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女子监狱的那些年 > 第二百零六章 我特么要上山!
    张启随即回过味儿来,欣喜地问:“是李朝阳?”

    我淡定地点点头。

    他也由衷地说:“你能把这位高手请来当你的保镖,绝对是万无一失。”

    张启身后的那些保镖,从自己老板口中听说待会儿要来一位高手。我们这么多守在这里,就是单等他一人华丽登场。

    他们的脸上多少有些不服气。这我能理解,同行是冤家嘛,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谁会喜欢一个姗姗来迟的高手,谁知道这位高手是不是在摆谱?

    这八个保镖中的领头等得有些不耐烦,话语带刺地对我说:“你的这位高手不是放你鸽子不敢来了!怎么都这个点儿了还没到?”

    我翻起手机给他看了看:“我和他约好的是八点,现在差十几分钟。他还没有迟到。”

    队长不屑地挑了挑眉毛,站在原地黑着脸等待。

    李朝阳这货还真准时,七点五十九分的时候开着破面的扎到了医院门口,懒散地从车上跳下来抬头问我:“兄弟,没耽误你事吧!”

    他穿的那身行头让我眼前一黑,心头上像是被扎了刀。我特么已经够跌份儿了,你怎么比我还跌份儿!你穿那褪色的迷彩服也就罢了,为毛上面有涂料漆?肚子上那白背心是怎么回事?怎么还印着建设四个现代化?还有,那西服裤子是你的吗?为什么裤腿吊得那样高!把黄球鞋全特么露出来了!

    你好歹也把你那精神抖擞的绿军装穿出来,也不至于让这帮人小瞧了你!

    李朝阳胡子拉碴地在那儿站着笑,如果可能,我愿意低下头假装不认识这货,可是我的股权转让协议还在他手里,用个黑色塑料袋提着。

    那位保镖头目先笑了:“这就是你说的高手?不是哪个工地绑钢筋的?光有一身蛮力就想给人当保镖?就算是挡子弹也不够格吧?”

    其它的保镖都跟着发出了哈哈笑声。

    李朝阳浑然不觉地走上台阶,把那黑色塑料袋递给我,我接过来压低声音问他:“怎么穿成这样子就出来了?”

    “哦,”他随口说道:“村子里面修庙,我正在工地上粉刷墙,没功夫回家就赶了过来。”

    我哀怨地想,还真特么是从工地下来的!

    “怎么了,给你当保镖还规定我穿什么衣服吗?”

    我:“咳咳,没有,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张董,这几位是张董请来的各路高手。”

    李朝阳转身和张启握了握手,看这老狐狸笑眯眯的样子不知道他在打什么鬼算盘。

    他又和保镖队长握手,结果把手伸出去,人家把双手插在裤口袋根本不鸟他。

    谁让你穿一身工地服出来,被人给鄙视了吧!

    张启似乎也不说破,笑着问我:“现在我们可以进去了吧。”

    我和张启在前面打头,身后跟着公证人和律师,紧接着八位黑西装安保齐头并进,李朝阳被自动过滤为路人,雄赳赳地往医院走廊而来。吓得走廊里的小医生护士都抱着病历本回避到一旁。

    坐在排椅上的余男手中正啃着个苹果,看见我挟众高手而来,惊得瞪圆了双眼,连苹果掉在了地上都不自知。

    我们推门进去,曼丽半坐在病床上,看着我有些发怔。她是否回想起几个月前傅家把她请到豪车里,和她达成那肮脏的协议。可如今相似的情形,却是我踏上了物欲争杀的不归路。

    我把那股份转让协议一式三份摊开在曼丽面前,从怀里掏出水笔刷刷签上自己的名字,把笔杆伸手递向曼丽。

    她的眼眶依然湿润,甚至有些没有反应过来,抬起头犹豫地问我:“我签吗?”

    我重重地点点头说:“签吧,签了这些东西就和你没关系了。”

    她咬着嘴唇从我手中抢过笔,像是发泄似地在纸上写下自己的名字,由于发力太重,连纸张都被划破。

    我知道,她这是在和我赌气。

    随后公证人和律师趴下来在协议书上签下了字。那位公证人将其中一份装在文件袋中,带回去存档保管。律师上前来问我:“你名下的股份从即日起开始具备法律效率,请问你要知会永盛集团并开始资产解封吗?”

    我点点头说:“通知傅家,解封吧!”

    这一天迟早都会到来,不如早些面对,为以后的大战提供一个缓冲期。

    我还恍若未觉,整个流程就已经完毕,这一切发生的是不是有些太快了?可这样的分水岭让我突然感觉有重压向胸腔挤过来。

    张启拍着我的肩膀问:“没事吧,兄弟。”

    我怅然若失地点点头,从椅子站起来和他们走出病房。

    临近门口的时候曼丽叫住了我:“刘良!”

    我微微地向后侧过头等待,曼丽在我身后沙哑地说:“我祝你一飞冲天,飞黄

    腾达。”

    我知道这几个字浸染了曼丽的泪水,但还是沉郁地点了点头说:“谢谢。”

    走廊里张启伸手揽着我的肩膀说:“我们直接上车启程去北海,我在那里给你准备了海景度假别墅,有沙滩美女,好好过去轻松一下。”

    我突然凝住身体,停下了脚步喃喃地说:“不能去北海!”

    张启大惑不解:“为什么不能去?北海是我的地盘,那样才能更好地保护你的安全。等到二十八号的时候我们再回到江城市进行翻盘。”

    我幽幽地说:“因为我的父母还在北海,除了我没有人知道他们在那里。”

    我不能把危险带给我的亲人,我必须站在一个远离他们的地方吸引傅家的全部火力。

    张启拍着我的肩膀说:“这个我能理解,不想连累家人。那你说想去哪儿?我给你安排订机票订酒店。”

    我幽幽地说:“上山!”

    张启头脑发懵:“上山?上哪个山?”

    “北郊莽荒山。”我说。那里也算是个3a级旅游风景区,是江城市的制高点,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我小时候跟父母上去一趟,上面有青灯古佛,莽莽丛林,夜晚站在山崖上能看到市里的万家灯火。

    张启差点被我闪掉门牙,瞪大眼睛问我:“莽荒山,那不还在江城市里吗?那地方荒山野岭的,有什么可玩的?”

    我说:“我本来也没想离开江城市,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就算我们跑到天涯海角,傅家的杀手不一样能追过来吗?倒不如就留在荒莽山,居高临下据险而守,跟他们来一个痛快的。”

    那保镖头目在旁边都不乐意了:“还居高临下!你以为你打仗呢?你去业界打听打听!哥几个的身手都在那儿放着呢!什么样的大人物我们没保护过?用得着在那鸟不拉屎的地方待着吗?”

    我知道我在这几位安保大哥的眼里就是个怪咖,真特么的有福不会享!本以为能沾我的光到海边沙滩上晒日光浴,看美女。没想到我竟带着他们往大山里钻,还真把自己给当土八路了!

    一名保镖悻悻地压低声音说:“这货是不是从小到大都没出过江城市,不知道外面有好玩的地方?”

    我只想说,呵呵,我还真的从小到大没出过江城地界。

    张启拍着我的肩膀说:“没关系,你说去哪儿咱就去哪儿。”

    老狐狸又转身微笑着对那些保镖说:“哥几个,等过了这段时间我给你们加薪,刘良兄弟是我的大客户,你们就把他成我来保护,这段时间就受累了。”

    保5;150978141994827镖队长仰起头傲然说道:“既然张董都这么说了,兄弟们自当竭尽全力,保刘良兄弟安全。”

    我寻思这安保队伍的级别够高的,连张启大老板都得对他们和颜悦色。

    他们的脸上还残留着不悦,但行动却标准老练,两人挡在前面开路,队长和另一人守在我们左右,另外两人紧跟在后面。至于李朝阳,他好像已被孤立排斥在集体之外。

    我本想把李朝阳叫到我身边来,只有他在我心里才踏实,可惜身边这两位根本没给我这个机会,他们一人一边搀扶着我走出了医院。

    我也终于体会到国际巨星的待遇,可惜没有粉丝夹道欢迎。

    走下医院台阶后,一名保镖在前面给我打开商务车车门。李朝阳快走两步跟在我身后,却被另一名保镖拦住:“这里没你的位置,到后边儿去!”

    李朝阳笑了笑:“我有车,我开着我的车一起去。”

    我站在车门口停住了脚步,笑着对张启说:“我还是坐李朝阳的面包车吧,那车我坐惯了。”

    张启对我耸了耸肩:“请便。”

    保镖头目讶异地咂了咂嘴:“有大奔不坐坐面的,真特么新鲜!瞧这穷酸的命!”

    我小跑着打开副驾驶室门坐上去,李朝阳也笑着问我:“有豪车不坐,干嘛来坐我这破面的。”

    “还是你这面的坐得放心,豪车我坐不惯,怕翻车。”

    李朝阳哼声:“豪车还怕翻?”

    我从口袋里掏出烟递给他一支,然后点上开始喷云吐雾,靠着躺椅问:“干嘛不露一手让这帮人瞧瞧,看他们现在嚣张的,别让他们小瞧了你。”

    车队开始启动上路,李朝阳驱车紧跟在后,他打着方向盘摇头说:“我又不是杂耍的,凭什么给他们露。这是给你当保镖,只要兄弟你瞧得起我就行。”

    我心里感慨万千,结识这位大叔级别的高手出自偶然,似乎是冥冥中的缘分,我自当要珍惜这份忘年交的友谊。

    我从车窗里望向路边,却又瞧见了刚才那家小饭店,从玻璃门里隐约可以看见四个剽悍的混混正在里面喝酒划拳。

    这帮哥们儿还在这儿呐!

    我及时对李朝阳下令:“停车!”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