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赘婿夫君 第二十二章 兄妹

小说:重生之赘婿夫君 作者:里歪夫人 更新时间:2020-11-22 04:22: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余明珠笑语盈盈地看着顾怀明。

  她倒是要看看这一生顾怀明如何选择,上辈子顾怀明使了法子将姜姑娘赎回来,本来是放在外院,却被余明珠给压回了余家,更是想要将姜姑娘送给东府的余珍做妾。

  这个主意是染春出的,当时她只觉得痛快,传余珍染上了花柳病,这姜姑娘本就是青楼女子,嫁给余家珍三爷倒也不算辱没她。

  只是余明珠做了这件事情却彻彻底底绝了她同顾怀明的情分。

  顾怀明搬出来了韩总督,甚至要写休书。

  最后还是余万三出面找韩总督求情,方才把这件事情按下。

  余明珠心里更是觉得顾怀明被姜姑娘迷了心智,对姜姑娘越发苛待。

  只是余明珠并未真正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只是偶然派奴婢羞辱姜姑娘,克扣她的饮食。

  余万三有句话说的好,余明珠的性子,便是你拿把刀放在她眼皮子底下,她都不晓得拿起这把刀杀人。

  只是余明珠身边有个各种各样的人,期间染冬、染春甚至是赖大娘子私底下做的那些事情,有多少算到她的头上,又有多少让顾怀明对她彻底死心,她也不清楚。

  仅仅是一眨眼的时间,余明珠就想了许多。

  “夫君不说话,肯定是以为我在想法子害姜姑娘。”

  余明珠只是笑,她从重生到现在,自觉从未对顾怀明说过假话,她始终在讨好他。

  并未包藏祸心。

  顾怀明终于开口:“所以,你到底想干什么?”

  余明珠深吸一口气。

  “如果夫君不娶她?姜姑娘以后该怎么活呢?”

  姜姑娘顿时一愣,一双美目顿时流出两行泪水。

  如果顾怀明不娶她,她该以何种身份活在这个世界上,她这样的容貌,这场的身份,那个男人能容得下她?

  顾怀明看着余明珠,似乎从未想过余明珠竟然有这副心肠。

  “我自然有法子,明日我便请师父收姜小姐为女弟子,我们二人师兄妹相称,旁人自然说不得闲话,她以后也能找个好人家,不至于做旁人的妾。”

  余明珠此时竟觉得顾怀明出乎意料的好心肠。

  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她开口道:“既然夫君早有打算,那倒算我多此一举了。”

  余明珠长舒一口气,正准备再说些什么的时候。

  这姜姑娘突然开口道:“顾二哥,我愿意做你的妾。”

  余明珠转眼看向姜姑娘,上辈子那个模模糊糊的影子,倒是突然丰满了不少。

  上辈子姜姑娘倒是如愿以偿做了顾怀明的妾。

  顾怀明离开余家时将她带走,听说到京师之后,这顾怀明虽然娶了高门贵女做嫡妻,却也未曾亏待过她。

  甚至最后冒着极大的政治风险,帮助起复姜家。

  所以无论怎么说,眼前这个姜姑娘都是个极为聪明的女人。

  知道为自己的家族也为自己争取命运的眷顾。

  反观余明珠自己,便要差劲许多,从不知道为余家考虑,只顾着自己的一时悲欢。

  这姜姑娘虽说是对着顾怀明说的这样的话,可是眼睛看的却是余明珠。

  余明珠看着自己的脚,倒是丝毫不给姜姑娘对视的机会。

  顾怀明长舒一口气。

  “我无意纳妾。”

  顾怀明说罢离开书房,拉住余明珠的胳膊往外走。

  外头太阳正好,余明珠用袖子挡住眼睛,顾怀明走的极快,倒像是有些生气,他将余明珠带到一处绿树花园下。

  面色有些严肃道:“你可记得那一晚对我说过的话?”

  余明珠回道:“夫君说的是哪一晚?”

  “我们成亲才几日,你这便记不住了?”

  顾怀明的目光有些奇怪,余明珠讨好道:“我今日说的也不算是糊涂话呀?”

  给自己的夫君纳妾,还是如此美妾,如何算的上是糊涂话?

  顾怀明背过身子,对着墙生闷气。

  “看来你也不算是糊涂,可是为何总是说这些糊涂话?”

  余明珠拉住顾怀明的手,挤到他的正面,笑着说道:“我这也是想讨夫君的喜欢,那姜姑娘同我一样,也是想讨夫君的喜欢,我二人也算是一拍即合。”

  余明珠说这话顾怀明脸上神色并未缓和,反而越发生气。

  “夫君如今成了韩总督的弟子,日后若是能参加科举,考中进士,那便是社稷之臣,这也是他们姜家唯一的希望,姜姑娘心里想必也是清楚的。”

  余明珠说话之时,语气无一丝嘲讽,竟真的带有一丝同病相怜之感。

  “姜家落败有求于我很正常,那你这这江南首富余家大小姐为何也要这般委曲求全?”

  顾怀明这个词用得好。

  余明珠突然笑了,她对着顾怀明说道:“夫君,我一点也不委屈,也谈不上求全,因为我知道,我余家向你所求的东西,可比姜家的要麻烦上百倍,上千倍。”

  ……

  余明珠从顾怀明处离开,已然是半个时辰后,周瑞大管家在门外候着。

  余明珠有些纳罕,这位忙人可是轻易不来内宅的。

  周瑞看着四五十岁,生的极为周正,乃是余家的家生子,读过几年书,内外宅的事情都是他管着,余家外面的管事,余明珠倒是见过一个,是个有番邦血统的青年,只不过余万三一直不让她接触那些事情。

  “周管家好呀,今日怎么想起来到我这文澜院?”

  周瑞朝着余明珠行礼,笑着说道:“老爷前些日子说的钱柔娘和杨家兄妹到了,老太爷说让给小姐来过目,让您给安排差事。”

  余明珠笑了笑说道:“这倒是为难我了,说到底也算是我的亲戚,钱姨母便安排到赖大娘子手下,跟着她学一学,日后也好管家,亲戚在,我也放心,簌簌表姐便到内宅里,也不做丫鬟,等日后也算个小姐出身好嫁人,表哥吗,便跟着周管家您到各地票号寻个差事,你看如何?”

  周瑞脸色有些异样,他开口说道:“小姐,这待遇是不是有些太过优厚了?到底不算是本家亲戚,恐怕不是很合适。”

  余明珠摆了摆手。

  “父亲本家也没有多少人了,能开口自然是极为亲厚的,我也不好让她们真的为奴为婢,这就这样办吧。”

  按照上辈子的记忆,这周瑞同钱江并非真的是关系好到穿一条裤子的,她记得在后来,钱江也想要法子将周瑞一家撵出去,可是奈何周瑞手里握着的东西太多了,余家也远非之前的势力。

  钱江一个主子,竟然也奈何不了周瑞。

  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