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女子监狱的那些年 > 第三百五十四章 今夜注定无戏
    秦鸿雯说不让我误会,还说自己的家里有很多空房间,这些都可以成为理由,但她说的时候为毛要脸红啊。

    我笑着点了点头,关上房门折返回来。她把一套宽松的男士睡衣递给我说"去卫生间洗个澡吧。"

    这是我在她的家里第一次看到男人的东西,她这屋里还住过别的男人吗?我不由得多看了两眼,心跳得也有些厉害,想从上面分辨出穿这种睡衣的男人的年龄。

    她俏红的脸微嗔地对我说"别看了,这是给你买的。"

    专门给我买的?一个女人给男人买睡衣代表着无限的可能,比如说这东西是最贴近自己的肌肤的,那是否也代表着这个女人愿意和我贴近,我是说那怕是心灵上的贴近。

    她坐到沙发上开始下意识地辩解"前天去超市的时候,看到买睡衣酬宾大减价,说是买一送一,买一套女士睡衣,赠送一套男士睡衣,所以我就买了回来。"

    有时看到女人编谎的时候真可爱,她是这样贪小便宜的人吗?但我只会明智地选择不戳穿她,给我们之间留一个缓冲余地。她的矜持与倔犟正是我喜欢她的地方。

    我说"睡衣减价就是一个噱头,他说买一套睡衣送一套,其实你就是出了两套衣服的钱。"

    她突然抬头瞪着我"怎么废话这么多,还不赶快去洗澡。"

    我拿着睡衣乐呵呵地钻进洗澡间,打开淋浴头往身上涂满泡沫。心中寻思着秦鸿雯最近的细微变化。她对我不那么排斥了,最近的一次让我睡在她的闺房里,还给我买了睡衣,难道我这是要往男主人发展的节奏?

    这算不算是她给我的暗示,毕竟是女生不好意思开口,所以用一件睡衣来传情?如果这件睡衣给我传达的不只是这些,那说明我不止可以穿这件睡衣,还可以和她一起睡?

    有可能是我想的太多了,只不过是一件睡衣而已,以她寡淡的性子以及以前对我的反感程度,这还真有可能是大减价的赠送物,我切莫要自作多情会错了意。

    我穿着睡衣从浴室中走出的时候,她已经不在沙发上了,三间卧室有两间紧闭着。房门打开的卧室里面,白色大床上只放着我上次盖过的被子和一个枕头。我轻松地笑笑,看来的确是我自己想多了。

    我把墙灯关闭钻进被子里,一双眼睛瞪得很是清醒。窗外的月色透过纱帘照射进来,在房间的地面上泛起淡淡的薄雾。

    我特么的居然闹失眠,心里没着没落的仿佛被空虚占据一般,我是在等待什么,等待奇迹发生?还是在等待别的我都意料不到的情况?

    可在这道门的对面,她的那道门依然紧紧地关闭着。我不禁暗自咒骂起来,秦鸿雯你给我买什么不好,偏偏要给我买睡衣,这下可好,弄得老子睡不着觉了吧。

    正当我数着羊意识陷入迷糊状态时,她卧室的门突然打开了,让我瞬间清醒过来,突然感觉剧情有逆转的意思。

    我屏住呼吸用被子盖住了脸,她就站在我的门外,幽幽地说"刘良,你睡着了吗?"

    我说"睡不着,脑袋清醒的很。"

    "睡不着正好,我有几句话要对你说。"

    我掀开被子从床上坐起来,欣喜异常地说"那你进来吧,卧室门我没锁。"

    她说"不用了,我站在外面说就行。从咱们认识到现在已经有十个多月了吧,从那个时候我就把你拖进了监狱这潭黑水之中,刘良,你不会恨我吧。"

    我说"不会,怎么会呢?这段经历是我人生中最丰富多彩的一段,在这其中我得到了很多,也学会了很多,说起这个,我还要感谢你呢。”

    她的话语变得更加轻柔"我觉得,我们之间还是需要一些信任的,你听了卢雨说给你的话,心里肯定有了疙瘩。其实你和我本不该受到这些东西影响,我们之间不是已经很熟悉了吗?你是我除了家人以外,和我最亲近的异性。当初我鬼使神差做的决定,让我觉得这像是一场缘分,我会好好珍惜我们之间的这一段过往的,你也要珍惜。"

    我坐在床边只能一味地点头嗯嗯,任由她给我狂灌这空洞的话语,貌似比心灵鸡汤还要更水一些。就不能给我来点实际的吗?本宝宝现在更需要你温柔的怀抱来体贴。

    我幻想着我如果主动走出去,轻轻地用手捧着她的脸蛋来一通狂吻,然后解开她睡裙上的带子,这故事的结局该如何发展。

    但我真没有胆子做这种实验,还记得我第一次和她发生关系吗?当我逼到那个份上做出那种事情,所遭到的报复就是她把我弄进了女子监狱。我现在要是胆敢在她的家里把她强上,我会遇到怎样变幻莫测的结局?

    我以一句我会珍惜的作结尾,结束了我们之间的谈话。

    她说"晚安,你早点睡吧。"

    我听到棉质拖鞋在地上拖动的声音,她的房间门缓缓地合上了。我躺下后脑袋变得异常清醒,总觉得自己错过了什么。

    第二天清晨,我叠起被子起床,她的卧室门居然是关着的。我以为她早早起床又回了监狱,这位美女的生活习性一般是起得比鸡早的。但我走到客厅的门口,看到她的挂衣架上挂着警帽和制服,皮鞋整齐5;150978141994827地摆放在鞋柜上。

    这是意外情况,她竟然在今天睡了懒觉,实在让我匪夷所思。我走到她的卧室门口仔细听了听,里面并没有任何动静。

    我尽量让自己不发出声音,蹑手蹑脚地走到厨房打开冰箱,从里面取出三个鸡蛋,在储物柜里的面粉袋里舀出一小碗面粉揉成面团,拿葱花和花椒盐拌了,用平底锅烙出几张鸡蛋饼,然后一张张整齐地叠在盘子上,看着就是那么的赏心悦目。

    随后,我从牛奶盒中倒出两杯牛奶,放进微波炉里热了热,最后大功告成把早饭放在了餐桌上。

    秦鸿雯揉着头发从房间里走出来,直接走到卫生间里捯饬自己。我坐在餐桌上耐心地等,听到自来水的哗哗声,还有她刷牙簌口的声音,然后是她坐在马桶上有潺潺的溪水声,最后是哗啦马桶冲水的声音。

    我想如果我和她在一个房间里生活上个几年,渴望感和神秘感会不会骤然消失,曾经的女神会不会褪去面纱。就像马桶里流下的水声,因为所有的女人如厕时都只是一个声音。距离得她越近,朦胧的美将不复存在,让人羞涩的事情也不再羞涩。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她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回到自己的卧室换衣服梳妆。我眼睁睁地看着桌子上的鸡蛋饼不再冒丁点儿的热气,她才带着精致美丽的妆容坐在我面前。

    我下意识地问"今天你有事情?"

    "对,"她淡淡地点点头"我下午要动身,去别的监狱参观学习,还要到省监狱管理局参加组织学习,最近三五天都不可能回来。”

    她用筷子夹起一块焦黄的鸡蛋饼,放进嘴里嚼了嚼,说"这是你做的?怎么和外面早餐店的一个味道?"

    这算是夸奖吗?我点点头说"鸡蛋饼的味道,大概就是一个样的。"

    我随便吃了几口,把杯子里的牛奶喝完,然后跑到卫生间把自己的裤子衣服换回来。回到餐桌前她已经把那几块饼消灭干净。

    我端着空盘子和杯子到厨房清洗干净,她提着皮包站在了门口,从衣服的挂架上取下衣服穿好。当我走到门口的时候,她把我的衣服提在手里,很自然地给我披在身上。

    这种感觉还真是,怎么说呢,我和她之间虽然没有那种实质性的进展,但她总是能用一些小动作来提醒我,我们之间是有超越友谊的东西的。

    就比如现在,她从衣服口袋里掏出钥匙递到我手里"这是房子的钥匙,我给你留了一把,你要是没事就来这里收拾一下,晚上也可以来这里休息,我年前会回来的。"

    我好像根本没有拒绝的理由,心里不无嘚瑟地想,现在老子除了没有和她睡到一个床上,跟老公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发什么愣,走吧。"她挎着包走进电梯里,我和她肩并肩地站在一起,用眼睛的余光望着她娇艳的红唇,心想要是能像歪果仁来场吻别就更好了。

    我终究还是没有提起那个胆子,眼看着秦鸿雯驱车而去,自己坐在车里无聊地想着,昨夜只是一场没有任何出彩的烟花雨,我和她像是发生了什么,却又没有发生什么,像猫爪子一样挠在我的心里,真难受。

    突然发现自己面临一场选择,已经可以谈婚论嫁的苏韵雅,和我认为隔了一层窗户纸的秦鸿雯。这两个和我有着千丝万缕缘分牵绊的女人,我应该怎么选择?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