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女子监狱的那些年 > 第四百四十五章 当生活变得困苦
    我苦涩地笑了一声,顺手把两把钥匙扔进了路边的垃圾箱里。

    从餐厅吃过饭回来后,我在办公室枯燥地闲坐到九点,心里还是感觉有些不放心,便披上外套踱着步子往监舍楼走去。

    今晚的夜格外黑暗,天空中被黑云覆盖着,没有一丝星光透出来。路过监区的岗哨时,两名女狱警看见是我,连忙把路杆升了起来。

    我走进灯火通明的监舍楼,监舍里犯人们已经躺下安然入睡,繁重的体力劳动让她们疲倦不堪,有打鼾声此起彼伏地响起。

    我来到六号监舍门前,监舍里只睡着一个人,就是那个身材粗壮的号长。

    我拍了拍铁门把她叫醒"起来!"

    她连滚带爬地站起来说"指导员,什么事?"

    我问"为什么整个监舍就你一个人回来了,别的人都哪儿去了?"

    听我提起这个,她立刻气不打一处来"还不是因为那小贱人!连点活儿都干不来,整个是傻逼一个,搞得所有人都不能睡觉!"

    她突然意识到我是沐碧晨的维护者,才悻悻地住了口。

    我对着这女人冷笑着问"她们都没能回来睡觉,你怎么就回来了?"

    胖号长低着头声音越来越小"我负责的是第一道工序,只需要把布料裁剪出来就可以完工了。"

    车间里的制衣过程和沐碧晨单独工作还是有些差别的,一件衣服的制作过程,被拆分成十几道工序,每个人负责其中一道,这种流水线作业的方式要比传统工作方式更加具有效率。但这种作业方式会给人造成紧张感,其中一个环节出现差错,整个生产环节都会被影响。

    沐碧晨第一次参与这种生产方式,以前她们关在自己的房间里,一天做几十件衣服的量,比起那些工作熟练的犯人们,就跟玩耍似的。她尚未磨合进队伍当中去,速度太慢自然会影响到队伍的总体进度。

    我表情严肃地盯着胖号长问"b601,你叫什么名字?"

    "报告,报告指导员,我叫毕方。"

    我转身离开了监舍楼,转身往车间的方向走去,地面被挂在高铁架上几千瓦的大灯照射得如白昼般明亮。我没有直接走进车间里,而是默默地站在窗外,心情复杂地看着里面的情形。

    整个车间里只剩下十几个人和一个管教。朱文文困倦地躺坐在布料堆里打着哈欠,六号监舍的这些人都坐在缝纫机前,脸上显得很阴沉。

    由于沐碧晨拖了整体的后腿,她们把她安排到了最后一道工序,上扣子缝制袖子边沿和裤子边沿。

    前面的人每完成一道工序,会把衣服传递到下一个人手中。在这些熟练的犯人手里,一道工序也就是几十秒的时间,我看到一件件的半成品衣服被传递到最后,在沐碧晨的旁边堆积成了小山。

    最前面的犯人已经完成了最后一件,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回头看了看坐在最后手忙脚乱的沐碧晨,厌恶地责骂道"傻逼,还骗我们说你很熟练,敢情他妈的是个生手。搞得我们所有人都得熬夜。"

    另一个犯人也完成了手里的活,随口附和说"就是!什么人这是!我看她就是成心的!"

    "真是的,这种人怎么就安排到了咱们监舍里,真是倒霉催的!"

    沐碧晨愧疚地抬起头道歉"真对不起,各位。"

    "道歉有什么用!能弥补回我们损失的时间吗!"

    朱文文从布料堆里站起来,打了个哈欠说"行了,都少说两句吧。"

    最后一个犯人完成了手中的活计,皱着眉头把衣服摔在沐碧晨的身旁,她抬起头歉意地笑了笑,继续埋头在缝纫机前忙碌。

    这些犯人都围在朱文文左右说道"朱管教,我们都任务完成了,让我们先回去吧。"

    朱文文有些为难地皱着眉头说"就剩下她一个人了,总不能把她一个人丢在这儿吧?要不,你们都给她搭把手?把定量干完一起回去?"

    这些犯人都不乐意了,冷着脸纷纷说道"我们今天就已经够迟了,要不是因为她,早去回去了?还帮她?这要帮到什么时候去?"

    沐碧晨抬起头露出谦卑的笑容"对不起,各位,朱管教,你还是带她们先回去吧,我这活时间还长呢。"

    朱文文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quo

    t;你还有时间说话呢?今天晚上不想睡了是不是?"

    "既然这样,我给值班室打个电话,让她们过来一个人把你们带回去,我还得继续看着她。"

    我从车间大门外走进来,对朱文文说道"朱文文,你先带她们回去,这儿由我来看着。"

    朱文文为难地看着我的眼睛"指导员,怎么能让你替我们看犯人呢?"

    我不容置疑地说道"没什么不可以的,你先把她们带回去。"

    朱文文不再坚持,带着干完活的犯人们离开了车间。

    这时偌大的车间里就只剩下我和沐碧晨,她依然低着头趴在缝纫机上,脚下的飞轮随着踏板飞快转动。

    她没有抬头看我一眼,也许是怕抬头耽误了时间,也许是心里面还在记恨着我。

    我轻叹了一口气,坐在她旁边的缝纫机上,提起她身旁那些还没有完成的衣服,放在了缝纫机上开始缝制。

    她低着头倔犟地说道"不用你帮忙。"

    我只是笑了笑,不去理会她的抗拒,飞快踩动着踏板缝合裤边,时不时地扭头去看沐碧晨的劳作。她的确是那种不太适合体力劳动的人,手和眼的协调性太差,时不时还会弄错,浪费了许多宝贵的时间。

    过了十几分钟的样子,朱文文回到了车间,看见我趴在缝纫机上,也连忙走过来坐在机子上帮忙。三个人的工作效率多少要快一些,没多久沐碧晨身边的那一堆衣服就见了底。

    朱文文站起来对我说:“指导员,你先回去吧,再让我来看着就行。”

    我看眼下也没有什么事,只好拍拍膝盖站起来说道:“那好,我就先回去了,等她完工以后,你带她回监舍早点休息。”

    我刚准备离开,就听见不知从何处发出的咕咕声响,回头一看,沐碧晨脸颊通红趴在桌子上,艰难的咽着口水。

    她一定是饿了,是犯人的伙食让她不习惯吗?监狱里的饭菜通常都是硬馒头,肥肉炖白菜,午饭有时候会做大米,但菜基本是一样的。

    但千万别认为在里面就只能吃这些东西,整个女子监狱里类似饭店的餐厅就有三座,但这些餐厅都是要花钱的,饭菜的价格标准比五a级旅游景区的饭店标准还要高一些,支持所有银联卡,甚至还可以手机支付。

    我敢保证沐碧晨之前对金钱根本没什么概念,或许以为在监狱里钱没什么用,结果恰恰相反,这个地方金钱的吞吐量可以说是仅次于酒店的,抽高档香烟,吃名贵菜肴的大有人在。

    她以前有市长做靠山,就算吃海鲜鱼翅都不用花钱,但是现在身无分文,只能排队啃馒头就白菜帮。

    我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下,回头对朱文文说道:“朱文文,你先回去吧,待会儿我把她送到监舍里去。”

    朱文文乖巧地点了点头,对我说:“指导员,那我先回去了。”

    不得不说这个女孩子还是聪明的,懂得察观色。

    等她走后我从口袋里掏出几块饼干,递到沐碧晨的面前说:“吃点儿这个垫垫肚子。”

    她红着脸摇了摇头:“我不饿……”

    我听到她的肚子又发出了咕咕的声响,沐碧晨的脸上显得更加窘迫,只好伸手把饼干接到手中,撕开袋子大口大口地嚼了起来。

    也许是饼干没有丁点的水分,她吞咽了几口,碎屑呛到了喉咙,因为难以下咽而涨红了脸。

    我低声对她说道:“你慢点吃,你的瓷缸在哪里?我给你打点水。”

    她连忙弯下腰去捡地上的瓷缸,一边说道:“不用麻烦你,我自己来吧。”

    我笑着摇摇头,从她手里夺过瓷缸,转身往热水器走去。

    她从早上一直干到现在,恐怕连口水都没有来得及喝。

    我走到车间角落里的热水器前面,蹲下来打开了龙头,只流出半杯浑浊的带着水垢的水。

    我端着这半杯水走到沐碧晨面前,不好意思5;152358090191031地说:“水就只剩下这么一点了,你将就着喝吧。”

    她点点头把瓷缸从我手里接过来,仰头大口地灌了下去,丝毫都不在意水里的浑浊颗粒。

    我心中感慨万分,环境真的快速能改变一个人,就像我以前做梦也想不到,高高在上如仙子般的沐碧晨,会饿到吃饼干都被噎住,会像牲口一样狂饮污浊的水。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