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女子监狱的那些年 > 第二百章 说服李朝阳帮我
    我忍住捧腹大笑的冲动说:“你为什么要往外面赶她,这是好事情,你已经离了婚没有配偶,她也到了法定结婚年龄,你们俩之间是合理合法的。”

    李朝阳表情颇不痛快:“你别跟我说这个,我和她根本没可能。你不是心理医生吗?赶快想个办法把她给我劝走。”

    他给我大吐苦水:“你不知道我这两天是怎么过来的?睡觉睡不好不说,整天跟她躲猫猫,可这些我都能忍受。我最忍受不了的是,村里人对着我的脊背指指点点,背后里说的那些话不堪入耳。”

    我说:“你别管别人怎么看,怎么想,关键你自己心里是怎么想的?比你小十七岁的女人真的就是难以接受吗?”

    他咬了咬牙说:“岂止是难以接受,简直就是犯罪!我怎么能让自己做出这种事情!

    我摇摇头说:“这怎么能是犯罪呢?你看看社会上新闻里说的那些,老夫少妻的有多少?知名科学家,演艺明星,企业大佬,难道他们都是犯罪?”

    “我和他们不一样,要是让我那些老战友知道我娶了个小女孩,他们会怎么看我?我还有闺女,她只比我闺女大三四岁。我怎么跟女儿说?就说给你找了个姐姐一样的后妈?”

    “所以你得帮我想想办法,让奚眠月别再我家呆下去了。”

    我说:“想让她走其实很简单,把她扒光了衣服吊起来毒打一顿,我保证她永远不会来骚扰你。”

    李朝阳:“这种办法还用你想?能不能有点靠谱的!”

    我自己还有事求他,这倒是个机会。

    我赶紧说:“我也有一件事要求你,你要是能帮我这个忙,奚眠月的事我就能帮你。”

    这有点乘人之危的意思,李朝阳倒没有显现出不悦:“好,你说。”

    我把我这些天经历的事情,以及想达成的目的,原原本本的给他讲了出来。李朝阳听得时候并没有出现惊世骇俗的表情,看来这种事情还在他的接受范围之内。

    听完我的讲述后,他点头幽幽地说:“你想霸占人家傅家的家产?然后请我给你做保镖?你觉得我可能帮你吗?”

    我下意识本能地说:“不可能。”

    “那不结了。”

    我纠结地争辩:“为毛你们总能联想到霸占家产的事情,难道就不能联想一点高尚的东西?这是为了解救一个无辜的女人。是为了让她免除牢狱之灾,为她讨还公道。”

    李朝阳摆摆手:“我读书少,你别糊弄我,解救女人,讨还公道有很多办法。不一定非要瓜分人家家产。”

    我继续死缠烂打地对他说:“傅永盛这个人上次交手你也见识过了,刚愎武断,心狠手辣,他要想整死曼丽,就绝对不会让她活下来。其实我已经去他公司求过他两次了,挨了一顿打不说,还被人家扔了出来。人家也放出话来,只要傅家存在一天,曼丽就别想从监狱里活走出来。”

    “所以我要想救她,就必须得让永盛集团垮台,傅家破产!”

    李朝阳的脸上古井无波,不知道我的话他听进去几分,只是缓慢地摇头说:“你为了救一个人?伤害一家人,甚至是一群人,你觉得这种事情应该做吗?”

    我据理力争:“我救这一个人是为了救她的命,伤害另一群人,这群人却不会因此丢掉性命。不管什么时候?生命才是第一位的。”

    他稍微地点了点头,看来是已经被我说动了。其实我没敢告诉他,我其实是要让傅永盛倾家荡产,走投无路后自杀。

    他又对我提出了质疑:“傅永盛破产后,最大的受益人应当是你吧,从一无所有到坐拥三十亿资产。别以为我不知道。”

    “不,”我毅然决然地说:“这些东西都是林曼丽的,我不会贪图一分钱。只是现在以她囚犯的身份,不适合法律方面的经济运作。等傅家破产她洗脱冤屈出狱后,我会原封不动的把所有东西还给她。”

    李朝阳犹豫着低头沉吟:“按理说这些东西也不该属于林曼丽,股权是她用讹诈的方式得来的,这些东西最后应当属于傅家。”

    我心中暗暗着急,丫丫个呸的,你一个当兵的研究什么法律?给不给当保镖说句痛快话!

    我赶紧插嘴说:“从道德意义上说属于讹诈,但是从法律上来说不是,林曼丽蒙受冤屈被关进了监狱,好几次还险些被他们弄丢了性命,人家要他点家产做赔偿不过分吧?”

    他捏着下巴沉吟良久:“这倒也不是5;150978141994827不可以,只要不是你把财产霸在在手里。”

    你妹的,你就这么不希望

    老子有钱吗?

    我收起对他的怨念,继续说服这位高手:“怎么样?想好了没有,我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正义。而且也不用你保护我太长时间,有个十三四天就差不多了。”

    李朝阳还在犹豫中……

    有些时候我拿他是真没办法。他是以道德为基准来生活的人,在他身上只有超我没有自我,只要有丁点儿违背他道德准则的事他绝不会干。对付这种人拿钱砸?纯粹是扯淡。

    我只好以院门外的奚眠月作为交换条件来和他谈:“其实奚眠月这事情也好解决,只要你答应保护我的安全。我是心理医生,这种事情我拿手。我劝她乖乖地离开你家,以后不再这样上门来骚扰你。”

    李朝阳抿着嘴唇望着院门,我心里急得想发火,都特么跟他说到这个地步了,居然还不松口?

    我加重了语气:“其实你把她赶出去的行为是错误的,这要让邻居和村子里的人看了会怎么想?他们一看就知道,这女孩是被李朝阳玩腻了扔出来的!他们会更加鄙视你!”

    李朝阳的脸瞬间浓黑如墨,咬着牙说道:“我丁点儿都没碰过她!”

    “我知道,但是我知道不顶用啊!可别人不相信,你想想看一个二十岁漂亮美女在你家里住了十几天,你没碰过她?谁相信?你把她赶出来不是因为玩腻了?谁相信?”

    看他脸上折服的表情,我知道李朝阳这座坚固的堡垒终于被我攻破了。

    我真的要十分十分十分感谢奚眠月,她简直是上天派过来的天使,如果没有这样一位天使帮我挟制李朝阳,我就算说十箩筐的好话,也丝毫不能打动这家伙!

    “这样,你现在就出去,只要能把她给我请走,我给你当免费的保镖,多少天都可以。”

    我贱笑着拿起手机看了看:“现在已经十一点半了,总不能让她饿着肚子走吧,请人家进来吃了饭下午再动身。我先出去劝劝她,然后出去买点排骨蔬菜什么的,让奚眠月炒两个菜。咱俩整两口。”

    李朝阳坐在椅子上,呆呆地点了点头:“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从堂屋出来,踱着步子走出院子,看见奚明月仍然靠在面包车后面,屁股下面坐着旅行包。

    我进去了这么半天,她的坐姿没有任何变化,竟然没有动弹过。我心里非常折服,这小女子为了真爱还是蛮拼的。

    我叹了一口气蹲在她面前,看着她脸上落寞的表情,温和地对她说:“眠月,你可知道这个男人今年已经快四十了,他比你大整整十七岁。”

    奚眠月点点头:“我知道,但这阻挡不了我对他的爱。”

    “那你可知道?这个男人离过婚,还有一个十九岁的女儿?她女儿住在监狱里?”

    “我爱的是他,就能包容他所有的一切。”

    奚眠月说的挺感动的,就像情剧里的女主角,在我看来确实真傻。人家李朝阳根本不想要你好不好?真不知道你看上他哪点儿了?他除了功夫好帅气之外一无所有。

    要想说服奚眠月离开李朝阳那恐怕是不可能了,但我可以先迂回一下,先让她离开一阵子,等把我的事办完了再说。

    我说:“你喜欢他,要倒追,可也不能用这种方法啊?也没看出来这两天他对你的好感已经降为负数了吗?”

    奚眠月坚定地露出笑容:“没关系,等我们在一起时间长了,他会自然而然地爱上我。”

    她倒是自信心十足,真不知道她的信心是从哪儿来的。

    “我知道你想日久生情,可他根本不给你近身的机会,哎,我这话是不是污了点?”

    奚眠月娇羞地抬起脸瞪了我一眼。

    我继续劝说:“我是学心理学的,我了解这种男人,他是个很传统很正派的人,你这种死缠烂打的方式只能让他对你的好感度再次降低,咱能不能换一个方法?”

    她对我的话产生了浓厚兴趣:“什么方法?”

    “这两天我要和李朝阳合伙做生意,他的行踪基本上都在我的控制之内,咱俩加个微信,我给你随时汇报他的情况。当他需要帮助的时候,你就自动出现在他面前,给他以无微不至的关怀,时间长了他就是一块玄铁也能被你的绕指柔给软化了。”

    “我说的没错吧,像你这样整天守在他门前,让村里的人们怎么看他?人家只会以为李朝阳始乱终弃,把你给抛弃了,让他那张老脸往哪搁?”

    奚眠月总算露出了那么一点笑容,悻悻地说:“如果可能的话,我倒是希望他背这个黑锅。”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