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女子监狱的那些年 > 第三百四十章 我爱的孟灵要结婚了
    我打开汽车后门坐到后座上,秦鸿雯从前面转过头来,表情却有些温和:“坐后面干嘛,坐副驾驶上来,我有话要对你说。”

    我揉着眉头说道:“我现在只想好好地睡一觉,从昨天到现在我丁点都没合眼。司法局那帮混蛋好像吃定我似的,幸亏老子面对敌人的严刑拷打,毫无惧色,咬紧牙关绝不松口。”

    秦鸿雯没好气地瞪了我一眼:“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你还有力气和我打趣。”

    我怏怏地从后座上下来,坐到秦鸿雯的身旁。她额前做了一个卷发的流海,竟比平时增添了几分妩媚,耳垂下面悬挂着闪亮的心形吊坠,身上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整个人给我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她平时是不做这些打扮的,我甚至从她的皮包找不到一支唇膏。

    秦鸿雯的的第一个问题是:“你没有暴露我的身份吧?"

    我不满地说"你看看你,我刚从虎穴龙潭回来,你不关心我的安危,也不问我有没有什么委屈,直接问我有没有出卖你,你这不是让我心寒吗?"

    她嗔怒地哼了一声"滚一边去。"

    我的脊背刚靠上座椅,眼皮就控制不住打起了架,头往后一靠竟然睡着了。

    秦鸿雯把我推醒说"醒醒,别在这儿睡,待会儿到楼上睡一觉。"

    我机械地打开车门下车,跟随她走进电梯里,靠着电梯墙壁都在低头打盹。刚进入到她的房间里,我找到沙发的位置一脑袋栽了上去,她连忙上前拉住我"你怎么搁哪睡哪儿?先起来!"

    我闭着眼睛摆摆手"姑奶奶,你就别管我睡哪儿了,让我闭眼好好睡一会儿。"

    "这儿不行,起来。"她连推带抱把我推倒在卧室的床上,我四仰八叉地闭着眼,感觉她正在脱掉我的鞋子和袜子。紧接着她把一条薄被子盖在我的身上,上面散发着摄人心脾的清香。我紧紧地抓着被角转了个身,眯眼看见窗外满天的星光,随即昏昏沉沉地睡去。

    当我再次睁开眼时,抬头看见她穿着一袭黑色轻纱站在窗口,曲线玲珑的身体线条有种朦胧的美感。我用手支撑着头部侧躺着欣赏这幅美景,她却突然开口说道"醒了就起来吧,别赖到我的床上。"

    我吃惊地说"哇塞,你都没有转身就能知道我醒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她鄙视地看了我一眼"玻璃是反光的,这种没有技术含量的马屁,以后别在我面前施展,还有你卖萌的样子像个傻缺,以后尽量别让别人看到。"

    我撇了撇嘴唇翻身起床,抬头看见房间里的摆5;150978141994827设,讶异地问"昨晚我睡的是你的床?那你整个晚上不是都躺在我身边?你说我怎么会睡得这么死呢?"

    她说"你想得美,我昨晚在别的房间里,你赶紧麻溜地给我起来。"

    我揉着惺忪的睡眼到卫生间洗了把脸,然后坐在餐桌前,上面放着她早已端来的牛奶和三明治。我非常从容地坐下去和她面对面共进早餐。

    我感觉我越来越像这个家的男主人了,家里的每一样东西,包括坐在我面前的女主人,都给我一种温馨的感觉。

    她此刻却非常冷漠,一边嚼着三明治一边问我"说吧,在里面他们都问了你什么,你又是怎么回答的?"

    这种口气听起来就好像是问我今天早上在市场上买了什么菜这样简单。

    我故作神秘地摇了摇头说"他们问我的问题,少儿不宜,男女也有妨。"

    她随即便俏脸微红,低头唾了我一口说"那我换个问题,你认为,他们把你弄到司法局,其实是想要知道什么?"

    面对这样的问题,我就不能再嬉皮笑脸了,只有正儿八经地回答说"我认为这件事和金龙宾馆有很大的关系,这一切的变故都发生在我们暗中调查金龙宾馆之后,这些人在对我的讯问中虽然没有提到这一词汇,但我认为他们的目的就是控制我来吸引你出现。"

    随即我眨了眨眼问她"你没有傻到真的到处跑关系营救我出去吧?那样就把你自己暴露给他们了。"

    "你这猪脑子都能想到这一点,我怎么会想不到?当你从电话里告诉我那犯人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没事。不过嘛,为了确保你万无一失,我还是找了一个人的,这个人她绝对不会暴露我。"

    "谁?"我有些紧张地问。

    "你的前女友孟灵。"

    我突然扔下手中的叉子生气地说"你找她干什么,你不知道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吗?你这是

    要我重新背上感情债吗?"

    她淡定地摇了摇头,嘴角挤出一丝笑容"孟灵的父亲是市政法委书记,她的夫家顾晓冬的叔叔是司法局的局长,有这样的关系我怎么可能不去利用,别以为凭你自己和他们周旋,他们会这么快把你放出来?你以为以他们的能力,没有办法在你的身上安个罪名?女子监狱那么多的犯人,随便一个站出来昧着良心揭发你,你都逃避不了牢狱之灾!但是我用自己的关系去救你,不但保不了你还会暴露我自己。"

    "所以你就去找她?你还让她去求顾家?你是不是嫌我还不够窝囊!"

    她脸上带着一种淡淡的忧伤,但我却没有发觉,随即她面无表情地说道"我没有考虑这些,也不需要考虑这些,我只用考虑这是目前最稳妥的方法。"

    我拍着桌子站起来指责道"你只想着你的稳妥,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我宁愿他妈的死在司法局里面,也不要靠她来救我!你还让不让我有男人最后的尊严!你这是让我无地自容!"

    秦鸿雯的脸此刻微微发白,扔下手中的筷子靠在椅背上面无表情地看着我。等了良久,她才开口说道"今天是她结婚的日子,如果你想看,就去看看她吧。"

    我坐在那里无动于衷,但是下一刻,我的心像是碎裂了一般,搅得我的胸口生疼。我以为我已经完全忘记了她,可是这突然的变故,还是把她从我的心底硬生生地拽了出来。我无法忘记,我们之前在一起的每一个瞬间都在我的脸前浮现,可我想到她为别的男人披上嫁衣,成为别人的新娘,我的胸口就像窒息了一般。

    我几乎是奔跑着冲下楼梯,跑到小区的门口拦下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后直接对司机说"滨江花园路!"

    那司机摇了摇头说"滨江花园路过不去,我只能把你送到路口。今天那里举行婚礼。顾家的子弟娶市政法委书记的女儿,全江城市的豪车都集中到那条街上了,光劳斯莱斯就有十辆,什么宾利,迈巴赫都扎堆儿地聚。开奔驰和宝马的都不敢上那条街上去,怕丢人!"

    我阴沉着脸横了他一眼"好好开你的车,别话唠!"

    司机大哥哀怨地止住了嘴,把计程器按下发动着车子往滨江花园驶去。到了滨江花园半岛的路口,民警们摆着路障伸手开始拦着不让别的车辆过去。我从挡风玻璃里看过去,在这条长达三公里的路上每隔十米就有一道彩色拱门,一辆辆的豪车在拱门下蜗牛似地蠕动。空中漂浮着巨大的热气球,上面悬挂着祝贺顾晓冬先生和孟灵女士新婚大吉。

    司机大哥刚接近路障,一位民警就上来喝斥道"谁让你开过来的!没看见前面正举行婚礼吗?"

    我心底的郁气无处释放,把头伸出车窗说道"我只听说高考的时候要道路戒严,什么时候领导举办婚礼也特么戒严了?"

    那民警指着我的脸说"你什么个意思,不服怎么着?"

    我张嘴大吼了一声"不服!人民警察什么时候沦落为官员的家丁了,你还要为他们看家护院怎么着?"

    "你个小穷老百姓也只敢跟我横!有本事这话你到政法委书记和顾家面前说去!"

    我说"说就说,我怕个屁!一帮贪官花着百姓的钱办婚礼还他妈的有理了!司机大哥,别怕,听我的!给我开进去,我看有那个贪官敢出来拦!"

    司机大哥一脸懵逼,连忙给我双手作揖"兄弟,你饶了我吧,我这开出租车的一天挣不了几个钱,到大街上谁都能管得住咱,得罪了人家我还能安稳地过日子吗?"

    突然有个民警上前把我从出租车上拉了下来,嘴里一边说道"刘良,你发的什么疯?"

    这下我有点愣神,这里还有人认识我?我定睛一看,原来是曾经在缉毒组干过的警员小王。他把我拉到一边说道"这么长时间没见你,最近在哪儿发财呢?是不是还在女子监狱那娘们儿堆里混?"

    我茫然地点了点头,说"我就那样呗,还能有什么出息?"

    他又拍了拍我肩膀说"你刚才说的都是大实话,可我们也是没办法,听上面的招呼。话说你是搁那儿受了气变得这么狂躁?"

    我不知该怎么回答他,只是随口说道"我就是闲的蛋疼,出来逛逛。"

    "既然出来了,就和老熟人聊聊,秦队今天也在呢,你看那边不是?汉兰达里坐着的就是他。"

    我顺着他的指点走过去,走到一辆警用汉兰达的车门旁,敲了敲车窗。秦直正躺在座椅上看书,看见我便摇下车窗说"小子,上来!"

    我坐到副驾驶位上,接过他递过来的烟放在鼻子前嗅了嗅,问"你升官了?成刑警队队长了?"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