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赘婿夫君 第二十四章 夜游

小说:重生之赘婿夫君 作者:里歪夫人 更新时间:2020-11-22 04:22: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余明珠从顾怀明处离开,除却酒足饭饱之外,怀中还揣着一件红色肚兜。

  这确实是她的小衣,前不久不知道放到哪里去了,没想到居然在她夫君的书房中。

  余明珠不禁脸色有些古怪。

  想来顾怀明到底是血气方刚的年纪,除了洞房花烛夜那一晚之外,她倒是未曾满足过自己夫君的床笫之欢。

  可能是吃的有些饱了,她觉得极困,便回去睡觉了。

  醒来之后,发现染夏站在外面,似乎正在说着什么。

  外面天色有些不大好,显然是快要下雨了。

  染夏听到屋子里的动静,赶忙进去,朝着余明珠跪下,行了一个大礼。

  染夏年纪最大,现在已经二十岁了,若是余明珠是个靠地住的,早就该寻个靠谱人的嫁了。

  可是余明珠上无祖母,下无姐妹,无人教她。

  她也不是生而聪慧之人。

  “小姐,奴婢下个月初一便要嫁人了。”

  染夏的头放的很低,似乎不愿意抬头看余明珠。

  “不想让你嫁人,我准备让你做姑爷的妾。”

  此时顾怀明若是知道余明珠的心思,定然要感慨,自己是被余明珠当成了一块砖,哪儿用往哪儿搬。

  染夏顿时笑了,她擦了擦眼泪说道:“小姐说笑了,哪里有外头正头娘子不做,给旁人做妾的。”

  染夏的娘便是给人家做妾的,最后被人赶出来,她立过誓,绝不为妾。

  “那我在府中给你寻个如意郎君,或者到外头找个有志气的读书人,你的品貌才学,是谁都配得上的。”

  若是之前余明珠这般说话,她定然会以为自家长不大的小姐开窍了。

  “小姐,我的兄长已经收下了聘礼,族中长老也选定了纳吉的日子了。”

  余明珠只觉得愧疚,她分明有很多办法阻止,可是却总是等到最后。

  “你愿意嫁给他吗?”

  染夏轻声笑道:“哪有愿意不愿意的?小姐不愿意嫁给姑爷,到最后不也成亲了吗?奴嫁过去好歹是做正头娘子,奴已经知足了。”

  余明珠叹了一口气对着站在门外的染秋说道:“让苏嬷嬷叫几位身强力壮的嬷嬷来。”

  染秋顿时愣住了,她怔然道:“小姐要做什么?”

  “把她关起来。”

  染夏顿时睁大了眼睛,余明珠不相同她多说什么,直接离开屋子,外面下起了小雨,余明珠有些郁闷地问身旁战战兢兢的染冬:“离吃晚饭还有几个时辰?”

  染冬道:“两个时辰。”

  “嗯,你给我梳个头。”

  染冬:“……”

  屋中梳妆台前,今日余明珠梳的本是寻常的百花鬓,她觉着今晚顾怀明定然要带她去见韩总督,平日也就罢了,今日是要说要紧之事,打扮上自然要被出新裁一些。

  据说韩总督年少时也是十分风流,与江南名妓,金陵花魁也算是有过故事。

  “小姐,您今个儿是什么有应酬?”

  “同夫君一起夜游。”

  此时外面下着雨,恐怕到晚上雨也不会停,染冬着实有些纳闷,他们要去哪里游去?

  “你只管梳你的头,梳的好看了,有赏。”

  染冬心里头憋着火。

  “奴可不敢要什么赏赐,只想着以后主子发火的时候记着我的好,这院子里以后恐怕就要是染春主事了,奴婢就想着小姐能看在我梳头梳的好的份上,不要嫌弃奴婢……”

  染冬脾气憨直,在哪一家大族中,都是要被撵出去的那种,染春这种演技好心眼多的遇到一个聪明的主子,估计会被乱棍打出去。

  “你好好梳头我就不嫌弃你,而且这院子里也轮不到染春当家。”

  染冬听到余明珠的话,赶忙擦干了眼泪,笑着说:“您就放心吧,奴婢的手艺,错不了。”

  余明珠这头足足梳了两个时辰,先是盘起来,后来又加了许多垫发,做成那种宫装发饰,最终梳了未出嫁女子的发型。

  缘由是这京师开始流行起出嫁妇的披发,说是此番更显得夫人娇美动人,配上广袖长衫,别有一番风味。

  余明珠倒是挺满意,染冬梳的手软。

  顾怀明换上一身深色长袍,进屋便看到余明珠这副打扮,顿时有些讶异。

  “今晚要出门,夫人可梳妆好了?”

  余明珠看着西洋镜中的自己,喃喃自语道:“总觉得似乎不大合适,要不然还是把头发盘起来吧。”

  染冬赶忙将余明珠的头发盘起来,余明珠的一缕青丝从鬓间留出来,倒是分外别致。

  “倒真是点睛之笔,这是哪里的样式?”

  “奴婢自创的,小姐还是把那件云锦披风拿上,今天怕是会冷。”

  余明珠和顾怀明坐上马车,离开了西府。

  她那个丫头都没带,毕竟是要去见重要的贵人,不能走漏了风声。

  外面雨声哒哒,余明珠觉得心里安稳。

  她对着顾怀明说道:“夫君冷不冷?”说话间余明珠伸手抓住了顾怀明冰冷的手,她继续道:“夫君身子不好,要多注意保暖。”

  黑暗之中,顾怀明的一双眼睛满是笑意。

  “你似乎很高兴。”

  “跟夫君出去吃饭,自然高兴。”

  顾怀明将自己的手抽开,低声说道:“你知道今晚要做什么?”

  余明珠轻声说道:“大概知道,还要多谢夫君能相信我一个女子,有些话我祖父不方便说,可是我说却是无碍的。”

  “你祖父未必肯将余家交给你,不说你只是个女子,就算你是个男子,这件事情也不是你能解决的。”

  余明珠兴致颇高,倒是不介意同顾怀明抬杠。

  “难道不是正因为如此,夫君才愿意带我来的吗?如果我和祖父的想法完全一致,我应当整日缠着你,尽早生下一个儿子,继承家业才好。”

  顾怀明轻笑:“我真是没有想到,你居然如此聪慧。”

  余明珠回道:“我并不是聪慧,只是明白夫君的意思而已。”

  余万三用尽所有办法,穷尽一切手段,只不过是想要保住他们余家在出海生意的权力。

  顾怀明入赘余家,便是想要以怀柔来“劝”余万三。

  此时想来,当初祖父“逼”她嫁给顾怀明。

  恐怕也是被人逼迫。

  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