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赘婿夫君 第十四章 天香楼

小说:重生之赘婿夫君 作者:里歪夫人 更新时间:2020-11-22 04:22: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染冬从外面上来伺候余明珠,余明珠的钗环有些凌乱了。

  染冬给余明珠整理了仪容,似乎瞥见了余明珠眼角的红痕,便柔声问道:“小姐的眼睛怎么了?”

  余明珠揉了揉眼睛,疲倦道:“白日里吹着风沙了。”

  染冬看到余明珠这副样子,便不再说话。

  马车不急不缓地往苏州城赶去,一路上车流很多,一度堵在了城门外。

  糜月探头进来说道:“据说是新来的两省总督韩大人在天香楼吃饭,所以好多达官贵人都往天香楼去了。”

  糜月手里拿着两串糖葫芦。

  笑嘻嘻地说道:“前面堵得水泄不通,有不少摊贩便聚集在这里,奴婢就买了些给小姐尝尝。”

  余明珠接过来,吃了一口,甜腻的糖浆包裹住酸甜的山楂,味道确实不错。

  余明珠掀开车帘,看到苏州城外连绵数里的车队,微微叹了口气。

  今天就不该出门。

  sm.xbiqugela.

  小十三窝在外面都睡着了,染冬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姑爷抛下小姐也不知去做了什么,确实是有些过分。

  前方响起了一阵骚动,只见到一个骑着快马的军爷从城内出来,他骑马到了余明珠的车驾前,十分恭敬地说道:“顾夫人,让您久等了,小的是顾老爷派来接您的,小的这就给你开道。”

  余明珠顿时一愣,只见到那军爷拿出了总督府兵的令牌,为余明珠的车驾开路,不到半炷香的功夫他们已经进了城。

  糜月笑嘻嘻地说道:“咱们姑爷真是有本事,连总督府的人都给面子。”

  余明珠心里有些烦闷,她对着染冬说道:“给那位军爷拿些银子,就说我身体不舒服,直接回余府。”

  染冬拿了银子到外面同那位军爷交涉,回来之后脸色有些白。

  “小姐,那军爷好生吓人人,黑着脸不收钱,也不愿意让我们走,非得让咱们去天香楼。”

  余明珠无奈说道:“形式比人强,那便去吧。”

  马车一路到了天香楼。

  这天香楼外人满为患,大厅里坐满了人,店家还加了位置,一时间是水泄不通。

  不过她倒是凭着这位军爷的威直接入了二楼的包间,那位军爷皮笑肉不笑地说道:“顾老爷同我们家大人叙完旧之后,便会来寻夫人,在下就不打搅夫人用膳了。”

  军爷说完之后,抱拳离开。

  染冬和糜月方才缓过来气,到底只是养在大户人家的婢女,胆子都小,余明珠上辈子在流民堆里混过,也在叛军首领哪里讨过饭,多穷凶极恶的都见过。

  糜月拍着自己的胸口说道:“小姐,这位军爷真是吓人,那双眼睛恨不能把人给吃了。”

  小十三在角落里打了个哈欠,很是困倦地说道:“姑爷什么时候回来啊,我都快困……”

  染冬一把捂住小十三的嘴巴。

  余明珠垂头思索,上辈子她倒是不太清楚顾怀明这三年在江南都做了什么,只知道他经常外出,她也曾想拘着他,可是却被余万三训斥了。

  想必这些事情他的祖父也是清楚的,甚至可能同顾怀明达成了某些交易。苏家倒台之后,江南盐商势力大大减弱,韩奇更是扶持了不少小商人买入盐引,光是景和初年,江南一地地盐税便增加了两百七十万两,要知道本朝整个朝廷一年的税收不过两千万多万两白银。

  余明珠正在思索之时,外间响起了人声。

  只听到一个女子的声音,那女子尖声道:“明珠妹妹,我是王家嫂子,开个门借个方便。”

  余明珠给染冬使了个眼色,染冬把包间的门打开了。

  只见到一个身着明黄色长衫,头戴南红头面的夫人满面笑容,身后跟着几位仆妇。

  这女人笑道:“明珠妹妹,许久不见,真是越发漂亮了。”

  此人乃是王家长媳苏氏,杭州苏家二房嫡女,算是余明珠隔了好几层的嫂嫂,她的夫君是东府大方长孙媳妇王氏的大哥,苏氏为人大方干练,嫁到王家一年,便已经把王家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收拾的服服帖帖。

  也是个极为厉害的人。

  “王家嫂嫂谬赞了,染冬,快给嫂嫂看茶。”

  这苏氏倒是不拐弯抹角,她笑着说道:“都是自家人,我就不同妹妹见外了,这里两省总督韩大人现在在天字号房用膳,我们王家老太爷想着待会儿韩大人离开时,碰巧打个招呼,只是此番这个二楼的包间已经被人订满了,这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听说今天明珠妹妹在这里用饭,便厚着脸皮来求个包间。”

  原来是求人来腾地方的。

  余明珠面上依旧是笑容满面,正想要拒绝,这苏氏便开口道:“听闻明珠妹妹的夫君身子一直不大好,前些日子,我娘家的人得了天山雪莲子,对体质虚弱的人极有好处,今日便送于明珠妹妹。”

  余明珠打开那盒子,看到了盒子里的天山雪莲子,笑了笑说道:“那就多谢嫂嫂了。”

  余明珠等人站起来,一起到了楼下。

  这苏氏千恩万谢,还特地在一楼给余明珠点了一桌子菜。

  整个大厅里人满为患,坐的都是苏杭两地的豪富,余明珠旁边的恰好便是苏家人,这苏蟠也在其中,苏蟠见到余明珠之后,两眼都直了。

  他旁边的貌美女子顿时冷下脸来。

  “二哥哥,咱这回出来可是要办正经事的。”

  苏蟠不听,依旧凑在余明珠旁说话。

  “余家夫人,又见面了。”

  余明珠装作未曾听见,苏蟠只以为余明珠害羞。

  这江南民风开放,总是豪门大家的妇人小姐也可在大厅用膳,只是余明珠容貌着实亮眼,在大厅中自然是有许多人注视。

  染冬有些气恼,苏嬷嬷不动声色地挡在余明珠身后。

  苏蟠此人色胆包天,竟然直接端着酒走到余明珠这一桌,笑着说道:“余家夫人,小弟敬你一杯。”

  这苏蟠端着酒,一只手眼看就要碰到了那只纤纤玉手。

  余明珠冷冷看向苏蟠,她今日心情本就十分差劲,这登徒子一而再再而三的骚扰于她。

  余万三从她出生起就担心她一个女孩子家无人袒护,便请了凉山一百零八悍匪的女将屠三娘教她武艺,她可不是柔弱不能自理的娇小姐,虽然没有内力,但也是会些拳脚功夫的。

  虽打不过真正的高手,但是对付这个在早就被酒色掏空的苏蟠,倒是绰绰有余。

  苏蟠只觉得脸上一阵剧痛,整个脸都肿了起来。

  原本正在看热闹的众人,顿时鸦雀无声。

  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