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赘婿夫君 第十七章 余家命门

小说:重生之赘婿夫君 作者:里歪夫人 更新时间:2020-11-22 04:22: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余明珠用膳的时候,注意到余万三的眼神,她只觉得自己的祖父可能并没有自己想的那般简单。

  余家对顾怀明除却赘婿身份之外,定然还有所求。

  只听到余万三随意道:“怀明啊,明珠这丫头从小便养在余家这样的地方,上无母亲祖母,下无姐妹姑嫂,寻常大户人家的规矩,她其实是不懂地。”

  余明珠低头用膳,钱江表情微动。

  “现在想来,这些原是我的错,这世道女子和男子终归不同,你以后若是有所成,有余力庇护余家,我已经是感激不尽了。”

  余明珠神色坦然,可是胸口却憋得难受。

  用完晚膳之后,余万三将余明珠留下,特意屏退了外人。

  温暖的闺阁之中,便只剩下祖孙两人。

  余万三轻声说道:“明珠,是余家对不住你。”

  余明珠拳头紧握,心里有万种悲哀却说不出。

  她才是最对不起余家的人。

  sm.xbiqugela.

  余万三摸了摸余明珠的头,低声说道:“我知道你的性子,偏执刚强,怀明就是那样的性子,须知夫妻相处讲究的便是忍,怀明忍你无理取闹,你也要忍他淡漠舒冷。”

  余万三有许多事情瞒着余明珠,余明珠心里知道。

  “祖父,我们余家是不是有什么把柄落在顾怀明手上?”

  余万三听到这句话,苦笑一声。

  “傻丫头,我们余家的把柄可不是落在了顾怀明手里,我们的把柄在朝廷手里。”

  余明珠还要开口问,余万三却有些疲倦地说道:“若你以后真的能担起余家的担子,这些事情告诉你也可以,但是你现在担不起,所以祖父不能告诉你,让你知道这些反而是害了你。”

  余明珠看着余万三,心中百感交集。

  前世她一直以为祖父是为了之前的婚约。可是现在她才终于明白。

  根本就不是这样的。

  他们余家不涉盐务漕运这样的巨富之业,甚至没有在江南有任何大规模的产业,之所以能成为江南首富,只有一个原因。

  单是泉州一地,余万三便有三百多艘巨型货船,可航至海外,更别说瓜州,珠州等地巨型货轮,他们余家的一年从海外做生意赚的钱都抵的上朝廷半年税银。

  这还都是纸面上的钱。

  余家船队更是在蓬莱群岛收揽了数千名倭国武士,几乎能与为祸南海、东海等地的海盗分庭杭礼。

  大梁的瓷器丝绸从海外换来源源不断的白银,其中一半的银钱入了梁帝的内库,除却买通官员,打点上下的钱,剩下的这些也足够让余家成为江南首富。

  如今这位梁帝陛下已然年过六十,今年新改了年号景和,推了最年长的太子上朝理政,朝廷财政已然连年亏损,朝廷借的票号甚至已经连到了三年之后,而梁帝依旧修宫阙,起高楼。

  到如今,朝廷连给梁帝泰山封禅的钱都没有了,梁帝对余家的态度开始有些微妙。

  韩总督乃是梁帝和太子钦定的肱骨之臣,此次来江南,清理盐务倒是其次,恐怕最要紧的就是余家。

  而顾怀明身份特殊,他变成了那个关键。

  余明珠深吸了一口气,从她重活一世到此刻,不过三日,可是她却觉得比上辈子那四五十年还要长久。

  “祖父,我知道了。”

  余万三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拍了拍余明珠的肩膀,转身离开了。

  余明珠看着窗外的月亮,对着外面候着的染冬说道:“姑爷现在在哪儿?”

  染冬十分恭敬地说道:“姑爷在书房,我瞧着姑爷身子有些不大舒服,似乎是染了风寒,想必是昨夜在外奔波累着了。”

  “给我更衣,我去瞧瞧姑爷。”

  染冬给余明珠披了一件披风,染冬打着灯笼带着余明珠到了书房。

  偌大的书房中之留一盏烛火,顾怀明坐在烛火前似乎在看书。

  余明珠轻声说道:“糜月他们是怎么伺候的,怎么不多点些蜡烛,这般看书委实有些伤眼睛。”

  顾怀明抬头望向余明珠,余明珠给染冬使了个眼色,染冬放下盒子,躬身退下了。

  顾怀明看向余明珠,低声问道:“夫人找我来做什么?”

  “昨日王家嫂嫂送了我一盒天山雪莲子,说是尚好的补药,就给夫君送来了。”

  顾怀明打开那盒天山雪莲子,眼眸微微一动,然后轻声说道:“这种小事何须夫人再跑一趟,让染冬送来即可。”

  余明珠笑着点头。

  “夫君说的是,明日我让染冬给书房再送两床被子,往后天气越来越冷,夫君的身子恐怕受不住。”

  余明珠说的极为平和,可是顾怀明却皱着眉头说道:“夫人这话是不打算让我再入房门?”

  余明珠顿时呆住。

  “自然不是。”

  顾怀明淡淡道:“那是什么?”

  一双眼眸深沉如许。

  余明珠低头,眉头微蹙,只见她伸出手拉住顾怀明的胳膊,轻轻地拽了拽他的衣角。

  娇声说道:“自然是我错了,夫君莫要再生我的气了。”

  顾怀明并未说话,余明珠趁此机会对着站在外面的染冬说道:“快给姑爷收拾东西。”

  “好嘞,奴婢这就来。”

  两人回到了文澜院,余明珠打了哈欠,笑着说道:“方才睡醒,现在又困了,古人秋乏果然诚不欺我。”

  顾怀明笑而不语。

  她脱掉外衫,洗漱之后,便入内室。

  两人躺在一处,倒是比自己一个人睡暖和不少,外面风声沙沙,两人呼吸绵长,倒是一夜无话。

  第二日清晨,余明珠醒来,便命染冬叫染秋进来伺候。

  昨夜刮了一夜的大风,有几个丫头染了风寒告了假,糜月从回来便卧床不起,说是被流民吓坏了,整个文澜院里倒是安静不少。

  顾怀明还在内室安睡,余明珠披着衣裳到了外室。

  染秋跪在地上说道:“回禀小姐,奴婢去打听了,染春和大公子有旧,她是大公子奶母的远房侄女,只是先前不认识。”

  “染春和东府大少爷是如何认识的?你可打听清楚了?”

  染秋继续说道:“奴婢问了明湘小姐身边的丫头,说是有一次小姐您留宿在明湘小姐院里,那日下着大雪……”

  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