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女子监狱的那些年 > 第二百九十八章 酒店里欲望缠绵
    我不禁感到奇怪,她可以为了钱出卖自己的身体,却不肯撕去自己那最后一层伪装,但我没有就这个问题继续刨根问底,双手开始在她光滑的肌肤上游走。

    她躺在我怀里微微地闭着眼,脸上的潮红尚未褪去。和她身体的亲密接触让我又产生了反应,我双手揽住她的大腿分开,让她躺在我的身上,像两条饥渴的鱼互相紧贴在一起挣扎。

    我伸手揽住她的头亲吻着她的嘴唇,与她那柔滑的香舌相互吮吸着,下面的反应就更加火热舒爽,经过激烈而缠绵的胶着,她的矜持和隐忍再也无法坚持,仰起头发出了长长的叹息。

    男人最值得骄傲的时刻就是此时,我的欲望,我的好胜心全被她的这一声叹息激起,双手紧紧抓住她柔软的双峰,狠命地向她的温柔泥潭中顶进去,她那白皙丰满的臀瓣也主动地伴随着我的节奏剧烈起伏。

    我的头脑仿佛被电流击穿,只剩下一片空白,仿佛生命的全部意义就只剩下越来越快的冲刺,我们之间反复的贴合却又分开,浴缸中的水被我们的共振溅落在地面上。

    她终于不可抑制地发出了呻吟,我喘着粗气速度加到了最大。在最后的几秒钟时间里,我和她仿佛融为一体,欲望像闸门一般把我小腹中的火焰灌注进了她的温润如水里。

    她伸长了脖颈大口地呼吸着,我也紧闭着眼,下面仍然和她的臀瓣紧紧地贴合在一起。

    我伸手轻抚着她湿漉漉的秀发,此刻竟产生了某些想法,现在要不要趁着她高潮之际,把她的面具拿下来,以一睹芳容。

    可我及时止住了这种愚蠢念头,免得让此刻的美好化为乌有。

    我轻轻地在她耳边问:“要不要在床上睡一会儿?”

    她轻轻地点了点头,我们起身用毛巾擦干身体,相互之间却仍然有些疏离感。我很难想象,我们两个陌生人之间,却能毫无违和感的肌肤相亲,而且还能产生如此强烈的共鸣。

    我们裹着浴巾睡到床上,她钻进丝被里背朝着我,那优美的背部线条让竟让我再次产生了冲动,轻轻地贴上去抱紧了她,右手摸索着她平坦光滑的小腹。

    她并没有挣扎拒绝,只是微微地向枕头下面侧了侧头,我把脸紧贴着她的脊背,亲吻着她如绸缎般光滑的肌肤。她的身体上有淡淡的兰花香味,让我忍不住为之迷醉。

    我就这样抱着她静静地躺了半个小时,我们之间没有说任何话,仿佛我俩之间只有肉体的交流,而灵魂却分别属于两个不同的世界。

    她的温润如水让我再次欲望高涨,我几乎没有任何动作,就那样探寻着进入了她的花蕊。她身体只是轻轻地颤抖了一下,却没有回过头来,也没有任何别的反应。只是她那紧致灼热有规律地颤动着,我抱紧了她不并不动弹,却也能感受到她越来越紧致收缩的花心。

    她这要命的温柔泥沼,恐怕用不了多久我就会缴械投降。更要命的是,她的身体开始向后耸动,狠狠地把我的玩意儿挤压进她的温柔泥沼中。

    这个时候我也再无法忍受,一翻身把她压在了下面,抱着她狠狠地撞击一阵子。随后她却翻身起来,骑在我的身上。

    她的经验似乎不很纯熟,戴着面具的脸上有些羞涩,轻咬着嘴唇和我的双手相托,慢慢地坐了下来。

    我躺在下面可以完全地感受她体内的柔滑紧致,可以从容地欣赏她假面下微显生涩的表情,她挺翘的双峰没有丝毫的下垂。她在我身上起伏了几分钟便没有了力气,我抱着她的腰使她俯在我的身上。

    我把双手抚摸到她的臀部,在她身下挺动着极速地撞击着,于是整个房间里都回荡着啪啪啪的声音。她戴着面具的脸轻垂在我耳边,呻叫的声音也分外悦耳,我很好地控制着我的节奏,直到她双手伸到我的脊背下紧紧地抓着我的皮肉,那叫喊的声音也像是穿透了灵魂。

    我迅猛地加快了我们之间的频率,她紧紧地搂着我的脖子,死命地咬在了我的肩头上,我的痛与快乐同时在灵与肉的融合中,只是将自己机械地填充在她的空洞里。

    就在这一刻,我抬起嘴咬住了她的面具,用力地把它扯了下来。她愕然清美的脸就那样紧挨着我,我几乎来不及惊讶,下体处的冲撞频率达到了峰值,我把双手勒进了她挺翘的

    臀瓣上,紧紧地贴合着她把我的激情灌注了她的温柔中。

    她喉咙深处发出了缠绵的叫声,也死死地抱着我,身体抖动颤栗着要把我整个揉进她的里面。

    我俩就这样紧紧地互相抱着,不去想彼此曾经的身份,现在的身份,只有此刻相互之间的依偎。

    良久之后我才睁开眼,看着她仍然陶醉着的脸庞,压低声音说:“我认识你。”

    她脸上淡淡地笑了笑:“我也认识你,但不是你现在永盛集团太上皇的身份。”

    这次轮到我惊讶了,她当时的她居然能记得我这个小人物。我捏着自己的下巴说:“让我猜猜看,我们之间正式见面只有一次,那时你是傅永盛的夫人,我只是一个拥有一身意气的穷小子。”

    她双眼空洞地看着天花板说:“可是现在你高高在上,我却成了富人们之间的玩物。”

    我轻捋着她的秀发在她耳边低声问:“你难道不恨我吗?是我打破了你衣食无忧的生活,是我让你落入今天这个田地。”

    她清冷地笑了,笑着摇头说:“其实我在准备上你的车之前,就已经在手提包里藏好了一把水果刀,准备在你跟我上床到达高潮的时候,趁你不防备把刀子插进你的心脏里。”

    我的脊背上涌起一股寒意,慌忙把手伸进枕头下面,果然抓出了一把明晃晃的水果刀。这时我心底无比后怕,刚才我高潮的那一瞬间完全是不设防的,如果她真的拿这把刀来攻击我,那我几乎没有半点的抵抗力。

    她顺从地躺在那里平静地说:“我现在是个失败的凶手,你想怎么对付我,随你的便。你就算是把我杀了抛尸荒野,我也绝无一丝怨。”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难道把我当成了那种残忍的反派?可我真的没想给她造成伤害。

    上一刻我们还互相拥抱在怀里,享受彼此肉体带来的欢愉。

    我对她摇摇头说:“对不起,那时候我只是想救一个人,没想到会对你造成伤害。你的丈夫是我逼死的,你们家的亿万家产也落到我们的手里。你恨我是应该的。”

    她的脸上带着一丝决然的苦笑:“不,我从来没有恨过,也从来没有资格恨。我只是一个追求安逸追求财富的女人,为了钱我可以嫁给一个大我三十岁的男人,同样也可以和给我造成伤害的男人上床。”

    我感觉很奇怪,不由得问她:“刚才你为什么我没有趁我毫无准备的时候用刀子刺我?”

    她躺那里悲伤地笑:“我甚至都不知道该感谢你还是该恨你,嫁给傅永盛之前我只是一个贫穷的女大学生,只想用自己的青春和美貌换取财富。可等我嫁入豪门后,成为别人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这个时候我才发现,为了得到这点财富,我失去的东西更多。我那时候所有的价值,就是在床上成为他们傅家父子的玩物。就像和你现在做的那样。”

    我光着身子坐了起来,感觉心里不是个滋味,不知不觉间就和傅家父子成了一丘之貉。我也并不无辜,我刚才也的确把她当作了意外的艳遇来尽情索取,满足自己的欲望。

    我看着她躺在我身边凹凸有致的躯体,再也没有了刚才的欲5;150978141994827望,她仰头望着天花板,幽幽地开口说道:“对于和你们这样的人上床,我是不是应该感到羞耻,可是我们刚才居然做了三次,也来了三次高潮。这是我从来没有过的体验。我不知道这说明了什么,但至少知道我对你的身体不排斥。”

    “我没办法杀死一个能带给我灵魂愉悦的男人,这样说是不是显得我太淫荡?”

    她呵呵地笑出了眼泪,尴尬的我突然猛扑上去,把她压在了身下,沿着她的脸蛋吻着她咸涩的泪水,又紧紧地含住了她的嘴唇,下身处将她的双腿分开,寻找到那柔软的温润之泽,用力往前一顶狠狠地贯穿了进去,她突然捂着倒吸了一口凉气,双手紧紧地抱紧了我的脊背。我此刻的心里似乎只有欲望,双手抱着屈起她白皙的腿,狠狠地撞击在她的臀胯之间,一下,两下,三下……

    天亮后,我突然从昏睡中醒来,摸了摸身边的被子,床单上面留下的痕迹说明昨晚那场大战并不是做梦。我抬头望向窗台,她正屈膝靠坐在窗前,性感美丽的长腿就那样裸露在阳光下,折射出白皙晶莹的光泽。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