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赘婿夫君 第二十三章 染夏

小说:重生之赘婿夫君 作者:里歪夫人 更新时间:2020-11-22 04:22: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周瑞面上表情几番转换,看起来倒真像是个忠心不二的老仆,他拱手说道:“既然小姐都决定了,那老奴也不便说什么。”

  他给身边伺候的丫鬟使了个眼色,丫鬟赶忙将外面的人迎了进来。

  为首的钱柔娘看起来三十出头,头上别着一朵黄色绢花,穿着一身半旧不新的衣服,容貌秀丽,一双眼睛眉尾低垂,看起来倒是极柔弱的。

  杨素素的长相则与余明珠有几分相似,缺不如余明珠精致大气,但是也是个美人。

  倒是那杨生模样生的普通,个子也极为矮小,看起来畏畏缩缩的。

  “杨钱氏特来给小姐拜礼。”

  这和钱柔娘拉着自己的一双儿女朝着余明珠就跪,余明珠赶忙让身边的丫鬟将人扶起来,笑着说道:“姨母何必如此多礼,都是一家人,以后你们便当此处是自己家,若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只管找周瑞管家,他为人极为宽和,是我父亲的左膀右臂。”

  余明珠笑的和善,只是这周瑞却绷着一张脸。

  钱柔娘等人朝着周瑞见礼,周瑞赶忙回礼。

  “小姐太客气了,我们以后就是府里的下人,不能给大爷和您添麻烦。”

  钱柔娘所说的大爷自然就是余明珠的父亲。

  sm.xbiqugela.

  “姨母见外了,周管家,你快带着姨母他们下去安置吧,就照我们之前商量好的来,可莫要亏待了姨母他们。”

  周管家点头,硬着头皮领着人出去了。

  染春忍不住插嘴道:“小姐,我看那表小姐不像是什么好人,她娘说话的时候一直在偷看您,眼神似乎是不服气。”

  染冬听到染春这般说,顿时有些不屑道:“她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穷亲戚还敢不服气小姐?我看八成是觉着小姐长得太美了,看不过眼,穷亲戚就得有穷亲戚的样子,不能像某些人,分明是下贱的丫鬟命,却偏生心比天高……”

  染春听到染冬这般指桑骂槐,一张笑脸通红,她攥着手里的手绢,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染冬听到染春哭了,也跟着哭了起来。

  “就你会哭是吧,总是在小姐面前编排我的不是,我告诉你,我也会!”

  余明珠虽然脾气不大好,可是对待自己的贴身丫鬟确实非常好的,所以便纵的两人越发无法无天,染秋又是个闷葫芦,自然是管不着她们。

  倒是一直告假的染夏是个老成持重的。

  根据前世的记忆,染夏告假归来,恐怕就要恳求她放她嫁人了。

  余明珠无奈说道:“你们两个都别哭了,去苏嬷嬷哪里学学规矩,主人还没说话,自己就哭闹起来,快些下去,不要再这里惹人心烦。”

  染春和染冬哭哭啼啼的下去了。

  此处只剩下染秋一个人在侍候,余明珠对着染秋说道:“一会儿你派个人到染夏家里问问,她何时回来?”

  染秋顿时低头,片刻之后说道:“小姐,染秋姐姐怕是回不来了。”

  余明珠顿时一愣,上辈子确实是染秋说的那件事情。

  “染夏姐姐的兄长给她订下了亲事。”

  余明珠隐约记得染夏夫君的模样,上辈子她成婚之后过得并不好,婆家刁难她生不出儿子,逼着她三年生了四胎,最后在一场大雪中被人用破席裹了尸首扔在了乱葬岗。

  这都是余明珠在很久很久之后才知道的。

  染夏只有一个兄弟,据说嗜赌成性。

  “染夏愿意嫁给那个人吗?”

  染秋顿时一愣,她开口道:“小姐,哪有女子说这样的话的?”

  余明珠顿时有些好笑,纵然是她这样的千金大小姐,对自己的婚事也没有半分自主,她如何能去要求染夏自己说愿意不愿意。

  “你去传话,说我想见见她,毕竟主仆一场。”

  染秋点头。

  余明珠在染夏十六岁时便还了她的身契,这倒真的是有些麻烦。

  想到此处,余明珠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竟然觉着有些饿了,她看了看外面的西洋钟。

  已经到中午了,她赶忙差人去叫顾怀明吃饭。

  染春染冬正在闹别扭,染秋出去办差了,身边竟然没有一个趁手的丫头,余明珠只好自己去书房请顾怀明吃饭。

  想了想就索性直接让厨房把菜送到书房。

  余明珠刚一进去便听到糜月的声音,只见到病已大好的糜月站在床边,疑惑地看着手中的红色肚兜。

  “姑爷的书房怎么会有女子的贴身衣物?”

  正在收拾房间的小十三顿时疑惑地睁大眼睛。

  正在喝茶的顾怀明轻咳一声。

  糜月同她的姐姐倒有三分相似,只是蠢的越发直接。

  余明珠进来,看到那衣服,虽然有些惊讶,但是还是开口说道:“应该是我落下的吧,姑爷是喜静的人,你若是再这般咋咋呼呼,以后便不要在书房中伺候了。”

  糜月顿时吓得小脸一白,她赶忙跪地上,小心说道:“奴婢知错了,奴婢以后一定管好自己这张嘴。”

  只是他们这一番对话倒是让在门外的姜姑娘有些黯然。

  “夫君,吃饭吧。”

  顾怀明便发生,余明珠其人于吃饭一道极为重视,成亲几日其他倒是不打紧,可是这饭是一顿也少不了的。

  余明珠坐下来,厨房的丫鬟上齐了菜,又让其他闲杂人等退下了。

  “我特意吩咐厨房让他们跟着天香楼的菜式,一齐做的京城的炒菜,夫君赶紧尝尝如何?”

  顾怀明尝了一口。

  “我需得考虑一番,毕竟这余家所涉及的产业可不是八大盐商可以比拟的,而且我到底是罪臣之后,恐怕行事多有不便,有些事情须得从长计议。”

  余明珠在上午在树荫下同顾怀明说完那句话之后。

  顾怀明只说:“倒是未曾想过,你居然有这般见识。”

  余明珠只是笑着说:“夫君考虑考虑再同我说。”

  余明珠给顾怀明斟了一杯酒,笑着说道:“夫君多吃一些,我不着急。”

  顾怀明吃的慢条斯理,片刻之后说道:“味道不错,但是确实不如天香楼。”

  余明珠笑道:“只可惜天香楼已毁,轻易尝不到那滋味了。”

  本朝之前,大梁的烹饪皆为蒸煮煎炸,纯铁锻造和植物油也未曾推广开来,只是就在本朝景和一年,有个西北厨子发明了铁锅炒菜。

  介于炸和煮之间,滋味非凡。

  顾怀明转眼看向余明珠,微笑道:“夫人若是真的嘴馋,今夜便能吃到。”

  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