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女子监狱的那些年 > 第三百八十三章 罪犯之所以成为罪犯
    我对刚才自己的行为后怕不已,如果在这场争斗中失败的是我,那我的下场毫无疑问是死亡。

    这个家伙手上有人命,还敢这样出来嚣张,真特么算得上有恃无恐。

    我低下头问他"你是杀人犯?"

    他嘿嘿地反问了我一句"你觉得呢?"

    我从高个子的眼球中看到暴虐和狠毒,这是一个典型的反社会型人格障碍患者,不需要再验证判断。

    生活中有此类倾向的人很多,还记得被火锅汤烧伤脸部的服务员吗?还有求交往不成被拒绝后被硫酸烧伤全身的女生,她们受到伤害的原因就是身边出现了这样的人。

    作恶的人是不会犯错的,也不存在道德牵绊,他们行凶的理由往往是因为别人的错误,丁点儿的委屈和不公正都会在他们心中无限放大。

    得罪他们的人下场很惨,这是他们常说的一句话。很多受害者受害的理由荒谬而且可笑,也许大街上一个不善的眼神,都会招来对方残酷的报复。

    他们做事情没有任何规划,只遵从自己欲望的判断,他们从来不关心身边的人是否痛苦。感情冷淡自尊心强,像鲨鱼一样具备攻击性。

    当身边出现了这样的人时,应当与他们保持足够的安全距离。一旦与他们发生冲突后,必须用最直接有效的的方法将他们制服。对他们千万不要心存善念或者怜悯,也不要简单地教训一顿了事。你的心软会让他们脱困,脱困之后你将会受到最无情的报复,农夫和蛇的故事经常在现实中重演。鲨鱼咬到猎物的时候也绝对不松口。

    有反社会倾向的人报复他人的时候是无休止的,某人因为与人发生了口角,被人拿菜刀连着追了六条街,就算逃到家里都没有幸免于难。

    但这类人往往都畏服权威,让鲨鱼害怕的只有另一条更凶残的鲨鱼,就像希特勒崇拜恺撒和亚历山大一样。

    所以我都不用脑子想,就知道这家伙口中的大老板是个什么东西。

    此刻他的脸上污浊的血液流淌,但我却对他没有丝毫的怜悯,这是他应该有的下场。

    我低下头问他"你口中的大老板是谁。"

    他轻蔑地瞟了我一眼说"你没有资格知道他的身份。"

    "不肯说是吗?"我说"我这口袋里还有很多颗钢珠,我可以用弹弓一颗颗地打下去,直到把你打断气为止。"

    他呵呵地笑了笑"你不敢杀人。"

    我眼皮抖动了一下,问他"你凭什么断定我不敢杀人。"

    他用舌头舔着嘴唇,贪婪地看着吉普车里长发飘飘的连芸,阴笑着说道"你已经俘获了那个美人的芳心,她松软的土地还需要你慢慢耕耘,所以你舍不得死的。"

    "换成我也一样,当初我要是得到了她,我也不敢杀人。"

    看看,他的逻辑就是这样简单而逼近真理,一语道出了人活着的本质,人活着就是为了满足一个个遥远或者不遥远的欲望。

    我竟然无法反驳。

    我说"你既然不肯告诉我大老板是谁,给我说说你杀人的事如何?"

    他疼痛地喘着粗气,笑着对我说道"你等一下哈,这样坐着很不舒服,让我换个舒服的姿势。"

    他解开自己身上的安全带,每动弹一下就会发出惨叫声,看来是身上某些部位的骨头断了。他挪动起来太过困难,过了五分钟才找到合适的坐姿躺着,把身下的昏迷的小个子当作了肉垫。

    "我以前家里很有钱的,只因为我那个死鬼老爹吸毒赌博,还在外面养了女人,把所有的家产败光了。不然何至于现在这样用枪抵着脑袋玩女人。"

    "后来我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她长得贼漂亮,身材前凸后翘,特别是那一对大奶子,嫩得能掐出水来。可这婊子听说我家里没钱,连手都没让我碰一下,就她妈的要跟我说拜拜!老子看中的女人,怎么5;150978141994827可能让她从我手边溜走。"

    "我晚上拿了一个扳手去了她家,卸掉外面的防护网从窗户趴了进去。可能是那

    天晚上老天都帮我成事吧,家里就只有她一个在睡觉。我走到卧室掀开了她的被子,抱着她白嫩的身子猛干,她拼命地挣扎,还他妈的咬我!我他妈的就掐着她的脖子干她!可没想到就这样把她给掐死了。"

    "我他妈的挺后悔的,只干了一炮就把她给弄死了,丁点儿都不过瘾。所以我就在她的家里找了些钱,然后到娱乐城找了几个坐台小姐玩了一宿。再后来我就逃亡来到了江城市,跟着这个大哥混跟着那个大哥混,最后认识了金龙宾馆的大老板,让我在宾馆里给他看场子。"

    "不得不说,在金龙宾馆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一段日子,除了那几个最头牌最漂亮的小妞不让我碰以外,别的小姐那是任我挑任我选。"

    这个家伙陷入了陶醉的回忆中,开始喃喃自语地讲述自己的人生经历。我没兴趣听他讲这些无聊的回忆录,关掉了手机的录音。

    我说了一句"你自己慢慢陶醉吧。"

    我从皮卡车上跳下来,走回到了自己的吉普车上,连芸见我回来,忐忑的心总算安定下来,在旁边小心地问我"这些家伙不会从车里钻出来吧?"

    我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摇了摇头,感觉内心非常疲倦。

    “那个小个子昏迷不醒,高个儿的家伙全身多处骨折,而且车门还严重变形,车窗都降不下去,除非消防队过来破拆,否则别想有人把他们救出去。”

    我慢慢地发动着车子,沿着江滩把车开到滨江旧桥的桥洞下。副驾驶上的连芸反穿着我的外套,她的整个下身裸露着,性感修长的美腿在我的眼中是那样的诱人犯罪。

    我点燃了一支香烟,含在嘴里问她"那两个家伙还在芦苇荡里,他们身上都背着命案,我们要不要去报警。"

    "不要报警!"

    她几乎是在一瞬间脱口而出,脸上布满了惊慌。

    我从口袋里掏出香烟递到她樱桃般的红唇里,伸手用打火机给她点着。

    "为什么不要报警?"

    她猛烈地吸了几口香烟,只是低下头摇着头发。片刻之后她抬起头靠在椅背上,随即释然地笑了"其实我的名字不叫连芸,我叫史思甜,是一个法院已经宣判的无期徒刑犯人。"

    我认真地点着头说"我已经猜出来了。"

    这个女人的名字我早已熟记于心,她就是秦鸿雯让我在金龙宾馆调查的那三个神秘女犯人中间的一员。

    她苦涩地笑着说道"我以前很贪恋现在这种生活,虽然不自由,虽然担惊受怕,可我并不想回到高墙里去。但是现在,我真的是受够了,整天呆在那个肮脏的镇子上,身边围着一群虎视眈眈的狼,随时随地想从你身上撕下一块肉来。"

    我沉默地点了点头,能理解她这种事情,生活中的每一个人都是渴望自由的。

    "我给你分析一下,你今后将面对两种完全不同的结局,如果跟我去警局报案,那三个企图奸污你的混蛋,还有那个金龙宾馆背后的大老板,都会受到法律的严惩。你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但是要回到监狱里过那枯燥没有自由的生活。"

    "如果你不让我去报案,天亮就会有人从那里经过然后报警,交警队会过来处理事故。金龙宾馆的也会出面,用各种手段把它变成一场意外的交通事故。你的底细不会暴露,车里的那两个人,那个杀人犯,他们都不会暴露。他们会伺机隐藏起来,暗中等待着报复你和我。"

    我转过头来表情柔和地看着她说"我并不想劝你做任何决定,选择权就在你手里,如果你选择报案,我带你一起去。如果你选择像这样四处躲藏,我也同意,我可以现在就去江边把那两个混蛋解决掉,把他们连人带车推到江里去,至少今后我们会更安全一些。"

    她把我的外套从身上取下,性感曼妙的躯体向我靠过来,反身骑在了我的腿上。那性感娇艳的红唇轻触着我的脸颊。

    我抬起双手准备推开她,她却亲昵地笑了"你别误会,我不是要用我的身体向你提条件,也没有要补偿的意思。我只是想和你做,因为你有可能是我这辈子最后一个男人。过了今天,我会回到高墙里去,再也无法品尝到男人的滋味,你难道连这点要求也不想满足我吗?"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