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赘婿夫君 第二十六章 证物

小说:重生之赘婿夫君 作者:里歪夫人 更新时间:2020-11-22 04:22: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顾怀明面不改色道:“学生已然勘破了红尘,眼前女子如何妖艳,不过是红粉骷髅,大丈夫自当以社稷为重。”

  韩奇气极反笑,他伸出手指着顾怀明。

  “你今年方才十七如何勘破红尘,不过是新婚夫妻闹矛盾,说什么屁话。”

  韩奇虽然容貌一般,可是年轻时也是风流才子一名,对男女之事自然深知凡事须得点到为止。

  郡王看着两人,轻咳了一声。

  “父王的意思是苏家可动,只是需要时机,毕竟苏家在陛下三下江南时得了一道旨意。”

  韩奇顿时眉头一皱,他问道:“什么旨意?”

  他来时已经做足了功课,上任前半年便已然乔装在苏杭两地寻访。

  却也不知道还有这一重。

  “一封密旨,同京城勋贵的丹书铁劵一般。”

  韩奇闻顿时叹气:“你们朱家人就喜欢发这些玩意儿,发的时候倒是高兴了,也不想想以后想收拾这些臣子该如何?”

  sm.xbiqugela.

  郡王轻咳一声,有些尴尬道:“父王探了陛下的口风,应该可便宜行事。”

  韩奇心中依旧不满,但是口中不表,依旧同两人谈笑风生。

  今晚最有价值的话已经得到,其他闲话便可提上台面。

  韩奇摸着胡子问道:“前些日子拜师的时候,你说你是自愿入赘到余家的,你倒是说说看,有什么隐情,如今郡王在这里,也可为你做主。”

  韩奇这话说的便是有些意思了,郡王也未曾娶正妻,如何为他主持公道。

  而且这婚姻的事儿也说不出的对错,说不准是顾怀明舍不得那貌美的余家女呢。

  顾怀明笑着说道:“我来苏州之时,祖父便同我商量,让我替顾家沈家平反之后,还姓沈家。”

  韩奇和郡王具是一愣。

  韩奇道:“你可想好了,那沈家可是个是非窝,你姓沈还不如姓顾。”

  顾怀明摇头不语。

  半夜三更,余明珠觉得冷的不能行,嘴中喃喃道:“早上若是让我知道谁开了窗,我定然要……”

  “别,你屋里的丫头都挺漂亮的,打了可惜,是我开的窗。”

  迷迷糊糊之间,余明珠睁眼瞧见了一个男子。

  她猛然想到自己这是闺房,自己也嫁了人,屋里多了个男人顿时吓得要惊声尖叫,可是这男子伸手捂住了余明珠的嘴。

  并从怀里摸出来一把金簪。

  “是你?”

  阿飞饶有兴致地看着余明珠。

  “你大半夜摸进我的房间做什么?若是我夫君知道了,定然要打断你的狗腿。”

  余明珠自然知道顾怀明打不过他,所以语气有几分虚。

  “顾怀明打不过我。”

  余明珠顿时皱紧了眉头,开口道:“我就知道你是顾怀明的人”

  阿飞露出一口大白牙,笑着说道:“顾怀明说你聪明,我还不信,现在看来却是如此。”

  她要是再看不出来,那就真的是傻子了。

  “那我就要好生问问他,他把这样一个身强力壮油嘴滑舌的男人放到我眼前,是想让我给他戴绿帽子吗?”

  余明珠有点生气。

  阿飞嬉皮笑脸道:“你要是这么想,我也可以配合你。”

  余明珠抓住被子往里面靠,十分戒备道:“说正事。”

  “正事来了,你可还记得欠我的一个人情,这个第二个。”

  只见阿飞从怀中拿出来一枚帕子,那上面用血写着一行字,余明珠还未曾看清楚,阿飞便已然翻窗离开。

  余明珠赶忙下床把窗户关上,点灯看清楚了里面的字。

  第二日清晨,西府请了郎中。

  余明珠满脸通红,浑身出虚汗,显然是已经风寒入体。

  若是昨夜好生安睡倒还好,偏生她看着那手帕看了半夜。

  染冬和染春上前伺候,染冬开口道:“也不知道姑爷是发的什么疯,下雨天带着小姐出去,现在还在外面,小姐都病了。”

  染春插嘴道:“奴婢已然派人去雁鸣湖请姑爷回来了。”

  染春这话说的还有些幽怨,余明珠头昏脑胀,心里想着确实应该让他回来,她可听说风寒会传染。

  余老太爷看过之后,顾怀明方才姗姗来迟。

  他进屋之后,余明珠赶忙坐起来,对着屋里的丫头说:“快些下去,我和姑爷有话要说。”

  丫鬟们下去,顾怀明坐在余明珠身边,脸上神色淡淡。

  余明珠凑近顾怀明的身子深吸了一口气。

  “钱倒是没白花。”

  “夫人一直嘴上念叨着我的身子不好,可是现在看来,夫人也需要好生调养一番,那天山雪莲子还是还给夫人好了。”

  顾怀明这番话说的余明珠有些憋屈。

  她有事没事就喜欢说顾怀明身子不行,有那个男人愿意被说不行的。

  “那倒不必,只是小病。”

  话音刚落,余明珠一个喷嚏,倒是把她辛苦维持的形象毁于一旦。

  为了防止顾怀明拆台,余明珠赶忙开口说道:“夫君,我给你商量个事儿。”

  “什么事儿?”

  “明日你再陪我去一趟东府。”

  此时,染秋敲门,是端过来了汤药和早饭,余明珠吃了些早饭又用了汤药,就准备休息,顾怀明准备回书房,却被余明珠拦住了。

  “我觉着冷,夫君能不能躺进来给我暖暖被窝?”

  正经人家的夫妻可能也说不得这样的话,余明珠说的大大方方,毫无羞耻之心,甚至还直接掀开了被子。

  染秋羞的转身离开了屋子,并且顺手把门给关上了。

  “外头下着雨,我就觉得湿冷,女子体阴,到底没有男子的阳刚之气暖和。”

  余明珠这话说的让人上头,饶是顾怀明也只得清咳几声,换了衣服入了她的被窝。

  还别说真挺暖和,余明珠闭上眼睛抱住顾怀明的一只胳膊,看着倒真像是安安稳稳的睡着了。

  顾怀明幽幽长舒一口气。

  昨夜他并未睡好,兴许是画舫上都是番邦女子奇异的香味,他睡的昏昏沉沉,且一直在做梦。

  两人足足睡到下午,染冬来叫人吃早饭,却见到两人抱在一处睡得正好,便不在打扰。

  余明珠醒来时,顾怀明已经醒了。

  她笑着说道:“我这一觉醒来,觉得身子都轻便了许多,身体好的人生病也好的快一些,你说是不是呀夫君?”

  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