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赘婿夫君 第二十九章 流民之诗

小说:重生之赘婿夫君 作者:里歪夫人 更新时间:2020-11-22 04:22: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余明珠回到房间的时候,顾怀明已经睡了。

  她单单知道顾怀明心里藏着事儿,却没想到他心里藏着这么多事儿。

  上辈子她只是知道顾家因为西北十六镇沦陷获罪,却未曾想到这件事情跟顾怀明相关。

  那么这般说来,顾怀明以后那般勤恳为官,说是赎罪似乎也不为过。

  只是她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余明珠掀被子躺进被窝,听到身边男子瓮声瓮气道:“你想知道什么,可以问我。”

  余明珠面不改色道:“夫君为什么要偷我的红肚兜。”

  顾怀明面露尴尬:“我……”

  “你是不是忍不住?”

  顾怀明从被窝里伸出手想要解释,却被余明珠抓住了手。

  “今天不行,夫君生着病呢。”

  sm.xbiqugela.

  余明珠麻溜地躺进被窝里,还贴心地给顾怀明掖好了被子,顾怀明心情有些复杂,他长舒了一口气。心里有些不服气,便开口道:“那就等我病好了。”

  余明珠猛然一激灵,只觉着顾怀明这话跟长了腿一样,直往她耳朵里钻。

  她闭上眼睛,抿嘴道:“那你赶快好。”

  第二日清晨,余明珠起了个大早。

  她穿衣打扮之后,正准备带着染春染冬去东府,却见到染秋慌慌张张地从外面进来。

  “小姐,染夏的哥哥上门来闹了。”

  余明珠笑了笑。

  “你去请苏嬷嬷,拟好欠条,让他签字画押,签好了就放人,不签就不放人。”

  “是。”

  染秋推下去,染春开口道:“小姐这法子不妥,染夏哥哥是出了名的泼皮无赖,他签的字是不认账的,不如让家丁出来装作扭送染夏去衙门,那家伙是个软蛋,最害怕官府衙门,定然不敢乱来。”

  染春最为聪明,最擅长想出来一些狠辣的法子,。

  “按照染春的做。”

  染冬见到染春在余明珠这里得脸,立马拉长了一张脸。

  赶往东府的路上,这俩丫头更是谁也不搭理谁。

  路上,余明珠掀开帘子,看到苏州城大街上绵延几里的,游荡在街上的衣衫褴褛的流民。

  有些个路过的苏州人议论道:“西北逃难来的北佬,江西拦着不让进,咱江南的两省总督大开门户,今年冬天,恐怕又要不安生了。”

  余明珠随手掏出来几颗银瓜子,朝着最可怜的那一家扔了过去,许是不忍心看外面的流民,她放下了帘子,微微叹了一口气。

  余明珠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有些事情,好像跟上辈子不一样了。

  一行人到了东府,一袭红衣的余宝庆在门外候着,看到余明珠下马车之后,顿时一脸欣喜地跑到余明珠身旁,拉着余明珠的手说道:“明珠姐姐,明珠姐姐……”

  这余宝庆一双桃花眼里满是泪水,似乎真的同她情同姐弟,但是余明珠却知道,这家伙心里还惦记着画中仙。

  站在余宝庆身后的余明湘用手绢抹着眼泪,当真是演技了得。

  “早就听说那天苏家的浪荡子不当人,没想到居然敢欺负到我们余家头上,还有明珠姐夫也是的,怎么大晚上带你去那样的地方……”

  头戴金丝红宝风钗的王氏笑着说道:“知道你们心疼自家姐姐,可是老太君还在里头等着呢,听说珠丫头遇险还生病了,嚷嚷着要珠丫头进去呢。”

  王氏说话水平倒是可以。

  余明珠倒是未曾仔细观察过这王氏,今日看来,她二十出头,细腰削肩,容色风流,可是似乎并不得大房余宝仁的喜爱。

  染春抬头看了那王氏一眼,眉眼微挑,低声说道:“奴扶小姐进去。”

  到老太君屋子的路上,这余宝庆在余明珠耳边说道:“好姐姐,不知道姜姑娘在西府如何了?”

  这余宝庆满眼皆是对姜姑娘的痴迷,余明湘听到了顿时很狠瞪了这厮一眼。

  余明珠笑着说道:“吃好喝好,就是一个人寂寞。”

  余宝庆脸上神色缓和,可是心思却活络起来,一行人到了老太君的院子里。

  屋子里呜呜泱泱一群人,不过倒是多了一个稀客。

  大房长子余宝仁,他穿着一身青色衣衫,身上也不佩戴金玉,容貌虽然没有宝庆出众,但是却有几分沉稳。

  余明珠方才进屋,这老太君便从椅子上坐起来,带着哭腔朝余明珠走来。

  “我的珠丫头啊,你可要把我这把老骨头给吓坏了,那些流民和染工都是穷凶极恶的家伙,你可有受什么伤?”

  余明珠摇头道:“夫君派人护送我回了西府,除了受到惊吓之外,并无其他大碍,让老太君忧心了。”

  余明珠朝着老太君盈盈一礼,虽说这一些话堵住了老太君的话,可是老太君依旧直击要害道。

  “怀明今日怎么没来?我这老太婆倒是想要问问他,他如今高攀上总督府,是不是就不把我们余家放在眼里了?”

  余明珠赶忙道:“老太君这可是错怪夫君了,他这几日一直在照顾我,染了风寒,正卧床不起呢。”

  眼看余明珠如此回护顾怀明,老太君也只能清咳几声,转移话题道:“罢了,左右是你祖父的意思……赖大娘子在西府可堪用?”

  “老太君的人自然是好地,现如今府中的衣服用度,还是厨房的事都归赖大娘子管,有赖大娘子管着,我心里也放心。”

  老太君这才满意了一些,只是依旧欲又止。

  余明湘适时凑上来说道:“老太君你就别在为难明珠姐姐了,现在明珠姐姐满心都是明珠姐夫,哪里会知道外头的事情……”

  这余明湘在众人面前娓娓道来。

  说的是,近日这顾怀明在苏州城中盛名颇高,除却搭上了韩总督这条线之外,还有一个因由。

  因韩总督放流民入江南,一些流民抢劫了城镇周边的村落,更有一小股持械流民在杭州怀安县外杀了十几人,杭州一位颇具盛名的才子,写了一首诗讽刺了一个人。

  余明湘一字一句背出了这首诗,诗作合辙押韵且寓意深远。

  诗词的大意是一个勋贵世家的纨绔子弟,因为一己之私致使西北十六镇沦陷,却因祖荫入赘江南第一富家,成千上万的百姓因他而死,他却娶了江南第一美女为妻,坐拥万贯家财,却也不知道这些西北流民入江南之时,他会不会求他那位首富岳丈,多给那些百姓施舍几粒粥米呢?

  余明珠听完之后觉着,幸好今天顾怀明没来这东府,若是来了,纵使是坚毅如他,恐怕也做不到毫无动容。

  __100