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女子监狱的那些年 > 第一百九十六章 自我良心的拷问
    我在心底冷笑了一声,张启这老狐狸不肯冒风险,他害怕傅永盛困兽犹斗,把自己的资金折损进去。

    人总是自私的,轮到自己冒险的时候就会反对,他也不想想我接过那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将时时刻刻冒着被杀掉的风险。事情失败以后,傅永盛最先对付也最容易捏死的人是我。我他妈连命都搭上了,你这老小子还想着求稳不肯出全力。就算把你的公司全赔掉抵得上老子的一条命吗?

    我坚决地摇了摇头:“不,这就是我的态度。对我来说只有两个选择,第一选择我不参与你们的计划,第二选择既然要参与你们的计划,就要把事情做彻底。除非傅永盛家破人亡,否则我就退出。”

    我的态度已经摆明在那里,接下来就看这两只老狐狸怎么选择了,每一个人付出相应的风险那才公平。他们自负在商场摸爬滚打了一辈子,但要想算计我这个一文不名的毛头小子,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我是学心理学出身,虽然是野鸡大学的心理学,但凭我的社会经验和知识相结合,不会轻易被人拿来当枪使。

    人生有时候也会有很多选择题,作出选择的时候,同时也决定了自己的命运。但真正的人生赢家,是应该出一道选择题,让别人来做选择。我的选择题已经做完,剩下的选择让这两只老狐狸里来完成吧。

    张启和乔肃天表情犹豫地互相看了看,张启起身对我说:“这件事情事关重大,我先和乔董出去商量一下可以吗?”

    我微笑地点了点头:“没关系,你们随便商量。”

    两人相跟着走下床塌,穿上鞋离去。我在那儿悠闲地喝着茶水,他们两个商量出什么结果我都不担心。

    实际上我也没什么可担心的,曼丽手中那百分之三十的股权,本来就是人家傅家的,我这么做等于空手套白狼,失败了顶多搭上两条命而已。我心中甚至隐隐有些希望,5;150978141994827希望他们不答应我的条件,这样我就有理由说服自己不加入这场血淋淋的战争。

    人很多人有时候就是患得患失,不是自己的东西何必要去追求?

    两只老狐狸踱着步子慢悠悠地走过来,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看来他们是把细节商量好了。

    他们坐在茶几前,张启清了清喉咙点头说:“刚才我们的考虑是有些不周全,现在已经达成共识。商场如战场,给敌人一线生机就等于自掘坟墓,商战中还是得有一些的狼性精神的嘛。”

    我靠!这张嘴还真是两面性的夜壶,刚才反对的时候话说的好听,现在改变观点的话说得更好听。

    他说:“但是嘛?”

    你妹的,还有转折!

    “但是挖掘傅家的丑闻还是刘良兄弟你来做为好,我们两个身份有些特殊敏感。收购资金方面你尽可以放心,我们绝对会全力出击将傅永盛置于死地。”

    我就知道,脏活全得由我来做,行,我做就我做。

    我呵呵笑道:“你们要是不全力出击,给自己留什么后手。我到时候也可以看风向形势,只要傅老爷子还残存着实力,我大不了直接给他跪下,双手把股权奉上。到时候傅老爷子有了这百分之三十股权如虎添翼,把咱们三个一起灭掉。”

    张启和乔舒天尴尬地呵呵笑,他们没想到我在场面上就把威胁的话说了出来,实在是有些太那个了。

    我才不管什么场上场下,大家把话说到明处,虽然脸上不好看,但是心里踏实舒服啊。

    张启把茶碗端在手里笑着说:“既然刘良兄弟把话说在明处,我们也就不来虚的了,现在就以茶代酒,标志着我们的合作正式开始。”

    “来,干了。”

    我们三个将茶碗碰到一起,然后端起来一饮而尽。

    我说:“接下来是不是该歃血为盟,结拜兄弟了,要不然我的心里不怎么放心呢。”

    乔肃天:“……”

    张启:“……”

    张启:“刘良兄弟可真是性情中人啊。”

    现在我明白了,性情中人其实就是2b的文雅词,话说这家伙刚才已经用这话骂过我一次了。

    从茶楼出来之后,我的两只耳朵就发烧得厉害,右眼皮也一直在跳,这是老天爷在警告我别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吗?也许是我刚才考虑的太不周全了,我参与瓜分永盛集团到底会伤害到哪些人?

    傅永盛和他的儿子,这两个家伙是罪有应得的,还有就是傅永盛的女儿傅美玲,这女人虽然泼辣霸道,本性还是不算坏的,她要是变穷,就算是对她恶劣性格的一个教训吧。其实最无辜的,是年轻漂亮的傅太太,她锦衣玉食的金丝雀生活马上就要结束。这应该算是好事吧,至少摆脱了没有自由的禁锢婚姻。

    我却没有考虑到另一些人,在永盛集团庞大树荫下讨生活的普通人,就像大厦

    里的那些漂亮白领们,还有像我父亲那样的普通保安,工地上的工人。永盛集团的大旗一倒,最先倒霉失业的就是他们。虽然说最后的结果会被拆分成三家公司,但还会有很多人受到波及。

    我没有考虑到大多数人的感受,是不是太自私了一点。

    也许曼丽的生存问题,还有别的方法解决,或者我再去找一次傅永盛,看看能不能想办法让他把曼丽弄出来。只要他肯,就算是我跪下来求他,只要让曼丽保外就医,背一个前科也无妨。曼丽把那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还回去,她那怕不要傅家一分钱的赔偿。

    他只要放过她,能让曼丽活,我就退出乔肃天与张启的合谋。

    加上前面求他的两次,最后再去找他一次,事不过三,如果这次都不能改变他的想法,那就别怪我刘某人狠辣无情了。

    今天时间已经不早,明天再去永盛大厦充当最后一次说客。

    我趁着夕阳尚未落山,乘坐公交返回了郊区医院。病房里曼丽的精神状态恢复了一些,似乎经过了两次死亡边缘的洗礼后,她把一切都看得很开。

    我安顿了她好好休息之后,就去住院部问了问曼丽伤好出院的日子。

    住院部的一位值班医生说的也很明白,监狱方只给林曼丽批了一个星期的住院费用,现在已经是第三天,再有四天不管林曼丽伤势有没有恢复,都得回到监狱去。

    其实我考虑的是,如果我决定要搞垮傅家,这四天就是转让股权的最后期限。等曼丽进了监狱后,周围都是傅家收买的人,怎么会让我搞这种事情?

    股份转让需要公证处公证人在场,也需要经济金融相关法律的律师在场。最关键的是,我到时候应该怎么和曼丽说?她应该能猜得出来我一旦接过股份,就要冒生命危险,到时候她还同意我这样做吗?

    我刚才在她病床前隐晦地提了一下股份转让的事情,事实证明曼丽还是相当抵触的。还有四天的时间,我慢慢想办法吧。

    我又连夜从郊区回到家里,进入院子里感觉空落落的,没有家人的房子住起来总有几分冷意。所以我没有进行任何娱乐活动,就早早洗洗上床睡了。

    第二天早上,为了能顺利的见到傅永盛本人,我特地把大学刚毕业时最像样的西装穿得出来,里面还穿了一件白衬衫来冒充白领。我在穿衣镜前转了转,还真有点儿做白领的潜质。

    现在是早上时间八点半,永盛集团员工上班基本是朝九晚五,我恰好可以混进员工队伍里,顺利地进入大厦。

    我乘坐公交车在站点下车后,快走两步赶到永盛大厦门前。周围有很多上班的员工,清一色的帅哥美女,男的风度翩翩,衣装笔挺,女的清新靓丽,长发飘飘。话说这傅永盛老头子是颜控啊,永盛集团总部招人是不是在外貌上会严格把关?长得不漂亮也不能要?

    我混在人群中有些心虚,并不是因为我颜值不够,主要我是个冒牌货,潜入人家公司有所图谋。

    两名保安在大厅口,员工通道两边墙上各装有一个刷脸考勤机,每个人经过的时候都要上去刷一下,我当然没有刷的必要,只好低头默默的路过。

    可是身后那热心的保安兄弟却不打算放过我:“哥们儿,你忘了刷脸了。”

    我回头呵呵的笑道:“我是来人力资源部应聘的,还不是公司的员工,不好意思哈。”

    保安同志低头想了想,我这话没什么毛病,便一摆手放我过去了。

    我混在人群中钻进电梯里,人模狗样地站在一堆白领身后,鼻孔里嗅到的是各种香水的味道,其中有一种味道特浓烈,呛得我忍不住想呕吐。

    我目光滴溜溜地乱转,从各位美女身上寻找香水的来源,突然瞅到了那位胸大屁股圆的史助理,慌忙把头低下去。这女人是认识我的,万一她把我从人群中揪出来,我见不到傅董事长就会被赶出去。

    电梯门一打开,我就用领子遮着脸躲入办公区,还好那位史助理没有认出我。

    我让自己迂回了一下,从办公区的另一侧走回了走廊里。

    还好我没有迷路,知道走廊尽头的电梯,就是通往傅董事长的办公室。

    我万万没想到办公区里也是有保安的,当我竖起领子准备快速通过时,一名保安指着我的肩头说:“兄弟,你走错路了,那边是董事长办公室。”

    目标就在眼前了,我哪有时间跟他废话,加快脚步往前方冲去。

    保安发出了惊叫声:“拦住那个人!站住!”

    我的脚步由快走变成了奔跑,以百米9秒五的加速度向电梯直冲而来,四五个保安跟在我身后狂奔乱叫。我看见电梯口的门正在慢慢合上,史助理站在电梯里一脸惊愕难以置信地看着我。

    她还没来得及做其它动作,我就已经从缝隙中冲进来,撞在了她柔软的躯体上。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