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赘婿夫君 第二十五章 女子的本分

小说:重生之赘婿夫君 作者:里歪夫人 更新时间:2020-11-22 04:22: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顾怀明反手握住余明珠的胳膊,笑着说道:“夫人明白就好。”

  两人心中各有计较,马车行至雁鸣湖边,顾怀明打着伞。

  湖边已经停了一艘小船,显然是早有准备,余明珠特意看了看湖边驿站,总督衙门的马车赫然在此。

  她心中笃定,可是起了一丝疑惑,因为总督衙门马车前面,还停着一辆极为豪华的车架。

  于她平生所见,似乎也只有京城的贵人才能有如此权势能坐这样的车架。

  余明珠低头上船,顾怀明将手伸到余明珠的头顶,倒是分外贴心。

  两人坐在船中,外面下着雨,不远处画舫中吟游阵阵。

  趁着这漆黑的雁鸣湖夜景,倒真有几分迷离之感。

  两人到了湖中心的画舫处,几个侍从放下云梯,顾怀明扶着余明珠上了船,立刻就有人打着伞来接他们。

  是个年方二八的女子,只见到她笑着说道:“顾公子定的位置在一楼,此番香妃阁的花魁上台献艺,两位有眼福了。”

  余明珠自是知道这香妃阁地,来自京城的番邦艳女,据说身上带着奇香。

  两人随着侍者进入画舫落座。

  画舫中人并不多,异常安静,余明珠是女眷自然是被安排在有屏风的雅座。

  顾怀明点了菜,然后对着余明珠说道:“菜上齐之后,夫人可品鉴一番,我觉得这里的菜比天香楼的更好。”

  顾怀明十五岁以前是西北勋贵世家子弟,见识自然是有的。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菜上齐了,色香味俱全,确实要比天香楼要好许多。

  这顾怀明笑着说道:“据说炒菜这门手艺乃是一位叫做徐有全的西北人所创,他收了许多弟子,在京城创立了徐记,大弟子还曾经入宫给黄帝做菜,风头一时无两,只是徐有全好色,纳了许多小妾生了许多儿子,儿子同徒弟们争基业,徐记败落,全国各地陆续出现了各种招牌,天香楼也是其中,不过只是一个不入流的记名弟子所创,而今日我们吃到的则是徐家正经传人所做。”

  单单一个炒菜,顾怀明便能说上许多话,可是余明珠不想听。

  她草草吃了几口菜,便有些心不在焉。

  顾怀明也不生气,反而越发慢条斯理。

  吃了两三盏茶的功夫,余明珠轻咳一声,对着顾怀明说道:“夫君,今日你带我来真的只是为了吃饭?”

  顾怀明笑:“若不是,还能如何呢?”

  余明珠心中不快,她继续说道:“夫君莫要与我开玩笑,今晚吃的多,想多了怕是要消化不好。”

  顾怀明继续笑:“我没有同你开玩笑。”

  余明珠也顾不得要在顾怀明这里留什么余地了,她开口道:“今夜难道不是来见韩总督的吗?”

  “夫人见韩总督做什么?”

  “不是韩总督是其他人?我看那驿站外面停着一辆颇为气派的马车,像是京城的贵人?”

  “这我便不知道了。”

  顾怀明说这句话的时候,端起茶盏轻轻抿了一口。

  余明珠心中无奈,顾怀明定然知道这里面人的身份,说不定真是什么要紧的大人物。

  她握着拳头,朝外面看去。

  船舱内除却几个放了屏风的地方,其他位置皆一览无余,只见到东南角处有几个带刀的侍卫围着,那些侍卫各个身形高大,且面容肃穆。

  余家也养了许多看家护院的家丁,可是估计十个一起上也打不过一个。

  想必那个大人物就是里面的那个了。

  余明珠额间的一缕秀发落下,朝着那方向看的模样,倒真的是惹人疼爱。

  顾怀明忍不住皱眉。

  “夫人最好还是坐下,这般偷看,不雅。”

  “若是夫君告诉我,我又何必偷看。”

  顾怀明无奈一笑。

  “我就算是告诉你,你又能如何?我领着你去见他们?你能说什么?你又能为余家做什么?你祖父给了你多少权力?你手上又有多少船队?”

  顾怀明这话说的余明珠无以对。

  她坐回原地,开口说道:“那夫君今日带我来是做什么?”

  余明珠看着桌案前的饭菜,顿时更加没有胃口。

  顾怀明十分轻佻地勾起余明珠的下巴,用指腹揉了揉余明珠的红唇。

  平日里很是正经的顾怀明看起来居然有几分邪气。

  笑着说道:“你那么聪明,肯定懂我的意思。”

  他是让她听话,不要自作主张。

  余明珠挣脱开顾怀明的控制,整理好了自己的衣衫,正色道:“受教了,天色已晚,这饭菜也尝了,我也该回府了。”

  不待顾怀明说话,余明珠转身离去。

  她跟顾怀明一同前来,倒不会有多少男子侧目,只是她一人离去,却是让席间男子大半的目光聚集在她身上。

  余明珠面不改色,步履如风。

  到了船舱边上,呼吸了幽冷的空气,她转身看向那纸醉金迷之处的顾怀明,突然露出了一丝笑容。

  余明珠随手招来一位侍者,轻声问道:“香妃阁的花魁陪客一晚需要多少钱?”

  侍者有些懵,哪里有妇人问这些话的,她轻声说道:“贵妇人慎。”

  余明珠将戴着手腕上的翡翠镯子摘下来,放在那侍者手上,轻声说道:“用这镯子换那位花魁陪丙字号房间的客人一晚。”

  余明珠说完便直接转身下船,倒也根本不搭理那侍者。

  她坐船到了岸边,坐上马车朝着余府赶去。

  她一个人坐在马车里闭目沉思,细想来这顾怀明说的确实对,不过让她坐以待毙听顾怀明的话那也是不可能的。

  事在人为,人家都给她指了明路,她若是不明白,那就真的是傻子了。

  余明珠回到西府,脸色不佳,许是走的有些急,居然受了些风寒。

  昏昏沉沉中便睡去了。

  此时雁鸣湖画舫之中,顾怀明已经从丙字号挪到了甲字号。

  席间除却韩奇之外,还有一名年方二十的青年,青年生的一双凤眸,十分有气势,身上衣着也是非常不俗。

  青年叹气道:“不过才两年,怀明竟然已经变成这般模样了吗?”

  以前顾家二郎乃是出了名的尚武,武功高强,身形矫健,可是此时看起来却像是养在扬州的**瘦马一般。

  “多谢郡王挂怀,之前生过一场大病,现在病好了,身子骨便不如从前了。”

  “那你需要好生养一养,毕竟以后……”

  韩总督轻咳一声,郡王笑了笑。

  “我敬韩大人一杯。”

  韩奇今日穿的分外风流,虽说已经年过五十,可是却依旧不减当年风采,左拥右抱,一个大梁女,一个番邦色目女。

  韩奇喝了一口酒,看着顾怀明笑着说道:“你家夫人给你点的花魁,怎觉得你似乎受用不了?”

  顾怀明身边坐着一个极为妖娆婀娜的番邦女子。

  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