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赘婿夫君 第二十七章 夫君不吃药

小说:重生之赘婿夫君 作者:里歪夫人 更新时间:2020-11-22 04:22: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顾怀明深吸了一口气,低声说道:“夫人先去用膳吧,我再睡会儿。”

  说罢,顾怀明翻了身子,只露出一个瘦削的脊背给余明珠。

  余明珠好心好意地给顾怀明盖上了被子,然后穿好衣服,出了内室。

  染秋已经备好了饭菜,她对着余明珠说道:“小姐,染夏姐姐还被关着呢……”

  染秋这丫头同染春十分要好。

  余明珠抬起眼眸,对着染秋说道:“你去染夏家里说,染夏砸坏了我的一个官窑茶杯,让染夏的哥哥和未婚夫来赔,要不然我不放人。”

  染秋张大了嘴巴,有些想不明白余明珠的做法。

  “小姐……染夏姐姐没有打碎啊……”

  余明珠随手拿起一枚杯子,扔到了地上,杯子碎裂。

  “染夏的未婚夫软弱无能,他娘是十里八村有名的泼妇,染夏嫁过去也是吃苦,她好歹是我身边的大丫鬟,嫁到那样的人家,倒显得我这个主人有些无情了。”

  染秋睁大了眼睛,她看着余明珠不可置信道:“小姐,您是在帮染秋姐姐?”她眼睛里有一股希望,可是很快又压了下去。

  “那是自然”

  “可是小姐,女人都是要嫁人的,染夏姐姐她都二十了,若是再不嫁人,就真的嫁不出去了。”

  “那我便给她添一份厚厚的嫁妆,自然有人愿意娶她。”

  余明珠从未想过为自己身边的人谋划什么,以至于让那些对她好的人,过得不好。

  染秋眼睛里闪过一丝喜色,余明珠所说的厚厚的嫁妆,那定然是厚的不得了。

  大梁讲究厚嫁,若嫁妆真的多,染夏指不定能高嫁。

  “你今年几岁了?”

  染秋低下头答道:“奴十五了……”

  “也不小了,你和染冬、染夏我身边的丫头,我都会给你们找好归宿,在给你们置办一笔厚厚的嫁妆,让你们半生无忧。”

  染秋眼睛里泛起一丝丝泪光,她跪在地上朝着余明珠磕了头。

  “办事儿去吧,记住,若是旁人问起来,你就哭,说你给染夏求情,还被打了。”

  “奴婢知道了。”

  染秋用手帕捧着杯子碎片走了,余明珠微微舒了一口气,然后开始吃饭。

  她边吃饭边想着那手帕的事儿,上面写了一行字。

  “欲海情天枉将尽,秾李桃夭宿无眠。”

  手帕上绣着一株桃花,显然是女子绣给情郎的,只是这手帕上染着点点鲜血。

  只是这鲜血已经成了黑色,估计是很久之前的东西了。

  她见过这条帕子。

  当初二房主母苏氏当着众人的面数落过余明霞的生母陈小红,说她一个烧火的丫鬟靠着写诗勾搭上主子。

  她拿的就是这条帕子。

  苏氏的大丫鬟还拿着帕子让东西府的丫鬟小姐们看过。

  当时场面非常热闹,那陈小红只是低头,余明霞躲在母亲身后,像一只受惊的兔子。

  后来听说陈小红因病去世,余明霞被接到老太君屋子里养活。

  余明珠皱紧了眉头。

  天色已晚,顾怀明还在睡觉,余明珠走进去看了看,发觉这顾怀明有些古怪,一张俊脸有些发红,她伸出手摸了摸顾怀明的额头。

  “夫君,你怎么样了?”

  顾怀明悠悠转醒。

  “不怎么样,应该是被夫人染上了风寒。”

  顾怀明躺在床上,眼睛半开半合,长睫如羽翼一般,鼻子提拔,脸上不正常的红晕看到余明珠有些不好意思。

  “那我赶紧去请大夫。”

  余明珠转身就要走,却被顾怀明拉住了胳膊。

  “给我倒杯水,我有些口渴。”

  余明珠赶紧跑出去给顾怀明倒了一杯水。

  顾怀明喝了一口,温度正好。

  “多谢夫人。”

  余明珠给顾怀明顺了顺背,低声说道:“我这就去给夫君找大夫。”

  顾怀明紧紧抓住余明珠的手,沉声道:“不用,睡一觉就好了。”

  这会儿的顾怀明有些傲娇,余明珠心想人生病了是不是就会有些无理取闹,余明珠退出去,还是让染冬叫了大夫。

  大夫进来,顾怀明却不抬头。

  只是窝在被子里,露出一头乌黑的秀发,余明珠走上前去,柔声劝慰道:“夫君大夫来了。”

  顾怀明勉为其难地坐起来,大夫给诊了脉。

  “姑爷之前受过一次很严重的伤,因此伤了本元,现在尚且年轻,可若是年纪大了,恐怕……”

  余明珠记得上辈子顾怀明早早就白了头,许是一生筹谋过多,又或者真的是身体不好。总之旁人都说,顾怀明一看便不是长命之人。

  “那可如何是好?”

  余明珠眼睛里全是担忧,她觉着有些后悔,早知他身子不好,没想到如此不好。

  “好生休养即可,若是年轻时多温养着身子,年纪大的时候也能好受些。”

  大夫开了药方,吩咐余明珠好生照顾,便提着药箱走人了。

  大夫离开之后,一直绷着脸的顾怀明方才松弛下来,他的神色看起来有些疲倦,一点不似方才的轻松。

  余明珠赶忙吩咐丫鬟们去煮药,可是顾怀明却开口说道:“我不喝药。”

  余明珠顿时一愣,这话从顾怀明嘴里说出来怎么那么奇怪呢。

  “你是怕苦嘛?没事儿,我让染冬给你拿最好的金丝蜜饯,配着药吃一点都不苦。”

  余明珠这话说的跟哄小孩一般,她也觉得可笑,可是顾怀明却依旧绷着脸。

  “我吃不了药,风寒而已,睡一觉就无碍了。”

  余明珠自己的风寒便是睡一觉就无碍的,可是显然顾怀明这身子。

  “夫君不想吃,那我便让厨房给你熬一碗姜汤,你喝点儿出出汗,闷一闷,指不定明天就好了。”

  顾怀明不置可否,余明珠长舒一口气离开了内室,她出去到外间站着,长舒了一口气,眼见染冬正在端茶倒水,便开口说道:“之前你说外院有顾家的老仆做事,都是些什么人?”

  染冬放下茶水,开口说道:“小姐,奴婢把他们叫进来?”

  余明珠正要点头,可是看了看内室,心想顾怀明这家伙听力了得,便直接说道:“不用,我去外院一趟。”

  余明珠披上宽袖外衫,由染冬提着灯笼一路到了外院。

  西府内院占地极广,外院更甚,余万三喜好养马,余家还有一座非常宽敞的马场,马场里还圈养着一些从海外运来的奇珍异兽。

  不过余明珠对这些都不太感兴趣,她一路到了马场,马场的管事见到余明珠之后赶忙跪下行礼,余明珠往前一看,只见到一个肤色比旁人要白上许多的男子骑着一匹白马,那的身形异常健硕,他正驱赶着马朝着余明珠走来。

  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