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女子监狱的那些年 > 第三百九十五章 男女搭配班子日常
    我抬头看她的表情,不像是作伪的样子。可这种私事当面问起来,她不会觉得难堪吗?

    我悻悻地笑了笑"还是算了吧?"

    "毛病!"她瞪了我一眼,继续低头吃饭。

    其实我心里有很大的疑问,比如说余男是余莎莎刚从a监区调来没几天调走的。依余男那种性子,我敢肯定是她自己主动打的请调报告。那么问题就来了,姐妹在一个监区工作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当时余男和莎莎都是管教组长,不存在谁高谁低的问题。余男这么心急地调走心里是什么想法?似乎只有一个原因能够解释,那就是余男这个姐姐知道,余莎莎来b监区的最终目标是担任监区长,所以她才急于提前调走。

    也不知道我的这个分析对不对。

    余莎莎抬头看了我一眼,表情奇怪地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说"今天是咱们上任之初,我建议两个人都在办公室值班,等以后逐渐熟悉工作职能后,我们两个轮流晚上值班,你看我的这个安排怎么样?"

    我点了点头说道"你全听你的吩咐,余中队长。"

    她端起餐盘往洗手池的方向走去,嘴里一边说"就受不了你那阴阳怪气的劲儿。"

    我无奈地笑了笑,扭头一看,王蕊她们朝我露出了奚落的笑容。

    呵,在她们眼里,我这个指导员一定是处于下风了。当然这也是肯定的,在监狱里政工干部与5;150978141994827行政干部之间相处,政工干部通常都是从属地位。就像监狱长和秦鸿雯,秦鸿雯那么强势的一个女人,那么年富力强,不还是在人家监狱长的眼皮子底下干活吗?还有卢雨和张燕,她给自己的定位就是人家卢中队长的副手。

    现在换上了我这么个男人当指导员,更不能和人家一介女流计较了。况且我的目的并不是当官夺权,只需要同余莎莎的合作中查出监狱的内幕即可。

    金龙宾馆虽然被查封了,但我还不会傻到认为他们已经和监狱断绝联系。他们也几乎没有被动到根本,必然还在江城市的某个地方兴风作浪。

    等到管教们都走得差不多后,我才从餐桌上站起来,进去操作间提着食盒给那两位女神送饭去。

    虽然说我已经是指导员,但这个工作依然落在我的头上,余莎莎也没有做别的安排,估计也没有兴趣和我去争这点差事。

    这算是什么差事?一个伺候人的活,就算这两位奶奶有特殊的关系,那也不是我能沾得上光的。

    靠,我居然会这么想,是不是我的功利心也在逐渐上升中。

    送完饭之后,我又回到监区监舍楼巡视了一圈,大部分犯人们已经完成工作,坐在监舍里仰头看电视。还有一部分还在挑灯夜战,速度最慢的犯人,估计能干到夜晚十一点以后去。

    她们就连这样的日子怕是也要到头了,只希望她们以后能适应下来,谁让她们摊上了这么一个功利心十足的监区长呢?

    我回到办公室,看见余莎莎正坐在电脑面前盯着屏幕看,走到她身后一看,原来这妹子正盯着沐碧晨,和郑伊涵的房间看,我笑着说道"原来莎莎也对美女感兴趣?"

    她回头怒视了我一眼"我感个屁的兴趣,本人自己就是美女。"

    这话说的多有艺术感,自己就是美女,瞧她那胸前高高耸起的双峰,的确是有说这话的资本的。

    她又指着屏幕对我解释说"这里面有很多监控盲区,都是不可控因素,我想我们可以申请适当地增加几个探头。"

    我不可思议地瞪着她的眼睛,心想你不知道这两位是什么来头?居然敢在她们的卧室里安装监控?

    她被我的眼睛盯得有些发毛,连忙摆着手对我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你以为我不知道她们是什么人吗?我只是想把其它的地方监控起来,让她们的活动空间控制在某个范围之内。顺带着监控一下某个人,不要掉到温柔乡里去。”

    我的背部升起一股寒意,她这算是在警告我吗?平时我已经足够小心谨慎,基本上连她们手指都不会碰,就是预防瓜田李下,惹人怀疑。

    我看到监控画面上的郑伊涵钻进了卫生间,也许是她的生活习惯使然,本能地认为房间里没人就不会有人看她,居然没有关闭卫生间的门。

    她伸手解开了囚服的扣子,把裤子慢慢褪下褪到了膝盖位置,露出了光洁白皙的大腿。

    妹的,宽大的囚服挡住了最关键的部位,使我只能看到腿的部分。

    电脑屏幕突然黑了下来,我低头一看,余莎莎正拿着液晶屏幕的电源插头,戏谑地摇晃着

    看着我。

    我尴尬地嘿嘿笑了两声,转身往我的卧室走去,她也叉着腰回到自己的房间。

    我刚脱了衣服躺在床上,就听见隔壁传来余莎莎那魅惑魔性的声音:“刘良,你不是喜欢看腿吗?姑奶奶我正在脱裤子呢,你要不要过来看一看!”

    我的胸口突然淤积了一口血气,只好闷闷地钻到被子里,可是一闭眼就看见余莎莎扭动着丰满的身体在我的面前跳舞,算了,这种思想太过疯狂。

    清晨七点的闹钟把我催醒,我伸了个懒腰从床上爬起来穿好衣服,到卫生间里洗脸刷牙。

    我淡定地看了看余莎莎的房门,还紧紧地关闭着。心里便不屑地想,毕竟是二十几岁的小女子,睡懒觉的毛病还是有的。别看她已经当了监区长,年轻人毕竟不如我这岁数大的勤奋。

    当我含着牙刷站在镜子前时,看见余莎莎从窗外正往这边跑来,她穿着军绿色的体恤半袖衫,脖子上还围着一条白毛巾。

    好吧,就当我刚才的想法不存在。

    她推开门走进办公室,卷发扎成马尾甩在脑后,额前的刘海被汗水沾湿,汗珠掉落在光滑的肌肤上晶莹地滚动着。特别是那高高耸起的胸器,白皙的深沟让我几乎鼻血喷涌。

    尤物如斯,荡人魂魄。

    她拿起毛巾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一边对我说:“懒鬼,终于起床了,我已经在外面跑了五公里。”

    五公里?骗鬼的吧?

    “不相信?”她挑衅地扬起眉毛:“要不要明天早上和我一起跑两圈?”

    我赶紧摆了摆手:“我还是算了吧?我可没那个精力去跟你跑步。”

    “哼,”她非常鄙视地瞪了我一眼,转身走到卫生间梳洗打扮。

    一男一女共处一室,共用一个卫生间,的确有许多不方便之处,如果说我现在突然尿急,余莎莎又钻在卫生间里不出来,那我应该怎么办?

    还真别说,我现在就突然感觉膀胱发涨,只好笑眯眯地靠着门口对她说:“莎莎,求你个事儿呗。”

    她正对着镜子往脸上扑粉,香唇轻启:“说!”

    我说:“你能不能出去一下下,我把个人的生理问题解决了再说。”

    余莎莎冷硬地开口:“不行,要不你就先憋着,再不然你就去外面大院里上厕所。”

    我紧夹着双腿有些着急:“那你还需要多长时间。”

    “用不了多长时间,你慢慢等着。五六分钟而已。”

    我坐在沙发椅上枯燥等待,不停地抬头去看墙上的钟表,感觉膀胱好像要憋炸了,大声对卫生间的余莎莎喊道:“好了没有,这都过去几个五分钟了!”

    “好了,”她慢悠悠地捏着唇膏涂抹着嘴唇走出,我则像离弦之箭快速从她身边擦过冲进去,紧紧地关上了门。

    我疾跑到马桶边解下裤带松开裤口,长舒了一口气,感觉无比的惬意轻松。

    余莎莎突然在我身后推开了门,惊得我全身一个激灵,把尿憋了回去。

    “我要去监区放风场地巡视犯人出操情况,你结束了马上过来。”

    我气急败坏地说道:“有话不能隔着门说吗?你再把我吓出个好歹来!”

    她歉意地笑着朝我这边看了一眼,才转身扬长而去。

    监区与监区之间相隔着两道铁丝网,中间是柏油路面。我们从铁丝网大门进入,女囚们已经站成整齐的队列等待。当班管教员周婷,王雨诗喊着口令整训队伍,然后是成排成列地报数。

    我看了看这些女犯们站成的队列,三点一线非常整齐,比那军训中的女兵都不遑多让。女子监狱的军事化管理制度,的确让犯人们对条例的遵守非常严格。

    周婷齐步小跑着来到我们面前,用清脆嘹亮的声音汇报:“报告中队长,指导员,b监区应到一百二十三人,实到一百二十人,请指示!”

    余莎莎肯定地点了点头,扭头对我说道:“你是不是给她们讲讲话,毕竟搞思想教育是你工作的本份。”

    我挠着头说道:“我还真没有学过什么思想教育,讲话就不必了,但是谁要有什么心结,有什么想不开的,随时可以来找我,我给你们答疑解惑。”

    ……

    这本书写到这里,作者君已经开始考虑结尾的事情,如果读者有什么意见请加群讨论,欢迎加入女子监狱那些年讨论群,群聊号码:580670740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