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女子监狱的那些年 > 第三百六十七章 有欲望我帮你缓解
    秦鸿雯那幽兰的香气似乎离我近在咫尺,她低头在我的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低声对我说"晚安。"

    卧室里的灯光熄灭了,窗外月的光辉透过纱帘轻洒在床上。

    她在我的身旁躺下,钻进丝被里侧身睡去,凹凸有致的曲线在被子里依然是那样的痕迹清晰,是月的光辉勾勒出她的轮廓。

    我装作睡觉翻身,伸手揽住了她的脊背,她轻轻地捉住我的手,把我从她的肩膀上挣脱。但没过几分钟,我又把手揽了过去。

    她轻叹了一口气,翻过身来轻轻地捉着我的手,让我的头往她的胸前靠了靠。我的脸就拱在她芳香满溢的双峰中间,满足而沉稳地进入了梦乡。

    这一夜的雷池温柔可人,但我还是没有勇气越过去。

    那时的年少冲动,那时的欲火焚身,似乎都不能成为理由。我越是了解她,越是没有勇气付诸行动。

    刺眼的阳光把我照射,窗帘陡然间被拉开,她穿着黑色衬衣站在窗前,下身处穿着笔直的制服长裤。昨夜的春光易逝,那性感迷人的短暂时分可遇不可求。

    她捋着头发转过身来,咬着嘴唇吹起额头上的刘海,眼睛却清冷地对我说"起床了。"

    这话语中的温柔指数降到了冰点,完全和昨天我醉酒时是两个极端。

    如果不是昨天在车里那一段感人肺腑的自自语,我很难相信她是喜欢我的。

    她放不开的到底是什么,是刻在骨子里的自尊与骄傲,还是自身心理对爱情的防备。

    我睡眼朦胧地靠着枕靠坐起来,感觉口舌干燥的厉害,抬手对她说道"雯雯。"

    她肩膀颤抖了一下,一不发地走到外间客厅,在饮水机前倒了一杯水,转身回到卧室床前,把水杯递到我的手中说"在家里你可以这么叫,但是到公共场合的时候,你还是要叫我政委或者叫我的全名。"

    我握着发烫的水杯诧异地问"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我们之间的关系只存在我们两人之间,别让外人知道。这你总明白了吧。"

    我掀开被子穿裤子,一边说道"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穿好衣服到餐桌前吃饭,我有话要对你说。"她扔下这句话走出了卧室。

    虽然昨晚没这真的醉死,但酒精上脑的后遗症还是很明显,提着裤子站起来感觉头脑晕乎乎的。

    我更纳闷秦鸿雯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昨夜到现在对我的态度发生了如此大的改变,难道说她真的是那种刺猬般的冬眠动物,患上了情感淡忘症。

    等我坐在餐桌前的时候,她正在那里用勺子优雅地喝着八宝粥。

    她低头不去看我,装作若无其事地问我"你昨晚醉得很厉害,有没有想起醉酒以后发生了什么?"

    我忍着笑意茫然地说"好像没有一点印象,昨晚是你把我从酒店接回来的?"

    她冷冷地点头"以后不要喝那么多的酒,昨晚念你是初犯,如果还有下一次,你就是醉死在外面我也不会去管的。"

    我闷闷地点了点头,突然对她说道"昨晚我做了个奇怪的梦,梦见有个女人在我耳边说,说她很讨厌我,却又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我。"

    她端着勺子猛地咳嗽了一下,把口中的饭粒喷到了我的下巴上,还溅得桌子上到处都是。

    我连忙站起来走到她的身后轻抚她的脊背"怎么回事,喝粥怎么还能呛了?"

    "没事。"她眼睛躲闪着从盒抽里拽出餐巾纸,把桌上的饭粒擦拭干净,又抽出一张递给了我"把你的脸上也擦擦。"

    我握住餐巾纸的同时握住了她的手,那葱白的手指柔若无骨。她无奈地抬头笑了笑"快吃吧,饭都凉了。"随即不着痕迹地把手从我的手中抽离。

    就像她自己昨晚说的那样,在感情面前表现得如此克制。如果不是突然之间撕破那层窗户纸,使我们的感情处于新鲜的井喷期,我想大年初一的那场吻恐怕也是不可求的。

    她表情转冷地问我:"昨天在婚礼现场的贵宾室里,有两个女人陪着你,她们和你,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想我找到原因了,怪不得她今天早上对我这么冷淡,原来是吃醋和我生闷气呢。

    我连忙说道"你说是她们,林曼丽和云锦?林曼丽不就是永盛现在的董事长,被我从监狱里救出的女人。另一个嘛,是我接管永盛时和我一起打拼的元老。你放心,她们对你构不成威胁的。"

    我这拐弯抹角的情话都让抬起头娇嗔地瞪了我一眼。

    &

    nbsp;  她细嚼慢咽地吃完手中的粥,把粥碗推到了一边,拿纸巾擦了擦嘴开口说"跟你谈一点工作上的事情你仔细听,他们很快就会解除你的停职反省处分,最迟明后天就可能要通知你回去监狱上班。"

    "什么?"我扔下手中的勺子,吃惊地说"我还要回到那个鬼地方去,面对那一群心机叵测,两面三刀的女人?"

    她皱着眉头说"你说的什么话?司法局给你的处分是停职又不是开除,你当然得回去上班。你要是推脱着不想上,只会让她们看出来你的心虚。"

    "不是?我和卢雨她们已经闹到那个地步了,完全已经撕破脸皮。你再让我回去上班,这不是跟炸锅一样一样的吗?"

    她噗呲地笑出了声,眼角柔情瞪了我一眼说"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再说这种事情就得厚着脸皮硬着头皮上,她们都不怕咯吱你怕什么?再说你还有个便利的条件。"

    我问"什么便利条件?"

    "你是异性,异性在她们眼中是有特殊性的,容错的几率比较大一些。根据我的猜测,你在她们眼里算是不安定因素,所以把你留在外面更危险,不如把你放在眼皮子底下,也好监视你的举动。"

    我哀怨地说道"那你还要让我回去,回去不等于被人束缚了手脚吗?"

    秦鸿雯故作高深地笑了笑"这你就不懂了,你现在在棋盘上的作用是定子,就是用来安她们的心的。既然她们对你已经是时时提防,那就索性让她们安心一些,等蛰伏一段时间后再伺机而动。"

    她五指交叉支撑着下巴,很严肃地说到"回到监狱后,我给你提几点注意事项,你拿纸和笔记一下。"

    "还得做笔记?你是开会开上瘾了吧?"

    她粉嫩的香唇向下弯起,这是发火前的预兆。

    "你等一下啊,雯雯,我马上就去找。"

    我从她的房间里找到一根中性笔,还有一个巴掌大小的记事本,端端正正地坐在餐桌前准备聆听教诲,神情比小学生还要认真。

    "第一点,回到监狱后你不得向任何人透露我们之间的关系。虽然说郑宇在金龙宾馆撞破了你,会使她们产生怀疑,但也只是怀疑而已。去年我把你弄进去是动用了上层的关系,所以他们更多会5;150978141994827是怀疑上层。"

    我点了点头,用笔在本子上写下这一条。

    "第二点,回去之后要严加控制自己的欲望,你现在别跟我说你洁身自好的大话。经过这事金龙宾馆事件后,她们引诱你堕落的方法和手段只会变本加厉。"

    我放下笔叹了一口气"美人如玉,防不胜防,你能给我想点具体的方法吗?"

    "好,"她面无表情地说"监狱里有枪毙犯人的绝密视频档案,我给你拷回一份儿来,你每天早中晚看一遍,相信会有更清醒的认识。"

    我"……"

    "第三点,回到监狱以后,以后出入不得在兰花镇停留,就算非要停留也不得超过五分钟,与金龙宾馆的直线距离不得超过二百米。"

    她语气停顿了一下,说"这是为你的安全考虑,我已经叫秦直帮我查过了,金龙宾馆雇佣的那些保安,大部分是有案底的,行事心狠手辣,所以你以后最好不要接近那里,如果有事情非要去办,那就叫李朝阳替你去。"

    我胆颤地点了点头,心想自己真的是危险重重,此次重回女子监狱,就如同踏入了龙潭虎穴,怕是不死也要扒层皮。

    "我说的这三点,你都记清了吧,回去之后我就没办法和你接触了。你要自己想办法尽量不要踏入困境。"

    她从餐桌前站起来穿上制服,走到门口回头说"我回去上班了,你把碗洗了。记住我说的那些话,特别是第二点,千万不要落入温柔陷阱中去,如果遇到了你就多想想我,监狱里的那些女人有比我更漂亮的吗?如果实在是憋不住的话,你也找我……"

    她羞涩地低下头咬着嘴唇说"我会帮你缓解的。"

    防盗门紧紧地关闭,她的脚步声消失在楼道里。

    我坐在桌子前心潮跌宕起伏,不由得吐出一句"你妹的,把我当种马了吗?"

    ……

    感谢何昊亮-sinoagenttaicang舍得

    坚持到底.东付,感谢老读者们对我的支持,这本书离不开你们的细心浇灌,作者君必定会把精彩的故事延续下去。

    也感谢专程从盗版链接网站赶来支持我的新朋友,作者君一定会更加用心地写好本书,为你们展现出形象更加丰满的男女主角。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