你能说服这个女犯人把她手中的股权转让到你手里,这样你就成为除了傅永盛之外,永盛集团最大的股东。乔董手中也有永盛集团百分之十的股票。到时候我们三家联合起来控股永盛集团,逼迫傅永盛让出董事长的位置,然后获得集团内部的管理权。”

    我有些疑惑地问:“就算这样,我手中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张董有百分之五,乔董有百分之十,加起来也不过是百分之四十五,根本没可能获得控股权的。”

    两只老狐狸神秘地对视了一眼,乔总笑着对我说:“这就需要我们进一步进行运作了,这个月的二十八号是滨江新区那边胜景天城楼盘竣工剪彩的日子,整个楼盘里将会有两幢楼因质量问题发生垮塌,这种事情一经新闻媒体广播出去,永盛集团的股票会发生大幅度的下跌,张董趁机收购股票,争取获得百分之二十的股权。刘良兄弟我帮你同时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你对手中股份的所有权,同时利用林曼丽提起法院上诉,将矛头直指傅永盛的公子,永盛集团的股票会进一步的下跌乃至崩盘。到了这一步,我们三人利用手中百分之六十的股权重新召开股东大会,解除傅永盛董事长的位置!甚至是将整个永盛集团分解。”

    这两个家伙目光灼灼地盯

    着我,等我发表意见。他们竟然想图谋傅家的产业,把我拉出来当大旗。

    我总觉得自己有点儿当垫背的感觉。

    我轻咬着嘴唇,呵呵地笑了笑:“股权转让这种事情需要有公证人在场吧?”

    张启回答:“对呀。”

    “那也就是说,我只要从林曼思丽手里接过那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傅永盛就会第一时间知道。你觉得这位傅董事长为了自己家产的十分之三,会干出什么事情来?你们这是让我冲在前面抗包顶雷啊。”

    张启抿了口茶,幽幽地说道:“话可不能这么说呀,刘兄弟,俗话说富贵险中求。你没有干过实业,不知道积累资本的难度,第一桶金极其难赚。你想想看,刘良兄弟,就算你从今天开始获得股份,到这个月二十八号也就十五天而已,你只需要承担十五天的危险,就可以获得傅家百分之三十的家产。况且这个过程只是有惊无险,我会派我们集团最精锐的安保力量来保证你的安全,而且我听说你还结交了一位高手,是龙牙的退役特种兵,有这样的人随身保护,你的安全绝对不会是问题,这也是我们找上你的原因。”

    这两个家伙功课做的挺足,连我认识李朝阳都知道。不,他们比我知道得更多,他们竟然查出了李朝阳来自龙牙,华夏最神秘的国家力量。这事儿李朝阳都从来没有给我说过。

    见我沉默不语,乔肃天也替下张启轮流上阵劝说我:“刘良兄弟,听我说,这买卖非常划算。你知道永盛集团今年的市值是多少吗?是九十三点四亿。你只需要承受十五天的生命危险就可以获得三十多亿的资产。”

    我认真的点了点头问:“所以呢?”

    这两个家伙像看怪物一样地看着我,好像觉得和我不在一个频道上,我们的确也不在一个频道上。我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让身患绝症的曼丽重获自由!他们说了这么一大堆的财产股票什么,根本没有戳中我的爽点。我要那么多财产有什么用?如果说救曼丽只是得罪了傅家,那夺走人家百分之三十的家财,就等于是生死大仇。就算经过这次瓜分后傅家没落,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被这样一个仇家惦记住,就算有千亿家财日子能过得舒心吗?

    我对钱财一向看的很淡漠,够花就行。不管有多少钱,睡觉还不只是一张床吗?死后的空间也只是那么一个骨灰盒,有什么意义?我现在活得就很快乐,何必为了那么多钱增加无所谓的烦恼。

    我说:“抱歉,我对傅家的钱不感兴趣,也没想过要霸占人家家产。”

    张启马上就跟我急眼了,站起来把三个指头伸到我面前说:“三十多亿呀,大哥,到你重孙子辈都花不完!”

    我笑笑:“自己想花钱自己挣,没那个本事就受穷。我觉得每天早上吃一碗豆浆油条的日子就很快乐。对了张董,你吃过我们江城这边的油条没有?味道绝对正宗。”

    他泄了气坐回到蒲团上,我想如果不是他上流社会的涵养作怪,早就指着我开始破口大骂,吃你娘的油条去吧!

    乔肃天倒是很能沉得住气,抿着嘴神秘地一笑:“刘良兄弟,不知你想过没有?有傅家这座大山压在头上,你觉得你这辈子还能有给林曼丽翻案的可能吗?如果不出我所料,她在监狱里日子过得很艰难。这可不仅仅是艰难,傅永盛的最终目的是把她逼死。”

    “我和姓傅的共事这么多年,他什么人我最清楚。这个人从来都看不起女人,对于一个差点把他儿子连累进监狱,索要他傅永盛百分之三十财产,差点让傅家成为笑柄的女人!你觉得他有可能让林曼丽活着走出监狱吗?只要永盛集团一天耸立在江城市里,林曼丽就别想活着,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将永盛集团瓜分,到时候你就站立与傅永盛同等的位置上,要救林曼丽还不是随手拈来的事情?”

    我皱着眉头一不发,抬头狐疑地看着他们两个。

    见我的表情已经松动,乔肃天加紧了攻势:“林曼丽在监狱里一定受到了非人的折磨吧,那种苦我虽然没有体验过。但以傅永盛那样的狠戾性格,绝对可以说是让她痛不欲生。傅家对她犯了这么大的罪,难道就不该付出点儿补偿吗?林曼丽在监狱里损耗的青春,所受屈的精神损失,能用多少钱换得回来?所以要他百分之三十的家产一点都不过分!”

    不得不说,我被他说动了,我今天才算明白什么叫舌灿莲花,这就叫舌灿莲花。乔肃天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让我不得不重新慎重思考整件事。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