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赘婿夫君 第一章 赘婿

小说:重生之赘婿夫君 作者:里歪夫人 更新时间:2020-11-22 04:22: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七月初七,夜,江淮大雨。

  江南首富余家正门外,门廊上的红灯笼随风飘荡,颇有几分诡谲,只见到一阵惊雷响起,写着喜字的红灯笼被风雨撕扯的更厉害了。

  越过气派的余家大门,顺着长长的抄手游廊,往余家大宅正南方向的文澜院里,只见到一位穿着喜服的男子,正是余家“新娶”的赘婿,在新婚夜被这余家大小姐余明珠给挡在了门外,一众丫鬟和仆妇站在屋檐下,看着那位“赘婿”在雨里被淋成了落汤鸡。

  大丫鬟染春对着门里的余家大小姐余明珠说道:“小姐,姑爷身子骨弱,您就让姑爷进去吧。”

  这位是从西北之地一路逃荒过来的,名叫顾怀明,据说先前乃是官宦子弟,后来落难,其祖父和余家老太爷乃是故交,十几年前立下婚书,他凭着半块双鱼玉佩,入赘了余家。

  大雨滂沱,这赘婿顾怀明已经在雨里站了两个时辰了。

  余家大小姐此时躺在床上,一张小脸惨白之极。

  突然外面一声惊雷,床上的人儿突然惊醒。

  余家大小姐有些茫然地看了看四周,她喃喃自语道:“这是哪里?”

  染冬走过来之后,轻轻拍了拍余明珠的肩膀。

  余明珠恍恍惚惚之间发现自己似乎躺在以前余家的闺阁之中,身上还穿着喜服。

  她站起来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画面,顿时有些恍惚,她已经死了,这是在梦中,还是在哪里?

  还没等余明珠想明白,外面的敲门声响起,只听到一个女声喊道:“小姐,你就让姑爷进去吧,要是老太爷知道了,肯定会怪罪您的!”

  余明珠恍惚之中走到门边,推开了门,入目便是站在大雨之中的顾怀明。

  顾怀明单薄的身子屹立在大雨之中,可是她分明记得顾怀明已然须发皆白,可是现在确实少年模样。

  难不成上天见她可怜,便许她一场幻梦?

  染冬见到自家小姐如此,便赶忙开口说道:“小姐,姑爷还在雨中站着呢。”

  余明珠与顾怀明对视,他还是那副模样,一双黑眸深不见底,余明珠还记得当初他二人和离之时,顾怀明眼中也是这样的神色。

  顾怀明向来喜怒不形于色,她如何苛责于他,他都不会说半个字,当真隐忍之极。

  余明珠对顾怀明的感情非常复杂,她成婚之前同表哥苏文景有过一段情,说到底也只是年少不懂事,她知道祖父不可能让她嫁出去,而苏文景也不可能入赘余家。

  起初她对顾怀明并不反感,甚至对这个云淡风轻的夫君还有几分好奇。

  可是她却在顾怀明眼中看到了刻骨的冷漠。

  他对待她,并无半点温情。

  她当年心高气傲,自觉顾怀明这样的落魄贵族子弟,能给她做赘婿已然是高攀了,他有什么资格,如此轻视她。

  只是余明珠越是做出出格之举,顾怀明便越是冷漠。

  他们成亲三年,顾家平反,余明珠与顾怀明和离。

  从此两家再无瓜葛,顾怀明后来身居首辅之位,余明珠也未曾有过任何攀附之举,祖父为她找了一任夫君,只可惜那位夫君是个狼心狗肺之人,不仅陷害余家参与靖王谋反一事,还将余明珠抛弃在乱民中,余明珠为人坚毅,千辛万苦找到苏文景,却被苏文景拒绝,她又跑到了京城,在顾怀明的宰相府门外,跪了一夜。

  余明珠的祖父被判五马分尸之刑,京师城破,她跟随流民,一路逃往南方,却在路上遭遇叛军,被一位叛军首领据为己有。

  叛军被朝廷剿灭,她被一位白发将军斩于马下。

  余明珠自然记得那人的样子。

  那人便是同她有个三年挂名夫妻的顾怀明。

  顾怀明年方四十便已然白头,世人皆说顾怀明是救世能臣。

  就当做一场梦吧。

  余明珠低声说道:“让他进来吧。”

  染春和染夏大喜,但是还是扶着顾怀明进了屋子,染春服侍顾怀明换掉了那一身衣物,又洗了个热水澡。

  余明珠穿着一袭红衣,神情有些恍惚。

  顾怀明走到余明珠身边,低声说道:“夫人可是不舒服?”

  余明珠抬头望向顾怀明,她鬼使神差轻声问道:“顾怀明,若你杀了我,会不会特别难过?”

  因为声音极小,丫鬟们听不见。

  顾怀明顿时有些不解,他不太明白,余明珠为何会问出这样的话。

  “我为何要杀你?”

  余明珠嘴角露出一丝浅笑。

  染春看到余明珠脸上露笑,心中很是高兴,便拉着染冬的手悄声说道:“染冬姐姐,我们走吧。”

  几个丫头离了洞房。

  其实余明珠知道顾怀明并非有意要杀她,毕竟当时她带着面纱,叛军头领将她推至身前,顾怀明也是失手,她依稀记得顾怀明揭开她的面纱时,脸上悲怆的神情。

  她当时竟觉一丝慰藉。

  她不知道自己是在地狱,还是临死前的一丝幻梦。

  只是这一生颠簸,她似乎未曾获得任何男子真心的爱,也未曾获得一世圆满。

  她对着顾怀明说道:“顾怀明,你可曾爱过我?”

  此时的余明珠着实有些奇怪,顾怀明纵使如何沉稳,却也经不住一个女子这般问,顾怀明耳朵有些许红,此时乃是洞房花烛夜,嫣红的烛火衬的余明珠的脸美艳之极。

  世人皆说,余家独女明珠,乃是江南第一美人,长相艳丽非凡。

  顾怀明蠕动了嘴唇,却被余明珠捂住了唇。

  “不必说了,不过是一场幻梦,你我,快活就好。”

  余明珠脱掉自己的外衫,伸手轻轻勾起了顾怀明的腰带。

  长长的纱幔随风飘动,床上人影绰绰。

  幻梦温存,一晌贪欢。

  余明珠想,自己当年应该是挺喜欢顾怀明的,只是她太过要强,无法忍受一个男子对自己如此冷漠。

  昏昏沉沉之间,余明珠闭上了眼睛,真不知道人死了之后会去哪里,她能见到自己的祖父和母亲吗?

  如果能,那便太好了。

  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