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女子监狱的那些年 > 第三百二十二章 我被卢雨偷吃
    秦鸿雯在我身后忸怩地摇摇头"别这样,刘良,你还是走吧,我自己能想办法上去。"

    我不由分说地把她的双手拽到我的肩上,一边说道"这种事情还和我争什么,你伤了腿,十二楼怕是一晚上都上不去,我背你上去也就是几分钟的时间。"

    "还是算了吧!"她仍在固执地坚持着。

    我弯下腰说"快点,这样相持不下把时间都浪费了。"

    她顺从地双手搂紧了我的脖子,我抱紧她的双腿往身上颠了颠,快步往楼梯口走去。

    秦鸿雯的分量并不算重,我也轻松地在楼梯上快步走着,可接下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爬到第五楼的时候我的双腿开始打摆子,每走一步都酸困不已。汗珠从我的额头上流下来,刺得我的眼睛火辣辣地疼。

    秦鸿雯伏在我的背上温柔地说"要不,先下来歇歇吧?"

    她拿出手帕擦拭着我眼窝里的汗水,我从来没见过她这样温柔过,我以为她不懂温柔,永远是那副冷硬的样子。现在的她,才有了女人的味道。

    我靠着栏杆稍事休息,喘着粗气说"我没事,爬楼梯就得一鼓作气,不能停下来,一停来就把气劲儿给泄了。"

    我麻木地一层层数着台阶,两条腿麻木地向上挪动,每走5;150978141994827一步仿佛都是自己的极限。身上流出的汗水把衬衫都湿透了,可十二楼还是遥遥不见尽头。

    她双手抱着我的肩膀,胸口贴在我的背上,我隐隐能听见她的心跳声。

    终于爬到了十二楼,我背着她靠墙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来,放我下来。"她从我身上下来挪到门口,翻动着皮包掏出钥匙。

    我大汗淋漓地靠着墙壁对着她笑,有史以来第一次看见她的温柔,就是累成狗也值得。

    秦鸿雯嗔怪地看了我一眼"你笑什么?快跟我进来。"

    我搀扶着她一瘸一拐地走进房间里,把她扶到了客厅的沙发上。她有些不忍心地看着我"你去卫生间拿毛巾擦擦汗,再去冰箱里拿一瓶水,出了那么多的汗当心脱水。"

    我甩落头发上的汗珠,摇头说道"时间怕是来不及了,我得赶快回到监狱去。"

    她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却犹豫着没有说出口,我回头看了她一眼,才快步走出房间掩上了门。

    我几乎是飞跑着冲下楼梯,跑出单元楼回到车边的时候,才意识到一个致命的问题。

    这台本来就是三手的雪铁龙已被我撞得破烂不堪,开着回监狱是没问题的,但是这车要是让卢雨看见,生性多疑的她很快就能想到什么。

    我必须以最快的速度重新找一辆车,可在这个时间段,所有人都在温柔乡里梦周公,我平白无故从哪儿弄一辆车去?

    现在能打扰的,也只有自己的好兄弟孙宾了。我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给他拨过去电话,响了很长时间的提示音却没有人接听。眼看着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我焦急地再次拨打,好不容易那边接通了。

    手机里传出的却是一个烦躁的女人声音,我听得出这是孙宾的女朋友蓓蓓。

    “谁啊?大半夜的打什么电话,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我说:“嫂子,是我。孙宾在不在?”

    蓓蓓的声调顿时变了样:“原来是刘董,他在!他在!”

    我实在是无语:“嫂子,你这样叫我让我很不舒服。”

    蓓蓓颇有心机地笑了笑:“良子,你还是这样平易近人。对了,我让孙宾和你说话。”

    孙宾接起电话说:“流氓,你大晚上的不睡觉给我打电话干嘛?”

    我隐隐能听见蓓蓓责怪孙宾的微弱声音:“跟人家说话客气点!”

    孙宾憨憨地说话:“这有什么,那是我兄弟,我说什么他都不能烦恼。”

    “小心你的头!人家能让你当上工程部经理,也能把你一撸到底。”

    我无奈地暗笑,还是孙宾了解我,丝毫不因为我境遇的改变而改变态度,这样我们之间相处会更容易一些。

    我说:“你的车在不在?借我开一天。你马上到你家楼下来,我的时间很紧张,快点。”

    孙宾现在住在集团分配的滨江小区楼层里,小日子现在过得是有滋有味,让我羡慕不已。

    我把破雪铁龙开到他家楼下,孙宾站在门口迎接我,他穿着蓝白条纹睡衣,看上去比之前要瘦一些,这工程部经理职务给他造成的压力太大,整个

    人都憔悴了,让我有些于心不忍。

    孙宾看了看我稀碎的保险杠和变形的车门,大惊失色地说:“这是怎么回事,你出车祸了吗?是不是撞死人了,大晚上准备跑路吗?”

    我没好气地说:“你怎么想的,就盼着我出事还是怎么回事?我现在没功夫和你细说,把你车钥匙给我,这破车你给我开废铁收购站去。”

    我从他手里接过钥匙说:“明天我把车还你,改天再和你细聊。”

    我把车门打开,孙宾追在我身后说:“下个月初六我结婚,你给我来当伴郎,不要忘了!”

    我坐进车里说:“知道了,到时候我肯定提前去。”

    集团公司配给他的这辆迈腾有九成新,开起来也很舒适,比那破雪铁龙强多了。我按动按键启动,车子慢慢驶出停车位,只听见孙宾在身后叫喊:“你要真撞了人就马上自首去!躲着藏着也不是个事!”

    我身体闪了一下,险些趴到方向盘上,为啥他总以为我出了事呢?

    我边看着手表边往郊区开,还有四十分钟就要天亮了,我不确定卢雨是不是杀了个回马枪,我着急忙慌地赶回去是不是做无用功。

    迈腾在郊区国道上高速疾驰,我以最快的速度赶回监狱,把车停在车库下车后,抬头看天已经蒙蒙亮了。

    大门口值班的还是昨晚那两个武警,他们靠在值班室的椅子上鼾声如雷,我敲了敲窗玻璃把他们叫醒。那武警皱着眉头说:我说刘医生,你怎么不挑个正常的时间点回来,我正做着梦呢,你就把我给叫醒了。”

    我紧张地问他:“我们中队长卢雨回来了没有?”

    他揉着睡眼摇了摇头,我又不确定地追问道:“你没有看走眼吧?”

    武警很郁闷地说:“什么看走眼?昨晚自从你走以后,就连个鬼影子都没回来过,我他妈不开门,你们的领导能翻过五米的高强电网吗?”

    “那不能,”我讪讪地笑了笑。

    他们打开门放我进去,渴睡迷糊到连我的手机都忘记了扣留,我急匆匆地跑到宿舍把被汗水湿透的衣服换了下来,才跑到办公楼下的中队长办公室。

    现在我可以完全放心了,昨天晚上这些事给闹得,真是惊吓加闹心,让我片刻都不得喘息。我得赶快补一觉,免得卢雨回来看见我眼里的血丝。

    她既然批准了我在她的床上睡觉,我不睡白不睡。只是我没有脱衣服,也没有盖被子,就那样和衣侧躺在那儿。

    也许是我太困了,连卢雨什么时候回来的时候都不知道,我在睡梦中翻身的时候,伸手揽住了一团温润光滑。我迷迷糊糊地没有在意这是谁,只是下意识地往我怀里搂紧。

    突然有一股甜腻的香冽气息触上了我的嘴唇,随之柔滑清凉的东西闯进了我的牙关,我猛然意识到这是女人的舌头,而这个女人,除了卢雨还有谁?

    我本能地对她反感,这是一个具有阴险心计的女人,虽然她性感漂亮,但是和她在一起有种与狼共舞的感觉。

    我闭着眼睛犹豫了片刻,一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下,主动地伸出舌头和她的和她的香舌搅动在一起。

    卢雨主动去解我衬衫的衣扣,她的欲望强烈而又炽热,疯狂地拽着我的领口,这种成熟女人身上散发着浓烈的荷尔蒙气息,寻求欢爱的时候也更加主动毫无底线。

    她把我裤带解开,嘴唇在我的胸脯上亲吻着,那双有力性感的长腿弯曲着盘住我的腰。我把裤子蹬脱到地上,抱着她的肩膀将身体压了上去。

    我刚接触到她湿热温润的泥潭,就感觉到有一股吸力,将我深深地陷了进去。卢雨动情地大叫了一声,手臂紧紧揽住了我的脖颈。

    她的身体虽然没有雯雯和柳云岚那样的紧致温润,却胜在拥有技巧性。她的腰胯主动地向上贴合着我,让我每次都能进入她的最深处。

    卢雨颠簸着柔软的腰肢,踮着脚尖抬着屁股,拽着我的腰向我的胯间撞去,那种让人羞涩的啪啪声音在房间里不绝于耳。

    我不想和她进行太多的缠绵,只希望把这场欢爱尽快结束,所以我保持着一个姿势狠命地冲撞,高速的频率和撞击力让我额头的汗珠吧嗒吧嗒地掉下来。

    卢雨一个挺身紧紧地抱住了我,她那胸前的双峰挤压着我的胸口,脖子像断了一般后仰,瀑布般的黑色长发平铺在枕头上。她的喉咙里发出了悠长动人的声音,就像是一种缠绵的哭泣。

    快感即将来临的时候,我把她的整个身体从床上抱起,然后狠狠地把自己全部倾注在她的温润中,卢雨像八爪鱼一样抱紧了我,颤抖着发出了阵阵尖叫和叹息。

    随后我就像一只斗败的公鸡,趴在她的身上,头靠着她的胸脯,压榨完了自己一丝力气。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