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女子监狱的那些年 > 第二百零二章 夜探傅家别墅
    我用酒盅倒出两杯酒递给李朝阳:“来,李大哥,咱兄弟来一个。”

    李朝阳头上带着忧虑,正想借酒浇愁,端起酒盅和我一饮而尽。

    奚眠月从院子外面回来,也拿起酒盅给自己倒了一杯,苦笑着说:“正好,我也想喝两口。”

    李朝阳连忙说:“你一个女孩子家的,别喝酒。”

    他这话说得有些迟了,奚眠月一仰脖,把整杯灌了下去。放下酒杯她的双眼中映出了水雾,也不知是被酒呛的还是因为别的?

    她捂着嘴难受了一下,才开口说道:“有个事差点忘了告诉你,村里的自来水被修路的工程队挖断了,这两天正在抢修,要吃水每天下午就去村东头的水塔去挑,开放时间是每天下午一点到六点,别去迟了。”

    李朝阳有些吃惊:“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奚明月装作平淡地点点头:“有五六天了吧。”

    李朝阳突然从地上站起来问她:“你这两天是不是去挑水去了,让我看看你的肩膀!”

    奚眠月拼命阻拦:“不用?你干什么!”

    李朝阳硬硬地掰开她捂着肩头的手,掀起她领口的一角,香肩上有斑驳的淤青。

    我这种穷人的的男孩子都没干过挑水这种活,以奚眠月那种家庭条件更不可能干过了,谁知道她这些天怎么坚持下来的?

    李朝阳黯然地坐回到椅子上,讷讷说道:“眠月,我李朝阳配不上你,也不值得你为我这样,别因为我再把你给耽误了。”

    奚眠月也从椅子上站起来:“配上配不上是你能说的吗?李朝阳,别再用这种理由逃避我,我奚眠月的心也永远不会改变,你说我跟你在一起妨碍了你的生活。那好,我可以走,但我把话给你放在这里,我奚眠月这辈子非你不嫁。”

    我这个局外人坐在一旁,感觉挺尴尬的。

    李朝阳摇头说:“我知道你想报答我,但不一定要非得用这种方法,我也不需要你来报恩,你还是回去吧,别把自己给耽误了。”

    奚明月在一旁冷笑:“你要是非把我对你的爱说成是报恩,那我也没办法。但我永远不会放弃。再见,我走了。”

    她转身提着自己的行李往门外走去,朝阳坐在原地捏紧酒盅一动不动不动。我起身着拍他肩膀说:“我替你去送送她。”

    我连忙追到院门外,奚眠月还恋恋不舍地望着堂屋里,这个女孩可真执着啊,面对李朝阳她的爱情能够成功吗?

    她揉了揉脸泪强笑着对我说:“刘良哥,谢谢你出来送我。”

    我赶紧说:“别这么伤感,你会有机会的,不知为什么总觉得和你投缘,好像多年不见的亲妹妹。眠月,你不介意认我这么一个哥哥吧。”

    奚眠月瞬间有些发愣,疑心我话题跳脱得怎么这么快,随即笑了笑:“怎么会呢?有你这样一个亲哥哥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我说:“那就这么定了,以后咱们就以兄妹相称,这边你不用担心,我会帮你看着妹夫的。”

    奚眠月破涕为笑:“你这张嘴可真会哄人。行了,哥,别送了,我走了。”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我的伤感与喜悦掺半。说实话,我认她当妹妹是有功利心的,因为我从她身上这股韧劲儿看得出来,李朝阳这位兵王再牛逼,再铁石心肠,最终还要折在奚眠月手里。

    到时候我就是李朝阳的大舅子。再指使他干点什么,就不用像这样低三下气,绞尽脑汁啦。谁他妈要是不服,直接是用嘴命令,妹夫,去给我灭了他!绝对是威风八面!

    我转身回到屋子里,拍着李朝阳的肩膀说:“人我是给你送走了,今天晚上咱这事得抓紧谋划。潜进傅府需要什么装备?给我弄一个单子,我马上去采购。”

    李朝阳慢条斯理地把酒盅倒满,递给我说:“不着急,咱们先喝两口。”

    我把杯中酒一饮而尽,伸手便把酒瓶拿了去:“酒喝得差不多了,喝多了容易误事,你在家里准备准备,我去采购装备,咱们晚上在你家会合。”

    李朝阳愕然地问:“这就不让我喝了?”

    “等今天晚上办完事回来后,请你喝个够,先给我列一个装备表。”

    有点儿过河拆桥的感觉,管他呢,我把李朝阳写的单子装到口袋里,转身出了门。

    我马不停蹄赶到市里,在军品服装被服店里买了黑色夜行衣和那种蒙脸的头套,又到野外驴友俱乐部购买了麻绳和索降装置。最重要的装备是一台数码相机,我在杨波的电子耗材店里买的,兼具摄像和拍照片功能,支持夜间拍摄。这东西我不敢让李朝阳看见,免得让他起疑心。

    等我将这些东西采购齐备,天色已经逐渐昏暗,才回到李朝阳家里。

    我们穿戴好装备出发,连夜赶到滨江的对岸。滨江花园是一个半岛,三面环水,保安的门岗设在位于半岛的出口处。

    我们在江对岸的旅游景点偷了一艘手划艇,划到滨江花园对面,李朝阳先在船上用望远镜观察了保安们夜班巡逻的规

    律。

    他低头对我说:“总共有两拨人巡逻,半个小时巡逻一次,潜进去太容易了。”

    我抬手给他比了个ok的手势,划着小船接近了小区,结果抬头一看我彻底蒙圈。这还叫容易?

    小区边缘是和水面垂直的石壁,有将近五米高。上面还有两米高的铁栅栏墙,墙头上是一排长矛似的铁尖儿,翻这种墙最容易被铁尖爆菊花。

    我扭头问他:“这种情况该怎么办?”

    “我让你买的麻绳和锚钩准备好了吗?”

    我点了点头,行李包中取出来递给他,李朝阳把锚钩和麻绳拴上,提着锚钩在空中甩了两圈猛地一掷,锚钩带着绳子飞上了墙头。他紧紧地拽着麻绳吃了吃力,感觉能承受一个人的重量,便把麻绳的另一头系在小船上。

    李朝阳把另一捆麻绳带在身上,双手抓着绳子蹬着墙像猴子一样噌噌地爬了上去,转眼间就翻过了栅栏。

    这种程度的墙壁对他来说是挺简单的,可对于我来说比登天还难,我拽着那麻绳试了试,刚爬了两下,就感觉体力不支,险些掉到水里去。

    李朝阳转身爬回到栅栏墙上,双腿骑在墙头把麻绳扔了下来,他伸手用手势比划我把自己绑上。话说他就这样骑在墙上,不怕被铁尖儿爆菊花吗?

    我把麻绳绑在自己腰上后,和李朝阳比了个ok的手势,他轻松地双手捯着把我拽了上来。

    我骑到栅栏墙头上,才看到那一排铁尖都被他用手掰弯了下去,感觉好像挺容易的,我也伸手去掰了试试,靠!居然纹丝不动。

    我跳下墙头伸手解下麻绳,和他一起蹲在花坛的草丛里,伸手指了指傅家大概的方位。

    这个时候晚上十点整,时不时还有车辆进出小区,有灯光闪过来的时候我们就爬在地上,然后通过一个个的垃圾桶等障碍物躲避行踪。

    等我们交替行进潜到傅家栅栏墙外面时,看到一辆宾利车打5;150978141994827着远射强光从车库里开出来,李朝阳抬头用望远镜观察了一下,蹲下来对我说:“傅永盛出去了。”

    我心里倍感遗憾,本来还想守在傅家拍点傅老爷子施行家暴,或者是老猪拱白菜的视频。这老家伙怎么溜出去了?他不在我拍谁啊?万一他要是通宵不归怎么办?

    李朝阳也有些遗憾,不过他却说:“难度系数降低了。”

    “这话怎么说?”

    “傅家最强的高手跟着傅董事长出去了,还剩下两个菜鸟级别的保镖在别墅里,完全构不成威胁。”

    怪不得他露出遗憾的表情,原来是高手寂寞呀。我还以为李朝阳这么正派的人不会装逼呢,这逼装的,真是太有水平了。

    他颇为认真地问我:“你准备怎么刺探傅家的家庭情况?”

    我也想了想,认真地回答:“你先帮我刺探一下,傅家各个家庭成员住在哪个房间里边?窗户朝向?特别是傅太太的房间。”

    “那你在这里耐心等待,我去去就回。”说完后他直接跳墙过去,落地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随即整个身体便融入在夜色中。

    几分钟之后,李朝阳又跳墙折返回来,蹲在墙下给我汇报情况:“傅太太的卧室在一楼靠东,窗户外面是游泳池,有二尺宽的便道可以走过去。傅家的一对儿女住在楼上,房间分别是靠东和靠西的那两间,保姆睡在靠近厨房的卧室,两个保镖的卧室分别在门厅的左右两边。”

    我低下头装作认真地想了想:“跟我去傅太太的窗口。”

    过了几分钟之后,我们贴着泳池边的便道蹲在了傅太太卧室窗口下方,然而窗玻璃后面是密封的百叶窗,根本看不清里面什么情况。

    我赶紧对李朝阳说:“想个办法,把那百叶窗开个缝儿,我得看清楚里面的情况。”

    “这个简单。”他站起来伸手撑开了玻璃窗。把那百叶窗的塑料条掰开一个方孔,然后又合上了窗。

    我被他的举动骇的不轻:“靠!你就这么推!万一房间里有人怎么办!”

    “房间里没人。”他贴着墙壁幽幽地说道。

    我透过百叶窗的方孔看进去,里面果然空无一人,低声地嘀咕:“傅太太去了哪里?她今天晚上是不是换了房间?”

    “傅太太就在这座公寓里,她并没有换房间,正在往房间里走来。”

    过了几秒钟房间的门果然打开,穿着一袭亮粉色光滑丝质睡裙的傅太太走进房间。

    李朝阳可真是神了。

    年轻漂亮的傅太太脸上有落寞的表情,进门后转身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镜子暗自神伤了一会儿。

    半个小时后她站起来转身面对着窗户,伸手解开肩带睡裙的一角,露出一袭白皙的雪肩,肩头上似乎有带血的伤痕。

    突然傅太太身后的房门打开,一个身影从背后抱住了她,低下头舔舐着她肩头上的伤痕,并伸手把两条肩带同时解开,一对滚圆的雪峰傲然挺出!我赫然看清了背后那男人的脸!竟是那包子脸小生,傅家少爷!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