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赘婿夫君 第十九章 拜师

小说:重生之赘婿夫君 作者:里歪夫人 更新时间:2020-11-22 04:22: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余明珠让人抬着一顶小轿,将画中仙送到了西府。

  她把染秋叫来,让一群小丫头故意将画中仙同顾怀明的事情透给赖大婆子,那赖大婆子被西府周瑞家的晾在了外院,现在总算是有去找东府老太太邀功的口活儿了。

  她前脚刚到西府,画中仙的轿子后脚便到。

  也不经过老太太,直接被送到了余宝庆的落霞苑,余宝庆顿时蹦的三尺高,他虽是个好色地,可是却分外怜惜美人,画中仙不愿同他亲密,他也不强迫,只是看着画中仙傻笑。

  赖大婆子到老太君院子里,将顾二同画中仙的事情添油加醋地讲了一番,这老太君一锤手,赶紧派人将那画中仙又送回了东府。

  可不能让余明珠借东府的手把自己的麻烦除掉,若是将这画中仙送回西府,那顾怀明再同画中仙发生些什么。

  她就不信那余明珠能忍。

  所以这画中仙转了一大圈,又回到了西府。

  余明珠吩咐染冬将画中仙安置在顾怀明的书房旁,想来这顾怀明写字作诗之时,身旁有个美人相伴,却也是不错的。

  夜半时分,染冬忙了一整天,她从顾怀明书房回到文澜院,一开门便看到余明珠正在同染春说笑,她顿时有些生气。

  “小姐,府里都说这位画中仙是姑爷的老情人,您还把她放在姑爷身边,这万一,万一……”

  余明珠伸出手敲了敲染冬的脑袋瓜。

  “万一什么?她毕竟同夫君有过一段婚约,现在沦落风尘,于情于理我都该养着她,既然养着她,她住在哪儿都一样。”

  话虽这么说,可是染冬依旧觉得自家小姐太大意了,这画中仙长得如此动人,难免姑爷不会心动。

  “都怪那东府的宝庆少爷,向小姐求人却又留不住。”

  余明珠瞥见染春眼睛里的算计,便笑着说道:“谁说不是呢,不过宝庆房里的丫头多,那日我去他房里找夫君,居然还看到了一件东西,哪有男子在房里摆那些东西的?”

  染冬有些好奇地问道:“什么东西?”

  “像是永生花。”

  这永生花是大梁独一门的手艺,就是将鲜花做成干花,却能鲜亮如初,这门手艺只有王家有,而东府只有一个王家人。

  那就是余宝仁的夫人,那位精明能干的长孙媳妇王夫人。

  染春轻咳几声,染冬开口道:“你这几天老是咳凑,是不是染了风寒了?”

  染春迷迷糊糊道:“奴婢觉着有些头疼,方才还好好的呢……”

  余明珠伸手摸了摸染春的脑袋,竟真有几分滚烫,她开口道:“赶紧下去休息,虽说只是七月,但是苏州今年的天气委实有些奇怪。”

  余明珠记得从她和顾怀明成亲之后,大梁的天气一天比一天冷,甚至连江南都发生过雪灾,西北更是越发寒冷,有些地方粮食绝收,大批流民乱民暴动。

  大梁皇家的皇庄、新马政、卫所制度的失败,导致了景和三年极为惨烈的农民起义和饥荒灾乱。

  三年之后,年迈的老皇帝被大臣逼的下罪己诏退位。

  顾怀明恢复功名,参加新帝恩科,一举考得了状元。

  染冬叫了余明珠许久,她才回神,染冬开口道:“小姐,这都过晚饭时间了,姑爷还没回来。”

  余明珠笑了笑说道:“他说了今夜不回来。”

  染冬道:“小姐……”

  此时此刻,顾怀明正在总督府中,他在此处正式向韩奇拜师。

  顾怀明在十五岁时已经考中了举人,原本准备到江南跟随名师潜心学习三年再去京师考进士。

  未曾想到沈家出了那样的事,沈家是顾家的连襟,也是政治盟友。

  顾怀明正在同韩奇说话,两人方才谈论过时文经义,这顾怀明却突然因为一件事情愣了神。

  韩奇端着茶开口道:“你那夫人倒真是颇为贤惠,那姜家女同你好歹也算是有过姻缘,也多多少少是因为你顾家才沦落至此的。”

  顾怀明:“姜家当年确实无辜。”

  韩奇摸了摸自己的胡须,开口道:“想来这余家女倒是识礼数,只是余家老太爷倒真是诡诈之极,竟然诓骗你做了赘婿,若是我早些日子来此,定然能为你做主……”

  顾怀明突然开口道:“老师,我是主动来做顾家这个赘婿的。”

  韩奇顿时来了兴致,他笑道:“怎么,莫非是因为余家小姐的缘故?你才来做这赘婿的?”

  顾怀明知道韩奇是在开玩笑,他笑道:“老师莫要说笑了。”

  余明珠知道顾怀明今晚不回来,便没有给他留灯,自己安置了。

  她本以为自己不会再做哪些噩梦,可是睡着之后,上辈子发生的事情却一件件在梦境中重演。

  这一场梦,足足做到了第二日清晨。

  等到她醒来的时候,发觉顾怀明已然回来了,他身上带着一股子寒气。

  染冬服侍着他换了轻便的衣服,顾怀明发现余明珠醒了,便朝着余明珠说道:“今日天气倒是异常寒冷。”

  此时尚且在七月中旬,往年应该极为炎热才是,但是此时的天气却有一番初秋之感。

  余明珠坐起来,她个人不喜欢睡觉穿得多,此时身上便只有一件红色的肚兜和裹衣,她随手披上一件轻纱薄衫,乌黑秀发披在后背,整个人看起来分外诱人。

  “染秋,给我准备些洗澡水,昨夜做了一晚上梦,出了一身的汗。”

  余明珠坐到顾怀明身旁,染冬端过来了一杯茶。

  “我听余家的老人说,若是出现这种天气,那今年必然是个寒冬。”

  顾怀明似乎突然来了兴致,他开口道:“夫人还懂天文?”

  余明珠笑了笑:“我只学了三字经与论语,只算是识得几个字,哪里会什么天文,只是听老人家说过几句而已。”

  顾怀明继续道:“原来如此。”

  余明珠继续说道:“夫君昨夜去了何处?”

  顾怀明眼皮子一跳,心想这女人总算是问了一个该问的问题。

  “去了韩总督府上,有幸拜为老师。”

  余明珠自然是知道的,上辈子顾怀明也是直接摆了韩总督为师,她当时既觉得顾怀明有出息,又害怕他太厉害而看不上余家。

  可是此时余明珠却觉得真心高兴。

  “那真是太好了,恭喜夫君。”

  余明珠站起来朝着顾怀明福了一礼。

  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