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女子监狱的那些年 > 第二百七十一章 发廊里斗殴风波
    隔壁的女人叫声一阵比一阵浪,让我这住店的客人怎么可能安心睡得下去,还是早早离开才是上策。

    我打开门站在走廊里,听见那女人的声音不太正常,叫声中还夹杂着哀切的哭泣和求饶声。我本不想管这档子闲事,隔壁的门突然剧烈地拍打着,一个女人哭喊着从里面冲出来。

    这个女人我好像见过,这不就是那发廊的洗头小妹吗?她来这里接客怎么还哭喊,是客人太厉害不好伺候吗?

    但我接下来看见有七八个男人从客房里追出来,瞬间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她哭叫着扑到我背后"大哥,救救我……"

    为首的高头大马西装男指着我说"小子,别管这闲事,这个小妞收了我的钱,居然不肯干了?"

    我笑着看了看那男人身后的几个家伙,样子一个比一个猥琐,我抬手指着他们说"你们这么多人同时上一个女人,是不是太不把人家小姐当人了,这可不好!"

    那西装男恶狠狠地叱骂"你是个什么东西,谁脱了裤子把你给露了出来!"

    我抬脚一记飞腿踢到他的脸上,把这货高大的身躯给一脚踹翻。拉着洗头小妹的手就往楼下跑去"快跑!"

    几个家伙在身后紧追不舍,冲出酒店大门后我们往主街道旁边的小巷子里跑去。兰花镇的街道我不太熟悉,奔跑起来有些慌不择路。那小妹灵机一动,拉着我的手说"跟我来。"

    她领着我七扭八拐,折返回到了发廊的后院,从向下的楼梯跑进了地下室。这地下室几个隔开遮挡的门帘后面,传来妹子们装腔作势的动情叫声,还有男人们粗重的喘息声。

    一个年纪较老的粗胖女人坐在地下室门口,看这样子是在坐等收钱。她看见我和小妹跑过来,没好气地问道"山妹子你不是出台去了吗?怎么拉着个男人跑成这样。"

    山妹子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松姐,快把我们藏起来,有六七个男人正在追我们。”

    这胖女人也没有多问,表情凝重地点点头,赶紧领我们到地下室的一个杂物柜旁,然后用身体拱着推开柜子露出一个暗门。

    “快进去!”胖女人把我们推了进去,重新掩上柜子把暗门堵住。

    这暗室和外面只隔着一层薄薄的墙壁,地下室的声音可以很清晰地传进来。那些男男女女的冲撞声在耳边整得我脸红心跳,这洗头小妹在一旁倒没觉得什么,那动静她听惯了。

    那几个男人冲进了地下室,在外面非常张狂地叫嚣:“叫山妹子和她的狗男人出来。”

    其中一个声音喊道:“这个贱女人拿了老子的钱,反悔不干了!还叫他妈的不知从哪里来的野男人打我!老子今天咽不下这口气!”

    和这个男人搭话的是个非常中气十足的女人的声音:“原来是蔡老板,我们这里的小妹不懂事,惹你生气了。不知道我们怎样做,才能平息你的怒火呢?”

    那蔡老板非常狂妄地笑:“想解决这件事情很简单,让山妹子免费地陪我们这几个兄弟睡一晚上,那我就放过她,也不计较她背后那个打我的男人。”

    和这蔡老板说话的女人必定是这发廊的老板,她的声音有种磁性的温柔,却听起来十分强硬俏皮:“我数数看啊,一二三四,总共是八个人,让你们这八个人折腾她一晚上,她还能全乎地走出来吗?你这是不把我们的小姐当人看嘛。”

    这蔡老板冷哼一声笑道:“没错,我就是没把她当人看!既然出来卖了,还要她妈的人格尊严干啥,既然老子掏了钱,就得躺下来她妈的乖乖地给我受!”

    我在密室里听得一肚子怒火,这姓蔡纯粹是虐待狂加人渣,这样的畜生打死他都死不足惜。我扭头去看那山妹子,她的一双大眼睛早已是涕泪涟涟,满脸都是心酸和委屈。

    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好把她轻轻抱着,她捂着嘴巴发出了呜呜的哭声。

    外面蔡老板淫邪地对着女老板发出笑声:“芸姐你既然心疼山妹子,我倒是有个法子,反正就是我们八个兄弟,你们两个一起伺候,也让我们哥几个尝尝你这大长腿舒不舒服,哈哈!”

    我只听见那芸姐娇叱一声:“给我打!一个也别放跑了!”

    我只听见外面传来噼里啪啦打斗的声音,自己也在这狭窄的密室呆不住,钻出暗门推开那杂物柜,顺手从柜子里拿出一根三角铁冲了上去,对着那蔡老板一顿横抡竖劈,揍的他连连惨叫。

    这蔡老板的狐朋狗友们和发廊里的几个看场子的打作一团,来不及救援他。我把他放倒之后冲到那几个家伙身后猛砸猛打,揍得这几个家伙抱头鼠窜,

    把自己的哥们儿留在原地一窝蜂逃出了发廊。

    那蔡老板满脸是血地蹲在地上,发廊几个看场子的站在芸姐的身后。这个时候我才注意看那芸姐,这位老板娘刚三十多岁,有着与模特不相上下的魔鬼身材,特别是那两条修长匀称的长腿,黑色丝袜套在上面显得十分性感。

    她穿着水蓝色的短裙,那高挺的胸脯在连衣裙的低胸领子上紧绷着,几乎每一个看到她的男人,肯定是先往她的胸脯和长腿上瞄,而忽略了她那张清秀美丽的脸。我从她的脸上可以看到那看透世间沧桑淡淡萧瑟之意。感情这位女老板还是个有故事的人。

    芸姐迈着大长腿走在蔡老板的面前,冰冷而傲然地说道:“姓蔡的,你看不起我们这些做小姐的,我无法改变你的看法,但是你羞辱我们的尊严,侮辱我们,就绝对不能饶过你。”

    这蔡老板似乎还有点硬骨头的意思,侧起脸冷笑了一声。那几个看场子的青年不等芸姐下令,又扑上去对着他拳打脚踢。

    芸姐冷漠地抬手说:“先住手,别把人打死了,山妹子呢,山妹子在哪里呢?”

    我跟随众人的目光左右寻找,那山妹子像犯了错的小孩子走到芸姐面前,低声怯怯地叫了一声芸姐。

    芸姐目光变得温和,表情却很严肃地说:“我早就和你们说过,除非是很熟的熟客,否则不要轻易出去外面。你和这姓蔡的认识不过几天,就敢跟着他出去,你不要命了你!”

    山妹子红着脸低头哽咽地说:“对不起,芸姐。”

    “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你对不起的是你自己,咱们干这一行的,自己不爱惜自己,还指望别人爱惜你吗?”

    她说的这一番话,引起周围这几个妹子的动容。我在旁边仔细观察,这位芸姐还是个管理型的人才,懂得对下属恩威并施。

    芸姐教育完下属之后,亲和地搂着山妹子的肩膀站在蔡老板面前,冷酷地对他说:“姓蔡的,我给你个机会让你悔过,你给我们这位山妹子低头认错说个对不起,咱们的事情就一笔勾销。”

    蔡老板顽强地抬起头来,狰狞着脸笑着说:“姓芸的小贱人,别以为你有点姿色,认识几个小老板,就她妈的可以横着走了。不怕告诉你,老子是市里滨江路虎哥的表兄弟。虎哥的威名你们他妈的不知道吗?别说是你认识的那几个小老板,就算是兰花镇上金龙宾馆看场子的赵云江,见了虎哥都他妈得毕恭毕敬!”

    我注意观察芸姐的脸色,她红润的脸突然有些发白,神色不定地看着蔡老板的脸,似乎在揣测蔡老板的话有几分真假。

    其实也不用猜,看姓蔡这小子有恃无恐的样子,就知道他的话是真的。不过这虎哥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把颇有气场的芸姐吓成这个样子。

    芸姐低头仔细思索,轻咬着嘴唇抬起头来无奈地说:“蔡老板,你走吧。”

    这姓蔡的捂着猪头似的脸站起来,张狂地咬牙笑着说:“告诉你,小婊子,今天的事咱们没完,你特么怎么求饶赔偿都没用,老子叫人非把你这破发廊给拆了不可!”

    这家伙又看准了人群中的我,指着我恶狠狠地说:“小子,你给我等着,老子他妈的找人整死你!”

    姓蔡的扔下几句狠话扬长而去,却让发廊里的人变得愁云惨雾,山妹子流着眼泪低头站在芸姐面前哭道:“对不起,芸姐,我没想到会给你造成这么大的麻烦。”

    发廊里的几个姐妹开始纷纷指责山妹子,连带着我都没得到一点好脸色,要不是我们两个把灾祸引到这里来,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看场子的几个小青年也聚堆私语着,他们口中的虎哥的确声名显5;150978141994827赫,连这偏远的兰花镇上都是谈虎色变。

    芸姐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对着众人说道:“都别吵了,这件事山妹子固然有错,但错也不全在她,你们刚才不是也打得挺欢吗?咱们虽然不主动惹事,但是也不能怕事,天大的事有芸姐给你们顶着,都给我散了!”

    我对这位芸姐更增添了几分好感,她心里此刻恐怕已经愁云惨淡,却没有自乱阵脚,能挑得起这副重担子。

    她这时才注意到我,用那种疏远的表情微笑着说道:“听三妹子说,是你从蔡老板这伙人手里把她救出来的,所以要特别谢谢你。从今以后,你来我们这儿消费,我给你打七折。”

    她是把我当成那种普通的嫖客了,还要给我打折。我淡淡地笑了笑说:“没这个必要了吧,我从来不来这种地方的,这里既然没什么事了,我就先走了。”

    芸姐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没说什么,看来是不相信我说的话。这类风尘女子自认为看透了天下男人,我说什么她恐怕都不会相信。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