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女子监狱的那些年 > 第四百七十三章 确立调查方向
    秦鸿雯没有等我去问,便靠在沙发上说道"张燕亲口告诉我们,真正掌控女子监狱的是一个男人,他躲在监狱外面的娱乐场所中,通过各种方式和监狱里的人们有各种各样的联系。张燕形容这个人说是手眼通天,他利用手中的财富广交各路商人和官员,他利用一个个情色陷阱把这些官员绑架在自己的利益集团周围。"

    秦鸿雯苦涩地笑了笑说"张燕对我说,如果不是这次上面的反腐力度大,几乎横扫了半个江城市的官场。这个男人所拉拢的官员们全部都落入法网,调查组是永远也无法接触到核心的。她也没有胆量站出来指出幕后黑手。"

    我问"她说的这个男人是不是监狱长的儿子?韩为先?"

    "没错,她的说法和你当初得出的结论是一样的,所有这一切的利益全部集中在韩为先身上,至于米若华监狱长,她只是个用权利来放纵家属,补偿儿子的帮凶。就连现在米若华的供认也只是在替儿子顶罪而已。”

    我又继续问她"张燕手中有什么可靠的证据吗?"

    秦鸿雯遗憾地摇了摇头"她没有直接的证据来证明,但我就是相信她所说的话,韩为先必定是造成这一切的幕后黑手。如果没有你送上来的那些证据,我一定会竭力主导调查组往韩为先的方向调查,可是你送的这些假证据让调查组相信了,他们已经把全部方向对准了米若华,反而会让韩为先逃过罪责。"

    我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我送上去的那些东西成了韩为先逃过罪责的利器,如果说将来韩为先真的逃过罪责了,那我就是一罪人。当时我要知道这东西是决定转折的证据,我是绝对不会把东西给送上去的。

    做了错事当然要想办法补救,我的补救办法其实就是想办法把韩为先的罪证找出来,以证明我之前送上去的证据是假的。虽然我目前还没有任何的头绪,我至少应该知道从该从谁的身上下手。

    为了阻止韩为先逃脱法律惩戒,不让他的母亲替他顶罪,我必须主动承担起这个责任,当然是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余莎莎是阴谋的实施者,那我就要从她的身上来找回整件事情的真相。

    但这件事情我还不敢和秦鸿雯去说,她万一要是知道我是受了余莎莎的威胁才把证据送上去的。她肯定会刨根问底,直到把我和沐碧晨发生的那点事儿给挖出来,这是我最大的把柄,也是让我寝食难安的心病。

    也许还有一个人,也可以在她的身上找到证据。我立刻开口说道"你还记得那个叫郑伊涵的女犯人吗?你曾经让我在她的身上寻找证据,虽然后来她用假的财务报表来欺骗了我们,最后使得卢雨被当作棋子被抛了出来。但是我认为她的手里还是有真正的证据的,不然监狱长米若华不会那样费劲心思的保全她的生活条件,最后还把她想办法弄到了a监区。"

    秦鸿雯静静地坐在哪儿,眼睛里突然泛起一丝光彩,却有些不抱希望地说"这倒是个突破口,但是你可别忘了,这个女犯人和韩为先的关系不是一般亲密,她是韩为先的核心人物,从上次那件事就可以看得出来,她是绝对不会倒向我们的。"

    我不以为然地摇摇头"此一时,彼一时,事情是会不断发生变化,韩为先以前的能量是可以保全她,但现在他们没有了任何希望。我不相信她还那样认为韩为先无所不能。现在女子监狱完全落在我们的控制中,现在可以正大光明地把郑伊涵弄到b监区来,我们慢慢地炮制她,直到她把所有韩为先的犯罪证据吐露出来为止。"

    秦鸿雯没好气地瞪了我一眼"说的什么话,炮制,说的就像那盖世太保似的,我不许你干那违法的事情。可以从郑伊涵的身上下手,但是必须规规矩矩地来,不能做出任何出格的行为。"

    秦鸿雯说这话我虽然不以为然,但却不能违背,她这种人就是太爱守规矩了,容不得半点阴谋诡诈,要知道我们的敌人韩为先可没有什么限制,估计他连杀人的事儿都能干的出来。

    她不知道我还有另外的渠道,那就是余莎莎,余莎莎我是肯定要秘密去接触的,虽然有一定的风险,但我还是要去做。到了这一步,韩为先和我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大敌。

    虽然韩为先明面上的助力已经被巡视组拔除,但他暗地里招募的那些打手保安,对我有很大的威胁。

    秦鸿雯从沙发上站起来,轻捋着长发向卧室走去,一边说"我先去休息了,餐桌上我给你留

    了饭,吃过后自己收拾一下。"

    空旷的客厅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我低声叹了口气。幸好顾丹丹来找我的事情秦鸿雯不知道。不知为什么,从去年开始,我的桃花运就旺盛的很,接触关系近的女人比我此前的二十年的人生遇到的女人还要多的多。我不知道这对我来说到底是福还是祸。

    等我把碗筷收拾完后,把地板擦洗干净,走到卧室秦鸿雯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我轻轻地走到床边,尽量不发出响动惊醒她。

    我躺到被子里关上了床灯,盖上被子躺下,睡梦中的秦鸿雯翻身过来,贴身躺在了我的怀里。

    我心里十分欣慰,至少她现在还没有对我产生疑心,或者说她对我的感情还维持着她的信任。

    我在心里默默地想着,我已经犯过一次错误,同样的错误我绝对不会再犯第二次。

    第二天早上,我开车回到监狱,进入监区中队办公室。

    张燕已经从监舍楼例行检查回来。她微笑着看了我一眼,从自己的抽屉里拿出文件递到我的手里说"这是秦监狱长下达的文件,让你拿着这个文件把郑伊涵从5;152358090191031a监区接过来,这个女犯人重新归我们b监区管理。"

    秦鸿雯的办事效率挺高,昨天刚在家里决定了的事情,她就已经把文件命令给下达了。

    我点了点头说"既然这样,我现在就叫一名管教员跟我一起过去。"

    我拿起桌上的电话给监舍楼值班室打了过去,接到电话的是王蕊,她今天在值班,正好就她了。所有管教员里面我用的最放心的就是她,毕竟当初我给她当过名义上的师父。

    我说"有个事要你跟我一起去办,你交代工作后就来中队办公室。"

    王蕊很痛快地答应了。

    我和张燕面对面随便闲聊了半个多小时。说起来也奇怪,我和她早已经认识,从我来监狱上班起她就是监区指导员,但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我和张燕说的话总共加起来,也没有闲聊这半个小时说的话多。

    当初她对所有人都是摆着那样一副臭脸,说话也很难听扎刺。我和她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很多时候都是拿话顶她或者阳奉阴违。但顶牛归顶牛,当初我就猜测在监狱里,张燕绝对不会威胁到我的生存,从今天来看我当初的猜测是正确的。

    张牙舞爪的人不一定是对你最坏的,还有真正咬人的狗是不叫的。

    但我没猜测到米监狱长倒台后,她的性格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我心中感慨万分,原来张燕才是隐藏最深的人,她能在这样一个环境里保持住自己不被那些人同化,让我佩服万分。

    我其实十分想问张燕是如何同卢雨搭班子的情况下虚与委蛇的,但我没好意思去问,她现在给我的感觉还是非常陌生的,尽管我们聊了家长里短的许多事儿,她给我的感觉依然是很模糊。

    王蕊在办公室外面敲了敲门,我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门口对她说"走,我们到a监区接犯人去。"

    王蕊好奇地问我"我们去接哪个犯人啊?"

    "问这么多干什么,等你去了就知道了。"

    监狱所有监区的办公室都在同一座楼里办公,a监区的中队办公室在一楼的另一侧,我领着王蕊走到门口,a监区的中队长是年龄比较大的一大姐,看上去亲和稳健,她就站在门口等着我们。

    看来她也接到了秦鸿雯的文件,她上前一步和我握手说"我和你一起去监区交接犯人。"

    我点了点头,跟在这位a监区长的身后,往监舍楼走去。

    a监区是整个女子监狱条件最好的监区,我在里面工作了一年半,却一直未能到里面参观一下,只是远远地望见她们的放风操场和监舍楼。监舍楼外墙的白漆每年都要粉刷一次,看上去永远是洁净如新的。

    它是江城市女子监狱的模范监区。所有上级领导来视察的时候,安排参观的都是a监区。它里面关押的犯人也都是刑期很短的,基本上都在三年以下的。生活条件好到让别的监区的人为之向往。

    想到这里,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知道这模范监区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