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女子监狱的那些年 > 第四百一十一章 你有没有替自己想想
    我不和她嘴上计较,拿手捏了一块红烧肉扔进嘴里,嚼了几口说"味道不错,厨艺有点长进。"

    "你恶不恶心,洗把手去厨房拿筷子去!"

    我坐在她的面前,看着她优雅地拿着筷子往我的碗里挑肉,想尽量掩饰自己眼中的担忧,我们在一起这种温馨的日子,会不会被潜藏在生活阴影下的暗流所打破。

    那个危险的威胁到秦鸿雯安全的神秘人,就躲在曼舞娱乐城和整个监狱的背后,在这平静的日夜里,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跳出来,撕碎我们我们眼前的幸福。

    她抬头诧异的瞪了我一眼"不吃饭你看着我干什么?"

    我憨憨地笑着对她说"秀色可餐,我看着你吃饭更有味道。"

    她脸色微红,装作若无其事地淡淡说道"行,那你就看着吧。"

    我真的是看不够,或许心中总有危机感,才希望她永远在我的眼中。

    深夜里我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相互贪婪地攫取彼此的体温,她的芳香和温润再次将我征服。只有在此刻,我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担忧,喘着粗气像一头不知疲倦的耕牛,抱着她性感柔滑的躯体撞击在她的温润深处,直到我们彼此达到幸福的。

    她背靠着我躺在我怀里,脸上的红晕尚未褪尽,鼻子里已经发出了微微的鼾声。

    我轻轻拂去她脸上的发丝,看着她那俏丽的脸庞,用心里的声音对她说"我不会让你出事的,雯,就算赔上我自己,也要保全你平安无恙。"

    我要尽我所有的能力守护她,绝不容许她出任何的差错,所以从现在开始,我每一分每一秒都要严密注视着敌人的动向,我要尽可能地树敌,把所有的火力都吸引到我的身上来。

    那位路建国委员5;152358090191031,到现在还没有给我个音信,我相信他根本就没把我当作一回事儿,这事情还得我主动去问他,看看他到底给个什么说法。

    夕阳西下,夜幕低垂,我头戴着长檐棒球帽,靠在牡丹苑小区的单元楼墙壁前。路建国的帕萨特在对面不远处的停车位停下。

    他和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走下车,身后还跟着个不满二十岁的大男孩。

    这应该是他的一家三口,看上去很幸福美满。

    "磊磊,出国的护照都给你办好了,放在背包的夹层里,这两天抓紧给你采购一些生活用品。"

    "妈!国外什么没有,你费那劲儿干嘛?真是的!"

    路建国回头训斥儿子"怎么跟你妈说话呢!国外的东西再好,那是人家的!你在外面别给我学会那崇洋媚外的一套!"

    儿子不再吭声,跟在父母身后走到楼门口,我抬起帽檐对路建国咧开嘴笑"路委员,是我!"

    他暗暗皱了皱眉头,对儿子和老婆低声说"你们先上去。"

    他老婆警惕地看了我一眼,把儿子的手牵在手里,拉着走进了门。

    路建国压抑着怒火走到我面前,用低沉的声音吼我"你是怎么找到我家的!"

    我笑了笑"如今信息这么发达,找个人应该不是难事,路委员,你儿子要出国念书了吗?有什么困难没有?要不要我出资支持一下?"

    他冷冷地用手指着我的脸"不用!不用你的钱。"

    "不用我的钱?难道是别人的钱?不过你可以放心。我的钱绝对比我他们给你的钱干净。"

    他阴沉着脸抵近了我的额头"你不要血口喷人,我谁的钱都没用!你到底有什么事!不用给我整别的!"

    我好整以暇地摊开手说"你不是答应了我向上级反映一下,组织调查监狱和曼舞娱乐城吗?"

    他应该是被我气到了,无奈地左右摇头,然后气咻咻地指着我说"曼舞娱乐城影响到你的切身利益了吗?你管他这一档子事干什么!不能好好地过你的日子吗?"

    我的脸色也阴沉下来,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说"影响到了,那天从楼上跳下来的就是我的妹妹。"

    "你不要信口开河!"

    "我有必要拿家人跟你开玩笑吗?我闲的蛋疼?"

    他丧气地垂着头,用双手轻按着自己的太阳穴,又低头考虑了一阵子,才抬起头看了看四周没人,压低声音说道"这么跟你说吧,兄弟,你看你是监狱指导员,也是咱们体制内的人,还不明白这点事情吗?人家后面有人,而且是很大的靠山,我劝你还是回去歇着吧。"

    我说"这有什么!我背后也有人。"

    路建国"你背后有什么人?"

    我"江城市数百万的人民。"

    "我说你是不是来搞笑的!还是真的这么幼稚?事儿我已经给你说到这里了,我还很忙,没时间跟你在这儿消耗,你自己慢慢回去消化。"

    他转身准备往回走,我在身后叫道"路委员,那个……"

    他回头瞪着我"你还想怎么样?"

    "我还是不能死心,你给我说个底,好让我说服自己打退堂鼓,他们的后面的靠山有多大?"

    路建国简短而神秘地说道"周,江城市的一把手,更高的还有顾家,在东江省号称一门三厅官,现在人家已经不是了,顾老爷子去年刚升了副省长,我说得够明白了吧?"

    我捏着下巴说"依你这么说,我要想搞掉曼舞娱乐城,还得等这些高官先倒台?"

    他哼哼地笑了一声"你觉得这可能吗?"

    我"一切皆有可能。"

    路委员拍拍我的肩膀"我不听你在这儿胡扯了,兄弟,你得体谅我,我有我的难处,你以后别来找我了,你自己顾好你自己就行,别再和自己过不去。"

    他转身又要走,我喊住他说"路委员!"

    "你又要干什么?"

    我说"我觉得你这个人不是太坏,也

    想给你个衷告,如果你拿了人家的钱,就给他们退回去,就算不能维护清平,但也可以明哲保身,因为你说的那个不可能偏偏有可能成为可能。"

    他摇摇头轻蔑地笑了笑,似乎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转身回到楼里关上了防盗门。

    我回到了自己的车上,想了想路建国刚才说的话,和我猜想的没错,人家拥有的人脉的确比我牛叉。

    我现在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无力感,我还是乖乖地回我的监区里呆着吧。

    这时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拿起一看,是本地的陌生号码,便随手挂断了。

    没想到隔了几分钟,手机又响了起来,还是这个号码。我无奈地拨通放在耳边说"喂?"

    "喂。"

    她沙哑却又清灵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这一瞬间我全身的血液仿佛都凝固了,连心跳的声音都仿佛清晰可闻。是我自己太不争气了么?为什么隔了这么长的时间,我以为自己已经忘记的那些点滴,因为这一声淡淡的喂,又重新像潮水般涌上了心头。

    我嘴唇有些颤抖地说"为什么给我打电话。"

    她苦涩地笑着说道"很不好意思,我本不该来打扰你的生活,但是有一件事情,我实在找不到人帮忙,希望你能帮我。"

    我声音冷漠地说"不知孟灵太太,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呢?"

    "电话里说有些不太方便,我们约个地方见面吧,地点你定。"

    我"那好,天香茶楼,我在那儿等你。"

    我开车来到天香茶楼,早早地订好了茶室,等待着孟灵的到来。

    我脱掉袜子盘膝坐在床榻上,泡茶小姐坐跪着蒲团,浅笑着问我"刘先生,现在要开始泡茶吗?"

    "稍等等,我还有一个朋友要来。"

    她低头向我道了一个万福,弯腰起身缓缓退出了茶室。

    孟灵没有让我等多久,低着头从茶楼门口匆匆走进来。

    她把自己捂的很严实,下身穿一条紧身的牛仔裤子,上身穿着白色的女士休闲长袖夹克,用拉链拉严到领口。

    她的脸还是像以前那样清甜白皙,只是那白皙的肌肤里似乎没有多少血色。

    她的露面让我的心里产生了悸动,毕竟是一段刻骨铭心的伤痛,我又怎么能够忘怀。

    我装作很随意地说道"穿这么严实做什么?这茶室里又不冷。"

    她紧张地笑着摇了摇头"今天天气不怎么好,我怕凉。"

    泡茶的小姐主动上前来表演茶道,我和孟灵都没有说话,等她把茶水泡好之后,我淡淡地说道"你先下去吧,等有需要了我再叫你。"

    "是,"她慢慢地倒退着走出茶室。

    我伸手邀请孟灵说"你尝尝看,她们家茶的味道很不一般。"

    孟灵端起杯子浅浅地尝了一口,微笑着说"是很不一般。"

    似乎我们之间就再也没有别的话要说,任何的话在这个时候都是不合时宜的。

    我主动问她"说吧,你有什么事要我帮忙。"

    她连忙把手中的茶杯放到几上,犹豫着说道"其实这事我不该来找你的,但是……"

    "没关系,你说。"

    "是我的丈夫顾晓冬,他在外面有了人,经常夜不归宿。他在外面的女人好像是个明星,我想让你帮我……"

    我生硬地打断了她的话,冷笑着说道"你这算什么?豪门虐恋?原配狗血撕小三?你还让我帮你棒打鸳鸯,挽回你的丈夫?人家顾公子有权有势,我怎么敢拆散人家这对有情人?"

    她有些羞愧地低下头,脸看着桌面不肯语。

    当她提出来的时候,我就是要帮她的,但是我这人控制不住自己的嘴,总想发贱地抒发自己的愤懑"这就是你的父母兄长给你安排的好姻缘?新婚还没超过半年,就把媳妇扔在家里出去包养明星了?"

    "哼,你让自己的前男友,帮你去赶跑你现任丈夫的情妇,这逻辑是怎么想通的?你觉得合理吗?"

    孟灵的刘海垂在额头上,贝齿轻咬着嘴唇,抬头看着我说"对不起,刘先生,是我唐突了,我这就走。"

    她转身就要从床榻上站起来拂袖而去,我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臂"不许走!"

    "你,你放开我!"

    她双手用力地挣开我的手,右手却不小心碰倒了茶壶,滚烫的茶水泼溅在她的袖子上,痛得她哎呀一声,眼泪从眼眶里泛起。

    "对不起!孟灵,你快让我看看!"我心里愧疚万分,惶急地去抓她的袖子。

    "没事儿!你别看了!真的没烫着!"她强硬地甩着手臂在我的手中挣扎着。

    "你让我看看!"我不由分说地挽起了她的袖子,猛然间愣住了。

    她白皙的手臂上分布着一道道青紫的伤痕,是那样的触目惊心,仿佛钢针一般刺痛了我的眼睛。

    我迅速拿起她的左手挽起袖子,那些累累的伤痕清晰可见。

    我瞪着赤红的眼睛问她"这都是那个混蛋干的?"

    她从我手中挣脱手臂,表情恢复了冷淡,倔犟地说"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你别管。"

    我忍着胸口那淤积的怒意,咬牙坐回到她的对面,尽量让自己的话语保持平静"我可以帮你搜集他出轨的证据,还有他涉嫌家暴,我帮你请律师到法院起诉离婚。"

    她苦涩地抿嘴摇了摇头"我父亲是在他们家的提拔下起来的,还有我大哥,我嫂子,她们都需要顾家的提携……"

    "你有没有替自己想想!!!"

    我癫狂地怒吼之后,双手将茶几上的茶壶杯盏扫到了地上,眼泪再也抑制不住,俯身伏在茶几上泣不成声。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