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女子监狱的那些年 > 第三百八十四章 生命中最后一次欢爱
    我的脸上闪现过一丝羞愧,迅速伸手揽住了她的头,贪婪地吮吸着她芳香的嘴唇,她热烈地地迎合着我,凉滑的舌尖在我的口中尽情挑动。

    这一刻我几乎忘掉了时间,双手在她的灼热光滑的肌肤上游走,她狂热地脱我身上的衣服,我喘着粗气解开了自己的裤带。

    片刻之后我们赤身相对,她的玉臂揽在我的肩膀上,胸前的雪白双峰贴紧了我,双腿骑在我的身前,缓缓地坐下去。

    她那灼热温润的花蕊像是一道热流包裹着我,席卷着我往她的泥潭深处陷进去。

    连芸的身体颤抖了一下,脸庞紧贴着我轻咬着嘴唇,发出了一声诱人的喘息声。

    我双手紧紧地抱着她光滑细腻的臀部,轻轻地耸动着她的身体,我们紧密贴合的地方发出那种羞人的声音,仿佛我的火焰和她的灼热在这里相互交融。

    我用力地刺穿她的身体,她随之发出了那种缠绵的叫声,我们毫不吝惜彼此的体力,大开大阖地完成生命的撞击。吉普车的车身随着我们的节奏剧烈晃动着。

    我们旋即分开,她扭动着性感的娇躯跪趴在了车座上,黑色瀑布般的长发倾泻在那骨感白皙的美背上,她的肌肤在清晨春寒的料峭中微微颤抖。

    我站在她的后背,用手轻抚她那灼热的肌肤,像是在抚摸一件稀世的玉器。我轻吻在她光滑的脊背上,感受她体表那清冽的芳香。那雪原似的背部有修长的脊线,起伏地延伸到她的高高翘起的双瓣雪丘中。

    我的双手沿着她的肩膀慢慢向下滑动,握住了她纤细的腰肢,那挺翘的丰满翘得更高,形成一个完美的半圆。我慢慢地贴紧了她,感受着她体内的灼热紧致,她的双手紧紧抓住了座椅靠背,指甲嵌进皮质座套里。

    我的双手覆盖着她的手背,用力地撞击着她的身体,我们彻底放松了自我,毫无顾忌地发出粗重的喘息和缠绵的叫声,汗水沿着我的脸庞滴落在她的香肩上,她绯红的脸颊上也有汗珠在滑落。

    在这初春的夜里,江城大桥上的车流来往不息,江涛的声音掩盖了我们颓废的情欲的呢喃声,似乎世界已经完全忘记了我们这一对纵情欲望的男女,我们也忘记了整个世界,只剩下彼此灵魂与肉体的交融。

    清晨的第一缕光线洒在连芸的玉臂上,我们之间的浪潮也达到了顶峰。我紧紧地抱紧了她,让残存的最后一丝气力狠狠地挤压在她翘起的曲线中,她高扬着头发出了来自心尖里的叫声,随后脱力地瘫软着趴在靠背上,我紧闭着眼只剩下感受,感受那浪潮一波又一波地席卷着我们。

    我和她依然紧紧地贴在一起,等待彼此之间的最后一丝颤栗和热度慢慢褪去。

    她回过头轻吻着我的嘴唇,呢喃着问道"你舒服了吗?"

    我轻轻地点了点头问"你呢?"

    她发出银铃般轻快的笑声"我也很舒服,我会记住昨天晚上的,我会记住这人生最后一次完美的爱。"

    我离开了连芸的身体,她疲惫地平躺在后座上,头枕着我的双腿,裸露的躯体绽放出玉石般的光泽。

    连芸已完全对我敞开心扉,给我讲述她那些让人悲悯的往事。

    她出生在一座中等城市里,上中学时已经是当时学校的校花,美丽动人,品学兼优。大学毕业后又回到故乡,在当地的小学教书。如果人生没有变故,她会有一段完美的婚姻,过上普通人的幸福生活。

    可就在那一年的夏天,她上午十点多回家拿备课的讲义。进门走到客厅听到男女喘息的声音,尴尬又愤怒的她走到大开的卧室门口,看到自己的母亲以一种羞人的姿势躺在陌生男人身下。

    她本能地要转身离去,却被母亲和男人冲出来堵住了门,她退回到厨房,从餐具柜里拿出一把尖刀,冲过去在男人的小腹上连着刺了十几下,直到他捂着肚子倒在血泊中。

    她冲动杀人,一只脚已经陷入了监狱中,那些等待判决的日子里,她的心是冰凉的,直到宣判的那一刻,她才真正地释然了,感慨自己的命运就是如此。

    连芸还记得她从法院被长途押往江城市女子监狱的那一天,押运车在路上转了弯,她被带到一间漆黑的房间里,里面只有她一个人,还有墙上放音器里陌生男人磁性的声音。

    男人给她出了一道选择题让她抉择,要么就进入监狱体验那漫长的刑期,要么就留下来,用自己的身体和青春为他无偿服务十五年。她觉得很划算,只要花十五年的时间,陪不同的男人睡觉就可以,难道她的人生还有别的希望吗?

    &n

    bsp;我轻抚着她的脸颊问她"你见过这个男人吗?"

    连芸肯定地点了点头"见过,我还和他睡过觉,只不过是短短的几次而已。"

    不知为什么,当她说起和别的男人睡觉时,我的心中也一阵阵地紧揪着。

    "那你再见到他时,还能认出他来5;150978141994827吗?你知道他的名字吗?"

    她说"如果见到他,我肯定能认出他,但我不知道他的名字,金龙宾馆里的所有人都叫他大老板。"

    我"为什么别的人都在宾馆里陪客,只有你自己在外面开了发廊呢?"

    她有些骄傲地笑了笑"大老板一般不和我们这些脏女人睡觉的,但只有我是个例外,他说他在我身上看到了生命中第一个女人的影子,所以就格外破例,让我在他的身边开个发廊,不用再和别的男人睡觉。"

    我又紧接着问道"金龙宾馆里犯人三陪女占有多大的比例?有三成吗?"

    "没有,只有六七个人,把犯人私挪到外面可是很大的罪过,他们很注意数量和质量。所有被转移来的犯人都具备三条硬性规定。首先外貌,形体和身高要符合审美,其次必须是外地人,距离江城市较远的地区,然后必须是刑期在二十年以上的重刑犯。”

    “他们在国外请到专业的整形师来给我们整容,让我们看上去更加漂亮,那些有钱人才会来光顾我们。"

    我不禁有些疑惑地问"但是如果这些犯人的家属来探监怎么办?

    "监狱里面全是他们的人,只要有家属来探监,他们就会伪造一份病亡通知书,还附带很大的一笔钱。家属们得到这笔钱,直接拍拍屁股走人,根本不会问我们尸体在那里。当然他们在选择犯人的时候,家庭关系也会考虑进去。就像我被法院判决后,我妈一次也没来看过我,她恨我杀了她的情人。"

    我问她"你爸呢?我怎么一次也没听你提到过你的父亲。"

    她疲懒地笑了笑"他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做了截肢手术,被我妈养在另外一座房子里,他很窝囊的,在家里没有一点的话语权。"

    连芸轻抚着我的身体"还有什么要问的,我可以全部都告诉你,绝无半点保留。"

    我看了看逐渐明亮的天空,开口说"我们该去警察局报案了,那两个人很快就会被人发现,必须把时间赶到前面。"

    她羞涩地笑了笑"你看我身上一丝不挂,怎么和你去警局。"

    我开车到市区的商业街上,下车锁好车门让连芸留在车上,下车到品牌内衣店里给她买了胸罩和内裤,又到韩版服装店里给她买了一身雪纺连衣裙。

    回到车上后,我把这些衣裙给她塞到后座上,连芸迅速地穿好了衣服,从容地坐到我的身边。

    她穿连衣裙的样子真的很美,有出尘的小清新美女气质,但我知道她清纯的脸蛋下,有着完美性感惹人犯罪的躯体。

    我最后一次认真地扭过头来问她"考虑好了吗?一旦迈出这一步就不能后悔,你只能回到高墙之内。"

    "嗯,既然我已经决定,就绝对不会后悔。"

    我慢慢地开着车来到市警局对面的停车场,和警局大门隔了一道马路。她率先从车上跳下来,低着头往路边走去。

    这时我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拿出一看是秦鸿雯打来的,我本能地不想让她认为我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接起电话低声地说道"喂,老婆,打电话有什么吩咐?"

    秦鸿雯已经能接受我这种露骨的称呼,淡淡地嗯了一声说"那些电子财务报表我已经交上去了,我的上级查到了那两个账户的信息,接收金额最大的那个是监区中队长卢雨的个人账户,金额较小的那个是一个叫吴丽花的管教的。他们可以初步断定,金龙宾馆的和监狱内部的腐败案件都是这两个人主使。"

    我脑袋里突然闪过一道灵光,大声对秦鸿雯说道"她们不是主使,她们只是替罪羊!"

    呯!我拿着手机瞪大眼睛,看见我前面那美丽的身影在一辆奥迪轿车的撞击下凌空飞起,像断线的风筝飘落在地上,那辆车几乎毫不减速,风驰电掣地在我面前绝尘而去。

    "连芸!"

    我惊厥地狂喊出声,手机从我的耳边落下。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