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赘婿夫君 第八章 大戏(五)

小说:重生之赘婿夫君 作者:里歪夫人 更新时间:2020-11-22 04:22: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余宝庆看了看余明珠,心中想着画中仙,最终开口道:“老祖宗,明珠姐夫与我很是投缘,我就多与他喝了几杯……”

  余宝庆的眼神闪躲,一旁的余明湘顿时有些焦急,只听到这余明湘开口道:“平日里让好生读书,你看看找到个人就知道喝酒,真是该打。”

  这余明霞拿着团扇,作势欲打,老太君看着这一幕顿时心烦,她给身边的赖二使了眼色,赖二点头,不动声色的出了门。

  “老太太!宝少爷!奴婢不想跟着大姑爷走!”

  门外响起一阵哭声,只见到小红满眼通红地跪在门外,看起来倒是分外的可怜,不知道还以为这小丫头受了多大的委屈呢。

  王氏率先走出去,对着小红说道:“有什么话,你慢些说,在院子里大喊大叫惊着老祖宗,你担待的起吗?”

  小红在地上磕着头,整个额头都红了。

  几个小辈搀扶着老太君出了门,看到跪在地上的小红,只听到这小红开口说道:“老太君,您可要为奴婢做主啊!奴婢不想死啊!”

  余明珠忍不住看向外面,只见到顾怀明慢慢悠悠地走到院子里,似乎对眼前的一切,丝毫不以为意。

  老太君继续问道:“你倒是说说看,到底是怎么了?”

  小红畏畏缩缩地说道:“奴婢原本是宝少爷房里的,今日西府大姑爷同宝少爷喝酒,酒醉间轻薄了奴婢,奴婢……”

  sm.xbiqugela.

  老太君看着余明珠,面有难色,老太君继续问道:“即是西府姑爷看上了你,那我便把你送到西府,你又何必如此?”

  “奴婢本想着到西府好好伺候主子,可是方才奴婢伺候大姑爷上车的时候,大姑爷对奴婢说,今日我让他在明珠小姐面前失了体面,他到了西府定然要打死奴婢,奴婢心里害怕啊!”

  小红跪在地上,朝着老太君磕头。

  老太君气的脸色青白,她看向顾怀明,厉声说道:“怀明,你可有什么话好说?”

  顾怀明低声说道:“回禀老太君,我未曾说过那样的话,也不曾轻薄过她。”

  小红听到之后顿时抬起辩解道:“姑爷,你怎么能如此无情,分明是你拉着我的手说……”

  余明珠走到小红身边,淡淡问道:“你可是处子?”

  小红顿时一愣,她脸色有些不自然地说道:“奴婢……奴婢……”

  余明珠继续到小红身旁道:“我的夫君可曾同你同床?”

  小红顿时脸色一红,她看向余宝庆,羞赧道:“姑爷只是拉我的手,亲了奴婢一下,未曾……”

  “所以说你们没有同房?你若不是处子,便没有资格入我西府,便是通房丫头也要身子清白。苏嬷嬷,给她验身。”

  跟在余明珠身后的苏嬷嬷走出来,一把手抓住小红的胳膊,笑着说道:“跟老身去屋子里看一看,若你真的是处子,我家小姐定然会给你讨个公道。”

  小红脸上一阵惊恐,余宝庆更是脸色一变。

  余明珠趁着旁人还未曾说话,便直接对着老太君说道:“老太君,宝庆房中丫鬟多,各个都长的风流漂亮,只是宝庆的年纪太小了,以我对夫君的了解,他未必有这样的心思。”

  老太君未曾想到余明珠会如此袒护顾怀明。

  此时的顾怀明脸上神色依旧淡淡的,看着倒不像是被人陷害,反而像是在此地神游。

  片刻之后苏嬷嬷拉着小红出来,冷笑道:“回禀东府老太君,大小姐,这死丫头早就破了瓜,可不是什么黄花大闺女,一个破鞋也想入我们西府,真是笑话。”

  东府众人脸色难堪之极。

  这小红想着自己帮了东府这么大的忙,若是老太太能看在这个情分上,让她做宝庆的妾氏,尽管她同宝庆早就有了首尾,便未曾应答,她没想到余明珠居然真的会找人来验,身边居然带了会这种功夫的嬷嬷,这下子她恐怕是活不成了。

  老太君着实气急,她厉声说道:“你一个正经丫头!居然如此不要脸!赶快把这个贱蹄子给我拉出去打死了!”

  赖二赶忙同一群仆妇把小红给拖走了。

  老太君赔笑着看着余明珠。

  “明珠啊,我真是老眼昏花了,让你在府里受委屈了,这宝庆府里的丫头们,也该清理清理了!你昨日成亲,这个镯子就送与你,当做我东府的礼。”

  这小红是她亲自调教的,方才放入宝庆房中不过五日,这贱人就爬了床!

  老太君从手上取下来一串金镶宝石的镯子,直接戴在了余明珠的手腕上。

  上辈子老太君似乎也送过这个,后来她落魄将这镯子买了,当铺的老师傅看了她一眼。

  幽幽说道:“这东西戴久了对妇人可是极其不好,这镯子是空心的,里面是麝香,会导致妇人不孕。”

  余明珠笑了笑,她朝着顾怀明使了一个眼色,顾怀明眸光微微一动。

  两人同老太君告别,染秋和染春在门外等着他们,染春的神色有些不太自然,余明珠心中冷笑。

  顾怀明扶着余明珠上了车。

  坐到车上之后,顾怀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余明珠顿觉有些好笑,她忍不住开口问道:“为何叹气?”

  顾怀明看了余明珠一眼,轻声说道:“觉得累了。”

  顾怀明身上的酒气已经散去了不少,眼神也已经恢复了清明。

  余明珠对顾怀明说道:“日后在东府,你需得表现的同我十分生疏,让他们觉得你我早晚都会和离。”

  顾怀明听到这句话之后突然开口道:“难道我们还不够生疏吗?我们本不就是要和离

  ?”

  余明珠听到这番话之后,不知为何有些生气。

  她幽幽说道:“若不喜和离,也可以休妻。”

  余明珠未曾看到她说这番话的时候,顾怀明手指握的泛白。

  两人一路无话,直接到了西府。

  此时依然是夜半时分,老太爷早就已经睡了,说是让他们回来直接安置了。

  余明珠洗了澡,卸了钗环,她特意吩咐染秋来梳头,顾怀明在内室洗澡。

  染秋轻声说道:“小姐,奴发现染春姐姐……”

  顾怀明只穿一袭中衣走了出来,域名追对着染秋说:“先下去吧,屋里不用人伺候了。”

  染秋起身离开,余明珠走到床边,顾怀明吹灭的蜡烛。

  黑暗之中,顾怀明的呼吸分外绵长,余明珠只觉得别扭,此时她满脑子都是昨夜的点点滴滴。

  可是顾怀明此时却分外淡然,似乎同自己躺在一张床上,是一只无比稀松平常的事情。

  “明日你可以去睡书房。”

  顾怀明转过头,在黑暗中注视着余明珠,余明珠只觉得呼吸一滞。

  男人温热的鼻息近在咫尺。

  只听到他淡淡地说了一句:“好。”

  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