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女子监狱的那些年 > 第五百二十六章 证据确凿,不容抵赖
    这两位司法局的干部看上去都很面熟,我想起来了,记得上次我被带到司法局时,审讯我的人中间就有他们,其中一个是看似笑容宽厚的笑面虎,另一个则是不苟笑的冷面男。

    那冷面男将我的心理咨询室左右参观了一遍,冷笑着说道"看看,这就是女子监狱里最豪华的房间,名贵家具名贵地板,比监狱长的办公室还要气派!"

    笑面虎装腔作势地长叹一声说"我们这些年一直在强调内部纪律,整顿腐败,却一直都不能将蛀虫清肃干净,究其原因是什么,就是我们的基层出了这些人,小官巨贪。"

    我从沙发上站起来,不卑不亢地说"两位领导,不要一上来就给我扣帽子,我真的承受不起。"

    那冷面男冷酷地看了我一眼说"你就是刘良,对吧,去年我们也对你进行过一次严格审查,上次能让你侥幸逃脱,但这次,看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

    笑面虎朝我挥挥手对我说"你坐下吧,把自己的问题清清楚楚地给我们进行交代,不要有半点遗漏。"

    我无奈地坐下,两名狱警守在门口,这两位领导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

    我低下头说"我没有什么好交代的。"

    "没什么好交代的?"冷面男哼哼了两声"那我来问你,那六名怀孕的犯人是怎么回事?还有那三名怀孕的管教组长?你利用你的特殊性和身份,把监狱里当成你的皇宫了吗?"

    我毫无变色地慨然面对"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我不会接受你们强加给我的任何指控。"

    冷面男指着我站立起来"你还想要我们如何调查,她们都是你管辖下的犯人,现在怀了身孕,这事实还不够清楚吗!"

    那位笑面虎领导脸上也没有了笑容,义正辞严地对着我说道"刘良,我们现在面对你,是在给你反省的机会,等我们把证据放到你面前的时候,就不会再对你客气。"

    我气急地对他们说"这种事情我没有做,我为什么要承认。"

    "好,你不见棺材不落泪是吧。"冷面男转身对那两名法警说道"你们在这儿给我看着他,我这就去调查取证。"

    心理咨询室再次陷入了寂静之中,这两位来势汹汹的司法局官员已经下楼去调查取证。不出意外的话,有人早已经把证据给她们准备好。我坐在这里只是束手待毙而已,可我还有别的办法吗?

    一直以来,我都是在她们的监视和控制下,好像从来都没有逃脱过,现在他们针对我布下的陷阱,开始发挥作用。

    我静默地等待了半个小时,在这两名法警鄙视的目光下坐在沙发上。

    两位领导快步回到心理咨询室,其中冷面男手拿一叠材料,从中抽出一张纸展示在我的面前"这是所有指控你的受害人的签字和手印,现在,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我眼睛定定地看着那上面签下的名字,有些犯人我根本就不认识,但她们留在纸张上的指印仿佛是对我无声的嘲笑。

    我抬头坦然地说道"我不承认,这几个人我有些都不认识,这是她们栽赃嫁祸。"

    冷面男阴测测地笑了"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没关系,你留下的种还在她们肚子里呢,她们已经集体申请了人工流产,我们可以请医生在未成形的胚胎中提取dna进行化验,一旦和你的dna配型成功,我看你还怎么死鸭子嘴硬。"

    我靠坐在沙发上默然无语,这是我最害怕的事情,因为陷害我的人肯定会把这一步考虑进去。

    三个管教组长和六名犯人集体怀孕,他是如何获得我的精子,又是如何成功地转移到这些犯人的体内的,想完成这些步骤,离不开医学设备。也许监狱诊所里的医生,还有监区里的这些人共同完成了这个阴谋。

    仔细想想一个月以前,我都和谁有过那方面的接触,和顾丹丹有过一次,还和沐碧晨有过一次,可这两次都是在市里的酒店里。

    我想明白了,顾丹丹和沐碧晨,她们中的一个很有可能被韩为先利用了。

    面对这样的绝境我毫无办法,难道只能闭目等死吗?

    我绝望地闭上眼睛,这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你还是不肯交代吗?那好,跟我们到司法局,你在那里好好想清楚自己的问题。把他铐起来带走!"

    两名法警粗暴地把我从沙发上拖起来,将我的双手反剪到背后戴上手铐。这个时候他们对我没有丝毫地作为人的尊重,因为在他们的眼里,我已经和畜生等同。

    我被他们从办公楼上被押下来,有许多管教员们在楼道里围观,她们用厌恶的表情看着我,有人甚至冲我吐口水。我看到我们监区的几名管教,她们脸上的表情更为复杂,有人同情,有人鄙视。王蕊远远地站在人群之外,她的脸上涌现出难以置信的表情。恐怕在整个监区里,也只有她相信我是清白的了。

    张燕站在中队办公室的门口,她不用再伪装自己,表情中带着胜利者的冷笑看着我,随后对围观的管教们说道"都看什么看,强奸犯有什么可看的,都给我散了。"

    出了这种事情唯一的好处就是,我能看清楚所有人的真面目,她们不用再装腔作势,也不用在我的面前表演。

    我被押进了司法局的车里,左右两边各一个法警将我看得死死的。我目光茫然地望着前方,等待着自己前途可悲的命运。

    他们把车停在司法局的楼下,法警下车后押着我往楼上走去。对于这个地方我已经不陌生。

    江城市司法局的大楼一共有四层,第一层基层科室的办公地点,第二层是领导们的办公室,三楼是会议室,娱乐室,和党员活动室,第四层是用来进行对司法干部的审查和培训学习教室。

    这座楼还应该有地下室,用来当做废旧仓库和中央空调的机房和车库。

    如果有可能,我希望自己能从这里逃出去,明天就是雯雯回到江城市的日子,我必须想办法出去见她一面,因为这有可能是我们的最后一面。

    我当然是被他们押到了四楼,来到一间用来临时关押犯了错误的干部的房间里。

    这房间我以前来过,现在看上去依然不陌生。房间里只有一张铁制排椅和用来铐人的暖气管子,我当然就被他们铐在了暖气管子上。

    他们没有立即对我展开审问,把我留在这里等待反省。

    过了半个小时,进来个医生打扮的人,他拿着抽血管子在我的手臂上采集了血样,应该是拿去做比对了。

    我的眼睛看着后墙上只有一米见方的窗口,我也只能从这里分辨出现在的大概时间,此刻窗外的天色已经逐渐黯淡下来,已经是下午七左右。

    这个时候雯雯应该在省城的家里准备出行的用品,她已经有了六个多月的身孕,行动已经相当不便。为了自己和孩子旅途不受颠簸,她应该会选择乘坐高铁或者飞机,如果自己开车的话,路上耗费精神也有些危险。

    从省城坐飞机来江城市只要半个小时,坐高铁也只需要一个小时,她应该会在清晨的时候做好准备出门,到达江城市的时候也就是明天上午九点钟以后。可我现在被关在司法局的大楼里,根本没有见到她的机会。

    我给她买的钻戒还装在贴身的口袋里,车里的那九百九十九朵玫瑰也会慢慢枯萎吧。

    整个夜晚我都没有合眼,望着那窗口的繁星,直到天色再次开始发亮。

    房间的防盗门哗啦一声被人打开,那位冷面男站在走廊里,身边跟着两名法警,他对他们下令说"把他带到隔壁的房间里。"

    我戴着手铐被他们押到隔壁的审讯室,在一张椅子上坐下,对面的桌子后面坐着昨天的笑面虎和冷面男。

    墙上的筒灯突然间打开,刺眼的灯光使我的眼睛泪流不止。

    估计这个时间是凌晨六点钟,他们居然会在这个时间段来审问我,离上班的时间还有两个小时,这好像不符合他们的作息习惯。

    冷面男把几张化验结果拍在了桌子上,冷笑着对我说"这是她们体内流出的胚胎的化验结果,和你的dna比对完全一致,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我靠在椅子上无力地说道"既然你们认为自己证据确凿,那还来问我干什么?"

    笑面虎双手十指交叉敲击在桌面上,不紧不慢地说"这个问题,当然已经是板上钉钉,你想抵赖也抵赖不掉。但我们今天要问你的是,你贪污索贿的问题。"

    我突然警醒过来,坐正身体问"难道说这方面,你们也能制造出证据来?"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