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女子监狱的那些年 > 第二百六十四章 小楼相会周市长
    这样的机会只有这一次,错过之后我不再可能接触到周逸尘,我们到手的产业也会白白拱手让给他人。

    此时我反而安静下来,思索解决此事的办法。我想我不应该把事情想得这么复杂,就算是复杂的事情也应该把它简单化处理。很多人都说用钱解决的问题不是问题,那我就先用钱来解决一下,看看能不能迎刃而解。

    我特意5;150978141994827和卢雨请了半个小时的假,站在她面前的时候我特意看了她的眼睛,那里面蕴含着无数的信息,可是我却无法探出究竟。自从我因为林曼丽和她产生分歧以来,我便再也不能和她有更深入的交流,我知道这个女人在时刻防备着我,我又何尝不是如此。

    我快步走出监狱大门,从车库开车到郊区主街道的银行柜台上提取了30万的现金,我把这些钱分两个报纸包裹,每个里面放了15万,然后背在帆布包里开车回到监狱。

    这时候天微微擦黑,离晚上送饭的时间已不足一个小时,那周市长现在恐怕已经在监狱里了。

    我提着帆布包走进中队长办公室,桌子前只坐着卢雨一人。我舒了一口气,还好张燕不在,不然我还得出双份钱。

    进门后我随手将窗帘拉严,卢雨诧异地问我:“你拉窗帘干什么?”

    我笑着不说话,坐到她对面把帆布包放在膝盖上拉开拉链,把其中的一叠报纸放在了桌子上打开,露出15叠崭新的钞票。

    她的眼睛微不可查地眨了眨,表情浓重地问我:“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说:“我今天晚上想替你去特殊犯人的小院送饭,想去见一个人,希望你能成全。”

    她目光灼灼地盯着这笔钱,咬着嘴唇笑着对我说:“你知道的,这不符合规定。”

    我把帆布包里另外的十五万报纸打开,抽出一叠拍在桌上,然后盯着她的眼睛看。

    卢雨笑着摇了摇头,我又抽出一叠拍在她面前,可她还是保持着那种神秘的微笑摇头,我就一直加码往上摞钱。直至我摞到二十万时,卢雨才重重地呼了一口气问我:“你要见的是周逸尘市长吧。”

    我肯定地点了点头说道:“对,这件事对我来说至关重要,希望你能成全。”

    卢雨苦笑拧着眉头说道:“实话和你说吧,上面有人不希望你见到周市长。我虽然喜欢钱,但也不敢违逆上边的意思。”

    这个消息让我吃了一惊,竟然有人知道我要见周市长,也知道我要见周市长的目的。在这件事里谁最不希望我见到周逸尘,想来想去唯一有可能的就是顾晓冬。顾晓冬怎么会结识女子监狱的高层?他的人际关系似乎没有这一层。

    怎么会没有这一层?我突然想起来了,记得上次参加孟灵的同学聚会,顾晓冬的死党中有一个叫韩为先的家伙,此人是监狱长的儿子。也许顾晓东就是利用他来对监狱高层施加影响。

    我不能考虑得太多,考虑太多就会失去先机,暂时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只能用帆布包里剩余的钱来继续打动她。

    我抱着孤注一掷最后的希望,把剩下的十万元放在了桌子上给她推了过去。

    卢雨紧抓着的拳头松了又紧,我一看这事有门儿,循循善诱地继续说道:“正所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上面的意思再大也不能是你拒绝钞票的理由。中队长,我看这件事的可操作性很强,千万不要辜负我这个小伙计的一番好意。”

    我趁势把桌子上的三十万推到她面前,卢雨再也忍受不住金钱的诱惑,哗啦一声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钥匙扔在我面前说:“待会儿我会在监区配电箱上把摄像头的电源中断,但是你只有一个小时,明白吗?”

    我一把将钥匙攥在手里笑着说:“三十万换一个小时,值得!”

    没想到事情就这样办成了,我以为贪腐集团对自己的下面的震慑会非常严,就像电视里的那些严密非法组织那样,动不动就是绝对忠诚,绝对服从。可从卢雨的表现看来,似乎经济的诱惑要大于组织的约束力。这个群体看上去并不是那样强大。

    我和卢雨并排走出办公室,她走到半路和我分道扬镳,不知拐到什么地方去了。

    我冲进餐厅胡乱吃了几口,就跑到操作间提起食盒往特殊犯人的小楼走去。刚走到门口,我看见一辆黑色的奥迪车打着光柱从远处缓缓驶来,慌忙躲到郑伊涵的小院子里。

    我从院子里探出头来看,周市长的司机跑下车领导打开车门,一袭黑色风衣的周逸尘挺着微胖的啤酒肚走进了夜色中的沐碧晨小院。

    我想自己闲着也是没事儿,干脆就先给郑伊涵把食盒送过去,刚走到楼梯口就看见这位性感女神正在楼梯栏杆上压腿,她每次一弯腰,那宽大的囚服中两个圆滚滚的肉球挺了出来,那深深的柔软事业线把我的眼珠都吸得瞪出眼窝。

    她微怒地瞥了我一眼,把笔直性感的长腿从栏杆上取下来。

    我尴尬地笑着往上走,在楼梯口侧着身体绕过她,嗅到她身上散发出来颇具情欲气息的体香,内心满足地笑了笑。我把食盒放在餐桌上,还惦记着更重要的事情,便随口对她说:“你先慢慢吃着,我去去就来。”

    不等郑伊涵在背后喊我站住,我已经快步跑下了楼梯。

    我绕到沐碧晨的院子门口,那奥迪车停在不远处等待。我踏进院子里,抬头看见那落地窗前已经被白色窗帘拉严,周市长就在这房子里正和沐碧晨翻云覆雨。一想到这个我心里就有点发酸,为什么我心目中美丽的女神也不能免俗地上演了猪拱白菜的悲剧。

    突然楼上的玻璃窗户打开,沐碧晨美丽的侧脸一闪而逝。我心里暗喜地估算了时间,从周逸尘刚才进门到现在,总共还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就算他上去之后直接就进卧室干,干完之后沐碧晨就出来开窗户,掐头去尾用去一分多的时间,在床上所用的时间也就是三分多一点。

    这充分说明这位周市长也是一位无法满足女人的快枪手,至少以沐碧晨的被动接受,她的生理欲望尚未激起,就已经草草收兵。

    我从容地提着食盒上楼,来到二楼的客厅里把食盒放在餐桌上,然后坐在沙发上等待。

    卧室里有窃窃私语的声音传出,听上去是这位周市长在安慰自己的情妇,在我看来这不顶什么屁用,在床上都抚慰不了人家,说几句甜蜜语更不起作用。

    周逸尘站到卧室门口,沐碧晨在他身后给他披上风衣。这家伙看见了我,只是用深邃的眼睛死死盯着我,好像是要把我记住一般。

    沐碧晨表情也有些生畏,怯怯地看了周逸尘一眼。

    周市长从鼻孔里重重地哼了一声,快步穿过客厅往楼梯处走去。我坐在沙发上没有站起来迎接他,而是大声地说:“这儿坐个人你没看到吗,怎么也不问一声你是谁?”

    连沐碧晨都被我的口吻吓了一跳,不可思议地望着我。

    周逸尘讶异地回过头来,显然没想到我会这么放肆,愣了半晌才出声问道:“你是谁?”

    我回答说:“我是刘良。”

    他淡漠地摇了摇头:“不认识。”

    我从沙发上站起来大声地说:“周市长不认识我没关系,但你认识永盛集团吧,鄙人便是永盛集团的实际操纵者。”

    他转过身来轻点着下巴看了我一眼,脸上露出漠视的神情:“你跟我说这些没用,谁犯的错就应该自己来背,不要妄想着逃脱罪责。”

    他这义正辞严的模样很容易让人产生错觉,如果不是亲眼看见他把情妇养在监狱里,我也会错误地把他当做一个好官。

    我微笑着对他说道:“我要跟你谈的不是这个,我想和你谈谈永盛集团,不会打扰你几分钟时间的。”

    周逸尘抿嘴冷漠地摇头:“我的时间都用在工作上,而不是接待像你这样的奸商。”说完他脚步蹬蹬蹬地往楼梯下走去。

    我刻意放大了声音,让这房子的每一个角落都能听得见:“作为继承了老永盛集团百分之四十财富的新永盛,我得到的不只是表面的财富,还有内在的财富,这里面包括老傅永盛生前的所有人际往来。比如说他在去年的九月份在文昌路出资为江燕妮小姐修建了一座天香茶楼,前后共耗去一千三百六十五万元整。这件事,周市长想必记得很清楚吧!”

    周逸尘的脚步声凝固在楼道口,我听见他又慢慢地踩着脚步上楼来,只是声音已不像刚才那样沉稳。

    沐碧晨把樱桃小口张成了个o型,像看怪物一样地看着我。

    周逸尘扶着栏杆站在楼梯口,脸上的表情有些颓废,瞬间变作冰冷的怒意。可是我丁点都不觉得害怕,这正是我希望看到的表情。

    “这消息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