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女子监狱的那些年 > 第三百六十九章 刘良,你让我又爱又恨
    我发动了车子,驶离了兰花镇上,把车停靠在监狱外面的车库旁。

    进入大门时武警查验我的工作证,捏着那张卡片摇摇头说"你的工作证又到期了,上次好像就是你吧?"

    "又到期了?"我感到非常郁闷,这地方证件更新换代的速度怎么这么快?

    我说"那我要不要给监区领导打个电话,让她出来给我证明一下?"

    武警大度地笑了笑"不用了,刘良,你已经不是什么生面孔,直接进去吧。"

    我步行着穿过大院子,来到由女狱警把守的第二道大门前,她们干脆就对我的过期证件视而不见,挥挥手把我放了进去。

    我来到各监区的办公楼前,中队长办公室的门前堆叠着新瓷砖和一袋袋的水泥。里面有几名装修工人整挥舞着皮锤铺砌地面。

    好好的办公室居然扒了重新装修,这帮人也真是劳民伤财,追求奢侈的生活无度了。可怜我在三楼的心理咨询室,墙皮掉了都没有人管。

    办公室旁边的中队会议室门敞开着,我走进去一看,卢雨把办公室临时转移到了这里,她正在办公桌后面抄写什么学习心得笔记。

    "来得正好。"她抬头笑着对我招手"刘良,请你这个心理医生来帮帮忙,抄笔记抄得我手都酸了,你来帮我抄。"

    我现在本能地对她发怵,和她呆在一个房间里更是不舒服,那起那两个笔记本说"要不,我到楼上心理咨询室抄去?同时也不影响你这里办公。"

    她很不乐意地说"上去干嘛,那房间现在正在装修。"

    我听了心底一阵肝颤,她们这是连办公的地儿也不给我留吗?我就知道,得罪领导的下场必然是受排挤。

    但我还是很小心地问了一句"那房间是要挪做他用吗?"

    卢雨揉了揉脖子说道"挪什么他用?你那咨询室里面年久失修,连墙皮都掉了,我特地申请重新装修一遍。"

    听到了没有,人家是给我装修呢?卢雨说话5;150978141994827的时候咬字非常重地突出‘特地申请’这四个字,足以说明领导对我的关爱和重视。换作平时我早已感激涕零不知所谓了。

    但至少得头脑保持清醒吧?当一个领导开始给下属献殷勤的时候,这说明了什么?说明我已经成了她的眼中钉,肉中刺,说明她对我无可奈何,却又恨不得把我用套路给套进去,让我犯下大错失足成就千古恨。

    但感激的样子还是得做的,我满脸堆笑地对卢雨说"中队长,太感谢你了,感谢你对我的厚爱,现在任何语都无法形容我对你的感激之情。"

    她皱着眉头摆了摆手"行了,别肉麻了,你要真想感激我,帮我把这本笔记抄下来。"

    这一个上午,我趴在办公桌上替卢雨抄写笔记,写得右手又酸又困。她只是坐在椅子上不停地抽烟,完了还给我递烟。

    临近中午,她抬起手腕看了看表,站起身说道"中午也别去餐厅吃饭了,我打个电话,叫值班管教给打包些饭菜送过来,咱们俩就在这儿吃。"

    她拿起桌子上的座机拨了个号码,说"今天谁值班?嗯,给我打包两份饭菜,送到中队会议室来。还有,顺带着让吴丽花给那两个犯人送饭,我就不过去了。"

    之后气氛异常的静默,卢雨和我都没有说话,我不知道这算不算默契。两个各怀鬼胎的人同处一室,还有什么比这个更难熬的,我只想加快手上的速度,尽快离开她的身边。

    一个扎着丸子头的女孩提着塑料袋饭盒走进门来,我抬头一看,不由得感到惊喜,直接叫出了她的名字"莎莎?"

    她对我却不太感冒,绷着脸点点头说"好久不见了。"随即把饭盒放在桌子上对卢雨说"中队长,饭打来了,今天中午是米饭,我不知道你们爱吃什么,所以每样菜打包了一份。"

    没想到余莎莎还是很记仇的,到现在还没忘记我酒后吃她豆腐的事。

    卢雨很严肃地点了点头"嗯,没你事了,回去吧。"

    余莎莎走后,卢雨把塑料饭盒拿出来,放在我面前一个个打开,笑容可掬地说"来,刘良,先吃了饭,别让饭菜凉了。"

    我只有听从她的指挥,把本子合上,抬手捏了捏自己酸困的脖颈。她缓缓走到我的身后,用柔若无骨的手指按压在我的颈椎上,低声轻柔地问我"是这儿吗?"

    我有些尴尬地想站起来。

    &nbsp

    ;"别动,"她的手指轻轻地在我的肩膀和颈椎间来回揉捏,真别说还真的挺舒服的。

    但心里的感觉却不是那么回事,还记得西游记里白鼠精到庙里偷吃和尚吗?美人的手指抚摸和尚的时候突然变作利爪。我现在有汗毛在竖起,就好像卢雨的手指真的会变成利爪一般。

    她低下头把脸凑到我的耳边,用那浅浅的红唇轻触着我的耳垂,低声呢喃说"刘良,你真是让我又爱又恨。"

    我屏住自己的呼吸,偏着头躲闪开她的舔舐,指着面前的饭菜说"中队长,饭菜要冷了,先用餐吧。"

    她怔怔地盯了我三秒钟,才转身搬着椅子坐到我的对面,装作没事儿人似地拿起了筷子。

    这顿饭吃的真特么的不舒服,弄得我连胃口都没有了,匆匆吃了几口就把餐盒推在一边,继续趴在桌子上奋笔疾书。

    好不容易熬到把笔记都抄完,我揉着酸困的手指从餐桌前站起来,面无表情地说"中队长,我抄完了。"

    "完了吗?我看看。"她从我手里接过本子随意翻动了几页,翘起嘴角点点头说"真不错,好漂亮的字,比女孩子写得都娟秀。"

    我"……"

    "好了,这里没你事了,这次你离职时间太长,犯人们有积压的心理问题需要解决,回来了就多在监区里走动走动。”

    我说:“好的。”

    “还有一件事,吴丽花从明天开始要告长假,我们从别的监区借调来一名管教员。从今后的几个月里,小楼里的那两个犯人的饭由你来送。你没问题吧?"

    我立正肃然地说道"坚决服从领导的安排。"

    总算摆脱女魔头的手掌心逃出中队会议室,回顾了一下刚才在她面前的表现,也就最后那个挺胸抬头的告别仪式还可圈可点,其它的过程完全是被她牵着鼻子走。这女人身上的妖气越来越重,再让她在女子监狱干几年监区长,怕是要立地飞升。

    回来当然要到监舍楼里看看老朋友,美其名曰观察犯人的心理状况。

    这一班恰好是吴丽花的最后一班岗,也不知道她告假要去什么地方。

    我对这一点非常怀疑,吴丽花大姐算是我们监区里资格最老的管教,她德性虽然有些问题,但却是所有管教员工最勤勉的,每个月的休假时间最少,曾经创下一年三百六十天的工作纪录,也就是说那一年里她只休息了五天。要换成我非踏马的疯了不可。

    这样一个兢兢业业的女人突然说要告长假,总觉得让人有些起疑,特别今天是我回到监狱的第一天,我刚回来她就要走,这也太巧合了吧?

    我走进值班室的时候,吴丽花正在和余莎莎做最后的交接,她们两人回头看了我一眼,谁也没有和我说话。

    吴丽花把放监舍门钥匙的铁箱,还有放手铐,橡胶棍,电击棒的储物柜钥匙全部交到于莎莎手里,表情凝重地点点头说"就这些了。"

    我从吴丽花的表情中看出一丝丝的留恋,说明她还是不愿意离开这个地方的,可我又纳闷了,她只是告长假又不是永远离开,干嘛做出这样一副难受的样子来。

    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了值班室。

    我紧跟在她的身后追出来,在走廊里大声喊住她"吴大姐。"

    她回头淡漠地对我抿嘴笑了笑,转身又要离去。

    "吴姐,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吗?需要我帮什么忙?"

    她又朝我转过身,隐藏起嘴角那一丝嘲讽的笑容,低头对我说"算了,刘良,你帮不了我。"

    我又坚持地问了她一遍"你告诉我是什么事情,就算是我帮不了,我也可以找别人帮忙。"

    她执拗地摇了摇头"你不会懂的。"

    我眼睁睁地看着她拖着萧瑟的身影,脚步蹒跚地离开的监舍楼的走廊。

    吴丽花有问题,这是我突然间的感觉。她的语虽然什么也没告诉我,但她的眼睛骗不了我,那饱经世故的眼窝里带着对身边事物的留恋。

    我不禁自自语"是提前退休吗?"

    我转身回到值班室,周婷和新人王雨诗很快就和新上任的管教组长余莎莎打成成了一片,三人之间相谈甚欢,也许是年轻人之间没有代沟吧。

    以前吴丽花那种锱铢必较的性格很难让别人对她产生认同感,所以不存在人走茶凉这种失落,因为这茶就从来没有被捂热过。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