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女子监狱的那些年 > 第二百九十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我从戏剧学院的小树林里若无其事地走出来,走到了学校的大门口。回头看看那校门上喜剧学院四个高大上的红色楷体字,谁也不会想到这里面还有这样龌鹾的事,还有那样龌龊的人。

    我拿出手机给陈增光打电话,他那边嘟嘟地响了好多声,却不见有人接起。自从这小子进了戏剧学院,变得越来越忙了,每天就只顾着找女朋友。

    我又把号码重拨了一遍,等了好久才有人接起:“良哥,你找我又有什么事啊,我正在学校里上电影课呢。”

    我说:“我叫你保护丹丹,你绝对得给我上心。”

    “我那敢不尽心啊哥,我帮你盯着呢,她也在教室里上课。”

    我又说:“你也不需要死死守着,尽量不要让她察觉。现在别上课了,出来校门口我有事找你。”

    陈增光断然拒绝道:“哥,我正在上课呢,要认真学习电影知识。”

    “屁,你还准备真的学成当演员啊,就算是要当演员也不急于这一时半刻,马上给我出来。我告诉你我有重要的事。”

    他声音哀切地对我说:“这是我在学校的第一堂课,你总不会让我第一次上课就去逃课吧?”

    我说:“既然如此,那我也不管这闲事了,回我的江城市里去,就让你心目中的偶像钟镇月今天晚上在酒店里任人凌辱吧。就这样,我挂了。”

    “等一下!哥,你就在校门口等我,我马上就出来找你!马勒戈壁的!敢动我的镇月姐。”

    我恍惚能听见电话里有导师发出呼声,这位同学,你去那儿啊?

    我在校门口只等了十几分钟,陈增光就已经小跑着来到,他奔到我面前就急火火地问:“是谁要强占我的偶像,哥你带我去,看我妈了个巴子的把他给废了。”

    我说:“你别着急,我现在叫你出来,就是为了阻止这个事。我们先去踩个点,明天下午我们去给他个好看。”

    我把陈增光拉到我的车上,打开手机搜索北极星大酒店,发现这个酒店并不在市中心,反而在地段比较偏僻的五环附近,档次顶多在三星级左右。我能理解钟镇月为什么选择在这个地方,由于她是公众人物,几乎每一举一动都受到社会的关注。很多高档酒店都有娱乐圈的人来往,也有娱乐记者狗仔队活动,万一她去酒店私会男人的事被人发现。此事如果发到网上,那她的星途可就彻底毁了。

    我们开着车来到五环外的北极星酒店门口,发现这酒店的规模并不算小,只是地段太过偏僻。酒店门口的停车场此时仅有几辆车。

    增光在旁边问我"良哥,你是个什么打算?"

    我在驾驶位上抽完一支烟,把烟头扔在地上用脚狠狠地踩灭,抬头说道"也不知道钟镇月订的是几楼几号房,我在这里面开一个房间,好熟悉酒店的环境,到时候见机行事。"

    "那走,我和你进去看看。"

    我和陈增光进入酒店里,前台有两个小姑娘正趴在桌上打瞌睡,我们走过去用手轻敲了台面,那小姑娘揉着眼睛说"你们是要住宿吗?拿身份证来登记一下。"

    我把我的身份证拿出递给她,心里寻思钟镇月是否已经订上了房间,如果订了房间会是在哪一层那间房,是不是应该问一下前台。但我估计钟镇月是不会用自己的真实姓名的,所以也就无从查起。

    我说"给我开一间房,就要那种普通的标准间,面朝阳光的。"

    小姑娘面无表情地说"住多长时间?"

    我仰起头想了想"两天。"

    我给她付过房钱后,接过房卡和增光一起乘电梯上去,用房卡打开房门。里面的环境还算整洁,有两张单人床,电视挂在墙上,靠墙有两个沙发,窗台上还摆放着花盆。我过去摸了摸,居然是塑料花,怪不得看上去这么鲜艳。

    我站在窗前看了看外面,这房间的窗口正对着酒店大门外的停车场。非常不错,这样的话每一个来酒店的人都逃脱不出我的眼睛。

    陈增光在我的身后说"良哥,我看今天也没什么事了,那我就回学校去了,顾丹丹那边也需要有人盯着。"

    我知道这小子是急着回学校和女朋友团聚,便笑着对他说"你不打算留在这里跟哥作伴吗?"

    他挠着后脑勺颇不好意思"咱们两个大男人在一起算怎么回事?你要是怕孤单,我去给你叫个美女上门服务。"

    "滚一边去,"我哭笑不得地说"赶快回学校陪你的妹子去吧,别让你爸怪我坏了你的终身大事。"

    他如蒙大赦地准备逃出房间,我转过身来喊住他说"等等,还有件

    事要你去办,去给我到市里的军用品店里买一个高倍的望远镜,然后5;150978141994827给我送回来,你就开着我的车回学校去吧。"

    增光回头喜滋滋地说"哥,我马上就给你送回来。"

    陈增光走后,我望着窗外马路上来往不息的车流,心中感慨人生的无常。不管怎么说,钟镇月是我所见到的第一个被胁迫的女人,她的遭遇也许是太过离奇。我很难想象作为一个明星,却会被一个中年人用性来威胁。

    我在思考用什么方法可以把那个老色狼手里的,钟镇月学生时期不雅照原始文件给拿出来,一次性让钟镇月无后顾之忧。否则让那个老家伙恢复元气,钟镇月这辈子不得被她拿捏在手里吗。

    这边的酒店还是很安静的,夜里几乎不会听到汽车喇叭的吵闹声,我就这样躺在床上,渐渐进入了梦乡。

    第二日清晨,我起了个大早,穿起衣服洗了把脸,就到楼下的餐厅去吃了些早餐。回到房间后我闲的无聊,拿起陈增光送来的高倍望远镜,开始仔细观察楼下来往的客人。

    虽然说上午钟镇月不大可能来酒店,但我却没有大意,眼睛都不怎么眨动,只怕错过了主角登场。

    刚过中午陈增光赶了过来,他把我的车停好后,急匆匆跑上楼敲开我的房门。

    "怎么样,那老杂种有没有来?钟镇月是不是来了?"

    我放下望远镜回头说"他们两个都没来,估计在晚上七八点左右,你稍安勿躁,在房间里休息一会儿。"

    红日在当空慢慢往西垂落,我估摸着时间,他们这个时候也应该出现了。就在这个时候,有一辆不怎么起眼的迈腾车从道路上慢慢驶入酒店停车场,等到车停稳车门打开,从上面下来一个身穿风衣的中年男子。

    我赶紧用望远镜仔细一看,果然是姓刘的这个家伙。他装作若无其事地左右张望,然后施施然地往酒店大门走来。我能很清楚地看到他脸上的表情,带着悠然自得的笑意,嘴里似乎还哼着小曲。

    这个混蛋,他现在是不是特兴奋,这个用下半身来思考的杂种!

    我回头连忙对增光说"那个老混蛋来了,增光,你去楼下等他,跟着他看看他进入哪个房间里,记住,千万不要轻举妄动,回来跟我报告。"

    我继续在望远镜里盯着楼下,看看钟镇月什么时候到来。增光不大一会儿就跑回来,兴奋地向我报告"那老家伙进了12号房间,和咱们就在同一个楼层,怎么样,良哥,要不要过去干他一下子?"

    我摇摇头说道"再等一会儿。"

    我继续在望远镜里往楼下看,直到看见一辆红色的保时捷跑车驶入酒店停车场,钟镇月穿着一袭红色皮草从车上来,脸上仍然捂得严严实实得。

    增光这个时候再也忍不住了,冲到我跟前说"别等了,哥,这个时候就是最好的时机,难道要等到钟镇月进了房间,让老家伙占到便宜?那个时候就迟了。"

    "等等,嗯?"

    我用望远镜看到有一辆商务车正跟在钟镇月的跑车身后进入停车场。等那商务车停稳后,从车上跳下来几个穿着西服的汉子,领着那几个汉子的正是钟镇月的经纪人。

    他们走到钟镇月的面前说了几句话,看来是在商量什么,随后一窝蜂地往酒店大门走来。

    我回过头来笑着对陈增光说"看起来是不用咱们出马了,人家已经叫来了帮手,这次绝对够那老东西喝一壶了。"

    增光颇感无趣"本来这是咱们要干的事情,结果却让我们白白做了这么多准备,真是没意思!"

    他突发奇想,凑到我耳边说"哥,要不咱们也混水摸鱼,进去帮钟大明星揍那个混蛋系主任一顿,好歹也凑个热闹。"

    我笑着摇了摇头"我们就不要去凑这个热闹了,况且我的行事风格是,只做雪中送炭,不去锦上添花。像这种事情,我劝你也别去凑热闹。"

    这时在楼下等待的钟镇月好像接了一个电话,随后踱着步子往酒店楼上走去,看起来那系主任是被控制住了。

    我认为钟镇月的这个举动有些失策,作为当事人,她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出现在现场。万一遇到什么变故,她就难以脱身了。

    我放下望远镜,轻松地对陈增光说"算了,我准备去退房,你也回学校去保护丹丹吧,戏剧学院的流氓可不是只有这一个。"

    我不经意地望向窗外,猛然看见有两辆警车径直开往酒店停车场停下,既没有鸣笛也没有闪灯。

    坏了!真是应了姜还是老的辣那句话,这位系主任早就算准了钟镇月要找人来对付他,已经提前报了警!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