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女子监狱的那些年 > 第三百六十八章 终归还要回到监狱去
    虽然有万般的不情愿,但女子监狱我是一定要回去的,哪怕只是为秦鸿雯分担一点压力。她刚才只告诉我面临潜在的危险,可她自己不也是步履艰难危险重重?

    也许以前我们只是上下级的关系,但现在已变成了夫妻档,我更要和她配合默契,绝对不能像以前那样凭热血做事,那样不只是害了我,更是害了她。

    我懒散地从餐桌上站起来,开始收拾碗筷到厨房洗碗,用洒水壶在窗前浇花,然后回头寂寥地看看这空荡荡的房间。

    我发现自己不适宜在这个房间久留,时间长了容易产生类似深闺怨妇的情绪。身为堂堂正正的男子汉,思想怎么能往那个方向发展。必须要振作雄起,争取把秦鸿雯这个半边天比下去。

    房门在我的身后关闭,我站在了空荡荡的楼道里,窗口的对面是柳云岚所在的楼层,她把客厅,还有卧室的窗帘都拉得严丝合缝,真不知道这小婆娘在里面干什么?

    柳云岚的工作问题还没有解决,在回到监狱之前,我必须想办法让她回到正常人的轨道上去,别一天总想着靠着自己的姿色让有钱人包养,青春饭能吃几年?

    我在电梯里又给林曼丽打了个电话,她似乎很忙碌,接起电话后语速很快地说"刘良,有什么事?"

    我刚准备说话,她突然又说"你等一下啊。"

    "这个企划案怎么回事!连具体坐标都没有!让他们拿回去重做!"

    我叹了口气,刚准备挂掉电话,她突然说"你还是为了柳云岚那个工作吧?说实话我不是不想用她,只是她的身份有些敏感。实在不行的话,保洁部这里有个工作,打扫厕所,一个月三千,你问问她是不是愿意来。”

    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扫厕所?这人家能去吗?”

    “那我就爱莫能助了,你也知道咱们集团其它部门的岗位,需要的都是受过培训有专业技术的人才,她这样的,还真不好安排。”

    我心里怀疑林曼丽是成心要和柳云岚过不去,要不然集团公司几千个岗位,偏偏要安排她去打扫厕所,这不明摆着吗?

    这样一个美艳绝伦的大美女,放下姿态去清扫厕所?更别说她曾经是已故老董事长的夫人,这简直是从九天之上跌进了污泥中。这事儿连我都不能接受,更别说习惯了养尊处优奢华生活的柳云岚。

    如果我告诉了她这样一条消息,她会是怎样的反应,会不会找个有钱人义无反顾地堕落下去。如果她真要堕落,那就堕落到我身上吧,对于别的男人我实在不放心。

    我走进对面的单元楼,乘坐电梯来到门口,用钥匙打开了房门。

    房间里真的很阴暗,烟雾在我的面前缭绕,空气中散发着一股浓烈的香水与香烟混杂的味道,这味道呛得我喉咙发痒咳嗽起来,真不知到她怎么能呆得下去。

    我穿过烟雾来到沙发前,柳云岚穿着一袭半透明的蕾丝裙,玉体横陈地躺在沙发上,手捏着一支女士香烟,樱桃小口中正喷吐着烟雾。

    她面前的烟灰缸里堆满了烟头,还有堆叠得塔一般高的外卖餐盒,壁挂式电视机里正播放着爱情肥皂剧。

    我没想到她居然把日子过成这样?一日三餐吃外卖,用香烟和饮料来毒害这性感迷人的皮囊?

    我挡在电视机的面前,皱着眉头说道:“你过得真够邋遢的。”

    她毫不在意地摇头说道:“不邋遢还能怎么样?我这日子还有什么盼头吗?”

    “你还要什么盼头?自暴自弃!你来看看你自己是什么一副鬼样子?”我伸手去拽她的胳膊,她挣扎着拍打我的胸口:“你干什么?你放开我!”

    我强行拽着她把她拖到卧室的穿衣镜前,镜子里的她有种萧瑟颓废的美,杂乱乌黑的卷发遮掩不住那饱满挺翘的双峰,性感苗条的腰肢让人产生无数迤逦的幻想。

    她懒散地靠在我怀里说:“怎么?难道我的样子不美吗?”

    我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堕落的美也叫做美吗?你的美丽还能保质多长时间?五年?还是十年?像你这样每天呆在家里无所事事,等你老了的时候怎么办?”

    她坐倒在卧

    室的床上,温润如玉的长腿裸露在我的面前,口中喃喃地说道:“我体验过人世最奢华挥金如土的生活,也品5;150978141994827尝过穷困潦倒最困苦的日子,还有什么能吸引我继续生活下去,还有什么是我没有品尝过的?”

    “是吗?”我轻哼了一声说:“你尝试过为赚取温饱低头的屈辱吗?你尝试过用自己的汗水赚取每一分每一毫来养活自己吗?不要为自己的懒和堕落找借口。”

    “你以为我没有试过!”她突然坐起来歇斯底里地大哭起来:“这些天我跑遍了附近的每一个招工的商店,可是有谁肯用我?你说要让我到永盛集团上班,可是这些天你的消息呢?林董事长答应你了吗?她怎么可能会答应!谁愿意用一个声名狼藉,水性杨花的女人?谁会用一个仇敌的女人!”

    她的哭泣让我也心软了,有些愧疚地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说:“她倒是也答应了,其实也和没答应一样。”

    她揉着眼泪意外而又颓丧地问:“她答应了?让我去干什么?去打扫厕所吗?”

    “嗯,你猜对了,她就是要你扫厕所。”我说:“这工作你肯定不会干的,现在还只是正月,找工作的事不要着急,我绝对会给你找到的。”

    “我干了。”

    我意外地吃了一惊,抬头看见她倔犟地仰起白皙的脖子,泪花还噙在眼眶里,咬着牙说:“不就打扫厕所吗?这工作我干了,你帮我问问林董事长我什么时候能上班。”

    我以为她不会去受这样的屈辱,我终究还是不了解她心理突然的逆反,或者是她需要这种逆反来刺激她那早已麻木疲懒的精神。

    我沉郁地点点头:“好,我这就给你安排。”

    我走到客厅里给林曼丽打了个电话,她听说柳云岚愿意打扫厕所也有些讶异,随即点点头说道:“好,我给保洁部经理高大姐打个招呼,你让她明天直接去保洁部报道。”

    我挂掉电话走到卧室的门口,对她低声说道:“工作已经搞定了,明天就可以去保洁部找高大姐报道,你自己在家里准备一下,我走了。”

    我感觉每次离开柳云岚都有种逃离的仓皇感,这个女人的经历太复杂,她却有种让我迷醉的魔力,生怕自己在她身边多呆一分钟,就会陷入她那温柔的致命诱惑中去,变得和她一样消极厌世。

    秦鸿雯说的果然没错,监狱这帮女人很着急把我召回去。

    第二天的下午我接到了卢雨的电话,她开口就笑着跟我飙演技,且丁点儿没有生演的违和感:“刘良,你小子过好年了吧?也不说给姐妹们打个电话,光顾着过你懒散的小日子。现在年也过了,你的心也该收收了,我给监狱长打了报告,让你结束停职回来上班,记住明天八点不要迟到。”

    我脸上的肌肉也只好生涩地调动起来,以迎合她那浓浓的笑意。受宠若惊地感谢领导的挂念。表示自己也非常想念单位,想念b监区这个集体,也迫不及待地想回到美女们的中间去,为这个集体争得更多的荣誉。

    挂掉电话我揉了揉笑得发酸的脸颊,对着手机唾骂:“两面三刀的心机婊!”

    骂她的同时也在骂我自己,什么时候自己也变得和她们一样虚伪。在女子监狱那个阴气逼人的混账地方,我能得出什么好来?迟早也得练就那虚伪阴险的笑容。

    秦鸿雯提前给我打了预防针,我也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在正月十一的早上,我抛下所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开着吉普车前往女子监狱。

    我开车途经兰花镇上,在街道口连芸发廊的门口,停留了将近十五秒钟,远远地看了看金龙宾馆那座红色墙壁的主楼,楼顶上的鎏金大字在朝阳下熠熠生辉。那数十个窗口严密遮挡的帘子后面,此刻正有多少个女孩在男人的身下呻吟着。

    很抱歉我说得这样露骨,但事实就是如此。

    有朋友肯定会说我停在这里是不是作死,忘记秦鸿雯警告你的话了?没错我心里是忐忑惶恐的,但我还是忍不住停留下来驻足观望。

    这里面有一个让我挂怀的女孩,虽然我曾经把她当作过秦鸿雯的替身,但她毕竟还是她自己。她开朗大方,美丽又不式野性,从性格上来看完全和秦鸿雯是两个人。

    我关上车窗自自语:“雯雯,你到底是谁呢?”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