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赘婿夫君 第十一章 空心镯子

小说:重生之赘婿夫君 作者:里歪夫人 更新时间:2020-11-22 04:22: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顾怀明不说话放下筷子,朝着余明珠轻声说道:“我错了,夫人莫要再生气了。”

  余明珠顿时一愣,她看着顾怀明,心想他倒是很上道。

  “你错在哪里了?”

  余明珠说这话的时候,自然是没想过顾怀明该如何回答的。

  “错在不该把夫人的有些话当真。”

  顾怀明说完这句话之后,余明珠顿时有些面红耳赤,余万三听到之后顿时有些好笑,他摸着自己的胡子说道:“哈哈哈,怀明啊,要知道女人的话做不得真,明珠这丫头从小便是如此,她想要什么从不直接开口说,须得你去猜。”

  顾怀明点了点头。

  脸上难得露出一丝类似笑意的表情。

  用完午膳之后,侍候的仆人们端上来了茶水。

  余万三喝了一口茶说道:“怀明,你若是闲着无事,带着明珠出去走走,这苏州城的风光此时可是相当好啊。”

  顾怀明放下杯子恭敬道:“好。”

  sm.xbiqugela.

  两人用过午膳,余万三要午睡,便让三人先退下了。

  钱江对着顾怀明说道:“这几日,城东新开了一家酒楼,听说是京城来的大厨,会那炒菜的手艺,据说相当不错,你们可以去尝尝的。”

  顾怀明恭敬道:“好的,岳父大人。”

  钱江点了点头,看了余明珠一眼,便带着人离开了。

  余明珠的这位父亲在府里名声不错,为人简朴,忠厚老实,余允去世这么多年,他甚至都未曾纳过一个妾氏,倒也算的上是个痴情的。

  可是余明珠却知道,他祖父被人下入大牢之后,钱江前前后后纳了数十个姨娘。

  有些人不是没有欲望,而是把欲望藏的太深了。

  顾怀明对着余明珠说道:“夫人是准备回去休息一番再出门,还是现在就出门?”

  今日难得顾怀明这般话多,余明珠便开口说道:“昨夜睡得极好,倒是不怎么困倦,现在便出去吧。”

  染冬站在背后偷笑,倒还真是自家小姐的性子。

  就在此时糜月拿着披风从外面进来,她看到和余明珠并排站着的顾怀明,顿时笑着说道:“姑爷,奴婢给您带了披风,今个儿外面风大。”

  顾怀明接过,余明珠饶有兴趣地看向糜月,糜月倒也不怕余明珠。

  “小姐,姑爷方才说要出府游玩,小十三也去。”

  只见到糜月身后藏着一个半大的孩子,这孩子一副书童打扮,背后背着个小背篓,里面带着些笔墨纸砚。

  小十三对着顾怀明行礼:“姑爷。”

  顾怀明轻声说道:“那我们走吧。”

  顾怀明拉住余明珠的手,糜月顿时一愣,她开口道:“小姐也去呀?”

  染冬听到这话顿时一阵无奈,她急令色道:“不会说话便闭嘴,免得扰了主子的兴致。”

  染冬心里也不大喜欢这个妹妹,她胆子太大,且不会看人眼色,但是奈何家里的娘老子尤为心疼,就求着染冬放到了姑爷身边。

  糜月吐了吐舌头,她不以为意道:“那不正好嘛,小姐和姑爷一起出游,也让府上的那些下人看看,咱们姑爷和小姐是多么恩爱。”

  余明珠顿时起了兴致,她问道:“那些下人都怎么说?”

  糜月见到余明珠对自己说话,顿时有些高兴,便继续说道:“都说小姐您心里还想着那位苏表哥,不喜欢我们姑爷,都是一群爱嚼舌根的,下次奴婢听到,肯定要去撕他们的嘴!”

  这糜月一副斗勇逞狠的表情,倒是个莽撞的性子。

  余明珠觉得有趣,上辈子她确实记得顾怀明屋里有个个性极为鲜明的丫头,最后被钱江派人给打死了,却没想到居然是这样一个人。

  染冬听到自己妹妹这般说话,顿时有些着急,她赶忙对余明珠道:“小姐,糜月她不懂事,胡乱语的,您可莫要怪罪她啊。”

  余明珠眉头微挑,开口道:“她说的对,我同姑爷好好的,那些人却在这里嚼舌根,该打。”

  余明珠对着糜月说道:“若是你以后听到有人这般说话,你便替我教训他们如何?”

  糜月顿时眼睛放光,她赶忙道:“奴婢遵命。”

  糜月说完之后,还得意地看向自己的姐姐。

  顾怀明看向余明珠的目光充满了探究,余明珠回他一个浅浅的微笑。

  两人出了府,坐上马车。

  马车里四下无人,余明珠突然凑向顾怀明:“夫君可否陪我去首饰铺子看一看?去了东府一趟,总觉得自己的首饰都有些俗气了。”

  顾怀明顿时一愣,片刻之后,他开口说道:“好。”

  余明珠朝着顾怀明温柔一笑,两人便不再说话,心中自是各怀鬼胎,只不过终究顾怀明技高一筹,脸色依旧如常。

  余明珠忍不住问道:“夫君整日这般端着,不累吗?”

  顾怀明低声道:“多谢夫人关心,不累。”

  余明珠在顾怀明这里讨了个没趣儿,自然不想再说话,便直接闭目养神。

  不一会儿马车到了首饰铺,顾怀明先下车,而后伸出手准备扶着余明珠。兴许是方才的话让余明珠有些生气,她直接自己下去,不曾搭理顾怀明。

  糜月在顾怀明身边悄声问道:“姑爷,小姐这是又生气了吗?”

  此时余明珠已经入了铺子。

  顾怀明并没有说话,正准备跟上去同余明珠一起进去的时候,染冬出来对着顾怀明说道:“姑爷,小姐想要西大街地藕粉丸子,她瞧着有些生气,不若您亲自去给小姐买一碗?”

  顾怀明有些疑惑,正要说话的时候,糜月抢白道:“姐姐,让我去买吧,姑爷陪着小姐。”

  染冬顿时气得直跺脚,她开口道:“你买地能和姑爷买的一样吗?”

  糜月顿时有些委屈,顾怀明无奈之下,只得开口道:“我这就去买。”

  顾怀明只带着十三,糜月和染冬一起留在了店外。

  染冬有些生气地说道:“小姐心里不高兴,让我们在外面守着,爹娘嘱咐你的事儿你都忘了?尊卑大小你心里啥时候才能分清!”

  糜月心里不服气,她觉得自己做的挺不错的,小姐都夸她了。

  余明珠一个人进到了铺子里,坐在东南角的一个金匠师父,抬头看了余明珠一眼。

  “贵妇人有何贵干啊?”

  余明珠从手腕上摘下来一个镯子。

  “夫君送我了一个镯子,说是实心地,可我却觉得有些不像,特来向师傅请教。”

  余明珠把金镯子递给老师傅。

  老师傅放在耳边敲了敲,笑道:“确实是空心地,您家夫君倒是挺会缺斤短两。”

  余明珠装作不信的样子,央求老师傅把镯子切开。

  “你可想好了,切开了可是很难在修好地。”

  “师傅快些动手吧,若真的是空的,我定然要去找他的麻烦!”

  老师傅切开了手镯,中间果然是中空的,可是余明珠却是一惊。

  这本该塞满了绝子药的手镯,为何是空的?

  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