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赘婿夫君 第十二章 总督

小说:重生之赘婿夫君 作者:里歪夫人 更新时间:2020-11-22 04:22: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老师傅拿着手镯十分可惜地说道:“可惜这镯子上佳的工艺,也不知道是出自哪位高手。”

  老师傅拿着南阳镜仔细端详着,余明珠问道:“老师傅,这镯子能不能修好?”

  老师傅听到余明珠这话,顿时有些生气,老师傅不耐烦道:“你这个妇人,好好的镯子给你切了,现在又要修,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余明珠笑道:“若是老师傅修好了,我给你相同重量的金子,最好完全看不出来痕迹。”

  老师傅收起来镯子,站起来十分恭敬地对着余明珠说道:“夫人放心,抱在老朽身上。”

  余明珠笑了笑,随手拿了一根男子佩戴的玉簪,付了定金之后出了铺子。

  此时顾怀明已然买好了藕粉圆子,小十三恭敬地给她端到了跟前。

  藕粉圆子还冒着热气。

  小十三小心说道:“主子,姑爷为了让您吃上口热地,可是一路小跑回来的。”

  余明珠抬眼看到顾怀明额头上出了一层薄薄的汗水,她接过来只尝了一口,便皱着眉头说道:“这藕粉圆子怎么这么甜?”

  顾怀明一路小跑买的吃食,余明珠只吃了一口。

  小十三接过碗,有些委屈地看向顾怀明,顾怀明轻声道:“你吃吧。”

  纵使不能说主子不是,可是小十三也想说,这小姐实在是有些过分。

  上了马车之后,余明珠觉着有些疲倦,抬起胳膊揉了揉眼,娟纱质地的衣袖滑落,露出一截皓腕,顾怀明伸出手抓住了余明珠的一只手腕,两人之间骤然凑近了不少。

  余明珠有些心跳加速。

  “夫人今日不是戴了东府老太君送的金镯子吗?”

  余明珠顿时一愣,看到顾怀明那波澜不惊的眼眸之后,余明珠笑道:“夫君记错了,我今日没有戴那支镯子。”

  余明珠穿的衣服十分素雅,上身藕荷色梅花锦绣长褂,下身是浅色的银丝马面,头上也只是简单的发饰。

  “想来是我记错了。”

  顾怀明放下手腕,转身看向前方。

  一时无话,马车行至苏州城郊。

  今日天气甚好,倒是有许多游人出来游玩,雁鸣湖边上游人如织,许多豪门大家丫鬟仆妇围成一个大圈,将家里的公子小姐们围在一起,州府的衙门更是派人来盯着场子,看来雁鸣湖上是有大阵仗。

  若余明珠猜的没错,这所谓的大阵仗,便是新到的两省都督。

  苏杭两地乃是江南两省的重镇,江南八大盐商,六家都在苏州,这两省都督新官上任,苏州本地的盐商自然是要前来巴结一番的。

  余明珠记着前世那位两省总督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便烧死了八大盐商的三家,苏家、王家、许家,苏家满门抄斩,王家、许家流放千里。

  后来这位两省总督理清盐务,整顿河运,开通泉州互市,成立市舶司,三年期满,更是直接回朝助沈家平反,而这位名满天下的韩总督,则是后来大梁最年轻宰辅的老师。

  想到这里,余明珠忍不住看向一双眼睛无比澄澈的顾怀明。

  此时余明珠心中突然想到了一句话。

  好风凭借力,送我入青云。

  顾怀明搀扶着余明珠下了马车,一阵微风袭来,顾怀明用袖子替余明珠挡住了风。

  不远处有几个孩子在嬉闹,一只纸鸢落在了他们身旁。

  小十三捡起来,余明珠看出来他眼底的渴望,便对着糜月说道:“你们下去自己玩闹去,我和姑爷在湖边走走。”

  糜月心里高兴,自然是连声答应,染冬还想跟在他们身边,余明珠便笑着说道:“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你同他们一起玩吧。”

  染冬点头,到底是十几岁的女孩,谁不喜欢撒了欢的出去玩乐呢,主子现在不拘着他们,她心里自然也是高兴的,赶忙跟上糜月他们。

  余明珠对着顾怀明说道:“夫君同我到湖边走一走如何?”

  顾怀明拉着余明珠的手,到了走向那杨柳依依之处。

  雁鸣湖并不大,只因为周遭环水傍山,湖边绿树繁荫,湖中诸岛皆是文人墨客的雅居,所以显得越发文雅秀丽,虽比不了杭州的西湖,可是却也别有一番风味。

  余明珠走在湖边,望着那湖中央的大船,船上歌舞升平,丝竹之声不绝于耳。

  余明珠轻声说道:“听闻,新上任的那位韩总督二十宰历任西北诸县,与本朝也算是名满天下,若是再在这江南两省总督的位置上坐上三五年,进入中枢指日可待。”

  余明珠知道余万三此时也在船上,毕竟他也算是江南首富,若是不到场确实有些不给韩奇面子。

  可是余家在京城为官的那位二老爷恩师王皆同韩奇政见不同,余万三也不好太过热情,所以也只是同其他江南富商一起送了礼。

  余明珠本来以为顾怀明会说些什么,可是他却只是淡淡地看着湖水。

  他们顺着湖边走了一会儿,顾怀明的呼吸便有些急促了。

  “夫人累不累,旁边有处小亭子,去那里歇歇脚可好?”

  余明珠顿时有些无奈,她扶着顾怀明的腰,低声说道:“夫君的身子骨也太差了些,走几步就喘,好歹也是西北顾家的子弟。”

  余明珠说话向来如此,说不得软话,便是关心人的话都能说得让人心里不是滋味。

  顾怀明顿了顿,淡淡道:“年少时,受了些伤。”

  余明珠忍不住问道:“那我请个神医给夫君瞧瞧。”

  顾怀明笑道:“无碍,养养就好了。”

  顾怀明越是这般,余明珠便越是想知道,顾怀明到底经历了什么,听染冬说顾怀明先前乃是个恣意任侠的性子,而如今如何会变成这样。

  余明珠朝着顾怀明身边坐了坐,两人挨得近了一些。

  看着倒真像是一对恩爱夫妻,余明珠拉起顾怀明的手,亲昵地用指腹摩挲着他的大拇指。

  “常年握弓的人手上才会有这样的茧子,夫君的这一身武艺真是可惜了。”

  顾家以前出过一个惊才绝艳的武状元,被当朝公主选中做了驸马,一时间风头无量,俨然已成为西北第一武勋世家。

  只是后来,那位武状元死了。

  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