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女子监狱的那些年 > 第二百五十二章 别人眼中的我
    我听见了里面反驳的声音,这是王蕊发出来的。

    她在替我打抱不平"你的揣测也太玄乎了吧,再说刘良哥根本不是这种人,他是什么样的大家还不知道吗?他怎么可能去干这种危险的事情。"

    我心底对这丫头万分感谢,看来哥平时没有白疼你,关键时候能为哥说句话。

    那李铭冷笑一声说道"你这小妮子还是太单纯了,根本不知道人心的险恶。别看刘良这小子平时装得和和气气,本性阴险着呢!这种人我可清楚着,从农村来的人都这样,表面上一套,背地里一套,因为自己出身不好就有自卑阴暗心理,还有仇富心理。许多罪犯都是因为这种心理走上了不归路。很多农村来的女人呢,就当小三挤掉原配来上位当正宫娘娘。还有的女人呢,就给人当狗腿。嘻!"

    李铭突然发出哈哈坏笑的声音"我说你这么阴沉着脸?感情这里还有一位农村来的呢!别误会哈,我没有影射你的意思!哈哈。"

    "姓李的!你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说什么没有影射我?狗腿是什么意思?别以为老娘听不出来。"这是吴丽花已经在发作的边缘,李铭和她向来都不对付,关系非常恶劣。

    "我有又没说你什么,我说的是人家刘良,你怎么就迫不及待跳出来了!这世界上的狗腿多了去了!我又没说是你这一只!"

    李铭这嘴变得越来越贱。

    "李副监狱长的侄女5;150978141994827又怎么样!看老娘不撕烂你这张嘴!"

    不用听动静,我就知道里面已经打了起来,女人们纷纷上去劝解拉架,餐厅里吵成一团。

    我揉了揉发困的双膝,正准备起身回宿舍,却看见一个人影从对面走来。隔着朦胧的夜色我认出她是余男。她莫名其妙地看着我蹲在窗前,刚准备出声询问却被我用嘘声止住。

    我连忙上去把她拉到一旁,她指着我的脑门说道"你这人怎么好的不学,尽学别人偷听墙根儿。"

    我说"至少我知道人可畏啊。行了,我回宿舍去了,你慢慢进去就餐。"

    她在身后叫我"哎?你不吃晚饭了?"

    我大踏步地往前走,头也不回幽幽地说"不吃了,我已经在墙根听饱了。"

    回到宿舍我没有开灯,把自己藏在漆黑的空间里,然后慢慢地挪到床边坐下。我就这样坐在床前,想想自己前一段自己的所作所为。我已经尽可能地不让别人误会我的意图,可她们还是这样认为的。

    呵,我活在人的世界里,那些励志的语说,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可是真正放在自己头上的时候,才不是那么容易。能做到这一步的人,已经非常接近圣人了。

    我望着窗外,孟灵的宿舍的门前也黑漆漆的,心想孟灵你哪儿去了?你的男人心灵非常空虚,需要你的安慰,可是你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说实话,这件事并没有给我造成多大的打击,本人的心理素质还是非常强的。更何况我还知道一些心理学,能够调整自己的心态。

    第二天一早我就去餐厅吃饭了,面对所有奇怪的目光都能神色自若,就连看见李铭都能露出微笑。

    我端着餐盘非常自然地坐在陈雪和朱文文的面前,这两个女人就显得不淡定了,朱文文吃惊地看着我,握在手里的汤匙也悬在空中。

    我淡淡地笑笑"怎么了,朱文文,我脸上有花吗?"

    "没,没有。"她慌忙低下头往嘴里喝汤。

    陈雪也悻悻地对我笑笑,小心地抬头看我的眼说"刘良,那个,前天我让你用手洗衣服你可不要介意啊,我那几件衣服拿回来,我自己洗就行。

    我茫然地说"那些衣服啊,我已经用洗衣机洗了。"

    "呵呵,是吗?其实用洗衣机也是一样的。"她凑近我耳边压低声音说"刘良,其实我是真的,挺佩服你的,这年头有钱的都是大爷,谁还管它挣钱的手段光彩不光彩,我如果有这样的机会,我也会上去搏一把,毕竟富贵险中求嘛,既然当了婊子,就不想着立牌坊了。"

    她的话让我哭笑不得,这女人看起来是信了李铭的猜测,不过她这安慰的话说得也太没水准了,或者这也是取笑我的一种方式?

    我站起身淡淡地笑笑"没事的,我吃饱了。"

    接

    下里的这几天里我都在监狱里安静地度过,每天都去心理咨询室坐那个冷板凳,一日三餐在职工餐厅里填饱肚子,在众人奇怪的目光中庸庸碌碌,晚上在被子里枕着双臂想事情。

    孟灵没有回到监狱实在太反常了,已经超出了她这个月公休的假期,她一定是遇到什么事情了,不然肯定知道我回到了监狱,她也一定会回来找我。

    我不能再这样枯等下去,她已经怀了我的孩子,随着时间推移她的肚子也会显现出来,谁知道她的家人知道后是什么反应。我还是早点去找她的好,反正市府大院的路我也认识。我这样打定了决心后总算有了睡意,枕着双臂进入沉眠。

    次日清晨我吃过早饭后,来到中队长办公室门口敲门进入,卢雨和张燕这两位都在里面,我上前对她们笑着问了声好。奇怪的是,连张燕都挤出一丝笑容面对我。

    我不禁有些讶异,要知道张指导员是从来不会在下属面前笑的,她不拿冷脸怼你已经对你最大的关爱了。这种反常已经到了灾难气象级的变化,比如说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比如说六月飞雪啦。

    看来我扳倒傅永盛这事对她们也产生了影响,身边的人看你的目光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但这种态度对我来说并不是好事。

    我收起笑容对她们说"监狱长,指导员,我想和你们请个假。"

    卢雨笑眯眯地问我"刘良,你想请几天啊?"

    看她那犯贱的神情,就像是巴不得我请假一般。既然这样也好,总算是少了一样麻烦。我说"我请个一,不,请两天假就好。"

    卢雨又问"两天够吗?要是不够再加两天也是可以的。"

    我警惕地看了她一眼,生硬地摇摇头说"不,就两天。"

    这样的中队长对我来说太无趣了,还有在一旁默默无的张燕,好歹你像以前嘲讽我两句也可以啊,这样一声不吭是怎么个意思?

    我低头对两人说"那行,中队长,指导员,我出去了。"

    "行,行,行,回去的时候路上开车慢点啊。"卢雨说。

    我关上门往前走了两步,突然凝立住身体,警觉地返回来把耳朵贴在门上,想听听她们在说我些什么,虽然这两个女人的声音气若游丝,但我还是听到了一部分。

    "这个刘良还真是邪性,从前面的蒙继海到后来的傅永盛,这两个人的能耐哪个不比他大,怎么最后都栽到他的手里?蒙继海这江城市警界十年都没能抓到的贩毒团伙,最后落他手里了。还有傅永盛这江城市的首富,地产大亨,竟然能让这种人逼得破产跳楼自杀?像他这样只有两种情况可以解释,要不他背后有强大的人护佑相助,如果不是,那就说明这个家伙是个煞星,谁和他作对都没有好下场。"

    这一段非常有条理有说服力的分析是张燕做的,她说得还很客观,但她还没考虑到第三种情况,我不但背后有强大的人帮助,而且我还是个煞星。

    哈,最后这一句算是我的自嘲。

    卢雨等了几秒种没有说话,然后突然开口道"不管他背后有没有人,是不是煞星,只要没有妨碍到我们的计……"

    请原谅我后面用省略号,是因为当时卢雨突然打开了电脑音响,里面传出的歌声把她们细微的说话声给淹没了。我知道她们应该是有事情瞒着我这个下属,这事看起来很隐秘,是不是秦鸿雯让我追查监狱的目的?我暂时还没有心情来考虑这个。

    我回到宿舍换了身衣服,穿过两道门岗来到监狱大门口。当我习惯性地准备去兰花镇坐公交时,才猛然想起自己现在也是有车一族了。

    我把雪铁龙从车库里倒出来,然后和看车库的大爷挥手再见。大爷隔着车窗问我"小伙子,你是监狱里的领导吧。"

    我不禁有些奇怪,问大爷"大爷,你为什么会这样认为?"

    车库大爷呵呵地笑了笑"在这监狱里出来的所有男人,除了武警支队长有车外,就只有你一个人有车。"

    我转念一想,他这分析也有道理,监狱里的武警全是刚刚入伍两年的小年轻,而且还是从外地来当兵,当然不可能开私家车。武警领导那是公家的车,就只有我一人是开私家车来上班的男人。

    我会心一笑,打着方向盘往兰花镇驶去,却看见一辆熟悉的面包车停在兰花镇的街口。李朝阳正躺在驾驶位上双膝顶着方向盘看书,副驾驶上坐着一个年轻漂亮的美女,不是那奚眠月还是谁?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